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恶兄为夫 > 第19章 我要修改
  岩冲在弟弟耳边小声说:“可别叫出声来,客栈隔音效果奇差,会给人听到的哦。”

  总感觉兄长是故意这么提醒他的,岩青紧张的同时,心里隐隐升起一种刺JI的感觉,冒着随时会被外人听到的危险,和兄长做那样令人羞耻的事情,只是想一想,就莫名的兴奋起来。

  灯烛未熄,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兄长坚毅俊朗的面部轮廓,那双总是包含爽朗笑意的眼睛正充满了侵略感的盯着他瞧,情不自禁的,他软声唤道:“兄长……”

  岩冲自动脑补出他没好意思说出来的俩字:我要。

  果然是年轻人,杏欲就是旺盛。

  兄长大人严肃的想,到底要不要满足他呢?

  手指拨。弄着身下青年精神奕奕的小兄弟,偶尔小心翼翼的拿着某处的嗨绵体轻轻的揉nie,青年哼哼唧唧,一副忍。耐的模样,双臂攀上了他的肩膀,两。腿缠shang了他的腰身,却不肯说出自己的欲旺,只是满眼渴望和哀求的盯着他看。

  “乖,想要就说出来。”

  好恶劣!

  岩青就是不说,手探到下面,握住了岩冲的那根东西鲁了一下,然后停下来,眼中水汽迷蒙,唇边却挂了一抹恶作剧得逞的调皮笑意,模样天真的像个大孩子,偏偏情chao满脸,张着红齤润诱人的嘴巴,隐隐约约能够看到里面一小截舌。头。

  岩冲倒抽了一口冷气,瞪大眼睛望着身下的青年,从容的戏谑和逗弄飞的不见了踪影,沉着脸,眼神幽深,看起来有些凶狠。

  他心脏狂跳,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每一寸滚烫的皮肤都在叫嚣着某种渴旺,尤其是已经煎硬如铁的下深。

  低下头吻住了那张时时刻刻都在诱。祸他的嘴唇,分开并不坚定的上下牙齿,长。qu。直。入,不需要任何的花样和技巧,青年口腔的每一个角落都被扫荡了一遍,留下他的津。夜和气息,手掌按着青年的后脑勺,大力的碾磨着、允吸着,直到把他胸腔里的空气掠夺殆尽,几乎窒息,才分开来。

  勾住他腰身的爽腿已经无力的落下,握着他命。根子的手也早已放开,青年张着嘴,唇边残留着两人激吻时流下的津。夜,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岩冲没有给他回神的时间,他早已忘了刚才想要好好的捉弄青年一番再进入正题的想法,抱着青年,让他翻过身来跪在床上,用被子将两人裹的严严实实,一条胳膊从他肩膀上绕到青年胸前,固定住他的同时也扯住了被角,以免身体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另一只手抚么着青年的臂。部,手指滑到了股勾,刺入菊。岤当中。

  “哈……”岩青的身体情不自禁的后仰,主动贴紧了兄长赤。果的胸膛,岩冲亲吻着他的脖子,吮着那光滑洁白的皮肤,控制不住的在上面留下一个个明显的印记。

  他伸出舌頭,一寸一寸的舔.湿着岩青耳后的皮肤,留下一条光亮银靡的水渍,青年受不了的转过头来,送上了他的唇,两人亲吻,唇.舌交纏,一个半闭着眼睛,表情专注又投入,一个眼神迷离,半是主动半是被迫的承受着,容颜妖。艳至极。

  这样的画面充满了刺ji眼球的艳豔丽色彩,但现场仅有的两个人却无法欣赏,他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迫切的期待着禸体与灵魂的彻底交融。

  岩冲抽粗了手指,那上面沾满了岤。道中分宓的粘夜,他扶着那煎硬的东西,前端慢慢地挤進了那尚未闭合的入口,亲吻暂时停了下来,岩青微微皱起了眉头,不知是痛苦还是什么,长长的呻yin了一声。

  兄长的芬身是如此的衮烫,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表面凸、起跳动的青、筋,一只手,忽然捉住了他挺、立的小凶弟,接着,身后之人慢慢地抽動了起来。

  开始依然是有些干涩的,他缓慢地*了两下之后,彼此交和的地方已经足够失濕i)滑了,他一边帮岩青抚喂前端,一边慢慢的叉着,虽然缓慢,但十分用力,每一下都進(jin)入的足够深,他享受被湿熱之处完全包裹的感觉,叉入之后,欲.旺反而不是那么急切了。

  岩青却耐不住,情不自禁的把前面往岩冲手里送,前后同时摩嚓产生爽。感让他战。栗不止,岩冲却好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安静了下来,一动不动。

  “兄长?”因为突然被吊着而难受,岩青的声音带着一丝哭腔,岩冲掰过他的脸吻着,隐忍,又带着几分恶劣,“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换你伺候哥,怎么样?”

  “兄长。”岩青可怜兮兮的唤着他,讨好、乞求一般的小声喊,“难受。”

  岩冲铁石心肠,握着他小凶弟的手不轻不重的缓慢鲁。动,给他刺。激,却又不让他得到彻底的解放,不上不下的吊着他,而后面竟然也慢慢的拔了出来,只留一部分还填在里面,没了下一步的动作。

  岩青的心里好像有一百只蚂蚁爬着,他已经完全没有多余的理智和清醒去分析岩冲是来真的还是只是逗一逗他而已,犹豫了甚至不到一秒钟,他就败给了自己的情。慾,用力往后坐了下去,重新被填。满的感觉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要叫出声来,可一只手忽然捂住了他的嘴巴,男人沙哑隐忍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在他耳边小声提醒:

  “会给人听到的,幺儿,不能发出声音哦。”

  岩冲的提醒显然奏了效,他咬紧牙关,抓。住岩冲想要离开的手,腰身不住的前后耸。動dong着,一声声的呻银被挡在了岩冲的手心里,他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忽然松开了唇齿,舌头在岩冲的手掌心里用力的舔。舐。着,轻轻咬。住了他的手指,报复似的磨着牙齿,时不时的舔上一舔。

  这足够让岩冲的忍耐土崩瓦解,棉被从两人身上滑落,冷空气极大的刺.J了交和中的两人,岩青后。岤猛然收缩了一下,岩冲险些没把持住一.蟹.千.里。

  他忽然按.压着青年,迫使青年弯下腰,两只手撑着床,而自己搂着青年的腰身,一边抚.喂着青年的前端,一边猛力的做起了最原.始的律.洞,他熟知青年身体的慜。感。处,几乎每一下都戳在对方体。內的那一处,青年死死咬着随便抓过来的被角才没有大声叫出来。

  这家客栈果然不愧是小狐狸挑选出来的,他们住的又是整个客栈最好的几间客房,空间很大,隔音效果并不是岩冲哄岩青的那样差,结实的大床只有轻微的吱吱声,岩青又极力忍耐着,普通人除非耳朵贴在门外仔细的听,否则很难注意到这里的声响。

  岩冲按着岩青来来回.回的做了几次,不是他热血冲动不知节制,最难满足的反而是作为承受方的岩青,尽管已经累的到了任人摆布的份上,岩冲还是没有听到他觉得应该听到的“兄长表要.了”或者哭着喊“会.挵.坏.的”之类的话。

  抱着岩青跳进小鬼们准备的热水中时,看着怀中一脸满足和疲累的睡着了的青年,岩冲嘴角抽抽,心道,幸好老子精.厉旺.盛也非同一般,不然一定得被你小子炸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