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恶兄为夫 > 第2章 哥给你暖床
  一个好哥哥必做的事情之一:给生病的弟弟喂饭。

  年龄差太小完全不是问题,岩冲彻底的把它给无视了,在岩青十分无语的注视下,认认真真的舀了一勺子的粥,龟毛的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才乐呵呵的把勺子送到岩青嘴边,还自配音效:“啊——”

  岩青尴尬道:“兄长,我自己可以来。”

  “这是哥该做的,别害羞,幺儿,来,张嘴。”岩冲乐在其中,态度坚定又坚决,振振有词,一本正经的扯谎,“兄弟之间就是这么相处的。”

  还有“幺儿”,岩冲不记得在哪里听过别人喊,他觉得这个称呼挺好,就自作主张的用在了岩青身上。

  岩青似乎很害羞,却又不懂得如何拒绝,只能由岩冲喂他饭,脸上虽然不自在,可心里头却热乎乎的。

  能被人这样宠着的感觉真好。

  到了晚上岩冲也没走,老宅他不打算回了,决定就跟自家弟弟住在这里挺好的,他挺稀罕两辈子加起来的唯一的弟弟,不乐意跟他离的太远,决定第二天就让管家在房间里加一张床,他和岩青睡一个屋还能方便照顾他。

  第一天晚上嘛,只好将就着了。

  问题是,岩冲找了一圈,客房倒是有,但床都没铺,光秃秃的摆在那儿,他摸摸下巴,嘿嘿一

  乐,有了主意。

  “没床睡。”他理直气壮的,指了指被映的白白的窗户,雪已经不下了,北风还呼呼的刮,但屋里头也没有多少暖意,一个火盆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

  岩冲就穿着单衣单裤站在床边,等着岩青发话。

  他自己感觉不到冷的,但岩青替他冷,没纠结多久就松口了,往床里挪了挪:“快进来。”

  出乎意料,除了一开始被岩冲带进来的一点凉气之外,岩冲的身体热乎乎的,就跟一个人体暖炉似的,岩青情不自禁的想靠近,但是忍住了。

  他小时候被大哥虐待烙下的毛病,一到了秋冬季节手脚就容易冰凉,怎么暖都热乎不起来,他躺了一个下午的被窝甚至还没岩冲的身体暖和。

  “怎么这样冷。”岩冲在被窝里找到了他的双手,顺势又摸了摸他的身体,岩青浑身僵硬,不敢动弹,只有半年,他的身体被调|教的异常敏感,他不想这样,心里甚至厌恶,但是没办法控制。

  岩冲浑然不觉,他这会儿甚至忘了岩青被原主那个大混蛋逼着做了半年的男娼,岩青只是他新鲜出炉的弟弟而已。

  于是他很自然的靠过去,笑道:“我给你暖暖,你再挤过来些。”

  岩青让自己放松,平躺着靠过去,这样即使身体发生什么尴尬的反应,岩冲也察觉不到。

  “怎么脚还是冷的。”岩冲道,“你转过来对着我,我给你夹着。”他的意识是让岩青把双脚放到他大腿之间,他一边说一边动手捞岩青的腿,蜡烛还燃着,岩青脸上的表情他看的一清二楚,嘿嘿笑道,“有哥的感觉不错吧?以后哥只会更疼你,别害羞,想要什么就说。”

  岩青整个人都被抱在他怀里,冰凉的身体慢慢地暖和了起来,他脸上发烫,胸腔里涌起一阵阵的暖意。

  冬日里头天黑的快,这会儿其实还早,岩冲的生物钟也一块儿跟着他过来,精神奕奕暂时没有睡觉的欲|望,岩青也睡不着,一天之内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现在就在一个成年男人的怀里,靠的那么近,他却不觉得厌恶,反而喜欢的很,他担忧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这样就好,即使岩冲不介意,他也不希望因为自己身体的反应让对方厌恶,觉得自己生性淫|荡。

  “兄长,你做鬼判之前,是什么人?”沉默太难熬,岩青想说些什么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小

  心的挑了一个自己好奇岩冲也许不太介意的问题来问。

  “混混。”岩冲干练的回答,“比较大的混混。”

  俗一点的是黑帮老大,哈哈。

  岩青吃惊的睁大眼睛:“是吗?”好像不怎么信的样子,这样的性格,怎么会是市井无赖呢?

  “真的,骗你干嘛。”岩冲摸了摸他脑袋,其实他比较希望自己的弟弟年纪小一些,小豆丁一样,随时能让他抱在怀里抗在肩上的那种,不过岩青这样的也可以,只要岩冲自个儿乐意,他一样能把岩青抱在怀里扛在肩上想对待小豆丁一样对待他。

  看着因为自己的动作露出害羞神情的岩青,岩冲乐了,道,“我爸妈死的早,我很早就没上学了……”见岩青又露出那种“你竟然还读过书”的惊奇表情,岩冲笑着解释道,“我们家乡读书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男孩儿女孩儿都一样。”

  岩青又是惊奇又是羡慕:“真好。”

  岩冲眨眼:“你没读过书?”

  岩青黯然道:“十岁那年爹爹死了之后,大哥就不许我读书了。”

  岩冲想起原主的那些兽行了,心疼道:“没事,你想读哥明天就给你请个先生回来!”

  岩青没当真,只是微微笑了一下,催促道:“兄长继续讲。”

  “说哪儿了,哦,对了,我爹妈死了。”岩冲继续,“后来不是辍学了吗?不学好,在街头当混混,哥够狠,也够义气,被我们那块儿的一个老大看上了,就正式收编我当他的小弟,老大死后我就接替他的位置,内部做了一些改革,势力渐渐大了起来,然后就给人砍死了,所以才来了这里,莫名其妙就做了鬼判,我连鬼判是个什么玩意儿都不清楚,那小鬼头没跟我说清楚就走掉了。”

  其实岩冲心里有些模模糊糊的感觉的,但这样的感觉玄而又玄,他自己都弄不清楚,就没跟岩青讲。

  岩青听的惊奇,他一直以为岩冲是做了好长时间的鬼判,是个老道的阴官了,原来是新上任的,倒是和他重生的时间很接近,这也叫缘分。

  他因为这样的巧合莫名的开心了一些,眼角带了笑。

  岩冲问他高兴什么,岩青不好意思道:“我只是想,幸好兄长来了。”他仿佛羞于谈论这个话题,紧跟着问道,“兄长一来便认了我做弟弟,难道没有想过,万一、万一我是个……不好的呢?”

  岩冲实话实话:“你有一百种性格,我就有一百种应对法子。”他眼睛一弯,明明在笑,脸上却带出几分杀气来,“该骂就骂,该揍就揍,绝不心软,再不听话就打断腿栓着。”看着岩青变得苍白的脸色,急忙道,“当然,幺儿不一样,哥一看到你就喜欢上了,才不舍得打你骂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