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 第两千六百九十七章 闺房里死了男人

第两千六百九十七章 闺房里死了男人

  凤梅掩唇大笑,“以您之前的行事作风,奴婢还真是担心您嫁不出去呢。”

  小姐性子冷淡,不善撒娇逢迎,对男人亦是不屑一顾,这样的性子,能嫁出去可不就是万幸吗?

  “丫头,你越发过分了啊。”

  凤玉砚斜睨着凤梅,脸带威胁。

  凤梅连忙捂上了嘴,这脸上的笑容却丝毫不减。

  “奴婢瞧着,那小公子相貌堂堂,又对小姐情有独钟,真是为您高兴呢。”

  凤玉砚淡淡轻笑,却不如小丫鬟那般高兴。

  她这个人,一向冷静,对男人更是如此。

  父亲的教训还不够吗?她可不想像母亲一样,整日因为父亲拈花惹草而伤心哭泣。

  所以,她不会把感情全部寄托在男人的身上,即便她订了婚、成了亲,也一样。

  如此,若男人当真变了心,她也好及时抽身。

  这便是她为什么性子冷淡的原因。

  她不会轻易被男人的甜言蜜语和小恩小惠打动,她会暗中观察男人的品性,而不仅仅是外在。

  圣旨下的姻缘,没有选择的余地,她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但愿,这位小公子的人品,不像他表面上看起来那般靠不住。

  “小姐,您在想什么?”

  凤梅见她若有所思,不禁问道。

  “没什么。”

  凤玉砚连忙收回心思,很快吃了饭。

  如今,她也甚是迷茫,不知前路如何。

  小公子居然出门了,他去南疆做什么呢?

  凤玉砚自从接到墨展鹏的书信之后,这心里便多了一丝奇妙的牵挂。

  所以,这夜里,凤玉砚辗转反侧,许久都没有睡。

  三更左右,正当她困意侵袭,迷迷糊糊将要睡着的时候,房门口有了细微的响动。

  “啪!”

  门闩被拨开,掉落在地,一个人影,跌跌撞撞扑进了房间。

  他踉跄着走近床畔,刚想要扑向床上的凤玉砚,却忽然被凤玉砚一脚踹飞了。

  “啊……”

  这人一声闷哼,再无声息。

  “来人!掌灯!”

  凤玉砚招呼一声,凤梅跑进来,问道:“小姐,出了什么事?”

  “有个醉鬼闯进来了,我倒是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凤玉砚恨恨地说道。

  “哎!”

  凤梅答应一声,连忙点亮了烛火。

  房间一下子亮堂起来,凤玉砚走到男子的面前,恨恨地踢了他一脚。

  “小姐,这……这不是府里的小厮吗?”

  凤梅惊讶地张着嘴,惊呼着。

  这人她见过啊。

  “怎么这么大的酒味……”

  这都跟酒缸里出来的一样,简直酒气熏天。

  凤玉砚凝着眉,蹲下身子,拽住了此人。

  “大胆奴才,怎么敢进本小姐的房间?还不赶快起来!”

  居然装死。

  凤玉砚将人扯起来,那人很快又躺回去了。

  怎么回事?

  凤玉砚暗中皱着眉,惊疑地探了探男人的鼻息。

  “死了?”

  不可能啊!

  “小姐,这……这这这……”

  凤梅都蒙了。

  小厮死在小姐的房中,这好说不好听啊。

  她惊恐万状地瞧着凤玉砚,暗中倒抽了一口凉气。

  “怎么办?”

  凤玉砚皱着眉,亦是暗中惊讶,她的力道,应该不至于一招毙命才对。

  怎么这个人就死了呢?

  正琢磨呢,院外脚步声嘈杂而来。

  怎么回事?

  凤玉砚瞬时抬眸,朝着凤梅使了个眼色。

  凤梅连忙抬步往外跑,还未等出门,竟然一头撞上了侯爷。

  “是小姐出事了吗?”

  侯爷疾步进门,紧张地问。

  “父亲……”

  凤玉砚凝着眉,站起了身。

  “怎么回事?”

  他看着凤玉砚,问道。

  凤玉砚深吸了一口气,垂眸瞧了眼地上的小厮,“这个醉鬼半夜闯进我的房间,让我踹了一脚,结果……死了。”

  “啊!大姐打死人了!”

  这时候,凤玉贤在侯爷的身后惊呼着。

  凤玉砚凝眉瞪了她一眼,“你是盼着我杀人吗?”

  “妹妹可绝无此意。”

  凤玉贤嘴里这么说,可这脸上却展露着诡谲的笑意。

  “大姐会功夫,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你下手没轻重,打死了人,这……这我们想瞒也瞒不住啊。”

  凤玉贤颇有些幸灾乐祸地说了句。

  凤玉砚睨了她一眼,转向父亲,“父亲,虽然我踹了他一脚,可力道并不是很重,总不至于踹死人。”

  “大姐,人都死在你房间了,所谓证据确凿,你再怎么狡辩都没用了。”

  凤玉贤说到这里,瞧着侯爷道:“父亲,我们报官吧,人命关天的事情,总不能包庇吧。”

  “凤玉贤,你这话是何意?人不是我打死的,何来包庇一说?”

  凤玉砚眼眸一凛,愤愤地说道。

  她自己下手轻重,她会不知道?

  一脚总不至于踹死人,那这人为何这么死了?

  难道是……醉酒的缘故?

  “父亲,报官吧,女儿也支持报官,由此来证明女儿的清白。”

  凤玉砚想了想,谨慎地说道。

  一旁的凤玉贤勾起了唇角。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报官!”

  她忙回头吩咐着。

  “这……”

  侯爷一时犹豫了,若是报官,岂不是损坏了玉砚的名誉。

  “父亲,您还在犹豫吗?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

  凤玉贤有些焦急地催促着。

  “父亲,这人绝不是女儿所杀,女儿也希望报官,借此来还女儿一个清白。”

  真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碰到这种事情。

  凤玉砚讪讪轻笑,心里极为复杂。

  若是齐王府听说了此事,会不会对她产生不好的印象?

  那小公子,会不会来退婚?

  以小公子对她的看法,或许就相信了她杀人的事实呢。

  也罢,若小公子当真这样想,也只能说明他们缘浅。

  凤玉砚唇角蔓延着一丝苦笑,默默地做了准备。

  不多时,府衙的人已经来到了侯府。

  于是,这侯府大小姐的闺房,便成了勘查现场,被众多男人光顾。

  而凤玉砚,也被例行询问,并且带走了。

  第二天,这侯府大小姐杀人的事情,竟然在京城传得沸沸扬扬。

  即便侯爷有心隐瞒,可这消息还是如同长了翅膀一般,飞遍了京城,甚至更远。

  这可涉及到齐王府的小王爷啊,谁敢怠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