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慌世界 > 第六十五章 “真香”的故事

第六十五章 “真香”的故事

  秦铭点燃一根烟,并没有着急爬到上面去,而是靠在甬道的一侧,消化起了他从王越那里了解到的事情。

  王越在那段记忆中所说的内容,可以说是非常劲爆了。

  其中尽管有他此前就知道的,但大多数他都不清楚。

  比如关于校方,给他们这些大一新生安排的“考试”。

  他此前只是知道,考试中所遭遇的灵异事件是校方故意安排的,但却不知道,校方所安排的考场,竟然是在那些曾背叛、或是反抗过它们的学生家里。

  至于杀人的鬼祟,则根本就是那些背叛学院的学生变成的。

  想到这儿,秦铭更是觉得这学院简直是恶心到了极点。

  因为事件中的受害者,和在事件中杀人的鬼祟,根本就是亲戚或是朋友的关系,是那些学生再没有变成鬼祟前,最怕会受到伤害,最渴望去保护的人。

  但是在学院的利用下,他们却将杀戮的手,伸向了这些人。

  秦铭想象不到,一个拥有着绝对实力,甚至是能够在世上翻云覆雨的庞大组织,为什么行事风格会这般的阴损毒辣?

  并且他更想不通的是,学院明明享受着“官方”的名声,明明在这世上一家独大,可是他为什么还要搞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反过来也一样,如果学院是最大的邪恶势力,那么正义的势力又在哪里?

  究竟是以他现在的层次还接触不到,还是说,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正义的势力。

  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就只有校方内部出问题的那部分人了。

  或许他们,才称得上正义的一方?

  那么,像易少东,还有汪荃这些隐世家族,在其中也在扮演着什么角色呢?

  单纯的吃瓜群众吗?

  秦铭越想越有种绝望的感觉,毕竟在这个一家独大的世界之中,他若是想要搬倒学院这座大山,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与整个世界为敌。

  凭他一个人,真的能够做到吗?

  可反过来一想,他如果不搬倒学院这座压在规则上的大山,他又如何能够寻得一份真正的自由呢?

  貌似,他除了勇往直前以外,并没有第二种选择。

  除了这件事外,王越还提到了一种叫做“鬼祟病毒”的东西。这种东西,他在薛丽的记忆中见到过,是一种需要注射器注入人体里的液体。

  至于那液体到底是由什么元素组成的,他则完全不清楚。

  但是这件事却依旧非常耐人寻味。

  事实上这也是一个,他一直以来都想不明白的事。

  学院为什么要人为的制造鬼祟呢?

  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用?难道仅仅是为了,锻炼他们这些大一新生?

  为之后,面对真正的灵异事件打基础?

  他不排除是有这种可能,但在联想到学院种种阴毒的做法后,他觉得这件事绝不会这么简单。

  学院这么做,必然还有着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在。

  他现在想象不到会是什么,只能暂且将这份心思压下去。

  除了上述这些事外,王越所带给他最重磅的消息,无疑是关于灵石的问题。

  灵石这个东西,他现在虽然还没有接触,但是无论是最早时候的夏洁,还是之后的易少东,都有和他说起过。

  是一种用来补充属性灵气的石头。

  在自身无法快速的从自然界,汲取到所需属性灵气之前,灵石可以说是最必不可少的东西。

  只要是灵能者,都对灵石拥有着极大的依赖。

  他之前只知道灵石稀少,甚至还生出过,学院之所以搞这种优胜劣汰的培养体制,就是为了考虑到日后灵石的消耗问题。

  想要将资源,分配给天赋最高的人身上,避免做无用的浪费。

  但是随着他得知,学院将很多大二学生变成灵石后,他不禁开始怀疑,这一切一切的培养,会不会真的就和王越说的那样,只是校方再制造着肥料。

  就像是金字塔一样,底层的所有人,实际上都是为顶端的一个人服务的?

  大一的人能够做炮灰,大二的人能够充当灵石,那么谁也说不好,大三的人会不会成为种子,已好等到大四的时候,被校方当做果实收割。

  秦铭想的手脚发凉,觉得事实的真相就算真的如他想的这样也说不定。

  他不由想到一篇,上高中时曾将他吓到的一篇小学生写的作文。

  “家里的老母鸡,生了一个小鸡。

  小鸡不知道自己的妈妈是谁,因为我妈妈杀掉了那只老母鸡。

  在我的悉心照料下,小鸡一天天长大,它是我的好朋友,可是它却变得一天比一天丑。

  不过它很喜欢我,因为我每天都会为喂它,所以它害怕别人,唯独不怕我。

  这一天,小鸡终于长大了,于是妈妈杀掉了它,给我炖了一大锅鸡肉。

  我难受的不想吃,但是妈妈和我说,自己养的鸡味道才好,就喂了我一口。

  我吃了一口后,忍不住说道真香。

  于是就将它全都吃掉了。

  虽然小鸡死去了,但是它却成为了我成长的养料,我永远都不会忘了它。

  因为它是我的好朋友。”

  他当时也忘了,是从哪里看到这篇作文的,但看后真的是越想越害怕。

  尤其是联想到,那小孩子边说着我不能吃它,因为它是我的朋友,边感叹着真香的那种画面。

  小鸡出生了,但是老母鸡却死了,这和鱼塘里的大鱼被捞走了,只剩下小鱼是同一个道理。

  谁长得大,长得肥,谁便会越早被做熟了,盛在盘子里。

  结合这个故事去看自己,秦铭仿佛已经看到了他的未来,只是他并不是那只无脑的鸡,身边也没有那个不停给他喂食的孩子,所以他绝不会对学院这个环境,有哪怕丝毫的归属感。

  终有一天,他不仅要逃出笼子,还要一把火烧掉那笼子后面的房子。

  用力的深吸一口气,然后尽量做到平稳的呼出,秦铭暂时将所有影响他的思绪压下去,不想现阶段还没怎么样呢,就被来自未来的压力拖垮。

  愁绪被暂压心底后,秦铭也不再这甬道里继续逗留,而是调头回去,打算从哪里下来的,再从哪里爬上去。

  至于易少东那边,他倒是不怎么担心,毕竟易少东已经诞生出灵力来了,更何况,上面那些腐尸都还弱的一批。

  对于易少东来说,解决起来应该不算是什么难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