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恶兄为夫 > 第35章 洞庭龙君
  岩冲肚子里忍着笑,食指在岩青肠。壁上轻轻的按压着,打着转,缓慢地插。了。进去。

  岩青皱眉,不安的动了动,被异。物进。入的感觉在任何时候带给他的感觉都是奇怪的,但不争气的是他的身体,他原本是不想的,可肠。壁却在岩冲的挑逗下变的湿热起来。

  后。岤蠕动着,生理上的异样感影响到了他的内心,岩青羞耻于自己的敏感和内心涌起的那丝想被兄长进。入的隐秘渴。望。

  这样的地方,怎么可以。

  即使听不到声音,也会随时被人发现的。

  岩青眼睛湿漉漉的,有些讨好的在岩冲脸颊上亲了一下,带着淡淡的鼻音,可怜兮兮的小声求饶:“拿出来吧,兄长,求你了。”

  岩冲头皮炸开,一股电流顺着他的脊梁窜上来,原本已经平息的欲。旺竟在岩青无意识招惹的举动中抬了头,有一瞬间他全然没了理智,神情危险的望着毫无所觉的岩青,心里有个声音在喊,就在这里!进入他,把他弄哭,听他求饶,干。的他再也射。不出来!

  下一秒岩冲又暗骂自己禽兽,深吸一口气,艰难的平息着体内的冲。动,不敢再捉弄自家弟弟,就怕一不小心真*露天席地的上演活春宫。

  他匆匆的开拓了一下岩青的后。岤,随即把早已准备好的东西塞了进去,岩青受惊,那东西有点凉,质地坚硬,不是手指,也不是兄长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岩冲按着他,没叫他逃开,安抚道:“是玉势,鬼老板那里拿的,我问过人了,这东西是药玉做的,是好东西,你没事就塞着,对身体有好处的。”

  岩青欲哭无泪,玉势比岩冲的东西小,但可比手指粗多了,还没事就塞着,你塞一个试试看啊。

  岩冲替他整理好衣服,抱着他亲了亲,笑容有些坏:“走吧,回去睡觉,一定要夹。的紧紧的,千万别掉出来。”

  “现在取出来,回去再弄好不好?”岩青和他打商量,一脸纠结,“这样走路好奇怪。”

  岩冲给他系上披风,戴上兜帽,然后撤了隔风隔音的术法,打开门进去之前,笑嘻嘻的说道:“回去晚了老夏要过来找,你不介意让他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场面我现在就给你取出来。”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岩青明白他哥故意使坏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自己了,只能认命,后。岤里夹着被体温捂热乎的玉势,小心翼翼的迈出了第一步,然后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总觉得要掉出来的样子,尤其是下楼的时候。

  岩冲总和他保持两步的距离,岩青走他也走,岩青停他也停,好像没看到岩青一脸难以启齿的窘迫和着急。

  “兄长。”楼梯上没有其他人,可岩青下意识的不敢放开嗓子说话,悄声道,“好像要掉下去了。”

  其实只是他的错觉而已。

  “是吗?”岩冲有些不确定,他以前也没听过这东西,还是趁着岩青和夏长庚收拾院子时跑去问别人的,因为出去的时候没跟岩青讲,怕岩青忽然找不到自己着急,于是在得知那块药玉是好东西有空没空都可以用着的时候就赶紧回来了。

  选择在这时候让幺儿用上玉势,他的确存了捉弄的心思,但看到他家弟弟着急难堪的表情,岩冲很不坚定的愧疚了,有些心虚的说道,“要不然先取出来?”

  岩青幽怨:“在这里?”

  “呃。”岩冲讪笑,上了两层台阶,走到岩青跟前转身蹲下,“好了,哥背你回去,别生气哈。”

  岩青本来想上去,身子刚刚往前倾了一些,脸色又变了,难堪的要死:“还是会出来的!”被这么折腾着,岩青也有些毛,羞恼道,“一撅屁股就挤出来了!跟拉粑粑一样!”

  岩冲绝倒,随即捧腹大笑,笑的胃都抽了,岩青冷着脸看他笑,夹紧菊花站在台阶上一动都不动,赌气道:“不走啦,你回去吧,我今天就在这儿过夜。”

  正好楼上有个人带着自家小厮下来,看到一个男人趴在栏杆上,不晓得在做什么,另外一个好看的年轻人则一脸不虞之色,出于好心,他问了一句:“两位可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岩冲赶紧站直身体,面上仍然带着浓浓的笑意,道:“喝了点酒,耍小孩儿脾气呢,从小到大都是这样。”说着,还瞥了眼岩青。

  那人在心里猜测着他们可能是兄弟,小心的看了眼岩青,发觉这名年轻人脸上的确带着些不自然的潮。红,虽然板着脸好似在生气的模样,但眼睛湿润,目光有些涣散。

  他不知道岩青这是被后。岤里的东西给折磨的,还以为岩青真的喝了酒,这幅“醉态”仔细一瞧的确美的很,便人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哪里料到岩青猛然扭过头来皱眉瞪了他一眼,那人愕然,慌慌张张的收回视线,对于自己的失礼十分的懊恼和羞愧,结果一抬头又对上岩冲那张没了任何表情的脸,心知方才自己的模样一定给人家的兄长瞧了去,更加无地自容,勉强笑了一下,说了句告辞,就带着自家小厮狼狈的下去了。

  岩冲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的哼了一声,迎上自家弟弟那双充满了控诉之意的眼睛,摸了摸下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哥抱你回去?”

  岩青没吭声,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瞧。

  “好吧,当你默认了。”他把岩青的披风裹紧,将人打横抱起,岩青有披风裹着,兜帽挡着,脸又朝着岩冲的胸膛,再加上天已经黑了,根本看不出来是男是女,而正常只会认为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的是个女子,岩冲又不怕人家说闲话,就这么抱着自家弟弟,大大方方高高兴兴的下了楼,一点也没不好意思的步入了热闹的夜市。

  百分之百的回头率。

  “三公主,您在看什么啊?”在众多行注目礼的路人中有一个人的神情显得分外的震惊,便是刚刚下楼时遇到兄弟二人的公子,这人无论从身形相貌上看都是男子,但他身边的小厮却唤他的“公主”,而这人居然也没反驳。

  “螃、螃蟹,你看,他抱着的是他弟弟吧?”

  “啊?”螃蟹摸摸脑袋,“是吧,三公主,我们快回去吧。”

  三公主充耳不闻,望着兄弟二人消失的方向,呆呆的说道:“螃蟹,你说他们到底是不是兄弟?”

  “不是兄弟还是什么?父子吗?凡人好容易变老的,看着也不像啊。”螃蟹着急道,“三公主,快别管他们了,我们就不应该答应牢里的小狐狸帮他找人,明明说是算好了那位判官会出现在岳阳楼,结果呢?每层都找了,可没有一个身上挂了令牌的,可别被他给耍了。”

  三公主闻言忽然一个激灵:“螃蟹!咱还漏了两个人没查!”

  螃蟹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了:“那对兄弟!”

  “快追上去!”

  “追到哪里去啊。”只听一个凉飕飕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来,三公主和螃蟹的身形具是一僵,

  脸上露出“大事不妙”的表情,慢吞吞、慢吞吞的转过身来。

  “大哥。”

  “大王。”

  来人身着一袭繁复庄重的紫袍,头戴镶有珍珠宝石的金冠,全身上下都打理的一丝不苟,华丽而高贵,威严且冷肃,但更夺人眼球的却是他像月光一样俊美优雅到了极致的容貌。

  这就是洞庭龙君。

  以美貌与冰冷闻名整个神界的洞庭龙君。

  ……

  岩冲抱着岩青,半路忽然飞奔起来,把围观的视线全部甩到了身后,一口气跑回了他们暂住的地方。

  夏长庚比他们提早回来,看到兄弟俩的造型忍不住捂了下眼睛,随即震惊的问道:“你们就是这么回来的?”

  面如桃花眼含水波的青年从兄长怀中抬起头来:“长庚。”

  夏长庚瞧了一眼,顿时风中凌乱了,他颤声问道:“你们到底干了什么?”

  岩冲坏笑,故意骗他:“什么都干了。”岩青又把脑袋藏了回去,看起来好像默认了一样。

  夏长庚哆嗦了好半天,勉强把注意力从他们兄弟“什么都干了”上转移开,问道:“大人今日出门有什么收获吗?”

  岩冲言简意赅:“有。”他绕开夏长庚回房,夏长庚急忙飘着跟上去,“是什么?难道打听到老狐的下落了吗?”

  “没有。”岩冲回头,“不过我打算明天到龙宫拜访洞庭君,老夏,接下来是私人时间,请回

  避。”

  夏长庚如果不是鬼,现在脸一定红了,他看岩冲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只禽兽一样,结果被岩冲凶巴巴的眼睛一看,气势又弱了下去,灰溜溜的飘走继续修行去了。

  岩冲笑了笑,用脚踢上门,把岩青放到了地上,岩青身子早软了,没骨气的往兄长身上挂,哼哼唧唧的说了句什么。

  “没掉出来吧?”岩冲嘿嘿笑。

  “还好。”岩青这会儿貌似适应了,仰着脸直勾勾的盯着岩青看,哼哼,“……弄出来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