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恶兄为夫 > 第33章 这么柔软的身体
  “找到了!”岩冲手指戳着一个名字,力气之大,简直要把生死簿给戳出个窟窿来,“徐常!我看看他怎么死的……”岩冲没念出来,扫了一眼之后眉头之间的“川”能夹死一只苍蝇。

  断袖镇的鬼都是好男色的色鬼,各种奇葩自然不必多说,但徐常这个人不论做人还是做鬼着实恶心了些,做人的时候对看中的男子各种施虐,手段极其残忍,做了鬼之后死性不改,只不过折磨对象从男人变成了男鬼。

  奇怪的是,徐常的寿命早用完了,两年前就应该有鬼差来令他到地狱根据生前死后的功过是非,受刑完毕后再投胎转世,最奇葩的是,徐常这么一个禽兽的刑罚居然只是鞭刑三千。

  地狱的刑罚都是不停不歇的,三千鞭刑,不到一天就完了。

  幺儿跟他比起来就是个天真单纯的小白兔!小白兔都五百年这个五百年那个……要说这里头没猫腻,老子把脑壳儿拧下来搁地上踩!

  岩冲眯了眯眼,问变成蝴蝶结在地上不停蠕动的鬼老板:“徐常是怎么回事。”

  鬼老板忽然不动了,细长的脑袋小心翼翼的抬起来,看了眼岩冲,绿豆大的小眼睛里透着令人看不明白的不安神情,鬼老板细声细气的说道:“大人,您快走吧,徐常上头有人,您动不了他的,我们都怕他,好几只鬼都被他给弄的投不了胎啦。”

  他认认真真的警告岩冲的时候,倒是挺正经的,没那种猥琐又色急的感觉了。

  贵老板道,“带我一起走吧,我天天给你们暖床,嗯,谁能喂饱我我给谁暖床~”他又荡漾起来,扭动着身体,“我会让你们很爽哦,这么柔软的身体,怎么弄都可以的哦~”

  岩冲踩扁他:“哥对你不感兴趣。”

  鬼老板的声音从他鞋底下传出来,细细的,小小的,依然很荡漾,丝毫没有被打击到:“免费的~不喜欢可以退货,你们两个可以一起玩。”

  ……

  断袖镇的尽头,画着一条白色的线,走过这条线,就能从镇子离开,回到最开始的大门外。

  岩冲翻开生死簿,临时抱佛脚抱的居然也像模像样,冲岩青一笑,道:“看哥怎么给你大变活人。”

  他口中念念有词,半闭着眼睛,伸手在虚空里一捞,岩青立刻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在岩冲手中不住挣扎的男子。

  “徐常。”岩冲眯了眯眼睛,不由分说把这个男人的四肢朝里折弯,将他整个身体都团成一个大球,用力在地上拍了拍,问,“爽不爽?”

  徐常哇哇大叫,岩冲听着他的痛呼求饶声心里爽极了,问岩青:“想不想玩儿玩儿?踢球会

  吗?”

  岩青摇摇头,不怎么感冒的样子,有些惊悚的看着岩冲一个人玩儿的那么起劲儿,虽然知道鬼和人不同,就跟王老实和鬼老板一样,除非动真格,不然怎么弄都不会有事,但在情感上对此他还是敬谢不敏。

  “再等一下。”岩冲道,“办完最后一件事我们就走。”岩冲蹲下,在徐常脑袋上狠狠的戳了戳,“哪只手,嗯?”

  徐常不敢说,他觉得自己说了会更惨:“你是谁?你可知我有个叔叔在阎王殿里当差,如果让他知道你你对我做的事情,你会倒霉的。”

  岩冲一脸惊讶,脸上有些迟疑,不相信的说道:“你别是唬我的吧?”

  徐常以为他怕了,觉得岩冲大概只是一个鬼差那种级别的小官儿,气焰顿时嚣张起来:“徐文善徐判官!你难道没听说过吗?”

  岩冲:“没听说过,你说的是实话吗?”

  “当然是!”徐常的脑袋费力的从他纠结到一块的身体里伸出来,使劲儿瞪着岩冲,冷笑道,“你现在知道了,还不赶快放开我!”

  岩冲眼神阴森的望着他:“真不巧,老子也是个判官,这样吧,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到底是哪只手碰了我弟弟,两只手都折断好了。”岩冲仿佛没听见徐常惊慌失措的叫停声,一脸淡定的把徐常的两只手齐腕折断,分别扔向了不同的方向。

  徐常眼睁睁看着他的手消失在黑暗里,一副天塌下来的表情,在鬼蜮,鬼魂的身体就算被大卸八块,也一样能够愈合的,可如果有一部分丢失找不回来,那么就连投胎转世也是残缺的。

  而且生生世世,永远如此。

  徐常急了:“大人,小的错了,您让小的把手找回来吧。”

  岩冲“哦”了一声,道:“现在没空,下辈子你还能来断袖镇再说吧,现在么。”他眼睛里凶光一闪,“自然是送你到该去的地方。”

  阎王殿。

  冷秋江回头不见了兄弟两个,就知道他们一定跑到别的地方去了,能联系岩冲的只有判官令牌,他的在岩青那里,冷秋江又不能去借同僚的,因为阎君特意叮嘱过,事关岩冲一定要低调行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冷秋江只能硬着头皮去找自己的上司崔府君,不出意料的被狠狠的责骂了一顿,不过他受责骂的原因却不是把令牌借给一个凡人或者把岩冲弄丢这些事。

  “你申请勾魂令的时候为何没告诉本官你勾的是岩冲的魂?!”崔府君的怒火超出了冷秋江的想象,他皱着眉,似乎遇到了极为棘手难办的大事,忧心忡忡的背着手来回走着,看到低眉顺眼一个字都不敢讲实则满脸无辜的冷秋江,气更是不打一处来,可心里清楚这件事不能全然怪自己的这名下属,各种理由更是无法明着解释,揉着眉心说道,“宜川,你到阎王殿,先把此时告诉阎君一声,本官随后就过去,岩冲的事情你以后不用再管。”

  他话说的严厉,对一向受他喜欢的冷秋江而言,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小冷大人抬起头来吃惊的看了自家上司一眼,脸上闪过一抹受伤和沮丧的神情,眼神黯淡的低下头:“下官这就去。”

  转身便走,连崔府君在后面叫他的名字都没停下来,崔府君扶着额头,一脸“孩子长大了不听话”的烦恼,嘀咕:“我还没说什么就生气了?脾性真是越来越大了。”

  崔府君通过令牌找到了正要往阎王殿去的岩冲,拦住了他们兄弟两个。

  “哦,原来是崔大人。”岩冲闹不明白该不该跪下来行个礼什么的,好在这位崔府君像是个爽快人,开门见山,问明岩冲的来意后,神色自若的说道,“小事一桩,宜川过于大惊小怪了,虽说天定命数,但命数却因人的努力不断变化着,你弟弟的事情我记下了,但只能不再减少他的寿数,其它的,就靠你们自己了。”

  “不会下地狱受苦?”岩冲不放心的问道。

  崔府君摇头:“*之罪可消。”

  “如果我带幺儿修炼呢?或者给他求长生不老药什么的……大概就是那个意思。”岩冲对自己这位上司实在生不出敬畏拘谨的心态来,开玩笑似的问道。

  崔府君笑了笑:“看你的本事了。”

  这哥们儿好说话啊!

  岩冲对崔府君的好感上升了一个层面,难怪人家老说阎王好见小鬼难搪,高层反而更好说话一些,这不是没道理的,小冷大人你看看你自己。

  默默地鄙视了一把胡乱吓唬人的冷秋江,岩冲道:“那元策的事情呢?”

  崔府君的神情这才有些严肃:“若下次再碰到他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本官,如你所言,元策要么已经成魔,要么根本不是元策,本来就是魔,接近你们很可能是别有用心。”

  岩冲持三分保留态度,表面却做出十分的信任姿态,挺胸保证如果有情况一定第一时间通知崔府君。

  “那我还用去见阎……阎君吗?”

  “不必了。”

  “这家伙,还有徐判官……”

  崔府君瞥了眼自从见了他就噤声不言的鬼球徐常,脸沉了下来:“绝不姑息!”

  岩冲彻底放心了,他不在意崔府君心里是怎么想的,总之他要的只是一个结果而已,岩冲露出一个有些狗腿的笑容:“那个……崔大人啊,我觉得咱的判官令牌挺好用的。”

  崔府君疑惑的看着他。

  岩冲把一声不吭的岩青搂怀里,岩青猝不及防,和崔府君视线相撞,不知是心虚还是什么,急忙低下头,默默地在岩冲腰上掐了一把。

  岩冲忍住,不动声色,拍了拍自家弟弟的肩膀,道,“幺儿,把冷大人的令牌给崔大人。”岩冲眼睛闪亮亮的,笑的像个图谋不轨的坏蛋,很露痕迹的明示,“有了它跟有了千里眼顺风耳一样,您说是吧?崔大人,令牌有多余的吗?”

  崔府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