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恶兄为夫 > 第28章 哥来疼爱你哟
  “可那些已经是至少两百年前的事情了!”齐唐一脸的不可思议,“我在史书上看到过,那场战争双方一共死了四十余万人的惨烈战争,正是一位年轻的将军领导的,他以十万人的损失赢得了那场力量悬殊巨大的战争,可后来却因为谋逆的罪名被皇帝凌迟处死,他有一位军师,史书上留了名的,名字就叫元策,将军死后,他便下落不明了。”

  众人皆默,齐唐等了一会儿不见他们有反应,皱着眉不解的问道:“你们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两只文盲加一只半文盲摇了摇头,唯一的一个文化人被狠狠的噎了一下,郁闷的看着他们三个,这么有名的战役,就算没看过史书也该知道的,茶馆里的说书人还不是经常拿这场战役说事,真是的。

  “兄长,你快看,那不是长……我们的马儿吗?”岩青指着前面,夏长庚赶着两匹马,在半空悠悠的飘着,见岩冲岩青没事,明显松了口气,看到旁边还站着两个有点点眼熟的男子,就没有开口说话。

  齐唐惊觉:“哎呀,不好了十郎,我们的马……忘到了那个地方。”

  “你们要去哪里?”岩冲问,“幺儿不会骑马,借一匹给你们也成,只是两个人的话恐怕跑不远也跑不快。”

  “岩兄你真是好人!”齐唐感动不已,有朋友和没朋友果然是不一样的,“只是我们要怎么还你啊?”

  “好好照顾它就成了。”岩冲爽快的笑了笑,“以后碰到了再还也不迟,我和幺儿也不急着用它。”

  许十郎摸钱的手默默地收了回去,他看了眼岩冲,两个男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之中:“多谢。”

  两拨人同路一段之后便分道扬镳。

  夏长庚早就忍不住了:“大人,这三天里都发生了什么事?我后来跟着小鬼去找了你们,但找遍了方圆几十里的地方都没找到他形容的那家野店。”

  岩冲愣了:“三天?”

  岩青惊讶道:“长庚,你说我们分开了三天?可我怎么记得昨天晚上才刚刚和你分开的呀。”

  夏长庚:“小生绝不会蠢到连日子都数错的!”

  “说来话长,那地方的时间和外界不同,趁天色还早我们快点赶路,找到下个城镇投宿,再找冷秋江问一问。”岩冲把缰绳交给岩青,从后面搂着对方的细腰,笑嘻嘻道,“来,幺儿,你来驾马。”

  夏长庚望天,默然无语的往前飘,找不到人的时候替他们着急,汇合了又得时时担心自个儿被闪瞎狗眼,他撇撇嘴,开始考虑要不要找一只女鬼作伴,毕竟他还有几十年的阳寿没用尽,老是看大人和二少卿卿我我的,虽然他只是一只鬼,可他还会受刺激的。

  ……

  临近中午的时候他们到了一个村子,据说想要到县城还有至少两个时辰的路程,骑马当然要更快一些,岩冲提议就在村里解决午饭,村长十分热情的接待了他们,就算看在钱的份上也得找个地方让他们好好休息。。。。

  午后休息的时间,岩冲让夏长庚在门外守着,自己和岩青在村长提供的房间里叫出了冷秋江。

  “我路上已经翻过了生死簿,没有元策的记录,我却找到了那位将军闻人长风的记录,三十二而

  亡,凌迟处死,而此人早已经投胎转世,那我在野店见到的又是谁?”这也是岩冲一直没有想通的问题,“除了元策我没办法确定之外,其他人,包括闻人长风,分明是活人。”

  “这怎么可能?”冷秋江十分意外,“但凡存在于这人世间的生灵,都能在生死簿上找到记录,

  本官在地府做了几百年的鬼判,从未遇到你这种情况。”

  他说着,翻开了自己手上的生死簿,默念着元策的名字。

  这世上同名同姓之人多不胜数,但只要判官亲自动手,总能找到他们要找的那一个,从来不会弄错。

  冷秋江来来回回翻了三遍,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严肃,最后,他合上生死簿,沉声道:“岩大人,还请你随本官到地府走一趟,把此事向阎君禀告。”

  尽管同僚脸上一副“有大事”的郑重表情,但对那些神神鬼鬼的思维三观缺乏了解的岩冲却没任何概念,紧张不起来,反而因为冷秋江的“到地府走一趟”兴奋起来。

  绝对是异次元空间吧?不知道地府在不在地球上,还有传说中的天庭……岩冲非常感兴趣,他拿出自己曾经作为混混头子的“奥斯卡影帝”技能,用表情和声音帮忙营造气氛,缓缓地点了点

  头:“好,本官且随你走一遭。”尽管他想问的是:怎么下去?难道要死了去再活过来?

  冷秋江给了他解释:“岩大人魂魄被拘于*凡胎中,若想下地府,还需本官向崔大人申请一条勾魂令。”

  “崔大人?”

  “崔大人乃是地府首席判官。”冷秋江道,“岩大人请稍候片刻,本官去去就来。”他说完,人就不见了。

  岩青这才敢说话,满脸担忧的问道:“兄长,我呢?”他一脸的不舍和忐忑,十分怕自己被丢下的样子,他虽然拥有死而重生这一个奇特的经历,可根本就没到过地府,地府对他而言就是一个有去无回的可怕场所,尽管心里清楚兄长是有公务要办才下地府的官员,而非普通死去的人类,但一想到兄长会和自己分开,还是要去地府那种他死了还不知道能不能去的地方,岩青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恐慌。

  岩冲心里发软,笑嘻嘻的摸了摸青年的头发,没舍得弄乱他梳理的整整齐齐的长发,表情就像使坏的兔斯基一样,透着一点点的得意和骄傲,贼兮兮,贱兮兮的,眯着眼睛,搂住了岩青的脖子,哥俩好的凑过去,暧昧的在他耳朵上哈了一口热气,流氓兮兮的说道:“知道你离不开英武威猛神勇不凡的兄长大人,哥当然得带着你哟,亲~爱~滴~青~”说完,咸猪手捏了捏“亲爱滴青”的屁股。

  岩青急忙捂着屁股跳开:“兄兄兄兄长,你被附体啦?”

  “过来,亲爱的青,让哥好好的疼爱疼爱你。”岩冲一脸荡漾的张开双臂,意图拥抱美青年弟弟,岩青傻愣愣的没躲开,被偶尔抽抽风的兄长大人涂抹了一脸热情的口水。

  岩青脸上痒痒的,笑着一边躲一边推开岩冲的脸,把他亲爱的兄长大人的脸都给压变形了。

  重重的咳嗽声很不合时宜的插了进来,打断了兄弟两个的……甜蜜互动。

  岩青看到冷秋江,脸上的笑容顿时散了个一干二净,只剩下了慌张和惶恐,都被看到了!

  夏长庚的警告就在耳边回响:兄弟*,鬼神难容。

  冷秋江望着岩冲,的面色冷硬:“生前功过死后论。岩大人安然无事,但岩青就不同了,每与大人行事一次,寿数便会减少两个半月。寿终入倒轮地狱受苦500年、抱铜柱地狱500年、铁床地狱500年、烟花翻滚地狱500年、剑林地狱500年,而后才会被打入畜生道——”

  他说到这里,陡然感到一阵让他心悸的强大气场兜头压了下来,他头皮发麻,身上寒毛倒竖,望着面目上笼着一层黑气,看不清表情的男人,觉得自己的喉咙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发不出一点的声音。

  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冷秋江在这种突如其来的可怕威压下,他的选择,唯有灭亡或者臣服。

  岩冲没发觉嫩脸小同僚的异常,他从来没像现在这样火大过,他感觉自己的血液都要燃烧起来,气血上涌,几乎没忍住冲冷秋江吼一声。

  他压根没发现屋子里跟闹了鬼似的光线变得昏暗,阴森森、冷惨惨,桌椅家具也要冷的结冰了,

  无论有生命的,还是没生命的,都在怕他。

  唯有岩青,紧靠在兄长的身上,反而处在最安全的龙卷风中心地带,冷秋江的话让他心乱不已,甚至产生了一丝无力抵抗命运的绝望,被岩冲握着的手,慢慢的失去了温度。

  还好岩冲尚存一丝理智,知道迁怒冷秋江也没用,况且他也一直注意着岩青的情况,克制着自己就是不想在弟弟面前恐怖大爆发,岩青变得冰凉的手提醒着他最终要的不是发泄怒火,而是解决问题。

  努力平息着翻滚的气血,岩冲的脸仍然黑如锅底,像个随时会爆发的火药桶,但刚刚那种让鬼神噤声的黑暗气场却渐渐地散了。

  冷秋江不是人,可这时候他却有种“终于活过来”的劫后余生的庆幸与放松。

  他原本一直不理解为何阎君会任命一个还没死的人做鬼判,现在心中隐隐有了一些模糊的领会,以前对岩冲的不以为意,冷秋江谨慎的收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