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贵人 > 第二二九章、殿选(下)

第二二九章、殿选(下)

  姚佳欣算是看出来了,太后明显是抬举这瓜尔佳氏,故意冷淡对待佟佳氏和钮祜禄氏。以达到拉拢贵太妃的目的。

  贵太妃忙小心翼翼道:“太后,另外几个秀女也很出众。”

  太后这才将高贵的目光扫过跪在地下的佟佳氏与钮祜禄氏,转脸对姚佳欣道:“贤妃觉得如何。”

  姚佳欣腹诽,四爷陛下都圈了名字了,她还能如何?反正四爷陛下并无选高门贵女入宫之意,她微微一笑:“太后做主就好,臣妾没有异议。”

  太后自然也没奢望贤妃跟皇帝对着干,只是要引起贤妃警惕罢了,太后淡淡“嗯”了一声,“好歹是孝懿仁皇后和孝昭仁皇后的族人晚辈,暂且记下名字吧。”

  这佟佳格格与钮祜禄格格虽然努力镇定,但眼眼眸中分明有一丝慌乱,二人连忙磕头谢恩,无不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太监有开始高声念下一批秀女的名字:“满军镶黄旗二等侍卫颜德之女乌雅如茵、满军正黄旗……”

  姚佳欣二等侍卫这个官职不由一愣,因为这只是正四品的官,怎么也不该排得这么靠前啊。再听到乌雅如茵这个名字,才恍然大悟,肯定是太后的母族晚辈。

  果然太后露出了笑容,“这丫头是哀家一个侄儿的女儿,今年已经十七了。”

  贵太妃连忙送赏赞赏之词:“瞧着很是秀雅,有几分太后年轻时候的样子。”

  反正这辈分比四爷陛下小,显然是不可能留在宫里的,姚佳欣便也不要钱似的送上溢美之词:“不但模样好,举止也十分端庄。”

  听到贤妃的称赞,太后笑容更加和蔼,立刻对那乌雅如茵道:“这是贤妃姚佳氏。”

  那乌雅如茵其实相貌很是一般,亏得是太后的侄孙女,要不然很有可能连初选那轮都过不了。乌雅如茵听到太后介绍贤妃,不由一喜,立刻略一侧身,恭恭敬敬磕了头:“参见贤妃娘娘,愿娘娘如意金安!”

  姚佳欣有点懵逼,太后特特让侄孙女乌雅氏给磕头是几个意思??

  直到这第一日选秀落下帷幕,太后才终于表露出了自己的意图,“哀家听说你有个弟弟尚未婚配。”

  姚佳欣终于恍然大悟,太后居然想跟她联姻??

  姚佳欣不禁有点懵逼,她低声道:“那个十四福晋有个小妹,日前刚刚引荐给了臣妾母家的太夫人……所以,您跟十四福晋这……”——这是闹哪样儿?乃们婆媳能不能统一一下意见?!一人介绍一个媳妇给我弟弟,这叫我怎么选啊!

  听了这话,太后神色也有些尴尬,完颜氏居然有意把自己母家小妹许给贤妃的弟弟?居然也不跟哀家说一声?

  太后咳嗽了两声,“那这事儿就缓缓再说吧。”

  姚佳欣点了点头。

  太后尴尬得,连忙转移话题缓解尴尬:“你母族可有参选的秀女?”

  姚佳欣也正想找机会说这事儿呢,便笑着道:“臣妾也正想跟太后禀报呢,臣妾母家刚好有个妹妹,是臣妾叔父的小女儿,今年刚满十三岁。只盼着能留宫长长见识,就心满意足了。”

  太后心道:不过就是通过殿选、留宫学完规矩再撂牌子,这点小小要求根本不算什么。于是太后欣然允诺。

  “哀家记下了。”太后颔首道。

  两日后,终于选到了满军八旗之末的镶蓝旗,姚佳欣才终于见到了自家这个从未见过的六堂妹乐筠,这丫头长得一团孩子气,模样还算清秀,脸蛋圆圆的,杏眼很大很明亮,不过举止很是局促。那小脸上透着几分惶恐不安,在看到她这个贤妃的时候,才略略安心了些。

  太后打量着跪在地下抬起的一张张略施粉黛的小脸,目光落在那个小姚佳氏身上,不由对贤妃道:“长得还算乖巧。”

  姚佳欣笑着道:“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罢了。”心里忍不住吐槽,十三岁的小萝莉,就要参加选秀!选秀是个什么活动?——给皇帝和宗室子弟选媳妇的相亲大会啊!!

  真是禽兽啊!

  太后笑着吩咐太监:“记下名字留用。”

  姚六娘圆圆的小脸上满是惊喜,她急忙磕了个头,“多谢……太后恩典。”这声音都有些磕磕绊绊,可见是何等紧张。

  殿选是极为枯燥的,秀女们每五个人一排被宣进殿,磕头请安,太后偶尔问几句,更多的时候是连问都不问,瞥了一眼就给撂了牌子。

  毕竟有那么多秀女等着觐见呢,可没那么多功夫一个个询问。

  基本上都是太后做主决定去留,贵太妃和姚佳欣这个贤妃只是陪衬而已。

  两个旗的秀女选阅下来,怎么也得两三个时辰,这么长时间保持着端庄的坐姿、优雅的仪态,也是很累人的。

  更累人的是,这种事情得持续十二天!

  殿选的过程中,四爷陛下愣是一次都没驾临!

  简直令人无语,这到底是是给谁选秀啊!

  肿么感觉四爷陛下跟没事儿人似的!

  姚佳欣原以为选阅到汉军旗镶白旗的时候,四爷陛下会露个脸呢,毕竟小年糕会出场。

  结果选到汉军下五旗,四爷陛下还是没来。

  “汉军镶白旗内阁学士年羹尧之妹年思窈,年十四!”

  这年思窈的确是个十分纤细窈窕的女子,盈盈曼妙入殿,整个人的气度容貌与其他几个秀女简直是高下立分。

  那瓜子脸小巧盈盈,小脸白皙得宛若冬日之雪,白得简直发亮,小脸略有些苍白,显得整个人弱柳扶风,娇柔楚楚。

  太后很是不喜这种楚楚可怜的女子,略蹙了蹙眉,但也晓得这是皇帝特意圈定留名的女子,便道:“长得还算周正,记下名字留用吧。”

  那年思窈眉眼飞跃然欢喜,连忙盈盈磕头,语气娇嫩得若春日黄莺:“谢太后恩典!”

  这娇软滴滴的声音,也是太后所不喜的,“去汇芳馆好生学规矩吧!”——不管皇帝打算自己留着,还是赐婚,这样仪态都着实不够端庄。

  年思窈自然也听出太后话语里的嫌弃之意,咬了咬薄唇,低头称“是”,在起身退下的一瞬间,她悄然抬起头朝着上头瞥了一眼,目光在那位最年轻、穿着妃位朝服的女子身上定格了片刻,便又飞快低下头,谦恭地退出了殿。

  别的秀女都低着头,不敢乱看半眼,规规矩矩退下。唯独这年氏还抬头偷偷看了她一眼。

  姚佳欣挑了挑眉毛,看样子这年氏不是什么安分规矩之辈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