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界之迈向成神之路 > 13.烦恼
  人类有着名为“习惯”这一可悲的能力,且该能力十分优秀,不论身处顺境抑或逆境,大概只需两周的时间就会初步适应。

  难道,这不算可悲吗?

  不知不觉,来到箱庭世界已半年有多,叶白已经开始融入了尼洛克村的生活,便是街道上那阵恶臭也不像初来乍到时那般排斥,能跟村民拉近物理距离聊天,继续这样下去,总有一天鼻子会彻底适应这份恶臭,光是想象就觉得害怕!

  在乔纳森外出狩猎的这段期间,叶白不想被环境改变,于是闭门不出,无视屋外敲门的村民,想要找回地球时的那股干净感。

  然而,效果不怎么好,满房间的木炭把他弄得一身污迹,叶白不舒服地摇摇头,打开藏着食物的柜子,简单地填饱了肚子,清点着所剩不多的粮食,担忧道:“乔纳森先生都离开两天了,还不回来我就要饿死了……不,糟糕了,我竟然产生了依赖的想法,万一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我能自力更新吗?”

  即便他乐意混吃等死也不代表其他人允许,如果乔纳森有一天失去了耐心不再施舍粮食,叶白没有任何谋生技能,连自己都养活不了,那就只剩下死路一条!

  想到了严峻的问题,叶白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了。

  “未来该怎么办?”叶白当然不会抱着船到桥头自然直这种坐以待毙的乐观心态,一个人在原地急着转圈,消沉道:“说战斗,没资质和天赋;说工作,身体残疾和手脚不灵活;要经商,又没有创业的经验和资金……这样想来,我真是一无是处,标准废人!”

  更何况,如果他心中那份不时浮现的违和感是千真万确的,一旦发生什么状况,他该如何去应对呢?有能力以不变应万变或力挽强澜吗?

  想来是不行的吧!

  叶白对这样的自己霎时无语,自暴自弃道:“反正情报都收集得七七八八了,要不依仗瘴气免疫的体质到别的地方谋生……”

  “不行,姑且不管干粮问题,路途遥远且漆黑,一个人上路太危险了。”

  这想法不用三秒就自行否决,叶白突然之间睡意全消,变得慌张无措,他有预感平静的日常即将结束,若不预先做足准备,会迎来无法挽回的结局。

  叶白骤然间给自己脸颊来了一个耳光,强行让脑袋冷静下来,吃痛道:“现在想什么都没用,到外面散散心吧!”

  这时候顾不上干净或是肮脏了,带着满脑子的烦恼,摇摇晃晃地行走在冷清的街道上,异想天开道:“是了,尼洛克村外有一片小树林,听说那儿污染严重,结出的果子都是黑色的,无法食用,但我有瘴气免疫体质,大不了跑去当过隐居野人?”

  这乃下下策,非到走投无路时一般不会轻易采用,毕竟人类是群居生物,且山林不见得安全,随便来只大点的野兽就能把他吃了。

  “……该怎么办?”

  叶白脑袋在飞快转动,心不在焉地与留守的妇孺打招呼,一个不留神就被某妇人拉走,瞬间成为了话题的中心人物,被她们百般调戏,有些欲求不满的妇人更是上下其手,欣赏着他羞涩的反应,叶白好不容易在不惹怒对方的前提下保住了贞操。

  说回来,他有担心贞操危机的必要吗?

  好像没有吧?

  狼狈地从妇女们的追捕中逃脱,叶白不悦地拍打着唯一的狼皮大衣,拍走粘在衣服表面的那股臭味,皱眉道:“那群人,就看不出我正在烦恼吗?”

  叶白一时疏忽大意露出了漏洞百出的后背,没能察觉到背后有人悄悄靠近,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着实吓了他一跳,连忙转过身望去,看到了是认识的人,泄气道:“艾谱莉女士,我胆子小,请别吓唬我。”

  “我这是帮你练胆,男孩子就要勇敢,不然会不受女性欢迎的。”艾谱莉不以为意笑了笑,把一个包袱塞到叶白的怀中,拜托道:“我正在工作中,麻烦你帮我把东西送到艾克莉家,千万别丢了哦!”

  既然对方都把话说到这个程度了,反正都是举手之劳,叶白没有推托,拿好包袱,提出要求道:“下次请我吃饭。”

  “哦,等我哪天记起再说吧。”

  艾谱莉丢下一句话便不再理会,自顾自地忙碌起来。

  彼此都只是在耍嘴皮子而已,不会把这种空口无凭的约定当真,叶白耸耸肩,说道:“那我走了。”

  临时接受了任务,叶白一时间忘记了烦恼,慢悠悠地来到了村子中央住宅区,顺利地把包袱送到了艾克莉家,礼貌地谢绝挽留,匆忙离去。

  艾克莉女士,年约三十,正值如虎如狼的年龄段,可是其丈夫在一次外出狩猎的行动中不幸丧命,现今恢复了单身,每晚饥渴难耐,欲求不满,去街上随便走一圈都能碰到九个与她发生过关系的男人,现在她想要换个口味,相中了叶白!

  “哼,才不是害怕艾克莉女士那幽怨的眼神。我这是有贼心、有贼胆,没贼棍……”

  叶白一时的逞强狡辩宛如利刃没入了心脏,恨不得回到五秒前狠狠的抽自己两个嘴巴!

  玻璃心碎了一地,加上又想起了那一堆的烦恼,对未来感到满满的不安和害怕。换在地球,这被人称作青春,而放在异世界,这都是攸关性命的重大问题啊!

  看样子今天是不宜出门,正想回家再作打算时,肩膀再一次被人抓住,转过头一看,是一个熟悉的肥胖妇人,叶白僵硬道:“麦卡女士,找我有事?”

  麦卡女士是一名年约四十的中年妇人,在食物匮乏的尼洛克村却有着一个臃肿的身材。

  私底下,叶白好几次对她那个瘦弱的丈夫深感同情。

  “叶小子你很闲对吧,来跟姐姐一起参加祈祷聚会吧!”不等回答,麦卡二话不说地把他拖走。

  “……”

  其实叶白的内心是放弃的,跟这些寂寞的妇人相处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她们的横蛮举止,也就无法反抗了,那还不如省点力气悉听尊便。

  两人来到一间较大的屋子,推开大门,屋内被精心改造一番,窗帘换成了圣洁的白色,墙角点燃着蜡烛照明,室内不见一件家具,留下了充足的空间。十多个年龄各异的女人朝着神台方向跪下,神色恭敬。

  麦卡把叶白拉到跪拜队伍的后面,低声道:“来,为了外出的大家,一起向天界众神祈祷吧!”

  经麦卡一提起,叶白也挂念起在迷惑之森为村子食物浴血奋战的乔纳森等人,跟着其他信徒跪在地上,远远望着神台上那几尊栩栩如生的神像,口中念念有词。

  在这个缺乏安全感的时代里,信仰是重要的精神寄托,叶白也不是第一次被人拉来参加这类聚会,动作有模有样的,看上去就像虔诚的信徒。

  “愿众神保佑……”

  叶白表面功夫十足,跟着其他人念诵庄严的祷告词,垂下头,不让人发现独眼中毫不掩饰否定的意志。

  如果神明真实存在,那在最痛苦的时候为什么不来拯救他?

  “……好,今天聚会结束,多谢大家参与,相信慈悲为怀的众神一定能听见我们的祷告的!”主持人张开手臂宣布道。

  聚会起到很好的安慰剂效果,好大一部分人心态焕然一新,从不安转变成安心,似乎认为众神一定会保佑外出狩猎的众人,亲人一定能平安归来。

  这不是自欺欺人,她们是虔诚的信徒,是真的相信神明一定会保佑外出的亲人。叶白在这个空间尤其显得格格不入,姑且不说性别,光是信仰问题就产生了巨大的温差,脑子里只盼着能早一点回家思考人生。

  “小叶,你也来为乔纳森先生祷告吗?”

  聚会结束,立即就有人跟他攀谈起来,叶白敷衍地回了几句,在信徒离开得差不多的时候跟随大队离去。

  回到了家,叶白自嘲道:“我的性格也改变了不少呢,想不到也会有被人情世故拖累的一天,是报应吗?”

  换作以前,他绝对不会参加这类聚会,直接冷言拒绝,摔门离去。但现在他就是个寄人篱下的废物,不能不识大体。

  剩下的食物不多了,在乔纳森回来之前他选择了尽量忍耐,为了节省进食,叶白径自回到房间,盘腿坐在木床上,为了日后未来绞尽脑汁,拼命思考。

  实际上给予叶白的选择不多,纠结道:“明知没有可能……还要挣扎吗?”

  事到如今,他想再次尝试,不论是武者还是施法者都行,叶白迫切地希望得到力量,只有掌握力量的人,才能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活下来!

  “先撇开武者不管,记得施法者分为魔法师、巫术师和牧师三大种类,如果能觉醒成为牧师就好了。”叶白的手指下意识敲打着床板,回想起尼洛克村一众施法者告知的基本常识,痛苦道:“一上来就碰壁了,不是说魔力无处不在的吗,我怎么就感受不到?”

  叶白烦躁地揪着头发,发泄了好几分钟后,让心情平复下来,学着其他施法者的动作,装模作样的盘膝而坐,放空思考,认真冥想。

  好吧,叶白并未感应到那充斥天地间那玄之又玄的魔力,只感到了空腹的饥饿感……

  种种尝试以失败收场,叶白垂头丧气,想起尼洛克村最近出现了一个备受期待的小男孩,年纪轻轻便有着极佳资质,稍加锻炼后已经能从指尖喷出火苗,一番雕琢后注定能成为优秀的施法者,途不可估量。

  所谓的资质便是如此的不公平,不能接受也得接受!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