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恶兄为夫 > 第14章 弟受的痛苦
  “难受。”岩青哼哼,显然还没有被满足,岩冲的那玩意儿依然是硬的,他探到岩青后面,顺着他的gu沟mo到了褶皱的地方,如同他们第一次做的时候一样,岩青的后xue一开一合的蠕动着,入口咬住了岩冲的手指,里面早已分mi出shi滑的液-体。

  岩冲是有些纳闷儿的,拿了枕头垫在岩青的腰下,掰开他的双。腿,一边扶着自己的那玩意儿往里进,一边问岩青,“幺儿,你这里怎么和旁人不一样?”

  开始的时候,总是被涨的十分难受,仿佛要撕裂开来的一样,好在这时候岩冲的动作还是比较温柔耐心的,忍过最初艰难,后面就好受多了。

  随着直。肠里被胀满,岩青的心似乎也被填满,他等着岩冲的下一步动作,却没想到等来了这样一个问题,身体依然在叫嚣着不够,燥热的欲。望在渴求着更多,但他的心口却是一阵的冰冷,充满了恐慌和惧怕,还有无尽的羞耻和难堪。

  他毫无防备,对岩冲没有设防,没有排斥,他极力淡化的问题,努力忘记的东西,在他心理防线最薄弱的时候,被他的兄长的重提,轻而易举的就把他给狠狠的刺痛了。

  你。娘是个千人骑的妓|女,你也是个天生的浪。货,不承认?哈,看看你的身子吧,和女人一样一弄就出。水,难道不是天生给人干的下。贱胚子吗?!

  “不!我不是!”他摇头,身体一动,岩冲。插在他体内的硬。物和肠壁产生了一阵令人战栗的摩擦,岩青心中涌。出强烈的渴望,他心甘情愿,毫无排斥和厌恶的情绪,渴望岩冲能够与他交。合,用力的贯穿他的身体。

  他在心里反驳着那个声音,魔咒一样的声音。

  我不是!我只愿意和兄长做那样的事情,我没有罪恶感,不会觉得恶心,我喜欢他,我心甘情愿被他那样对待。

  其他人不可以!那些人好恶心!

  “我不是。”他忽然哽咽起来,死死的拥住岩冲,下了狠心一般,“给我!用力点!”

  听起来就像“给老子用力点”一样,岩冲几欲发狂,狠狠的在青年屁。股蛋子上揉。捏了一下,骂道,“小混蛋!敢命令老子!”他早已按捺不住,哪怕心知不对,却没办法静下心来问一问岩青,扶着他的腰,往外一抽,用力挺身而入,每一下都如此,一次比一次狂野,撞击着岩青的身体。

  岩青喉咙里发出毫无遮掩的叫声,一遍又一遍的唤着岩冲“哥哥”,青年面容潮。红,颜色极为艳。丽,嗓音染着浓浓的情。欲色彩,眼睛朦朦胧胧,晶莹的泪水不间断的从他的眼角滑落,痛苦与极致的享受和愉悦令青年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令人迷乱沉沦的诱人气息。

  岩冲嘶吼一声,泄在了他的体内,青年却夹住了他的腰,不允许他退出去,急切的亲吻着他的嘴唇,坚持、急促的低喃:“还要!”他央求,“给我,哥哥。”可怕的是他的后。穴依然在饥渴的蠕动着,诉说着它的不满。

  话说,第一次的时候,他弟真他喵喵的客气!这是受了什么ci激?岩冲反思,不就是问了ju花怎么能这样xiao魂吗?

  艹!

  精.虫上脑的男人发了狠,凶巴巴的想,就是死在幺儿身上也心甘情愿了!

  还好老子精力够旺簤盛,经得起折腾!

  两人来回做了几次,直到岩青吐不出精来才停下。

  床上狼藉一片,被单床单皱巴巴湿漉漉,沾满了两人的精ye和汗液,岩冲照例把床单揭下扔到一边,上下两床被子换了位置,正要找帕子给岩青擦拭身体的时候,床单和上面的那床被子忽然不见了,崭新的床单和被子出现在床上。

  水声哗啦啦响,浴桶中盛着干净的热水,雾气氤氲。

  岩冲:“……”

  他看了看怀中的青年,眼睛半阖,泪痕未干,趴在他赤/裸的胸膛上,累的手指头都懒得动一下。

  岩冲决定还是什么都别说的好。

  他淡定的掀开被子,抱起岩青将他放入热水中,然后自己才跳了进去,让岩青坐在自己腿上,胳膊绕着自己的脖子,他伸手摸了摸岩青软趴趴的小兄弟,忽然有些心疼和后悔,可别把幺儿身子给折腾坏了。

  两人泡在热水里,岩青双.腿分开,面朝着岩冲坐着,枕着兄长的肩膀,享受着兄长力道适中的按摩。

  他眼神迷离,不知在想些什么,大概是怕他着凉了,岩冲抱着他往水里沉了沉,几乎连肩膀也被水给淹没了。

  岩青忽然伸出舌头,在岩冲肩膀上轻轻的舔.了一下,察觉到兄长的身体哆嗦了一下,眼里带了笑,嘴唇吻了上去,在岩冲的肩膀和脖子附近厮.磨、舔shì。

  “幺儿。”岩冲轻唤,抬着他的下巴,让他看着自己。岩冲的神情很认真,眼神带着说不出的温柔和怜惜,定定的注视着岩青。

  岩青开始还带着笑,和岩冲对视了一会儿后,嘴巴一扁,眼泪竟流了下来,抽噎着,神情委屈的望着岩冲,哭的像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岩冲又想笑,又心疼,满腔的柔情和怜惜,替他拭去泪水,笑道,“来,给哥亲一个。”

  他侧着脸,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脸颊,岩青抽了下鼻子,捧着他的脸小心翼翼的亲了一下,岩冲笑道:“还要,再来一个好吗?”

  “嗯。”青年带着鼻音应了一声,嘴唇印在刚刚的地方,岩冲赖皮道,“另一边嘛。”岩青又在他另一边亲了亲,岩冲道,“对称了,不过还少一个。”

  岩青破涕为笑,抵着岩冲的额头,唤:“兄长。”他抽了一下鼻子,撒娇一样的说,“别离开幺儿。”

  “哎哟。”岩冲夸张的抖了抖肩膀,“肉麻死哥了。”他嘿嘿一笑,鼻尖蹭了蹭岩青的,声音低沉,“不过哥喜欢。”他抱紧岩青,让两人的胸膛贴合在一起,彼此能感觉到对方的心跳,岩冲唇边带笑,偏过头,做出要吻岩青的样子,几乎是贴着他的嘴唇,张嘴说道,“先告诉哥,怎么不高兴了,嗯?”

  岩青似乎有些羞赧,觉得刚刚自己的模样实在丢脸,尤其是胡思乱想的那些东西,说出来或许会被兄长嘲笑,自己像个女人一样,何必在意那些人的污言秽语。

  他眼眶发热,若是在意,早就活不下去了,又怎么会忍到今天。

  他不吭声,岩冲也不着急,轻轻的吻住他的嘴唇,勾住对方闪躲的舌头,温柔的吮.吸着,仿佛在品尝天上人间绝无仅有的美味,内心是着迷的,态度是珍视的。

  他拥着岩青,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身体,这只是一个无关情|欲,属于恋人之间交流与安抚的吻,温情脉脉,柔情满怀,这样的吻,比疯狂凶猛的做.爱更让岩青沉迷、身心愉悦而满足。

  一吻结束,四目相对,岩冲笑容满面,岩青面颊红霞遍布,他望着兄长,犹豫了一下,终于敞开心扉说出了让自己困扰的东西。

  “我觉得很羞耻,我觉得自己……不是个真正的男人。”他鼻子发酸,内心充满了彷徨与恐慌。

  岩冲皱眉。

  “兄长不觉得我很……”他咬咬牙,及其难堪的憋出了那个词,“yin.荡。”

  岩冲:“……”

  岩青-_-#:“……”那是憋笑的表情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