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恶兄为夫 > 第18章 被爆菊的男人
  “幺儿,别听他胡说!没有的事!”被关在门外的岩冲急了,又不敢一直敲门吵到旁人,知道岩青就在门的另外一边站着,他贴着门缝小声说道,“第一次是在客栈没错,但整个客栈就四个人,那两个也我们一样,再说谁也不认识谁,更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再说第二次吧,那是在鬼宅,夏长庚他又不是人……”

  夏长庚:“大人你怎么可以辱骂小生。”

  “卧槽!你闭嘴!”岩冲要不是怕把这只鬼给抓的魂飞魄散了,一定要掐着他的脖子问一问,你他喵喵的走就走了干嘛要多嘴说最后一句话!老子被你害惨了!幺儿把哥关门外了!这是从来没有的事情!哥心碎了有木!

  夏长庚讪讪的飘走。

  岩冲好言好语:“幺儿,你开门让哥进去呗,哥保证什么也不做,你还不相信哥的为人吗?”

  过了好半天,岩青弱弱的说道:“我信兄长。”

  岩冲一喜,又听岩青下半句道,“我不信自己。”

  兄长大人顿时囧的无语,他扶墙,虚弱的想,幺儿的那个身体……真是太敏感了,那种情况下幺儿开口要,他还真把持不住。

  他泪流满面,无语凝噎,他背后代表怨念的黑气几乎实体化了:“幺儿,哥觉得好凄凉。”

  岩冲觉得自己得了一种病,看不见幺儿抱不到幺儿就全身不舒坦的病。

  “哥相思成疾了。”

  岩青:“……”

  “大人,你在做什么?”冷不防小狐狸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岩冲立刻站直了身体,面无表情的回头,在看见小狐狸的造型后表情顿时裂了。

  小狐狸依然是那副优雅贵公子的扮相,沉着而冷静,不寻常的是他脸上的潮红和领口露出的一个红痕,以及他怀里抱着的男人——一个全身被裹在黑色袍子里的男人。

  岩冲肯定袍子里面绝对是裸着的!

  尽管这人脸朝着小狐狸的怀里,但岩冲以自己良好的记忆力保证,他就是今天白天胆敢勾搭他弟的那条鱼!

  岩冲的眼睛亮了,八卦之光闪烁,他镇定的问道:“这是谁?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抱着他?”

  小狐狸回答:“不知道,我们交~配了,他昏过去了。”

  他喵喵的太劲爆了!幺儿快出来看!

  仿佛是听到了他内心的呼唤,身后的门打开,岩青疑惑的询问:“兄长?”接着看到了小狐狸,惊讶的瞪大眼睛,“小狐,这不是……玄于吗?”

  “没错啊!”岩冲一把搂住他弟,声音有些不明显的压抑,神情兴奋中透着一股幸灾乐祸,竭力淡定的说道,“他被小狐狸爆菊了。”

  岩青:“啊?”爆菊是什么啊?

  岩冲直白雷人的说道:“就是小狐狸的XX捅了这条鱼的XX!”无视一众人诡异的脸色,他对小狐狸竖起拇指,“老狐,不错啊你!”

  如果夏长庚在,一定能从岩冲这声“老狐”里分析出在某些方面这位大人把小狐狸当成自己人的结论。

  小狐狸正经道:“大人,是狐狸,不是老虎,请让一让大人,我们要回房了,有事明日再商议。”

  贴心恭谨的管家狐狸的态度明显比平常更坚持强硬,岩冲拍拍他肩膀,贱兮兮的说道:“客栈隔音效果奇差,老狐,记得弄个隔音咒什么的。”

  小狐狸有些莫名的看他一眼,考虑到怀里还昏迷着的男人,没有废话,点点头就回房了,没一会儿夏长庚捂着脸从里面飘出来,有些抓狂的喊道:“怎么又一对!”

  岩冲一点都不同情他,搂着岩青回房,砰的一声把门关上,夏长庚左看看右看看,表情分外凄凉,叹了口气:“罢了,出去转一转吧。”身影落寞的飘出了客栈。

  等被岩冲搂着往被窝里钻的时候,岩青才猛然想起来自己正在和兄长商议分房睡,但看到岩冲乐呵呵的表情,又不忍心说扫兴的话打击他,只好不放心的叮嘱道:“兄长,出门在外,客栈还有好多别的客人,你……你别那个。”

  “别哪个啊?”岩冲故意问他。

  岩青郁闷道:“就是那个啊,你别装傻。”

  岩冲长长的“哦”了一声,故意无所谓的说道:“哥当然没问题,你可别忍不住了哭着喊着求我给你啊。”

  岩青索性不搭理他,穿着里衣,紧紧贴着床里面,用实际行动表明要和某人保持距离,岩冲嘿嘿笑,长臂一伸就把人给捞怀里,拍他屁股:“放心,哥才不乐意给人听活春宫。”顿了一下,他又忍不住把爪子放在岩青屁股上捏了捏,幺儿的小身板没几两肉,屁股却肉多又翘,好看又好摸,岩冲有事没事就喜欢捏一捏,岩青趴他怀里一动不动,早就习惯了。

  “兄长,长庚今天说的是什么意思?”岩青闷闷的开口,“我们会遭天谴吗?”

  岩冲眉毛一皱,语气却分外温和,脸上扯出一抹笑:“天谴个头啊。”他现在的身体模样虽然是幺儿亲大哥的复制体,但严格意义上来讲,他和幺儿这种的不应该算乱|伦,他的职位来的莫名其妙,身份也是不知道哪个给安排的,凭这个惩罚他和幺儿,简直就是笑话!

  可这些话他却不愿意说出来,说出来的话,感觉自个儿就不是幺儿的亲哥了,那种血亲之间的羁绊似乎也随之而断,光是想想就觉得分外不爽,他倒是宁愿让人觉得自己和亲弟弟*,哼。

  “这世界上的恶人多了去,老天哪里有功夫来管我们。”岩冲捏他的脸,“女娲和伏羲这对亲兄妹还结婚呢,有这对好榜样在,我喜欢自己的弟弟算什么。”

  岩青一想,好像是这么回事。

  岩冲:“乖幺儿,亲一个。”

  岩青犹犹豫豫:“只亲一个?”

  “只亲一个,亲一下就睡。”岩冲保证。

  “好吧。”岩青按着他的肩膀,抬起上身,在他下巴上亲了一下,又眉眼弯弯的冲兄长笑了一下。

  无论是被岩冲亲吻,还是亲吻岩冲,都能让他感到满足而愉悦。

  发自内心的笑容,充满了幸福和爱意,岩冲望着他,心弦被轻轻的拨动了,把岩青的脑袋勾了下来,让对方趴在自己胸膛上,温柔的和他接吻。

  但节操这种东西,早在和自家幺弟突破三垒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岩冲显然高估了自己的自制力,脉脉温情的吻在他的咸猪手伸到弟弟裤子里的时候便添上了几分色~情的意味。

  “嗯……”岩青哼哼,心跳咚咚咚的加快了好多,屁股上不断揉捏的手,还有岩冲慢慢复苏顶着他大腿的东西,都刺激的他头皮发麻,细细的电流涌遍全身,身体发热的同时,四肢也酥软了。

  他尚还保持着一分理智,使劲儿挣开岩冲,喘着气,声音沙哑的说道:“兄长,不可以。”

  岩冲和他打商量,饿狼之血在身体里沸腾了,声音低哑性感的诱哄:“再亲一会儿,哥保证不做到最后一步。”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怀里的青年,岩冲虽然极力保持面部表情的沉稳淡定,但幽深的眼眸却给人一种十分可怕的感觉。

  岩青没注意到,因为岩冲的大手探入了他的衣服里撩拨着,每一处敏感脆弱的地方都没被漏过,岩青的理智永远无法胜过身体的真实反应,他软成了一滩水,面颊含春,彻底动摇了,哼哼唧唧的说道,“那……好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