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恶兄为夫 > 第34章 成魔
  令牌有多余的,不过却不能给岩冲,崔府君明白他的意思,很大方的用一块和令牌效用相似的木头牌子当替代品送给了岩青。

  崔府君还特意用神力在空无一物的木牌上雕刻一些祥云纹路以及岩青的名字。

  岩冲笑眯眯的收下,转手赠给岩青,好话一箩筐全送给崔府君,短短的时间内,两人已经说起话来已经十分熟悉了,就像认识许多年的老友一般。

  离开地府的时候崔府君还邀请岩冲有空的时候去他府上喝茶。

  “兄长,你觉得元策,真的是因为图谋不轨故意接近我们的,或者那根本就不是元策,婚礼也是假的,你相信吗?”

  至少岩青是不信的。

  “我不相信元策和将军的感情是假的。”他目光里含着某种坚定的信念,认真的说道,“也许他是魔,可他一定是元策。”

  所以,不论对方是无意还是有意拉他们进入了那个奇异的世界,是不是怀着不好的目的,都不重要,青年在意的只是阿策与将军的感情而已。

  岩冲心里觉得好笑,这种时候他总是很难搞明白岩青的脑回路,也不用非弄懂不可,只需要表达他的支持或者反对意见就可以了。

  他手里拿着崔府君送给岩青的小木牌,抬起头来,严肃的点点头:“你说的对,元策和将军一定是真心的。”等看到岩青脸上地笑容,才低下头继续观察小木牌。

  “还有啊,兄长,那位崔大人比冷大人和善好多。”岩青貌似对崔府君很有好感,他以为地府的鬼神大多都是面目可怕的,像冷秋江那样的只是极少数,没想到这位崔府君也风度翩翩的好似人间舞文弄墨的文雅人士。

  岩冲不住摩挲着小木牌,左手支着脑袋,眯眼打量上面的云纹,漫不经心的说道:“幺儿,你也太容易收买了。”他抬眼,笑容十分的意味深长。

  岩青从他脸上看出了“有猫腻”“有问题”这种信息,脸上露出不确定的神情,原本还很高兴自己有了一个貌似很神奇的小木牌,现在却担心起来,忐忑的问道:“兄长,不能要吗?”

  岩冲深深的望了他一眼:“你觉得能吗?”

  他们在岳阳楼上,占了风景最好的位置,远处就是碧波万顷的洞庭,八百里洞庭,烟波浩渺,水天相接的地方,出现了几只晚归的渔船。

  天要黑了,岳阳楼上灯火通明,光线被门窗关在里面,冷风同样被挡在外面,岩冲和岩青就坐在冷风呼号的露台上,一门之隔的是舞文弄墨的文人骚客们。

  岩冲用了一个他刚刚学会的小法术,隔绝了高空呼啸的冷风,光很暗,小小的一方空间里却是安静而温暖的。

  楼内的雅客们早已忘记了大冷天里还跑到风大而冷的露台上看风景的傻瓜二人组。

  岩冲温暖的手指抚摸着岩青的下巴,眼中透着温暖的笑意,又轻声问了一遍:“要吗?”

  气氛太暧昧,岩青忍不住往歪处想了,他脸上有些热,拼命说服自己,兄长问的一定是牌子的问题,毕竟刚刚讨论的时候还那么的严肃。

  这么一想,他勉强镇定下来,认真的问道:“兄长,那位崔大人,难道不可信吗?”

  岩冲眨眨眼:“我怎么知道?”

  岩青呆了一下:“兄长刚刚不是说……收买吗?”

  岩冲凑过去,贴着他的脸:“是不是很高深莫测?”他忽然在青年的嘴角处舔了一下,砸吧砸吧嘴,“好像有点甜,不大尝的出来。”他搂着岩青的腰,把人抱到了自己膝盖上坐着,岩青低声惊叫,“兄长,这是在外面,会被看见的!”

  岩冲往楼下看了一眼,他们这一面正对着洞庭湖,整面都没有光,行人都在其他三面,除了楼里的那些人,谁能看到他们?

  “那你小声点。”岩冲不负责任的提醒,扶着青年的后脑勺低头吻了下去,岩青的身子后倾,重心不稳,不得不抱着岩冲的脖子以稳定身体,因为十分担心里面会忽然有人出来,看到他们,所以眼睛睁的大大的,除了有些呼吸困难的感觉,这一次连脸红心跳都省了。

  岩冲不满的掐了掐他的屁股,提醒他专心一些,不住的挑逗青年敷衍了事的舌头,有时还会故意吸住不放,听到岩青求饶的哼哼声才惩罚似的在他唇上猛啃一下。

  “就是没办法专心对不对?”岩冲叹气,装模作样的说道,“本来只想搂搂抱抱亲亲就够了,但是……”他故意做出一副凶狠的样子,打岩青屁股,“因为你让哥不高兴了,所以要惩罚你!”

  岩青把脑袋埋他肩窝里不出来,呼吸渐渐粗重起来,岩冲只是慢慢地解着他的腰带,隔着衣服爱抚他,他就有些受不住,心口发烫,热流涌向全身,尤其是下腹的位置。

  他咬着唇,那只温暖的大手已经成功的解开了他的外衣,从他衣服的下摆中探了进去,在他软软的肚皮上揉着。

  岩冲低笑:“肚子上长肉了。”

  岩青猛然抬起头:“没有吧!”他紧张的捏了捏自己的肚子,发现的确比以前胖了一些,坐在兄长腿上的时候,小腹竟然多了一圈小肉肉!他急忙坐直身体,小腹这才变的平坦起来,但一摸,还是软绵绵的。

  “以前不是这样的啊。”即使最近一直在赶路,但吃好睡好于是不知不觉就长胖了,而且他饭量也很大,这之前完全没考虑过会不会长胖的问题……他想了想,觉得再被兄长这样像宠小猪一样宠下去,他一定会变成一个大胖子的。

  就跟他们在路上看到的那种脑满肠肥的富家少爷一样。

  岩冲揉他脸:“胖点健康。”

  “虽然这样讲。”岩青郁闷的看他一眼,“要是我变成了双下巴大肚子,会很难看的吧?”

  岩冲居然认真的思考起来,他在脑子里模拟了一下岩青变胖后的模样,圆圆的脸盘,因为饲主的精心喂养(……),所以幺儿的皮肤必然是白白嫩嫩的那种,幺儿是小骨架,长的再胖也不会太夸张,但细腰肯定没了……抱着他跟抱着一只人形大抱枕一样。

  难看?怎么可能。

  “不难看。”岩冲真心实意的说道,“幺儿变胖了那也是最好看的胖子。”

  岩青极力绷着脸不笑:“胡说,你肯定会嫌弃我,大家喜欢长漂亮苗条的人,谁会喜欢胖子。”

  “哥不喜欢胖子,哥喜欢幺儿。”岩冲乐于和他玩儿这种幼稚甜腻的小互动,*平息,只是这样在旁人看来毫无营养的对话竟然已经让他十分满足了,他望着岩青含着满满笑意的眼睛,心里充满了对他的喜爱。

  他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男孩子,连二十都不满,在他们那儿还是刚刚上大学的学生仔,他以前对这样年纪的小伙子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

  先前只想要一个血脉相通的弟弟,借以满足他莫名其妙的控制欲和保护欲,但和幺儿相处起来却意外的合拍舒适,然后便是现在的,看到了就觉得喜欢,看到了心情就不由自主的好起来。

  一定是他们的灵魂电波产生共振了。

  再深沉一点……他找回了自己丢失的肋骨。

  “我不要变胖。”岩青还是担心,谁也不想让在意的人看到自己丑陋的一面。

  “那就得锻炼身体。”岩冲笑着捏了捏他的腰,“可以让这里变得更加柔韧,充满力量……当然,现在也很软。”

  又说到了不正经的地方。

  岩青无言的望着他,这么温馨的时刻,其实他已经不像刚才那么想做了,而且,这是在外面,无论如何也要注意一些的。

  趁着神智还清醒,岩青严肃的和岩冲打商量:“兄长,你别在这里……那什么,行不行?”

  岩冲道:“我从不说那两个字,必须得行。”他的手伸到了青年的裤子里,手掌包着他的半边屁股,眉眼带笑,“其实哥是刚学会了一个有趣的小法术,可以隔开我们与外界的声音,想不想见识一下?”他嘴唇无声的动了动,左手打了个响指,岳阳楼内的说话谈笑声,还有楼下热闹的市声一瞬间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岩青紧张起来,下意识的夹紧了屁股,求饶一般放软了声音:“兄长,别……”

  “放松,乖幺儿。”岩冲的手指摸到了他的臂瓣之间,在褶皱处来回打着转,岩青哪里能放松下来,一直担心的往紧闭的门窗上瞧,极怕里面忽然有个人走出来,那么近的距离,他甚至都能看到映在窗纸上的人影。

  岩冲亲吻着他的耳朵、脖子这些敏感的地方,慢吞吞的挤开了褶皱,挤了一根手指进去,前戏太少,岩青不曾情动,后岤和以往相比自然比较干燥,岩青身体僵硬,放松不下来,后面夹的很紧,岩冲才进去了一半就感到有些勉强了,至少停下来,有些无奈:“放松,幺儿,哥不在这里做,给你弄个东西。”

  岩青抬起头来,眼睛湿漉漉的:“真的?”

  “嗯嗯嗯。”岩冲直视对方的眼睛,很有诚意的保证,“待会儿就回去。”

  “为什么现在不回去。”岩青脸上发热,这种话听起来就像他在对自己的兄长暗示什么一样,他磕磕绊绊的解释道,“我是说……兄长你现在还不是在那什么……”在岩冲的注视下,他忽然有些恼羞成怒,“手指都进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