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恶兄为夫 > 第43章 别闹了兄长
  夏长庚说完这句话,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抬手往脸上一抹,那原本清秀干净的面容顿时变得血淋淋的,狰狞可怖的显露在众人面前。

  书生们惊恐大叫起来,一个个吓的屁滚尿流、狼狈逃窜,不过片刻的功夫,屋子里头就只剩下了一脸血的夏长庚和一脸惊悚加茫然表情的岩青。

  岩青瞪大眼睛,只能看到夏长庚背影的他压根就搞不明白那些书生为什么会吓成这个样子,心里毛毛的,忍不住小声喊:

  “长庚。”

  夏长庚一动不动的站着,没有说话。

  岩青打了个冷颤,结结巴巴的唤道:“长、长庚?”

  夏长庚缓缓地转过身来,“啊”了一声,露出令人不能直视的一脸血,忽然憨厚的一笑,摸摸后脑勺,“二少。”

  岩青狠狠的哆嗦了一下,急忙闭上眼睛,惊悚道:“别、别对我笑!”

  “哟!”正在这时,岩冲抱着大大的一团被褥从外头走进来,看见夏长庚的造型后咧开嘴嘿嘿直乐,表情坏透了,“都吓跑了啊,干得不错呐老夏!”

  夏长庚摸了摸脸,恢复了正常,嘟嘟囔囔的说道:“下次这样不厚道的事情,大人还是自己来做吧。”

  岩冲:“哪里不厚道了?!大半夜的不回家睡觉在这儿讲鬼故事才不正常行不行!”他理直气壮的说道,“本大人这是为了他们的身体健康着想!还有,老夏!”岩冲嘿嘿冷笑,“把房子烧掉让我们无家可归的鬼没有选择的权利和发表意见的权利哟!”

  夏长庚顿时萎了。

  岩冲哈哈笑:“幺儿,这是干嘛呢,不想看到哥?”

  岩青捂着眼睛:“兄长你快让长庚变回来,我看到他的脸睡不着了。”

  “傻小子。”岩冲乐呵,“松手吧,没事了,快过来帮忙,哥好不容易从龙宫借来的被子。”

  岩青:“……”居然跑龙宫去了。==

  岩冲指挥着岩青把火堆移开,地面处理干净,确认没有火星之后把稻草摊开铺在热乎乎的地面上,最后才把被褥铺到稻草上面。

  “天色不早啦,老夏,晚安。”岩冲笑眯眯的赶人。

  夏长庚迟疑道:“大人,不用小生在外面守着?”

  岩冲流氓似的笑道:“你愿意在外头守着就守着吧,哥是不介意的,对吧,幺儿?”他抬抬下巴,冲正在往被褥里钻的弟弟投去一个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媚眼”。

  一阵冷风过后,夏长庚瞬间跑的没影了。

  岩青嘴角抽抽,把鞋袜整整齐齐的摆放好,垫高稻草堆当做枕头用,淡定道:“别闹了,兄长,快来睡觉吧,明日要到钱庄取钱,我们的家被大火烧干净了,还得重建……总之,有好多事情要做。”

  岩冲笑笑,脱了鞋子外衣,也跟着钻了进去。

  虽然身处到处都是蜘蛛网的鬼宅里,连床都没有,但因为下面铺了稻草和褥子,而且地面被火烧的暖烘烘的,在这样陌生还带有一点点恐怖气氛的环境下,兄弟相拥而眠,附近是噼里啪啦轻响的火堆,两人不但没有丝毫的无奈苦逼之类的反面情绪,反而有种别样的新鲜稀奇的感觉。

  岩青忽然不想睡了:“兄长,我们说说话吧。”

  “嗯,说什么?”岩冲的声音也很精神,没有丝毫的睡意。

  “天上的神仙,像老狐和玄于这种的,男子和男子之间成婚,大家不会觉得奇怪吗?”岩青故意做出一副若无其事,“我只是随便问问”的不经意语气,其实心里有着自己的小九九,“如果是在人间的话,一定会被浸猪笼的。”

  “傻小子。”岩冲用力胡撸了一下弟弟的脑袋,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眼睛里闪烁着星星点点的笑意,模样看起来很愉快。

  岩青羞赧,不是被兄长察觉了吧?他心里直犯嘀咕,又希望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从兄长口中听到自己想要听的话,于是强撑着小声反驳:“我怎么傻了……那两个男神仙到底能不能成亲?”

  “你说能不能?”岩冲乐呵,“我们今天去干什么了,这么快就忘记了?”

  “那怎么能一样。”岩青道,“洞庭龙君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来的神仙对他都好客气的,如果是普通的男神仙,说不定会被王母……玉帝怪罪。”他故意说反话,“所以,只是普通神仙的话,恐怕不能的吧。”

  “能不能,你要不要试试?”岩冲低笑。

  岩青装傻:“怎么试?”

  “哥娶你啊。”岩冲在他耳边哈热气,手指头不老实的从他衣服下摆伸了进去,在青年腰眼上打着转。

  岩青心脏扑通扑通乱跳着,脑子热的发晕:“娶、娶……”他咽了口唾沫,“兄长,你跟我开玩笑的吗?”

  岩冲自然不是开玩笑的,他不带□意味在青年身体上轻缓的抚摸着,神情很温和:“你想想都要请谁过来,哥认识的人也不多,但要办的话,自然要办的热热闹闹。”

  岩青鼻头发酸,有什么热乎乎的东西涌上了眼眶,他轻声问:“真的啊?”

  “真的。”岩冲靠过去,亲吻他的嘴唇,细致的舔舐、吮吸,就像是在品尝天上人间绝无仅有的琼浆玉液,舍不得一下子全部喝到肚子里头,而是宝贝的抿上一小口,尽可能的让它在舌尖上多停留一会儿,好延长那种甘醇的滋味带来的美妙享受。

  岩青的情绪在这个充满了安抚意味的亲吻中平静了下来,他安心的躺在兄长怀中,唇边挂着一抹满足心安的浅笑。

  “嘿嘿。”

  气氛难得安静而温馨,岩冲正在感叹自己感性一把不容易,冷不防听到怀里的青年听起来傻兮兮的一声“嘿嘿”,脑门儿上挂下一排黑线。

  “傻乐什么。”

  “我高兴。”岩青的脑袋在他怀里不安分的乱蹭,在从被子里钻出来的时候脑袋犹如狂风过境的草地,青年却好像没意识到一样,仰着脸嘿嘿的傻乐,“兄长……那你那个……打算什么时候……”他哼哼唧唧的问,很不好意思,眼睛却闪着光,目不转睛的盯着岩冲,等着他回答。

  岩冲乐:“总得挑个黄道吉日吧,还要把房子盖起来,哥现在除了钱庄里的存款可什么都没有啊,有工作没错但上司不给发工钱,干了也是白干。”岩冲说着,摸摸下巴,若有所思道,“这么一说我还挺没出息的……嗯,要不然咱明天开始在家门口挂个牌子:捉鬼除妖,价格公道,欢迎光临。你看怎么样?”

  “好啊!”岩青道,“我才更没出息,要兄长养着。”他眨眨眼睛,“捉鬼除妖我不会,但从明天开始,兄长,我也要出去找活干,替兄长分担!”

  “有志气,不愧是我家幺儿!”岩冲乐呵呵的夸奖。

  若夏长庚在场一定会忍不住吐槽,口头说说就有志气了,大人你的原则在哪里?二少就算再废柴

  你也只会把他夸的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吧……

  这个无药可救的弟控。

  正当两个男人卿卿我我终于意识到夜深了该睡觉于是安静下来的时候,门外有脚步声响起,随即听到一个女人幽幽的叹息声,依依呀呀的唱起来。

  岩冲:“……”

  岩青:“……”

  “兄长。”岩青哀怨,“我好困。”

  岩冲把被子往两人头上一蒙:“睡吧,不搭理她。”

  “可是这么好闷。”

  而且即使把被子蒙到脑袋上面似乎也没有什么用处,刚开始声音的确小了很多,但那唱曲的姑娘好像不满兄弟两人的不给面子,那依依呀呀唱曲的声音竟然像是近在身边,毫无压力的穿透了被子的阻挡,清晰的传入了兄弟二人的耳朵里。

  卧槽,没完没了了。

  岩冲被子一掀,大声吐槽:“这辈子都没听过这么难听的曲子了,是吧,幺儿!”

  岩青也大声道:“嗯!好难听!”

  唱曲声戛然而止,半晌,那女声幽幽道:“你们懂个屁!”

  岩冲心里只剩下大大的“卧槽”俩字。

  这是女鬼还是女汉子?!

  他穿过来这么久,走在大街上几乎看不到姑娘,偶尔看到一个两个都是被男人看一眼就能捂着脸跑掉的害羞软妹,性子直率的三公主和蠢呆蠢呆的小螃蟹虽说比人间的女人强的多,不过跟他在后世接触的妹子比……本质上还是有巨大的差别的。

  听到外头的女人爆粗,岩冲诡异的有种“真是怀念”的想法。

  沉默了一下,女子在外面轻轻的敲了敲门,声音婉转温柔,好像刚刚的“你们懂个屁”是他们兄弟二人的错觉一般,只听她说:

  “两位公子,时辰尚早,现在就睡下岂不白白浪费了大好的玩乐时光?小女在暖阁中准备了佳肴美酒,请二位公子赏脸移步,听小女抚琴一曲。”

  她语气诚恳,嗓音柔美动听,不禁让人遐想连篇,拥有这等让人沉醉的美好嗓音,这女子该是如何的绝色美人啊。

  况且拥有佳肴美酒的暖阁,有美人抚琴作伴,可不比这冷飕飕脏兮兮的破烂屋子好得多吗?

  是个男人,就算明知道有古怪,恐怕也难以拒绝这样的诱惑,打开门出去看一看也好。

  “我不想从被窝里出来,太冷了。”岩青嘀咕。

  “哥也不想。”

  “兄长觉得她弹琴会好听吗?”

  “唱曲都这么难听了,抚琴肯定也好听不到哪里去。”岩冲犀利的说道。

  “可是,还要美酒美食啊。”岩青眨眼。

  岩冲:“你在婚宴上还没吃饱?”

  岩青摸了摸鼓囊囊的肚子,嘻嘻一笑:“撑的我什么都不想吃啦,到了现在也不饿的。”

  “所以……”

  两人对视一眼,果断闭眼睡觉,至于外头的女人或者女鬼……不鸟她!

  女鬼:“……”

  外面狂风怒号,兄弟二人的态度似乎把女鬼给惹怒了,她发出一声野兽一般的嘶吼,甜美动听的嗓音荡然无存,嘶嘶的沙沙的这种奇怪的声音不断的响着,令人毛骨悚然。

  “出来——”女鬼嚎叫,“我要刨开你们的肚子,扯出你们的肠子——吃掉——”

  岩冲脑补到了不妙的地方,露出个被膈应到的古怪表情,他咳嗽一声,在弟弟“兄长她好烦”的抱怨下,出动了早就该出动的杀手锏,拿着令牌从被窝里伸出来冲外面晃了晃:

  “看到没,大妹子,老子是鬼判哦,你有什么冤情——”

  “咚”的一声响,打断了岩冲的说话声,紧接着,门板犹如遭遇了狂风暴雨的摧残,剧烈的嘭嘭嘭的响起来,那女鬼无视岩冲宣告身份的表示,在诱惑恐吓都无果之后,疯狂的撞击起门来。

  岩冲顿感不妙,貌似遇到一个不鸟他身份的恶鬼。

  作者有话要说:刚v的时候多更点……以后慢慢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