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恶兄为夫 > 第36章 这是真的
  “不行。”岩冲否决,“今天晚上就这么过夜,经常用才有效果。”

  岩青搂着他脖子,亲他的下巴:“弄出来呀。”还屈起膝盖,及进他两。腿之间磨。蹭着,岩冲不动如山,假装淡定,“干嘛呢?勾][引哥呢,嗯?”

  “不要那个。”得不到岩冲的回应,听到的却是这样一句似乎全然没有兴趣的话,岩青心里有些忐忑不安,甚至不敢去看兄长的神情,闭着眼睛,一味讨好的在他脸上乱亲着,撒娇一样轻声乞求,“把它取出来……”

  “哦,取出来?”岩冲努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尽量不去想胸膛上那只乱来的手以及不断落在脸上的亲吻,忍住拥抱他狠狠的吻回去的冲动,用极力假装平淡事实上已经带了一丝颤抖的声音问道,“只有这样吗?”

  岩青不说话,他忽然解开了披风的带子,披风落了下去,在脚边堆成一团,他又飞快的解开自己的腰带,双臂自然下垂。

  岩青今日穿的衣服里里外外几层几乎全靠最外面的一条腰带来固定,一旦解开,衣服便像鲜花盛开一般,一层接着一层的从身上剥落。

  那是一个极其美妙的过程。

  眼前的青年就像寒风中的一株睡莲,一反常态绽放在万物休眠的严冬,娇嫩的花瓣颤抖着,却又异常的坚定而坚持,带着一颗任性而又纯粹的心,奇异的,甚至让人感受到了一种能将寒冷融化的火熱。

  岩冲有些呆,看着那双修长漂亮的手指飞快熟练的做着各种动作,褪去衣衫,解开裤子,修长笔直的双腿再从堆在脚上的裤子里迈出来,赤条条的站在冰凉的地上,仰着脸,眼睛一眨不眨,瑟瑟发抖的望着他。

  “草!”岩冲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猛然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拥着忽然发傻的青年把人塞被窝里,蹬掉了鞋子甩掉了衣服用自己火熱的身躯给他暖着,脸都青了,望着牙齿咯咯打架却不住的冲他笑的青年,火气愣生生的给堵住,怎么都舍不得骂出来。

  岩冲有些抓狂:“你信不信老子真揍你一顿?”

  “衣服脱了,不舒服。”岩青磕磕巴巴的说,去扯岩冲的衣服。

  岩冲头大如斗,飞快的脱光了衣服,贴上岩青凉凉的身体先心疼了一下:“还冷吗?暖和了吗?真不怕老子揍你,啊!”

  岩青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用抱着兄长蹭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歉意:“以、以后不这么干了。”他的说话声带着牙齿打架的声响,听起来有些喜感,他摸了摸岩冲的脸颊,哼哼咛咛的低声埋怨,“兄长别老逗[弄我,你知道我想什么,干嘛非得我说出来,我都好难受了。”

  岩冲板着脸:“那还是老子错了?”

  “嗯。”岩青笑,手指悄悄的摸上了岩冲的乳齤[头,按了按,挤了挤,捏了捏,然后道,“硬][了。”

  岩冲彻底没脾气了:“不是你故意勾引哥,它能硬?”

  岩青笑容变了味道,轻声细语,表达的意思可一点也不客气:“你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你先逗我的……我要自己把它弄出来了。”

  他的手探向身后,却被岩冲捉住,岩青不满的看着自家兄长,一脸“你是不是又想逗弄我”的控诉表情。

  岩冲放开他,耸耸肩,笑着看他怎么把玉势取出来。

  玉势的末端有一个圆环,岩青的手指穿入其中,勾着圆环慢慢地把玉势从里面往外[拔,刚刚插齤进去的时候,他总担心玉势忽然掉出来,真正动手把它弄出来的时候,岩青才发现玉势被肠壁吸附的很紧,二者之间毫无间隙,当玉势的前端从他的身体里出来的那一瞬间,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啵”的声音,岩青窘迫的不敢抬起头来。

  岩冲低声笑了笑,手指顺着他的脊梁滑到了他的腰部凹陷下去的部位,像是要继续往下,又迟迟不动。

  “兄长,你又来。”岩青闷闷的说。

  岩冲:“……”习惯成自然。

  他抿着嘴,严肃道:“现在你没有话语权,小青青美人~”他按着岩青的肩膀,迫使对方趴在床上,自己挪了过去,整个人虚伏在他身上,从岩青的耳朵开始,细细的亲吻着,手掌覆盖着青年挺。翘的臀。部,指尖挤入臀。缝之中,来到那处早已湿润的褶皱处,在尚未闭合的岤。口打着转。

  但他并没有进入里面,反复按压了几次之后,他的手忽然离开了那里,岩青睁开眼睛,脸上划过一抹失望的神色:“兄长?”

  岩冲有一件一直想做却一直没有做的事情。

  “我要在你身上做点记号。”岩冲像捕捉到猎物的野兽,轻轻的嗅着青年的脖子,“从头到脚。

  ”他张开嘴,啊呜一口咬住岩青的肩膀。

  “嗯?!”岩青惊,难道所谓做记号,就是在他身上留下一排排的牙印吗?

  事实上,岩冲所谓的留记号,其实是从头吻到脚,顺便种种草莓,当然,脸上就算了,这个变态的家伙,居然真的如他所想的那样做了,连他弟的脚趾头都没放过。

  岩青羞涩的说:“我今天还没洗澡。”

  岩冲的声音从被子里面传出来:“给你洗口水浴。”

  岩青:“……”

  ……

  岩青被他亲的痒痒,仅剩的一点旖旎暧昧也在笑声中跑没了,直到钻到被子那头的岩冲从他的小腿肚开始一路返回,向上亲吻,与刚刚玩笑式的小游戏完全不同,岩冲十分认真的照顾到了他大。腿、内。侧的位置,轻轻的舔。舐。啃。咬,不会弄破他的皮肤,但第二天早上一定会在那

  里发现一个个的暧~昧红痕。

  岩青笑不出来了,他心尖直颤,手掌下的床单被他揉成一团,紧紧地抓在手里,他闭上了眼睛,感觉到那温-软-湿-熱的东西落在他左半边屁。股上时,不由绷紧了全身,他忽然“啊”的惊叫了一声,受了惊吓似的瞪大雾蒙蒙的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从被窝里钻出来的脑袋,“你咬我……”

  “是‘又’。”岩冲纠正,“又挺又翘,肉多结实,手感超好。”他衮烫的fen身在青年的股勾处缓慢地蹭着,眯着眼睛,口吻认真的问道,“还要做下去吗?”好像他下面等待纾。解的粗。大根本不算一回事一样,他像个有恃无恐的混蛋,笃定自己拿捏住了对方的要害,身体里恶劣的那部分控制不住的冒了头,理直气壮的要求,“想做就来讨好我,不做哥就睡了。”

  岩青:怎么可以这样。QAQ

  但是,要怎么讨好兄长?

  岩青蹭过去,仰起脸,试图用他用无辜可怜的小眼神儿来打动化身恶魔的兄长大人:“我想要,兄长,给我么。”

  岩冲:“撒娇没用。”说着,还很流氓的弹了弹弟弟那根同样不小的东西,特淡定的冲他温柔一

  笑,“晚安。”

  然后,他竟然真的躺平了,闭上眼睛打算睡。

  下面还一。柱。擎。天呢,你敢说你真能睡得着?!

  明摆着欺负人……

  那就睡觉吧,岩青自我催眠,意志力么,他也有的。

  可是,身体里的欲。旺已经被勾了起来,全身各处都在呼唤着兄长的亲。吻和爱。抚,最难以满足的是身后那饥。渴空虚的菊、岤。

  根本就难以冷静下来,岩青幽幽的望着兄长的侧脸,想了想,忽然爬过去,钻进了被子里。

  床中央被岩青顶起了一座小山包,一丝丝的凉风不停的从缝隙里灌进去,岩冲睁开眼睛,感觉自己的小凶弟被一只手握住,他眯了眯眼睛,没有动,以为岩青是要用口蕉的方式来讨好他,不由有些兴奋和期待。

  小山包升高了一些,岩冲感觉自己的前端对准了一个入、口紧。致的地方,他立刻明白过来,那绝对不是他奢望的口腔,而是他弟的菊。门!

  岩青自己坐了下去。他把兄长大人给“强上”了。

  岩冲:“……”卧槽,拿错剧本了还是幺儿被穿了?!

  这还了得!

  岩冲捏着被角猛坐起身来,一手捞着因为自己的动作身体失去平衡后仰的岩青,另一只手将被子披在身上,把两人都卷了进去。

  一系列的动作引起了两人交。和之处的剧烈~摩[擦],岩青惊.喘着,不由自主的在岩冲的腰身上夹|紧了双。腿,对着岩冲的肩膀一口咬了下去。

  “嘶……”岩冲不知是爽还是疼,咧咧嘴,露出一个充满了凶悍气息的笑容,“我能认为你在暗示接下来我们可以奔放一点吗?”

  他两手托住岩青的屁。股,把他抬高,煎、硬如铁的老。二从青年的菊。岤中抽。离了一半后他动作顿住,放松了手上的力道,由着青年的身体自由坠下,撞击的力量因为加上了成年男子身体的重量,那一瞬间几乎整[根]没入,下一刻又因为身体的反弹而[抽][离]出来一小部分。

  “啊……”岩青毫无准备的叫出了声,一波三折,尾音颤抖着上扬。

  岩冲笑了,又来了一次,不出所料,他的乖弟弟又发出了和刚才一样高.昂动.听的呻银声。

  “真好听,幺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