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恶兄为夫 > 第6章 幺儿来一发
  夏长庚说,所谓度气之法就是唇舌相接什么的。

  岩冲望着弟弟微微张开的嘴唇,板着一张老k脸,他要是真那么做了,一定会被幺儿当成变态了!

  什么唇舌相接,该不会只是吹口气过去就得了吧?就跟那鬼怪志异的小说上写的,度口阳气仙气什么的。

  岩冲眯了眯眼睛,拇指在岩青的下嘴唇上轻轻抹了一下,岩青没反应,他稍稍加重了一些力道,岩青依然没反应。

  睡的挺熟,应该不会醒的吧?他就吹口气……舌头什么的,碰一下就出来。

  太他妈扯淡了!

  岩冲一边在心里骂夏长庚提供的方法,一边小心翼翼的凑过去,贴上岩青的嘴唇,猛然一个机灵,全身居然有种过电的爽快感觉,口腔里不由自主的分泌出唾液,他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在岩青嘴皮子上舔了一下,接着浑身一震,被针扎了似的悚然分开,瞪大眼睛一副“大事不妙”的表情。

  那是什么感觉?!岩冲你当自己还是十六七的小伙子吗?!丢人不丢人!

  他可耻的硬了,就因为和岩青碰了一下嘴唇,好吧,还舔了一下。

  禽兽啊!

  岩冲捂脸,就算是初吻……也不该这么着吧?

  无论是以前在街头混还是后来在帮派里混,岩冲其实没心情也没时间去玩儿恋爱游戏,好女孩儿他不愿招惹,到贴上来的他看不上,没关系的他极度厌恶肢体触碰,这就导致了岩冲快成了老男人还是连接吻都没有过的……童子鸡!

  卧槽!

  他又忍不住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不自在的弓着身子,想着速战速决,平复了下呼吸,又贴上去对准了吹了一口气。

  夏长庚一定是搞错了,他这么做的时候,感觉有一股温热丝滑的什么从自己口中溢出,跑到了岩青嘴巴里,然后,对面的年轻人睁开了眼睛,黑漆漆的眼珠子不错的盯着他,里面有错愕,有震动,更多的岩冲没来得及分析,因为岩青把他给推开了。

  但岩冲又岂是那么好打发的,岩青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他反而想好了说辞,不就是度仙气鬼气什么气嘛,现在把夏长庚叫进来,保准幺儿能看到他!

  于是岩冲又理直气壮起来,岩青推,他就抱,岩青的细胳膊细腿哪里能比的过他,岩冲轻而易举的把人给拉了回来抱紧。

  可他忘了一茬,下面半硬的那位兄弟。

  岩冲:“……”

  岩青:“……”

  “别生气,幺儿。”岩冲沉声道,语气似乎很镇定沉稳,但加快的语速和紧绷的肌肉说明了他很紧张,“哥没别的意思,这是男人的正常反应,你懂得,哥只是想给你吹口气让你能看到那些东西,白天没说是怕你尴尬,不信把夏长庚叫进来你就知道哥没说谎了。”他定定的注视着岩青,嘴唇动了动,“对不起,要不然你揍我,我不还手。”

  岩青还被他抱着,两人钻同一个被窝里,岩冲的小兄弟依然精神奕奕的顶着他家幺儿,你让人揍你,怎么揍?

  果然欠扁。

  岩青说:“嗯。”

  嗯?嗯是什么意思!岩冲瞪着他:“你不信?!”

  岩青:“……”==

  他尴尬道:“兄长,你先放开我。”

  岩冲急了,大声道:“幺儿!哥真没别的意思!要不然你罚我跪搓衣板吧,怎么能消气怎么来!真的!只要你别生哥的气!”

  罚跪搓衣板难道不是夫妻之间专属的“甜蜜小惩罚”么?

  岩青脸发烫,又不敢挣动,脸色尴尬,但光线微弱岩冲也看不清楚,自然无从分析岩青的心理,只听对方声音比蚊子哼哼大不了多少,断断续续的说道:“我……没生兄长的气。”岩青觉得难以启齿,他本来想说你难道不需要解决一下问题吗?!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更气人的是对面那个线条粗大,变化这样明显难道他自己都没觉得尴尬吗?

  岩青无语,忽然好为兄长的情商感到捉急。

  没生气就好!岩冲大大的松口气:“哥就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哥对幺儿的心是纯洁的,天地可证,日月可鉴,哈哈。”他自以为幽默的啰嗦两句,试图缓解紧张气氛,正要在岩青脑袋上胡撸一把以表亲近与信赖,身子一动……那尴尬的地方立即用半软变全硬来嘲笑他的愚蠢和迟钝。

  岩冲:“!”兄弟你太给力了!QAQ

  他心里神兽欢脱的奔腾着,脸上越发没表情,淡定的说道:“一定是你之前的禽兽大哥太久没发泄了。”不是老子的错!

  岩青:“……”

  岩青迟疑道:“兄长,你这具身体好像不是我大哥的。”

  岩冲:“啊?”他的注意力都在小兄弟上。

  “他体温偏低,和我一样畏寒,又沉迷酒色,为人阴鸷暴虐,他的身体和气色远远比不上兄长,他看起来强壮,其实只是一具空架子而已。”岩冲第一次将他轻轻松松抱上马车的时候岩青就有怀疑了,两人第一次同床共枕的时候,岩青怀疑更甚,他直到现在才能确定,兄长这具身体,并不是那位异母大哥的。

  岩青吞吞吐吐的说道:“还有一件事情,是我……上辈子临死前发现的。”

  岩冲一震,不由认真起来,他几乎没怎么听岩青说过自己的事情,对岩青所有的了解都是通过“记忆”,这还是第一次听岩青主动谈起他自己。

  “我那位大哥……不举。”

  ……

  岩冲:“哈哈哈哈哈哈!”

  岩青==:“……”

  岩冲忽然觉得不听话的小弟弟似乎也没那么讨厌了,他虽然能无视自己用的不是用惯的*,但新的岂不是更好?这就跟没人喜欢穿陌生人扔给你的旧衣服一样。

  也许只是阴司仿照岩青的那位异母大哥重造的身体,不是*凡胎啊,难怪不畏严寒能看到乱七八糟的东西有神秘的能量。

  岩冲心情大好。

  对了,来这里以后都没照过镜子,不知道自己长啥样。

  明天再说。

  “唉,哥还是难受。”岩冲皱眉毛,“幺儿,反正都是男人哈。”

  岩青刚开始没明白岩冲这话啥意思,等岩冲的手忽然伸进被窝里,口鼻中发出他并不陌生的喘息时,岩青恍然大悟,紧接着羞恼起来:“兄长,你!”

  岩冲猛然抱住他,把脸埋在他肩窝里:“嘘——”

  岩青全身都僵硬了,听着男人越来越急促的喘息,脑子里白花花的一片,不知道过了多久,身边的男人低吼一声,安静下来,身体沉甸甸的压着他,一动不动。

  “爽了。”他听到岩冲带笑的、满足的声音,“哥弄这个旁边有人陪着还是第一次。”他好像不知道羞耻难为情是怎么写的,大咧咧的和自家弟弟分享着自渎过后的感觉,还分外亲密的搂着他,用一种神秘兮兮流氓又欠揍的语气问,“幺儿,你自己弄过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