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恶兄为夫 > 第5章 纯洁兄弟
  岩冲:“面瘫少年了不得啊。”转头一瞧岩青,年轻人被冷秋江的一番话惊到,现在还没恢复,心里只怕不安着,。

  岩冲表面一派严肃之色,心里暗自发笑,其实他真没介意岩青有什么经历,打哪个世界来的,一般人都很介意的东西对他而言大部分都是浮云。

  一开始他就说的清楚,要的是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喜欢的是现在这个岩青的性格,看一个人顺眼是不需要理由的,他和岩青的了解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加深,而他相信一定是往好的方向发展的。

  “幺儿,来。”岩冲露出个大大的笑容,表情超级流氓,一边说“快来给哥亲一口”“治愈之吻”之类的乱七八糟的话,一边按着大惊失色的岩青,吧唧一口亲人家脸上,看着岩青呆滞的表情坏心眼儿的大笑起来,把人按到怀里揉乱头发,“来吧,让咱哥俩审审外头那只倒霉鬼。”

  书生闻言穿过窗户飘了进来,先端端正正的给岩冲行了个礼,然后才不紧不慢的开口:“小生夏长庚,乃是隔壁冬县的一名秀才,被奸人谋害、分尸,头颅和身体分别埋在两个地方,不为人知。小生心有不甘,滞留人间不能转生,求大人为小生伸冤做主。”

  他叙述事情经过的时候,面色平静,不见愤恨,说到了滞留人间不能转生的时候面上才带了几分彷徨凄惨,岩冲对这个秀才的印象不由好了一些,问道:“你想让我怎么给你伸冤做主?”

  夏长庚欣喜道:“只要大人找到小生的尸身,通知小生的家人将我安葬,找到凶手令其伏法,小生的怨气就能散去。”

  听起来好像没什么困难的。

  “万一你家人把我当做杀人凶手怎么办?”

  夏长庚冤情有了昭雪的机会,整只鬼都变得轻松了许多,笑道:“人间的官员是能够看到大人的令牌的,只要大人拿出令牌,他们不敢不从,有官府协作,小生的家人会相信的。”

  这就好办多了。

  在岩青眼里,岩冲完全是一个人对着空气在自言自语,他脸上有些茫然:“兄长,那只鬼就在这里吗?”

  岩冲摸摸脑袋,忘了自家弟弟肉眼凡胎看不到这些东西,以后他和这些神神鬼鬼打交道的时候肯定不少,每次都这样也不是个办法。

  “夏长庚,你知道怎么让活人看到鬼吗?”他觉得只有自己一个人“自言自语”太傻了。

  “这个……”夏长庚也不确定,“小生也不清楚是度气之法还是舔舐之法。”他见岩冲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看,顿觉压力山大,如果他还是人的话,这回儿脸上已经有红晕了,他结结巴巴的说道,“所谓度气之法,应是大人与另一方唇舌相接……”他瞄了一眼岩冲,见这个男人表情平静眼神淡定,稍稍放了心,“舔舐之法……”

  只要在对方眼睛上舔一舔就可以了。

  当然,两只眼睛都得舔。

  岩冲心想,幸好幺儿听不到这货说的话,真他妈太不和谐了!

  他面无表情的问:“管用的到底是哪种方法?”

  夏长庚:“这……小生不知。”

  “你可以圆润的退下了。”

  夏长庚没闹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知道是让自己离开的意思,他偷瞄了一眼男人,又看看一脸茫然的岩青,嗖的一下穿过墙壁没影了。

  岩冲的表情没有任何异样,他笑问:“幺儿,哥有个办法能让你看到鬼,你害怕的话哥就不用了,但以后就得老这么傻乎乎的在旁边站着,多无聊是吧,那你是什么意思?”

  岩青想了想,轻声道:“我也想看见。”不是因为在旁边傻站着很二,只是单纯的想参与到岩冲的生活里,想和岩冲更加贴近一些,而不是像刚才那样,明明站在岩冲身边,却有种离他十分远的感觉。

  他不喜欢那样的感觉。

  “那你闭上眼睛。”岩冲的语气很平常,但表情看起来认真起来了,岩青被他的态度感染,心无杂念的闭上了眼睛,对岩冲会对自己做什么没有半分的抵触和怀疑。

  然后,他左眼眼皮上一热,又湿又软的东西覆盖在他眼睛上,岩青惊的险些睁开眼睛,全身都僵硬了。

  这个过程持续的时间很短,可岩青却觉得过去了很长时间,男人低沉平稳的声音让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仍然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都不好了,云里雾里的,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可岩冲的表情很正直,他叫了一声:“夏长庚,你进来。”然后指着空落落的一处,认真询问,“看到了吗?”

  岩青摇摇头,脑子里想的都是岩冲刚才做的事情。

  岩冲脸皮一抽,心道,看来有用的是最不和谐的那个办法,妈的,哪个混蛋发明的,肯定是个死不正经的浪|荡货!

  他的两条眉毛狠狠的皱起来。

  岩青忐忑不安,反倒把心里的异样感忽略了:“兄长,不行吗?”

  满脑子不和谐词汇的岩冲不出意料的想歪了,脸色有些发绿,不停的安慰自己,幺儿没别的意思,幺儿没别的意思。

  他大声反驳:“怎么不行!当然行了!哥保证你明天起来就能看到鬼!”

  岩青被他的激烈反应吓了一跳,不知所措的点点头,顺从的“哦”了一声,心里其实有些失望,看来是没办法了,兄长只是在安慰他而已。

  罢了,强求不来,只要能呆在兄长身边就好了。

  入夜,两人照例是睡一个被窝,岩冲恨不得把岩青冰凉的手脚全都揣怀里暖着,不停的问:“冷不冷?还冷不冷了?被窝里没漏风吧?”或者是,“别害羞,当哥的宠着弟弟天经地义,兄弟就是这么相处的,来,冷了就往哥怀里钻。”

  岩青只剩下安心和温暖,主动了一次,试探性的把脑袋靠在岩冲怀里,在听到对方欣喜的“幺儿真乖”时,一样臊得慌,却不会觉得生疏和不自在了。

  这是他的兄长,两世来唯一的兄长。

  真好。

  抱着这种幸福安心的想法在岩冲怀里沉沉睡去时,岩青压根没想到他心目中无比纯洁的兄弟情被打破的速度如此之快。

  而罪魁祸首就是刚刚被他真心实意的当做兄长而接受的某二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