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价宝贝:帝国总裁深深爱 > 第938章 他的心意需要隐藏

第938章 他的心意需要隐藏

  ,1赵肆语明明知道这是夏霖在挑拨,但他却什么都不能说。

  陆清婉不敢相信,脱口而出道:“不可能!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赵肆语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

  不是不可以!

  每个人的心是自由的,也是无法用来限制和控制的。

  但陆清婉真的一点都不相信夏霖所说的。

  因为一直以来,赵肆语对于她来说就是家人,是大哥,是绝对可以信赖的人。

  而且她也相信,赵肆语对他们一家人的感情也是亲情,是温暖的。

  再说了,倘若是肆语真的对她抱有不一样的感情,别说她了,帝洛琛也应该会察觉出来异样的。

  赵肆语陪伴在他们的身边的时间不是一天,不是几个月,而是超过了十几年。

  如果哪里有些不对劲,就算是一时能够隐藏起来,但又怎么可能会埋藏在十几年的光阴中一点都不露出。夏霖仿佛看穿了陆清婉心里再想什么,对陆清婉说道:“你不信?是他自己隐藏得太好了,毕竟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心都可以欺骗的话,那么自然是可以骗别人,而且还是十几年。我来告诉你,因为他服用了一种精神类的药物,这种药物能够麻痹人的情感,使得人的感情和情绪比平常人都要微弱许多倍。不过,世界上如果你要隐藏一个秘密的话,那么往往就要付出代价。他长期服用这种药物就会副作用,这种副作用是体现在了他会彻夜的失眠,让他身体内部的肝肾器官衰竭,身体会变得虚弱。而且严重的话,会导致一个人最终精神都出现了问题,也就是常常说的……疯子。所以这样都不能证明他对你的感

  情?越是想要极力的隐藏,不管付出怎么代价,就越是代表着他对你的感情,不是吗?”

  夏霖尽管在笑着,但他却笑得如此冰冷。

  陆清婉听完后,脸色褪去成苍白色。

  他说的是事实吗?

  也就是这是,陆清婉将过去的一些“症状”都全部联系在了一起。

  因为肆语这几年以来,身体的确是并不健康,但他一直都在强撑着工作,每次都是她或者是帝洛琛强制性的命令他在家里修养,不然的话,他是绝对不可能会好好休息。

  她也是从医生那里得知了赵肆语的身体情况,他的确是肾脏方面出现了问题,但当时是原因不明。

  陆清婉看着一言不发的赵肆语,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夏霖的眼眸瞥了赵肆语一眼,“怎么?你也成哑巴了?事到如今,还不愿意承认?”

  赵肆语的手紧紧握住,心情极其复杂,却不得不说道:“是。”

  陆清婉的手指都在发颤,她并不是厌恶,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她以为她和她的家人足够了解肆语,也无条件的相信肆语,但没有想到在肆语身上会藏着这样多的秘密。

  她并不想去指责肆语,每个人都会有秘密,也都会有无法向其他人吐露出来的话,但她还是不敢去相信事实回事这样的。

  “为……为什么不离开?你何苦这样为难你自己?”陆清婉对赵肆语说道。

  如果一个人留在自己身边会如此的折磨自己的心和身体,那么为何不离开?

  赵肆语的眼眸看着陆清婉说道:“我不能离开,也不想离开。以前,我认为这种事情是我自己一个人的,只要是我单独处理好就好。不想要因为这种事情而影响我的职责。”

  夏霖看着脸上都褪去血色的陆清婉,再看着表面看,貌似已妥协了的赵肆语,冷笑着说道:“你们继续聊,答案今天之内给我就好了,而我已经给你们找好了备用人选了。”

  当夏霖离开后,陆清婉和赵肆语陷入了沉默中。

  很长时间后,陆清婉僵硬着身体,背过身去,不再看赵肆语,

  “肆语,你到外面去吧,我想要自己单独呆一会。”她现在思绪真的很混乱,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一次夏霖和赵肆语的谈话对她在短时间内造成了她的思绪混乱了。

  她不想伤害肆语,更不想要伤害洛琛。

  “好。我在门外等你。”赵肆语并没有拒绝,顺从说道。

  只他的眼眸里露出一丝黯淡和苦涩神色。

  其实很多话,他无法反驳,因为那的确是事实。

  但也有很多话,他也无法对陆清婉说清楚。

  只在赵肆语将门要关上那瞬间,说道:“清婉,如果可以,请您相信我。”

  此时,陆清婉闭上了眼眸,无法克制住身体在发抖。

  相信……

  到了现在,她已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的泪水从眼眶处滑落。

  她和洛琛已经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共同经过了风风雨雨,她没有想过会和洛琛分开。

  但现在让她和洛琛离婚,与其他人结婚就摆放在她面前。

  让她怎么能做到!

  陆清婉蹲在地上,无力的哭泣着。

  但如果不做的话,她只能选择第二种方式,那么也同样是对洛琛的背叛,她又怎么还自尊再去面对洛琛。

  除非死……

  单纯的死并不可怕,她不怕自己一个性命被了结,但她怕洛琛和孩子们无法承受。

  她明明知道,如果她死了,等到洛琛将孩子们抚养成人后,他也是不会活在这个世界,那么就意味着她是间接的也杀死了洛琛。

  现在,陆清婉已不知道该如何做!

  到底做什么才是对的,做什么又是错的。

  还是这一切已无关于对错,因为无论哪种选择都要付出代价。

  于此同时,一直都守在门口的赵肆语又何尝听不见里面的女人哭声。

  但即使是他听见了,他也不能擅自乱闯。

  他的心又何尝不痛,因为造成夫人现在如此痛苦的人不仅仅有夏霖,还有他。

  即使是他背负着不可以背叛的责任和使命,但到底还是他将夫人带到了夏霖身边。

  背叛就是背叛。

  他也知道,作为一个叛徒是没有什么资格再让别人去相信他的。

  ……

  就在詹姆斯已着手调查赵肆语过往的事情时,收到了亚瑟的手下联络。

  亚瑟要求和老板直接对话。对方直接表示,要谈的是有关于夏霖的事情,还和老板有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