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撞阴阳路 > 89.富野的地狱07
  陈阳听到楼下的动静不由自主松开手想要下楼查看情况,魏芝芝趁机挣脱他的手逃脱,只是刚跑了两三步又被抓住。魏芝芝发现跑不了,干脆不跑,回头‘咯咯咯’的笑,笑声清脆。在寂静的走廊以及楼下女人惨叫声中显得格外诡异,她说:“你要陪我玩吗?”

  陈阳静静的和魏芝芝对视,温和冷静的目光让魏芝芝渐渐不再笑。他说道:“芝芝,适可而止。”

  魏芝芝歪着头,本该是天真无邪的模样,却因满身青紫的伤痕、冰冷的体温和死灰色的皮肤而变得极为诡异。她昂起头颅,让陈阳看见脖子上的勒痕:“你看到了吗?他们说这是我致死的原因。”

  陈阳表情一变,伸出手去触摸那道勒痕,低声而温柔的问道:“痛吗?”

  魏芝芝黑白分明的眼睛无辜天真,突然漾开笑意,下一秒又变得狡黠:“嘻嘻嘻,我骗你的。你真好骗,谁让你不陪我玩。”她转身一溜烟跑到儿童房门口,停下来用食指按在眼睛下面往下拉,做了个调皮嘲笑的动作:“略略略,陈小阳真笨。”

  她嬉嬉笑笑的跑进儿童房,将门关上,阻隔掉所有声音。走廊里只剩下陈阳孤零零一个人,死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整个二楼,安静、死寂,没有丁点声响,连呼吸声都听不到。陈阳迈动步伐,走了三四步,眼前场景忽然扭曲。

  整个走廊陷入扭曲中,所有的物品剧烈的颤动,仿佛发生地震。摆放在墙角类似于座钟的笨重摆设,挂在墙上的画和相框,瓷器、盆栽等等摔在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巨响。走廊似乎在合拢,墙壁上的花纹扭曲成旋涡形状,最后逐渐扭曲成无数个人形。

  这些人形仿佛是恶鬼,咆哮着、挣扎着,随着两边合拢的墙壁意图抓住陈阳,撕掉他的手臂、扯断他的脚、掰断他的头颅,将他的躯壳赶进扔到沙地淋雨,山土倾塌掩埋他残破的尸骨,让他用不见天日。最后,将他的灵魂驱赶到地狱,永远在哀嚎和痛苦中度过,日复一日,惩罚不能结束。

  陈阳有瞬间恍惚,他从那些在耳边咆哮的嘈杂的声音里听出这些意思。楼梯口还有段距离,至少他想要在两边墙壁合拢之前跑出去不太可能。他摸上手臂的铜钱串,正要扯下来变成铜钱剑的时候,看到儿童房的门突然打开,魏芝芝冰冷着干净的小脸对着走廊尖叫。

  声音过于刺耳,即使是陈阳也觉得耳朵在一瞬间刺痛。但正因这长而尖利的叫声让走廊在瞬间恢复正常,陈阳定睛一看,却见走廊恢复如初也安静如初,看向儿童房,那里房门紧闭也根本来有魏芝芝。

  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他的幻觉,但陈阳知道,不是幻觉。他静默的站在原地半晌,最后回房。

  中午,几个人聚集在陈阳的房间里商讨。毛小莉拍着胸脯说道:“你们知道许悦从楼上摔下来断了条腿吗?”

  寇宣灵:“许悦是谁?”

  “魏杰的妻子。一直躲在房间里没有出来,据说是因为之前见鬼,所以一直不敢踏出房门。今天刚踏出房门就摔断腿,跟魏杰一样腿部受伤,真不知道是不是夫妻俩就这么同步。”毛小莉说道。

  陈阳:“她之前见鬼的事情详细说一遍……有打听清楚吗?”

  “当然有。我一听就觉得肯定有问题,早就打听清楚了。”毛小莉得意的说道:“魏杰和许悦住在二楼,前者总是听到走廊有许多嘈杂的声音,而许悦则是在某天半夜起来,听到走廊外面有人跑来跑去的声音。她一开始以为是魏芝芝不肯睡觉,半夜起来乱跑。因为之前魏芝芝的确有过大半夜不睡觉,起来乱跑作弄其他人。许悦怒吼了一句,那声音停了。半晌后又接二连三响起,将许悦激怒。”

  许悦披上睡衣,打开房门只见到空无一人的走廊,那吵闹的声音截然而止。她将门关上,那声音又出现。她认定是魏芝芝捣鬼,愤怒的打开门朝着平常魏芝芝躲藏的地方寻找,弄得噼里啪啦,最后是在那座形似座钟的摆设里找到声音的来源。

  她愤怒的打开座钟,却不知见到什么东西,发出了惊恐至极的尖叫。之后无论其他人问什么,她都缄口不语,并且始终躲在房间里不见人。如果不是魏杰受伤,估计她也不会走出房门。

  讲完后,毛小莉双手撑着下巴说道:“我从描述里得出魏芝芝真的是个熊孩子,你们说说半夜里睡不着觉在走廊奔跑尖叫是怎么想的?如果是我,肯定气得教训她一顿。但看魏光明和齐茵,一个满心满眼都是收藏品,另一个只顾魏光明的感受,两人都不在乎自己的孩子。父不管,母不教,魏芝芝就一直熊下去。”

  “许悦上次受到惊吓,这次不知因何原因答应跟那些‘人’玩游戏,结果没被那些‘人’吓到,反而是被魏芝芝吓得摔断腿。”寇宣灵摇摇头,显然也是对于魏芝芝这个熊孩子敬而远之:“都这样了,居然还是没人教训魏芝芝。而且她才五岁,就能想出将自己装扮成尸体藏在座钟里面吓人,说实话,正常人都会因此被吓到。”

  张求道:“魏芝芝这么恶作剧,魏光明和齐茵两个人都没有生气吗?”

  毛小莉:“生气啊,但是魏光明接到电话,说是有人想要看看《怪诞》那幅画,就抛下魏芝芝和大儿子、儿媳的事情。至于齐茵,我见到她好像还松了口气。”

  寇宣灵:“魏杰夫妇住在楼下,死也不肯回二楼。许悦神情惶恐,打了镇定剂在睡。无法从她嘴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至于魏杰则一直在愤怒的咆哮,除非将魏芝芝送走,否则他绝对不回二楼睡觉。郝医生和他的助手不好掺和别人的家事,所以没说什么。魏眠眠忙着讨好魏光明,对于同父异母的妹妹和弟弟完全不关心。魏晓晓一直沉默,毫无波澜。这家人还真的是冷漠,魏杰夫妇受伤,居然没人担心后怕,全都顾着自己。”

  陆修之握住他的手说道:“人心比鬼可怕。”

  张求道冷漠拆台:“恶鬼比人心更可怕,因为他们在世时就有一颗比鬼更可怕的人心。”他瞥了眼陆修之和寇宣灵交握的手,内心深处是有些嫉妒的。一个钢铁直男和一个老古董居然谈起恋爱,而他还处于连追求都肯定会被嘲笑的阶段。

  陆修之和寇宣灵惊讶的看向张求道,然后齐齐看向毛小莉。毛小莉莫名其妙:“看我干嘛?”于是他们两人唰唰把目光投向张求道,充满同情和安慰。

  陈阳打圆场,劝寇宣灵和陆修之:“做人要善良。”当初陆修之不还是苦苦追求寇宣灵,好不容易才让一条钢管直弯了吗?至于现在追到手就能恶意同情可怜的单身少年吗?

  闻言,寇宣灵和张求道齐刷刷瞥向陈阳:“陈局,你最没资格说这句话。”

  陈阳摊手:“反正我结婚了。”又不是单身人士,面对什么样的秀,他都能坦然面对,而且是面不改色极其淡定的那种。所以他不需要善良,因为就算风水轮流转,怎么转都转不到他这里。

  毛小莉打岔:“你们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陈阳慈爱的说道:“单身狗都听不懂,你以后就能懂。”

  毛小莉顿时受到暴击,趴在椅子上抱头失神:“我还有十厘米厚的相亲册子,全是优秀男士。没关系,我不嫉妒不难过。”

  张求道阴沉沉的说道:“陈哥,做人要善良。”

  陈阳哼唱小曲,谁让他们这几天一直在他面前秀?有事没事的秀,都还没正式在一起秀什么秀?!嗯?在一起?他突然抬头,闪亮的目光瞟向寇宣灵和陆修之:“你俩修成正果了?”

  寇宣灵:“刚正式交往。”

  陆修之补充:“以结婚为前提。”先上车后补票恐怕是不行了,因为他没想到寇宣灵意外的纯情传统。不过转念一想还挺好,说明结婚以后不会轻易闹离婚。

  毛小莉啪啪鼓掌:“恭喜。”顿了几秒,她两只手合在一起,手掌部分‘啪啪啪’动了几下,点了点下巴:“嗯?”

  寇宣灵:“哈?”

  陆修之摇头:“没。”

  毛小莉轻蔑:“慢。”

  陈阳手指弹了下毛小莉额头:“污。”

  张求道勾着下巴,盯着毛小莉背影若有所思。嫌慢?那就是喜欢节奏快的。除了持久力,他就觉得自身条件还算符合情况吧。陆修之听到毛小莉的嫌弃,也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寇宣灵反应过来后,觉得自己被这么嫌弃难道真的是他太保守?于是他也陷入若有所思中。

  陈阳无奈,鼓掌将几个人的心思都拉回来:“回归正题,别闹。小莉和求道,你们两个不用查魏芝芝的事,你们注意收藏室里的那幅画。至于老寇……你们两个就看看能不能看懂墙壁上的符文。我发现那些花纹不是普通的纹饰,应该是某种镇邪符文。如果知道这些符文的意思和作用,大概能弄明白一些事。”

  “魏家人看起来都很奇怪,总觉得收藏馆内的诡异事情,跟他们也脱不了干系。”毛小莉说道。

  陈阳:“我知道他们古怪,但他们肯定不会轻易告诉我们。收藏馆里面除了郝医生和他的助手就没有帮佣的人,没办法知道其他。反正在能够保障他们生命安全的前提下,先查清楚收藏馆内发生的事情。”

  说到这里,大概的事情都交代完毕,于是陈阳说散会。几人各自离开,寇宣灵则是留下来并跟张求道说:“我想问陈局一些私密事情。”

  张求道立刻出房间,还带贴心的关上门。寇宣灵抽抽嘴角,等门一关上,对上陈阳疑问的目光,表情变得严肃:“你是不是还瞒了我们其他事情?”

  “怎么说?”

  “要是没有隐瞒,你会直接否认而不是反问。陈小阳,你是不是还知道其他?”

  陈阳:“陆修之告诉你什么?”

  “你怎么知道他会告诉我一些事情?”见陈阳揶揄的目光,寇宣灵略微不自在的动动身体,敲了敲桌面:“差点被你转移话题成功。他的确告诉我这栋收藏馆的某些事情,他说目前为止,死去的保安死因为贪婪。他也跟我说过,不要插手魏家人的事。你知道为什么吗?”

  陈阳:“冤魂索命,生人回避。”

  “看来你知道。阿之说那只索命冤魂持有酆都赦令牌,我们不能插手。”寇宣灵说道:“我知道这些,所以你可以告诉我,你隐瞒的事情。”

  陈阳扶额,将早上在走廊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他。寇宣灵听完之后沉默半晌,最后说道:“我知道了。”

  寇宣灵离开后,陈阳盯着窗户外面下个不停的暴雨,压抑阴沉的天空昭示着不详。他沉重的叹气,低喃:“作恶多端,报应不爽。”

  下午的时候,大家都在午睡。因为在这样沉闷阴暗的天气里,没有网络和信号,只剩下睡觉能度过漫长的一天。但是楼下的尖叫打破整栋收藏馆死寂一般的安静,陈阳在第一时间睁开眼睛,披上外套和张求道对视一眼后走出房门。对面的寇宣灵和陆修之两人也一起打开房门,四人下楼。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陈阳看了眼儿童房,房门紧闭。他很快收回目光,匆忙下楼。在楼下看到大门敞开,外面电闪雷鸣,狂风将暴雨刮进厅内。魏晓晓背对着他们,跌坐在门口失声尖叫。而在她前面则是一具四肢被捆绑吊在门上的郝医生,郝医生的脖子已经断裂,五官惊恐。

  毛小莉将魏晓晓扶到一边安慰,后者惊魂未定但已经不再尖叫,只是脸色依旧惨白。魏光明、魏眠眠和冯平闻声而来,见到这一幕也是惊讶不已。魏眠眠露出害怕的神色,冯平从惊讶中反应过来之后也感到恐惧。

  陈阳走到门口看吊死郝医生的麻绳,那根麻绳极为老旧。他说道:“冤魂索命。”随后他们将郝医生的尸体放下来,摆放在大厅正中央。郝医生的助理见状想要报警,被魏光明坚定的拒绝。

  魏光明说道:“既然是冤魂索命,那就是罪有应得。报警那不是要让他们过来调查?我这收藏馆里面任何一件摆设都价值不菲,那么多人进进出出要是丢了一件怎么办?外面的摆设丢了我还不会怎么样,要是我三楼以上的收藏品也丢了呢?我找谁赔去?反正不能报警。”

  助理当然不肯,郝医生无辜被杀,不报警到时候有嘴也说不清。所以他坚决表示要报警,但是没有信号无法拨通。所以助理觉得开车离开这里,冯平见状也跟上去,边跑边喊道:“这冤魂索命都来了,不跑还呆在这里不是傻吗?本来就阴森森的地方还要收藏那些死尸人皮画像,爱谁住谁住,反正我不敢住。你们要是不想死,也赶紧走吧。”

  “冯平!”魏眠眠尖声叫冯平,后者兀自朝车库走去。她朝魏光明讪讪一笑:“爸您看,我这、冯平他……我得去看着他,他那性格您是知道的,没我在就毛毛躁躁。我先……”

  魏光明眼神冷漠:“去吧。”魏眠眠赶紧说了几句场面话就离开,背影显得有些急。因此没有听到魏光明低声的哼笑:“走得了再说。”

  魏光明问陈阳:“陈天师,害死郝医生的冤魂还会迁怒我们吗?”

  “如果没有关系,就不会迁怒。”

  魏光明赶紧问魏晓晓:“晓晓,你打开门的时候见到什么?”

  魏晓晓脸色苍白,目光闪烁而恐惧:“我从窗口那里见到一抹白影飘过去,以为外面有人才打开门。没、没想到就看见郝医生的尸体。我、我吓坏了就——”

  “认识那抹白影吗?”

  “没看清。我没看清。”

  魏光明不悦,但也不好责骂魏晓晓,只说道:“难道是郝医生看到的那抹白影?陈天师,您不是说那是山中游魂野鬼吗?”

  陈阳说道:“魏先生,我所听到的白影都经由郝医生跟你的口述,但凡你们有所隐瞒或是没有看清楚,我都无法确切的说出鬼的目的。何况,索命厉鬼本就稀少,大部分是无害的孤魂野鬼。魏先生,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即使是寻找替身的鬼,一般情况下也不能进有人居住的房子,除非郝医生被鬼迷惑。而会被鬼迷惑的人,多半是心虚或见色起意。”

  魏光明语噎,想了想说道:“但厉鬼害人的时候,你们都没有察觉吗?”

  陈阳意味深长:“我想魏先生一定不知道这座收藏馆鬼气森森。”

  此话一出,魏光明身边的齐茵浑身鸡皮疙瘩起来,而魏晓晓也开始控制不住的颤抖。魏光明脸色铁青,也有些受不住这句话。

  半小时后,离开的助手、冯平和魏眠眠被淋成落汤鸡,形容狼狈的回来。冯平满眼绝望:“我们走不了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