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 > 第八十二章 义狐
  杜苏好大一阵子都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看着面前的这位方嬷嬷,心中惊疑不定之余,她倒是忽然想起了早先曾从小红她们这些侍女口中听过的她的来历。

  据说当年自己的祖父曾在北地任职,做一个县里的小官,某一年,他任职未满却忽然以病请辞,算是提前告老还乡了——当年他好像才刚四十来岁。

  他回家的时候,除了此前从家里带走的几个仆役,还从任职当地带回来几个仆从,这位方嬷嬷,便是其中之一。

  只是归家之后不过数载,大约就是自己才刚两三岁的时候,他老人家就因为多年前的旧疾复发,终究不治,而撒手西去了。但是,他从北地带回来的几个仆从,还算朴实堪用,所以便一直留用至今,到现在,已经基本上视若家生本仆。

  而事实上,在自己的记忆里,杜苏一直都对这位方嬷嬷感觉不错。

  她行事稳重、细致,早先自己还小,不免顽劣,有两次挺危险的尝试,在关键时刻,好像都是她忽然赶到,把自己救了下来。

  但是……面前的这一幕,还是让杜苏下意识地害怕。

  当那方嬷嬷说完了话,便站在那里,面带笑容,似乎在等着杜苏这位小姐的回答——但她不说话的时候,杜苏却越发觉得害怕。

  她下意识地扭头向外看。

  庭中月色极好,有微微的风,花影树影如荇草般招摇摆动,两个负责看守自己的健壮妇人不敢去歇息,正搬了凳子坐在西厢房前面,似乎正在热切地聊着什么——然而,面对这边正堂里忽然亮起的灯烛,她们似乎毫无所觉,对房间内传出的陌生人的说话声,也似毫无察觉,现仍自谈论不休。

  一股透彻骨髓的凉意升起来,那一刻,杜苏下意识地两腿一软,几乎要当场趴到地上——幸而她性格里还算要强,这时候回首看着那方嬷嬷,一边近乎下意识地牙齿打颤,一边却仍是强撑着身后小案,勉强开口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狐仙?精怪?还是……神仙?你……可是要吃了我么?”

  对面的方嬷嬷闻言笑了起来。

  一如当年把十三四岁淘气地从墙头上摔下来的她接在怀里时,笑得那么温柔。

  她闻言笑起来,声音温柔中带着些微的感慨,说:“小姐的性子像极了当年的老爷,都是这般的刚强聪慧,便吓成这般模样,也不向外呼救。”

  顿了顿,他坦然道:“小姐猜的不错,我非人,狐也。但我的确并无加害之心——别人不知,小姐应当知道,我若有加害之心,过去这些年,何时加害小姐不成?何苦等到今日?”

  这话是的。

  杜苏纵然怕极,却到底还有理智在,此刻稍一思量便明白:对方在自己家中呆了近二十年,莫说加害自己,她想要加害谁,都早该做了,又何必等到今日才发作?

  这么一想,她心中惧意稍退,聪慧又回三分。

  但……她是狐仙!

  她自己承认的:她是狐仙!

  杜苏深吸一口气,仍是双手紧紧抓住书案,问:“你既然不是要害我……那你、那你……”说到这里,刚才的某些话,似乎终于从耳中传到她脑子里了,她带着些诧异,道:“你要帮我?”

  那方嬷嬷笑着点了点头,道:“当年情分,虽已有二十年辛苦做偿,但至今想起当日老爷的庇护之恩,仍感铭五内,遍览你家,才具或有,情之不投,唯独与你,颇为投契,若能稍稍助你一二再行离去,我心稍安。”

  此时此刻,听着对方的侃侃而谈,似乎的确没有加害自己的意思,杜苏心中的惧意不免悄然再退,听罢,她忍不住问:“我祖父当年曾庇护于你?”

  方嬷嬷笑道:“我虽狐命,得天地灵气之钟,修成妖身,却倾慕你们人类一族的礼仪之道。你自不知,这世间,有万千人等,却也有无数妖类,只人类强,而妖类不得不潜行躲藏,故天下皆行人道。”

  “但这世间,却另有一处地方,那里只有妖类生存,人却无能进入,可为我等之‘乐土’,又有接引使若干,专一在人间界搜寻我类,接引入那一方世界,若从之则罢,若不从,强索而入,以免为人族所杀。”

  “然我自成狐妖以来,颇乐人间界,喜人族教化,不愿入。当年,我曾被接引使追索,一时仓促,竟误躲入你祖父宅中。你祖父见我通教化、习礼仪,便庇护于我,使我终是得脱。至今已二十年矣。”

  说到这里,她叹口气,又道:“我在你家中,虽仆役之流,但自觉生活安乐,亦可称不亦快哉。如今要去,一来约期已至,二来你家中虽倾慕修行,近年来几番试探,但以我观之,你之父兄,都难成大器,而我妖力越发昌大,汝家宅颇小,福泽有限,已不足以庇护于我,故实在是不得不去。”

  她一行说,杜苏一行发呆,只觉如闻天书。

  这世间的各种狐怪精魅的故老传说,自是不乏,杜氏虽读书人家,不语怪力乱神,杜苏从小却也仍是听过不少。

  但传说毕竟都是传说,只是一个个或美妙或险恶的故事而已。在故事里,那一个个狐仙妖怪,或善或恶,不过代表的是某种想象,又或者只是说故事人的目中寄托而已,细究其源,却没人知道那故事里头,到底藏着什么。

  然而,故事也好传说也罢,毕竟又都是来自于某种程度的真实的。

  是以虽然一时间如闻天书,但稍加思索,很多的概念虽难一时贯通,却也并不耽误杜苏的基本理解。

  只不过在此刻,她的惧意已经去了九分,注意力却又大半都被自家这位方嬷嬷所说的当年那段故事,给吸引住了罢了。

  思付片刻,她开口问:“你离开我家,又会去哪里?”

  方嬷嬷道:“寻福德深厚之家,或可再得二十年安逸,细品这人世繁华。”

  许是心中已经确切相信了这方嬷嬷的话,杜苏闻言,心中竟下意识地生出些惋惜不舍之情,过了一会儿,她才问:“你说要帮我……你能帮我些什么?”

  方嬷嬷闻言笑起来,道:“我知小姐心意,只是,于此事上我却要劝你一劝,那周家郎君虽好,却绝非你的良配。你若要我帮你,或可另选一人,我法力虽穷微,却到底还能……”

  “你知道周郎?”

  这一次,没有听她说完,杜苏已经忍不住开口打断。

  不怪她惊讶至此,在她心里,当日里的事情,只她、侍女小红、堂姐夫妇与那周昂周子修是知情之人,除此之外,连父兄母亲在内,都至今被蒙在鼓里。因此她此时听到方嬷嬷竟开口说出“周家郎君”,自不免大惊失色。

  但此时,那方嬷嬷却仍是笑笑,道:“不瞒小姐,我当日答应过你的祖父,要庇护你一家周全。此前婚事,乃是你父亲的决定,我自然无力干涉,只是,眼见你半夜出奔,我又怎能不有所担心?故而,便潜行追随你一路到了那蒋家的宅院,后来你那周郎到了蒋家之后所说的话,我也句句入耳。”

  杜苏惊诧不已。

  若是方嬷嬷不说,她对此竟是一无所知。

  不过此刻,看看房内亮起的簇簇烛火,再看看院中犹自谈笑不已,却对房间内的情况懵然无知的两个健妇,却又由不得她不信。

  “你……追踪我?为何我一无所察?”

  那方嬷嬷闻言笑笑,道:“不过一分身而已,小姐何由察知?”

  说话间,她忽然一招手,杜苏便惊讶地看到,有一根毫毛样东西,从自己衣领间逸出,飘向那方嬷嬷。待东西到手,她伸手拈住,烛光下冲杜苏一亮,笑道:“大千世界,能异无数,举凡人族妖族,法力胜我者不知凡几,此不过雕虫小技而已,用之小姐身上,亦并无恶意,只是念你我过去情分,以防备万一。”

  话到此处,她的手指轻轻一捻,那看上去极为纤微,似乎像是一根什么动物毛发的东西,当即蓬起一股细微火焰,顷刻间便燃尽了。

  她道:“缘分既尽,此物已是无用了。”

  杜苏早已目瞪口呆。

  一来她近乎于确凿地相信了,这方嬷嬷是真的有法力的狐仙,二来她也同样有九成以上的相信了,这方嬷嬷应当是的确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

  但惟其如此,她又不由得想起了刚才这方嬷嬷的话。

  一双清亮的剪水瞳眸看着她,杜苏问:“你既知那日周郎同我说的那些话,岂不知他乃世间伟丈夫?为何又说周郎为何不是我的良配?”

  顿了顿,她颇有些不服气地道:“莫非我竟配不上他?”

  那方嬷嬷闻言笑起来,竟是点了点头,道:“虽不中,亦不远矣。”

  杜苏闻言愣住。

  自那日一见,周昂的声音和形容,如暮鼓晨钟般敲进她心里,但她却从未想过自己配不上对方的可能——毕竟,此前周昂曾托蒋耘登门求亲,却被她的父亲拒绝了。在她的认知里,自然是下意识地便界定成,若自己与周昂之间能成美事,也必是自己的“下嫁”。

  这也是当日在她的出奔的筹谋算计之中,只要自己出去,想必周昂一定会愿意迎娶自己的根本原因——这是“下嫁”。

  但现在,这方嬷嬷却居然如此说法,就差直接说自己的确就是配不上那周郎了!一时间,她有些惊诧,有些不解,又有些忿忿,不免口舌不敏,道:“我……我……他……我们……”

  方嬷嬷见她一副失魂模样,不由叹了口气,柔声道:“小姐你需知道,若论常人门第,你家固然高出你那周郎家里不少,但若是你那周郎并非‘常人’呢?”

  杜苏闻言愣住。

  方嬷嬷继续道:“方才我曾说过,我等妖类在这世上只能潜藏行踪,你可知为何?”问完了,她却也不等杜苏作答,便又自顾自地解释道:“只因我们妖类不但有生死大敌,而且还远非他们的对手,故而才不得不做鼠辈潜藏。”

  “我妖类的这生死大敌,便是你们人类的修行者。而你那周郎所在的翎州县祝衙门,乃及翎州郡祝衙门,上至长安城里的大唐国太祝寺,便是隶属于大唐皇室的一群修行者在执掌——或者,你可以称呼他们为官方修行者。”

  杜苏终于回神,却是怯怯地道:“你是说……周郎是修行者?”

  “不错!”

  得到方嬷嬷肯定的回答,杜苏一时间不免又是失神。

  此时,那方嬷嬷却耐心地继续为她譬解道:“常人与修行者之间,并非不同婚姻,本也无所谓其他,然……若你的枕边人每时每刻都行走在危险边缘,而你自己却茫然无知,试问,这岂是什么好的姻缘不成?”

  “周郎……我是说修行者……官方修行者,很危险?”

  “不错!因为他们的敌人,不止包括我等妖类,还包括天下无数的修行者。刀剑自是无眼,法术虽则有目,造起杀孽来,却又超过刀剑不知多少!”

  杜苏闻言痴痴呆呆,一时无话。

  此时,那方嬷嬷又叹口气,道:“其实,当日你那姐夫姓蒋的,登门来提亲,你父若是应允,我倒也无话可说。只可叹,虽然自你祖父当日从我口中得知了修行之事,便密嘱你父,将来无论如何要想办法令子孙辈跻身修行者之中,你父却偏是有目无珠之人,只空自倨傲而已。”

  “他前面将你那周郎的提亲拒掉,浑不知自己错过了自己想要的,后面居然又去攀附那瞻州来的吕氏一族,为此甚至不惜以你为他人之妾……可笑!可叹!”

  杜苏已经麻木了。

  片刻之后,她抬起头来,问:“方嬷嬷,那我该怎么办?”

  方嬷嬷柔声道:“小姐若信我,我临走之前,当为小姐另择一佳婿,并力成此番姻缘!待你成婚,再附家财若干,定可保小姐你一生无忧,福寿绵长。如此,也庶几可以了却我心中惦念。”

  然而杜苏闻言,却当即摇头,神态坚定,“我此生非周郎不嫁!”

  方嬷嬷沉吟着,定定地看着她,良久之后,不由一叹,“痴儿也!”

  此刻的杜苏,早已全盘相信了她,不由得缓步过去,到她面前,竟屈膝跪下,道:“嬷嬷既法术通神,定能玉成于我!既然周郎为修行者,我亦愿为修行者!请嬷嬷教我!”

  此言一出,那方嬷嬷反倒愣了片刻。

  她将杜苏反复打量片刻,蹙眉,道:“我虽狐类,亦粗通人间修行之术,传授你一些起手之术,倒也无妨,但你须知,这修行之道,绝非你祖父、你父所想的那般风光无限,反倒有数之不尽的危险劫难孕育其中,否则,以我法力,何苦非要藏身你宅中为仆?而你一旦入了修行之门,可就没有退出的机会了!”

  杜苏闻言直起身子,仰着脸儿看向那方嬷嬷,神情说不出的坚毅,道:“我意已决!此生我非周郎不嫁!他若为鼠,我则啮土,他若为龙,我则为风!”

  说到这里,她竟俯身下去,叩首砰然,道:“望嬷嬷玉成于我!”

  那方嬷嬷不曾想到,自己一番苦劝、现身说教,最后竟引来如此结果,此刻她不免想到,据自己的观察,那周昂通身上下竟无一丝因果可捉,其命运如何,亦无处推算,实在是不知道这桩姻缘到底善果几何,但此时低下头去看着伏在地上叩首的杜苏,满腔劝诫言语,最终却都尽数化作一声长叹。

  叹息罢,她道:“也罢!那我就为你寻一枚开窍丹,助你踏上修行之路吧!”

  那杜苏闻言当即大喜,又忙叩首,口中道:“多谢嬷嬷玉成!”

  当那杜苏再次叩首时,方嬷嬷恍惚间忽然有所明悟,不由想到:近来常觉机缘如缕,却又稍纵即逝,无处捕捉,令自己也是好生困惑。此前觉得是二十年缘分已尽,冥冥之中的天意在提醒自己该走了,现在看来,莫非这机缘,却居然应在面前这杜家小姐身上不成?

  这样一想,她心中顿时又生出一份希冀来。

  以她的道行自然知道,这天地之间,无论是人类的修行者,还是她们这样的妖类,一旦达到了某种境界,便已经无意之间牵扯进了浩渺却又无迹可寻的天地机缘之中,一举手一投足,或应或拒,自有回馈。

  而自己自当日北地来此,不二年间,便得跃升,此后十余年却只能困身于当下的品阶,虽善自勉告,以人之善恶规诫自身,勤行不辍,却终无寸进。

  此时自己本意只是临行之前尽最后一份心意,能成则成,不能成,亦可了无余愧的放心远行,却不曾想到,那缥缈难寻的机缘,竟潜藏在这等小事之中?

  莫非自己再升一品的希望,就要落到她身上了?

  此时她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惊讶与希冀,不由得再次低头看向杜家的这位庶出小姐杜苏,恰逢此时那杜苏也正开心地抬起头看过来。

  四目相对,她不由心生明悟:她一凡俗,如何竟能赐给自己这等机缘?说来不过还是“善行善蹈”四字而已——我自助她,因果自生!

  ***

  五千字大章,继续求月票进前160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