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帝仙尊叶辰 > 第两千六百零三章 什么怪胎

第两千六百零三章 什么怪胎

  叶辰站定,与嵩山神子遥相对立。https://wWw..la

  万众瞩目,看客们皆已坐正了,眸光熠熠,本来五岳斗法,是没这桥段儿的,而圣王境的叶辰,也无上台斗战的资格,因嵩山神子搞事情,才整出这么一幕,给自己加了一场。

  “知道小石头逆天,吾从未见他动过战力。”

  “道经认主之人颇妖孽,他能斗败华山神子,足见其可怕,真要打,嵩山神子多半不是其对手。”有人沉吟道。

  “此言差矣,本尊还是了解嵩山神子的,无那金刚钻,是不会揽瓷器活儿的,敢降阶一战,该是有必胜券在握。”

  “英雄所见略同,搞不好,那厮还藏着底牌。”

  还未开战,四方议论声已起,八成以上的人,皆看好嵩山神子,看那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便知有自信斗败叶辰。

  如太乙太白他们,则揣起了手,就等着看嵩山神子挨锤了,都曾见识过叶辰与华山神子那一战,早知叶辰的强大。

  司命星君看的也想笑,如叶辰所言,真不知那嵩山派神子,究竟哪来的自信,大楚第十皇对道的参悟,绝对碾压他。

  战台上,叶辰已拎出了铁棍,暗自寻思,要不要加些彩头,这架可不能白打,得搞点儿油水,此乃他一贯的作风。

  “莫不如,加些彩头。”嵩山神子幽笑道。

  闻言,叶辰顿的被逗乐,对面那位貌似比他更上道。

  “若本神子败,吾之本命器归你。”

  嵩山神子真有大魄力,已取了一把金锏,神光萦绕,熠熠生辉,是由特殊神铁铸造,嗡嗡而动,绝对是一把神兵。

  “好东西。”叶辰眸光璀璨,摸了摸下巴,无视嵩山神子,只看他的本命法器,若打碎融入定海神针,该是不错。

  “若本神子胜,你之道经归我。”嵩山神子又言。

  这话,听的世人皆挑眉,这嵩山的神子绕了一大圈儿,原是想要叶辰的道经,为此,还不惜拿自个本命器做赌注。

  “靠谱。”

  叶辰笑了,笑的两排雪白牙齿尽露,在外人看来,他的笑,颇有几许风姿,但在太乙太白他们看来,就格外瘆人了。

  “如此,你之道经归我了。”嵩山神子幽笑,如鬼魅般消失,身法鬼幻莫测,修为境界低弱之人,都寻不到其踪迹。

  叶辰亦动,抬脚登天而去。

  没错,他在示弱,不打算轻松斗败嵩山神子,难得上台来,那得多坑几个,若使出的战力太强,会吓退后面的人。

  逢有这等局面,都有扮猪吃老虎的情节,大楚的第十皇者,在演技方面的造诣,自是没的说,能坑一个是一个。

  轰

  他方才离开,便见先前所站之地,被嵩山神子一掌劈的炸裂,若换做一般的圣王,必已被生劈,魂飞魄散的那种。

  “哪走。”

  嵩山神子冷哼,跨天而来,遥天一指戳向叶辰。

  噗

  鲜血飞溅,乃叶辰卖的破绽,挨了一指,是为向四方证明,他不是很强,也为告知其他派的神子神女,我就是个软柿子,待会儿也上来捏捏,搞不好,就能把我道经给赢走。

  “真高看你了。”

  重创了叶辰一击,嵩山神子牛逼到不行了,斗鸡眼满目轻蔑,一步登临浩宇苍穹,翻手一掌落下,重如大山巨岳。

  “镇压。”嵩山神子暴喝,声如雷震。

  叶辰冷笑,手握定海神针,一棒擎天而去,给嵩山神子掌印,戳了一个大窟窿,有鲜血凌天倾洒,猩红而刺目。

  “很好。”

  嵩山神子眸光冰冷,手掌伤痕愈合,鲜血倒流,而后召了一片雷海,吞天灭地而来,刻有忽灭之力,淹没了叶辰。

  吼

  旋即,便闻雄浑的龙吟,叶辰如蛟龙腾跃而出,方才化回人形,便见嵩山神子迎面扑来,一记掌刀,凌空劈来。

  叶辰又卖破绽,硬抗了一掌,翻手就是一棍。

  噗

  鲜血再飞溅,叶辰肩骨炸裂。

  而嵩山神子,也好不到哪去,挨了一棍,血骨横飞。

  灭

  嵩山神子冷叱,眸射雷电,聚成了一柄雷霆神剑,无视肉躯,专斩元神真身,也自认叶辰,挡不下他这元神绝杀。

  可惜,他小看了叶辰,一棍抡出,砸碎了雷霆神剑。

  封

  嵩山神子嘶喝,眉有神芒爆射,乃一尊小塔,瞬时变的庞大,如一座峻峭的山峰,其上镶嵌的神珠,有光辉闪耀。

  “封天宝塔”

  牛魔王诧异一声,好似认得那小宝塔,是由嵩山孕育而出,其所属乃天地之物,先天融有道蕴,绝对凶悍异常。

  “难怪这般有自信,竟连此塔,都传给自家神子了。”蛟龙王唏嘘,瞥了一眼嵩山掌教,那厮倒气定神闲。

  嗡

  说话间,封天宝塔已落下,叶辰当场便被吞入其中。

  “得,小石头这下凉了。”

  “封天宝塔霸道至极,被其吞入,同阶鲜有人能冲出。”

  “为了道经,嵩山干脆不要脸了。”

  议论声又起,唏嘘声惋惜声不断,不认为叶辰能冲出,只因那宝塔太凶悍了,无尽岁月,不知镇压了多少大能。

  的确,叶辰被宝塔吞了之后,便没反应了。

  战台之上,除了嘴角微翘的嵩山神子,便只剩那封天宝塔,便如一座小山岳,屹立在战台上,嗡嗡之声震耳欲聋。

  稳了

  嵩山掌教捋了胡须,腰板儿挺得贼笔直,有那封天宝塔在,他家神子没理由会输,为了道经,不整套路是不行的。

  自战台收眸,这厮还不忘瞥了一眼华山这边。

  华山真人倒淡定,在悠闲的品着古茶,对叶辰被宝塔镇压,毫不担忧,一座宝塔被想镇压叶辰,想的未免太美好。

  果然,他这一杯茶还未下肚,便闻宝塔一声轰隆。

  世人听的皆挑眉,齐齐微眯了双眸,很显然,叶辰还未被镇压,欲要冲出,正在那宝塔中作乱,磅磅声响不绝于耳。

  “怎么可能。”嵩山掌教皱了眉头。

  “给吾封。”

  嵩山神子一声冷哼,频频出手,在宝塔上加持着一道道封禁,也不免有些心惊,那是封天宝塔啊嵩山派孕育的神物,先天便融有道蕴,此刻,竟镇不住这个新晋的小圣王。

  磅磅磅

  金属碰撞的声响,愈发强盛了,无需去窥看,便知塔中的叶辰,还是活蹦乱跳的,正拿着他的铁棍,轰击着宝塔。

  事实也正是如此,叶辰不是在轰,而是在敲,一手拎着酒壶,一手拎着定海神针,喝一口小酒儿,敲一下宝塔。

  开玩笑,整一个破塔就欲镇压我想啥呢

  不是吹,他若想破塔而出,一棍足矣,之所以未立即冲出,是不想暴露真正实力,以免吓退后面的神子神女们。

  “给吾镇压。”嵩山神子又一声暴喝,再施禁法。

  磅磅磅

  而回应他的,仅是磅磅的声响,缓慢有节奏,任他如何施封禁,都无法止住,咋听都像一声声丧钟,为他而敲。

  咔嚓

  不知何时,碎裂声响起,宝塔上多了一道裂痕,伴着磅磅声响,那裂痕越来越多,一道连着一道,止也止不住。

  某一瞬间,轰声响满天际,嵩山派的封天宝塔,被一根铁棍,从爆塔的内部,戳出了一个大窟窿,一人跳脱而出。

  没错,叶辰杀出来了,为给世人造假相,还给自己浑身上下,都涂满了鲜血,以告知四方,老子为破塔受了重创。

  “给我破。”

  叶辰的冷哼,颇是霸气侧漏,一棍凌天,打的封天宝塔炸裂,崩飞的一块块碎片,还未坠落到地,便被铁棍吞了。

  噗

  嵩山神子喷血,横翻了出去,宝塔连着他之元神,封天宝塔碎裂,他也遭反噬,神躯不断崩裂,有鲜血喷薄而出。

  叶辰就懂事儿了,一路追了过去。

  其后画面,就颇为血腥了,还未稳住身形的嵩山神子,被其一路打的抬不起头,一棍接一棍,哪都不打,转瞅脑袋瓜子砸,砸的人嵩山神子神海嗡隆隆,站都站不稳了。

  “够火辣。”太乙咧嘴啧舌道。

  叶辰此刻用的,乃华山神女之肉身,自外看去,那是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女,在拎着铁棒打人,咋看都是新鲜的。

  “若非亲眼得见,都不知我也能这般彪悍。”华山神女笑了,笑的不是一般的开心,她用叶辰的肉身,败给了嵩山神子,而叶辰,用了她的肉身,注定会为华山扳回一城。

  华山仙子也笑了,自五岳斗法以来,第一次笑的这般开心,而一侧的华山神子,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咬牙切齿。

  华山真人笑着放下了茶杯,瞥了一眼嵩山那边。

  嵩山掌教那张老脸,已然不是脸了,嘴角还在猛猛的抽动,封天宝塔竟然被破了,而他家的神子,正被叶辰爆锤。

  这等画面,是他始料未及的,那小石头真是妖孽啊

  “打,朝死打。”

  血腥的画面,不缺呐喊助威,尤属恒山神女的嗓门儿最刺耳,已然不顾形象了,真是个记仇的姑娘,犹记得先前与嵩山神子斗战,挨了一句贱人的骂,此刻心中还憋着火。

  “打,朝死打。”

  声音更响亮的,乃恒山神女的情郎,不知是哪一派的神子,贼是亢奋的说,若非有结界,必会冲上去,狠狠踹上几脚,敢骂我媳妇贱人,踹死你都活该,再让你丫的嘴贱。

  “打,朝死打。”

  起哄的人一片连一片,大骂声连成海潮。

  多是与嵩山派敌对的,此刻全特么跳出来了,上到长老下到神子,一个比一个嚎的响亮,就是给嵩山派添堵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