笔趣阁 > [重生]恶兄为夫 > 第47章 小妖精
  “小生得罪的,正是洞庭龙君。”夏长庚脸色难看,“详细经过大人就不要问了,总之小生把龙君给得罪了是真的,龙君让小生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更不能对外人泄露……别的,小生已经答应了。”

  说了跟没说差不多。

  “我觉得洞庭龙君不像小心眼记仇的啊。”岩青安慰夏长庚,“长庚,要不然我和兄长陪你再去和龙君道个歉吧,也许他这儿气已经消了。”

  夏长庚苦着脸叹气,“没用的,这种事情……不是道歉能解决的,二少你别问了,总之一切都是小生的错。”他忍不住为自己辩解,“其实小生也不是故意的,谁知道……那什么呀。”

  那什么呀?夏长庚你故意吊人胃口的是吧。

  岩冲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起来:“老夏,洞庭龙君不是让你别告诉任何人这件事吗?你虽然没说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却向我和幺儿泄露了你和龙君之间的恩怨,你又说了这么多语焉不详的话,难道就没想过,我和幺儿会忍不住亲自问洞庭龙君吗?”

  夏长庚脸色变了变,十分紧张的说道:“大人,你可别害小生啊。”

  岩青也不放心的问:“兄长,你要干嘛?”

  岩冲露出个贼坏贼坏的笑容:“你要是不想让我去对洞庭龙君说——喂,你和老夏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是不是对你干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没关系说出来我给你出气……这样的话,就老老实实的把一切告诉我们。”他眯着眼睛,威逼利诱,“你说出来,我和幺儿肯定能为你保密,真的,说不定还有法子帮你解决麻烦,难道你还不信我们?”

  夏长庚不客气的说道:“不信!哼,大人说的话,小生一句也不信,小生要信只信二少!”

  “那行,你告诉幺儿总成了吧?”岩冲大大方方的退一步。

  “有什么区别!”夏长庚道,“转身二少肯定都告诉你了。”

  岩冲不耐烦道:“你不是信幺儿么,让幺儿保证不告诉老子不久得了。”回头哥在偷偷问幺儿,哈哈……“幺儿,你告诉他你能不能保守秘密。”

  岩青点点头:“嗯。”不待岩冲高兴,他又道,“可我不能让长庚做出失信于人的事情啊,长庚既然保证过了,兄长,还是不要逼问他了。”

  岩冲:“……”

  岩冲:“夏长庚你说不说,不说我可真去找洞庭龙君了啊。”

  夏长庚坚定的拒绝,不为所动:“不说!”

  “行!”岩冲竖大拇指,“有骨气,不错!哪天洞庭龙君来找你麻烦,你可千万要有骨气的别来找我们帮忙哈。”

  夏长庚嘴硬道:“若是龙君想找小生的麻烦,大人和二少哪里还能见到小生。”

  岩冲拍拍他肩膀:“说不定什么时候龙君就又改变主意了,龙脑子里怎么想的我们人怎么会知道。”岩冲笑,“你保证你惹的麻烦不会危及性命?”

  夏长庚犹豫了一下,自言自语道:“应该不会吧……说出去,只是有些丢脸罢了,还不至于为了这个动小生吧……而且,龙君那等风姿的仙人,又怎么会出尔反尔和我这样一只不起眼的小鬼计较……呃,太多。”

  哎呀,说漏嘴了吧~

  看来老夏是干了什么让洞庭龙君很丢脸的事情,所以才有那个“不准说出去”的约定。

  “行了。”岩冲给了他一个“你自己看着办”的眼神,“既然如此,我们就不去龙宫了,老狐和小鲤鱼新婚燕尔,我们过去打扰多不厚道。”他不在意的把夏长庚的八卦抛到了脑后,从夏长庚的反应来看,他惹的麻烦也许根本不算什么,总不可能和那会儿的老狐上了玄于一样把龙君给上了吧……哈哈。

  岩冲被自己的脑补给雷到,甩甩脑袋,把这个可怕的念头给压下去,先别说夏长庚生前是娶过妻子的,是个板直板直的直男,龙君那样强大的武力值,就算是真发生点什么,也得是夏长庚的菊花被龙君给XX了,真发生了那种事情,夏长庚绝对不会是这样的反应。

  不过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怎么会有牵扯?

  岩冲心里犯嘀咕,默默地把夏长庚的这件事给记住了,决定再观察一阵子再说,探探老狐的口风,看洞庭龙君近期的心情怎么样……总之前些日子他完全没从那张冰块脸上看出来有任何不对,果然是龙君啊,面子功夫真不一般。

  ……

  苑家鬼宅的调查虽说在周德文身上断开,不过也简介证明了那位苑先生还有他的学生们有问题。

  鬼宅周围的住户在闹鬼之初就陆陆续续的搬走了,其他人对鬼宅的了解上仅限于不靠谱的传闻,夏长庚化出实体帮忙,三个人分头行事,问来问去也没问出有用的东西,周德文有了警惕之心,就算明知道岩冲很有可能是真正的鬼判,恐怕也宁愿藏着掖着也不肯说实话了。

  兄弟二人起床的时候就已经到了晌午,兜兜转转,天又黑了下来,无奈之下,只能回到客栈里面去。

  “明天再说。”岩冲道,“我跟幺儿的房子还没着落呢,老夏你知不知道岳阳哪里有专门给人盖房子的施工队的?”

  夏长庚呆了一下:“施工……队?”他摸摸脑袋,“大人问的是帮忙盖房子的工人吧,这个,要先出钱请人清理废墟,再购置木材砖瓦这些盖房子用的材料,工匠方面……可以打听一下。”

  那要盖到猴年马月……重新买一座?他也得有那个闲钱啊,凉城倒是有岩家的老宅,可在凉城人人都知道他们两个是兄弟,哈,得罪了的那个谁谁谁还不知道是不是还在找他们,所以凉城不能回的。

  “幺儿!哥决定了,心动不如行动!”岩冲听着屏风另一头的水声,忽然犹如打了鸡血一般站起来,大声道,“明天咱就找人做块招牌:捉鬼除妖,天下第一!”

  岩青:“……”

  岩冲继续:“解决鬼宅那韩家姐弟就是打响咱们招牌的第一炮!哥要认认真真的赚钱养家了嗷嗷嗷嗷——!”

  岩青:“……兄长。”

  岩冲:“不用感动,幺儿!哥很快就有钱啦,很快就能办婚礼啦!”

  “不是这个,兄长。”岩青坐在浴桶中,手指放在嘴唇上,若有所思道,“我们不是知道周德文的名字吗?兄长干嘛不直接从生死簿上查询他的生平?”

  岩冲:“!”

  岩冲:“我果然是猪!”

  ……

  周德文,年三十,岳阳人士,阳寿三十一。

  “这家伙虽然胖,看着还过的去,不像三十一岁就要死掉的样子。”岩冲哼哼,“果然是做了恶,所以阳寿才短么。”

  “兄长,你快看看他都干了什么。”岩青躺在被窝里催促他。

  “别急,哥看看哈……”岩冲念念叨叨,“这家伙造孽不少啊,富二代……纨绔子……十年前二十,嗯……我了个……”

  岩青一直注意着自家兄长的表情,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吞了好几十只苍蝇一样,整张脸都扭曲了。

  “兄长,上面说什么了?”岩青好奇的爬过来,想要看一眼,尽管他看不懂。

  岩冲也忘了生死簿上的内容除了鬼判本人旁人根本看不懂,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下子跳了起来,举着生死簿叫道:“别看别看!会长针眼的!”

  岩青撇嘴,不解的看着一脸紧张的岩冲:“又不是小黄书。”

  岩冲石化:“小黄书?!你怎么知道这种东西的存在!幺儿,你学坏了!”

  岩青似乎有些不高兴:“我有什么不知道的!我知道的东西可多了,有的兄长你也未必知道!”说完,钻被窝里睡觉,怎么叫都不搭理他了。

  岩冲收起生死簿,简直拿他没办法,搞不明白为什么就突然生了气,只能好声好气的哄着,不管怎么说先道歉总是没错的。

  岩青:“不想搭理你。”

  岩冲捂着心口,很受伤:“哥觉得心又碎了。”

  “自己粘起来。”岩青冷酷无情的说道。

  岩冲:“幺儿,你不能这么对我。”他继续装可怜。

  但这次岩青吃了秤砣铁了心,怎么样都无动于衷,卷着被子面朝床里侧不吭声。

  岩冲抓抓头发,踢掉鞋子上了床,想掀开被子钻进去,但岩青把被子卷死了,扯一下没扯动,岩冲无奈:“幺儿,给哥让点被子呗,外头有点冷。”

  冷是假的,不动声色的装可怜才是真的。

  这招不露痕迹,果真有用,岩冲这次成功的掀开了被子躺了下去,好像听到了岩青的哼咛声,他笑着支起身体伸着脖子看岩青的脸,然后笑容就没了。

  岩青脸上的表情……让他觉得……这孩子有点伤心。

  “乖幺儿,怎么了?”岩冲摸了摸他的脸,总觉得他的模样像是哭了一样,但脸蛋是干的。

  岩青翻了个身,一脑袋扎进他怀里头:“对不起,兄长。”

  岩冲满脑袋雾水,心道跟哥道歉干嘛,不该是哥跟你道歉吗?幺儿这是延后的青春期综合征发作了?心里想得多,嘴上只说了句:“没事没事。”

  “兄长,我想去龙宫。”

  “哦,好啊,明天咱就去。”

  “我一个人。”岩青闷闷的说道,“兄长你自己和长庚去查鬼宅的事情吧,我觉得好无聊,想去找小狐狸玩。”

  岩冲那叫一个心惊胆战:“幺儿……你该不是吃老夏的醋了吧?”

  问完就感觉脊梁后面的皮肉被狠狠的掐了一下,岩青抬起头来,脸色可怕的就像一只狂暴的兔子,嘴唇抖着,看起来随时都会咆哮出声:你这个超——级——大——二——货——!

  岩青语气有些阴森:“兄长,我现在真的不想和你说话了。”

  岩冲干笑……这孩子怎么吓人。

  “哥开玩笑的,你说你说,你想去玩多久都可以,哥事情办完了就找你去。”

  岩青点点头:“嗯,睡吧。”

  岩冲:“……”

  他挠心挠肺的,有种整个人都不好了的感觉,想学咆哮哥猛摇岩青肩膀质问他哥究竟哪里得罪你啊!

  一个人在那儿纠结了好久,苦逼的说道:“幺儿,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快要睡着了的岩青:“……嗯?”

  (岩小青要进化了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