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恶兄为夫 > 第37章 欲求不满
  岩冲说着,忽然把对方压在了床上,捞过软枕垫在岩青的身体下面,岩青环着他腰身的双。腿不由的松开,被岩冲挂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扶着他的腰大力的撞击起来,那双充满了情。欲的眼睛凝视着他,极具侵略和热度,岩青受不住的错开眼眸,脸烫的几乎要烧起来,咬紧了牙关,不肯再发出一点声音。

  “看着我。”岩冲迫使他的脸扭过来,面对着自己,那双眼睛里仿佛燃烧着两团火焰,不光是脸颊,岩青全身的都变得滚烫起来。

  他忽然很想拥抱岩冲,就像刚刚他们坐在那里一样,身体没有间隙的贴合在一起,而不是像现在,除了最原始的律。动之外什么也没有,身后虽然被填的满满的,心里却莫名的空虚起来,温暖近在咫尺,只要他再主动一些。

  “抱我。”他张开手臂,注视着上方那个男人的眼睛,“哥,抱我。”

  相爱的人做齤。爱是灵与肉的交融,爱。抚和亲吻同样必不可少,就像比起后背式的进。入,岩冲更希望从前面进入,更希望岩青能够看着他的眼睛,他当然喜欢把弟弟抱在怀里,这是岩青第一次用命令的语气对他说话。

  岩冲居然感到挺新鲜,他觉得自己大概有些M和小贱属性,后者是事实,前者大概难有机会证实,幺儿这样的性子再凶也凶不到哪里去。

  他停住,俯下齤。身子,舔。了舔青年湿。润的眼角,对方的身体柔韧性极好,双。腿和身体被折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

  岩冲挺身顶了顶他,特自恋的问道:“是不是忽然发现你很爱很爱哥~”他只是开玩笑,没指望岩青回答的,所以当他看到身下的青年盯着他的眼睛轻轻的点点头,“嗯”了一声,又捧着他的脸凑上来在自个儿唇上亲了一下的时候,整个人变得有些傻愣愣的。

  岩青似乎被他看的不好意思了,半闭着眼睛,额头靠在他肩窝里,身体扭动了一下,无声的催促他快点动起来。

  “哟,怎么又害羞了。”兄长大人再次化身小贱,恶劣的顶了顶自家弟弟,还故意找准了那一处敏感点,岩青猝不及防,“啊”的惊叫一声,后。岤条件反射的收紧,岩冲先前来来回。回做了有一段时间,停停歇歇大大延长了时间,始终未曾到达高。朝,然而却难以经受的住这样的刺。激,一个激灵,精关失守,居然就这么射了出来。

  岩冲回过神来,脸顿时黑掉了,这算不算自作孽不可活?

  岩青眼眸湿。润,小声喊:“兄长。”

  岩冲脑子里默默地浮出几个血淋淋的大字:欲求不满。

  这叫他情何以堪,竟然没能满足自己的恋人!简直是奇耻大辱!可是他刚刚被狠狠的打击了自尊心他一时半会儿也硬不起来,总不能说:幺儿你先忍忍,哥正在酝酿第二轮中。

  他在床上摸索着,找到了一开始就被丢弃的玉势,对上自家弟弟略显失望的脸,眯了眯眼:“这是什么表情?小混蛋。”他嘟嘟囔囔,把玉势塞进了岩青的后。岤中,岩青有些不适的蹙了蹙眉,不解的望着岩冲。

  “会让你舒服的。”岩冲亲了亲他的唇,手指勾着玉势上的圆环,开始转动、*,缓慢的摩擦着肠。壁,而另一只手则握住了岩青挺立的那根东西,手指勾住他的蛋蛋玩弄着,岩青渐渐进入了状态,轻声呻银起来。

  岩冲忽然钻进了被窝里,含曱着他胸前的乳齤。头舔shì戏耍了一番,两边的都照顾到了,才顺着他的胸膛一路往下,经过他的腹部,掠过那片草丛,最后亲吻上了那不断渗出晶莹夜体的硬。挺。

  男人的那东西,不可能没一点味道,但岩青十分爱干净,尽管是冬日,但兄弟两个因为有小鬼的照顾,用热水上十分方便,每天晚上都要清洗身体,岩冲为岩青做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全无心理障碍,一点都不觉得脏,含、挵着弟弟的那根东西,被控制在手中的玉势也叉入了最深处,感觉到抓着自己头发的手加大了力道,岩冲忽然停了下来。

  “兄长……”岩青的声音带着哭腔,情不自禁的把下面往岩冲嘴里送,但后面却又难受的要命。

  岩冲拔。出了玉势,扔到一边,扶着岩青的腰将他翻了个身,从被子里钻出来,伏在他背上。

  不同于没有温度的坚硬玉势,顶在自己屁。股上的东西有着灼热衮烫的温度,无需润。滑,就着被玉势弄出来的岤。口,岩冲强势的插。入了其中,然后猛力抽。動起来。

  岩青忍不住大叫起来,即使没有那让人爽到翻的嘴巴服务,只是简单但强悍凶狠的撞击,就已经让他享受到了人间极乐,似乎就算在这一刻死去也值得了。

  ……

  另一边。

  夏长庚:“……明日还是和大人讨论一下分家事宜吧。”

  现在他打算出去转一转。

  反正也没办法静心修炼。

  耳朵太灵敏也不是好事。.

  第二日快到中午的时候兄弟两个带着礼轻情意重的礼物前往洞庭湖,准备拜访洞庭龙君。

  挑选在快到午饭的时候,一则是两人起的晚了点,二来准备礼物又耽误了些,第三点……

  岩青好奇,随口说了句:“不知道龙宫里的仙人吃的是什么饭。”

  岩冲:“那我们去蹭饭吧。”

  岩青:“呃,不大好吧。”

  岩冲:“我为人间鬼判,要在洞庭长住,理应去拜访此地的地主,有啥不好的?再说我们不是准备了礼物么,不怕。”

  岩青无言的望着他们准备的礼物,人间的土特产——广兴洲镇大白菜以及华容潘家大辣椒。

  岩冲酷酷道:“他们龙宫什么宝贝没有,你哥就算是土豪也连人家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物以稀为贵听说过没?送再贵重的礼品过去人家说不定连看都不会看一眼,我们这叫出奇制胜!你看白白绿绿红红的,多好看!”

  岩青:“……”

  于是就这么定下了。

  兄弟二人带着白菜和辣椒来到了洞庭湖畔,原本是要叫上夏长庚的,但夏长庚一大早就没了鬼影,只在房间里留了一张“出去转转”这样极不负责的纸条,于是兄弟俩只能留下四小鬼看家,自己去龙宫了。

  岩冲翻开鬼神界百科全书——生死簿,在偏僻无人的堤岸上闷头翻找,根据上面所教的方法往水中投递了“拜帖”,一道亮光从判官令牌上飞出,没入水中。

  没一会儿,清澈的湖水中冒出了一只红色的大螃蟹,岩冲先前没意识到这只螃蟹就是龙宫里来的使者,直到螃蟹口吐人言,用一个小丫头片子的声音说道:“你们是什么人,来龙宫有何贵……哎呀!”

  大螃蟹从水里跳出来,落在岸边干枯的草地上,在打量的泡泡里变换成了一个十五六岁的人类少女,脸上露出惊喜的神情:“是你们呀!”

  岩冲肯定自己没见过他,问岩青:“幺儿认识?”

  岩青也摇摇头,困惑的问道:“小姑娘,你认识我们呀?”

  少女回嘴:“小男孩儿,见过的啊。”她眨眨眼,“我快两百岁了。”

  岩青嘀咕:“总不能叫老姑娘吧。”

  少女瞪他:“我听到了!叫我螃蟹就可以了,我问你们啊,你们认不认识一只名字叫狐狸的红狐狸精?”

  岩冲挑挑眉:“我们的确认识一只没名字的红狐狸,可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螃蟹说的那只了。螃蟹姑娘,我们兄弟是来摆放洞庭龙君的,你打算一直把我们挡在门外说话?”

  螃蟹摇头:“大王恰好不在,而且我们龙宫两百年都没接待过外客了,不知道这个规矩敢投递拜帖的,就你们两个,以后也别来了,没用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龙宫的水晶牢里关着一只红狐狸,公主和我就是受他托付才在昨天来到人间,找一个一定会去岳阳楼的判官。”螃蟹瞅了眼岩冲的令牌,“就是你了。”

  岩冲的目的就是打探老狐的下落,他压根不想和那什么洞庭龙君打交道,遇到一个小螃蟹是意料之外的收获,老狐果然是遇到麻烦了。

  “他为什么会被关起来?难道是得罪了谁吗?”

  螃蟹道:“是二殿下偷偷请他到龙宫做客的,他是我记事以来龙宫的第一位客人,后来被大王发现,就给关起来了,连二殿下也受到了责罚呢。”螃蟹忽然叹口气,“这回连三公主也被连累

  了,还好大王不在……你们手上拿着的是什么?”

  “白菜和辣椒……”见螃蟹的眼睛老是往自己手上瞟,岩冲索性把东西给了她,反正本来也是给他们龙宫的礼物,从这小丫头惊奇陌生的眼神看,大白菜和辣椒搁在龙宫说不定还是稀罕东西,“你们二殿下是不是叫玄于?原身是一条黑鲤鱼?”

  正捏着一根红辣椒观察的螃蟹闻言,动作有短暂的凝滞,尽管只有极为短暂的一瞬,但天生对别人情绪变化十分敏感的岩青还是第一时间发觉了她的警惕和戒备,悄悄的扯了扯兄长的袖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