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界之迈向成神之路 > 7.黑化
  叶白忽然成为了砧板上的鱼肉,任由宰割,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反抗皆为徒劳。此时,内心涌现的那份不甘、无奈、恐惧以及绝望,该要向谁宣泄?

  执掌刀刃的黑狼,抑或是无能为力的自己?

  呜呜!

  没有眼睛的黑狼抖了抖耳朵,准确捕捉到叶白凄惨的求饶,喉咙发出一阵愉悦的声音。正当它要进一步戏耍时,察觉到远处传来竞争对手接近的脚步声,因此不得不带着遗憾的心情结束玩乐的时间,不然难得的猎物要被抢走。

  咯吱咯吱!

  黑狼松开了摁住叶白的前腿,垂首张开血盆大嘴,低头撕咬,尖利的牙齿卖力咀嚼蘸着血的肉块,发出刺耳的声音。

  “啊啊啊……咦?”

  悲鸣戛然而止,叶白并未感到一丝疼痛,颤巍巍地睁开紧闭的独眼,只见黑狼正津津有味地咀嚼着幻蛇的肉块……

  稍加一想,便能知道原因所在,黑狼没有视线,因此把书包误以为是猎物的一部分,把装在书包里幻蛇的肉块当成了叶白的肉块,所以才让他逃过一劫。

  “莫非这是机会?”绝境中出现了一线希望,叶白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一边悄悄地挪动身体,一边佯装痛苦发出惨绝人寰的悲鸣:“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好痛痛痛……”

  说实话,这叫声相当的娇柔做作,但黑狼没办法分辨真与假两者间的区别,闷头狼吞虎咽,不小心把混在蛇肉之中的自行车零件吃掉,锋利的金属扎破了口腔,但它全然不把这种小伤放在心上,一如既往地咀嚼!

  趁着黑狼被幻蛇肉块吸引了注意力,叶白自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动作小心谨慎,扯着嗓子大叫掩饰移动时发出的动静,竟让他成功从地上爬起来,还跟黑狼拉开了数步的距离。

  “……好,没被发现,要逃了!”叶白暗忖道。

  没有了沉重的防具和储备粮食,机动性和速度恢复如初,叶白捂着受损的左眼,头也不回逃跑。

  但是,黑狼真的毫无察觉吗?

  答案是否的!

  这只不过是它给予猎物的一点点希望而已,只为了让叶白品尝更深邃的绝望!

  气味或许会被这里浓烈的血腥味掩盖,但声音却是无法隐藏的。不凑巧的是黑狼有着优秀的听觉取代了视觉,一下子就发现猎物逃跑了,并在瞬间准确锁定了位置,随即鼓动四肢肌肉,奔跑速度快若闪电,后来居上,姿态高傲地站立在叶白前方!

  “别,别过来!”万万没想到黑狼的反应如此迅速,动作如此之敏捷,叶白急忙停下脚步,脸色煞白,冷汗直流。

  呼噜!

  黑狼听不懂,纵使理解了,也没有遵从的理由。它迈着优雅的步伐逐渐迫近,希望给予了,是时候赐予绝望了,要给调皮的猎物一点教训。

  最终,黑狼停在了因恐惧而无法动弹的叶白跟前,抬起前腿,利爪一闪,齐整的伤痕从胸膛延伸到胯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久久不绝的惨叫中混杂着痛苦和愤怒,在空旷的黑森林里回荡。

  黑狼的爪子过于锋利,失去了装备保护的肉身凡胎无法抵挡,叶白屈服在疼痛面前,跌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鲜血从伤口中哗啦啦流出……

  时至如今,不得不去接受被一只野兽掌握生杀予夺的权利这一事实,毕竟这一切都要归咎于自身的弱小,想要改变却无法改变,所以才会沦为砧板上的鱼肉,而不是执掌刀刃的那边!

  然而,为什么他要被百般调戏玩弄,蹂躏折磨,更得承受胯下之辱?

  为什么不干脆点杀了他?

  前所未有的愤怒一时掩盖了内心其余的情绪,火焰在心底肆虐燃烧,灼伤了每一条神经,脑浆就像要蒸发掉似的!

  昏昏沉沉间,体内的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对他反复提问:“这样下去真的好吗?真的难逃一劫?自己就只能是弱小的存在?只能任由欺辱?只能……”

  闭嘴!不……绝对不允许!

  绝对不能!

  “那你能原谅眼前的野兽吗?”那声音明知故问道。

  “不能原谅!无法原谅!”凌驾于疼痛之上的愤怒让叶白就变得歇斯底里,他怒目圆瞪,他嘶声呐喊,独眼中杀意沸腾,呐喊道:“畜生!可恶!该死!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

  如同宣言般,叶白拖着沉重的身体,握着伤痕累累的拳头,无谋反击!

  蚍蜉虽弱小,但是它们有敢于撼动大树的勇气!

  黑狼对摇摇欲坠的叶白不加理会,潜意识中不认为这种破烂的拳头能对自己构成威胁。连头也不抬,从容不迫地避开那一拳,尾巴一扫,顿时将不长教训的猎物击倒,食物要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