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色声香 > 第1594章 模糊的字据
  第1594章模糊的字据

  随着声音,夏商看到了自己夫人,心头不免有些心虚。

  这要是被如烟看到自己带着萧蔻儿这么个年轻的小姐来楼里,不晓得传回家中又被兴起什么风言风语。

  柳如烟直接到了柜台后面,放了手里的小酒壶,专注地看着账本,头也没抬,还没注意到夏商。

  掌柜的回头一说:“夫人,这些人带着一群下人进来了,实在是不知礼。”

  夏商本不想被如烟看到,但掌柜的这么一说,如烟也就抬起了头,两人本就有默契,这一抬头,都是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彼此。

  “相公……”

  如烟把账本往边上一丢,推开柜台的横档,小跑着到了夏商面前,“相公你怎么来了?”

  这一声相公把掌柜的整蒙了,想了不过一秒钟,汗就下来了。

  夫人的相公不就是正牌的东家吗?

  “原原原……原来是东家……我我我我……”

  掌柜的磕磕巴巴紧张得要命。

  萧家的一众人等更是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心说这不是某位大人吗?怎么变成了五谷精粹的东家?

  萧家也是商户,便是萧家的下人也对商人更亲近,而且五谷精粹早就是天下闻名的金字招牌了。

  虽然萧家也算是超级大户,但跟五谷精粹比起来还是有些不同。

  萧家的生意比较杂,而五谷精粹紧靠着一个酒生意就能成为天下鼎鼎大名的商户,这显然更有难度。

  几个下人再看夏商时,脸上是多了些崇拜,心里也更亲近了。

  萧蔻儿更是吃惊,看了夏商好一会儿:“你说过你的真实身份是商人,没想到你是五谷精粹的东家!但是你明明是朝廷的官员,朝廷怎么会允许一个官员有着这么大的私家产业?”

  这会儿萧蔻儿有很多诱惑,随着她的一连串的问题,柳如烟才注意到了站在相公身边的漂亮姑娘。

  看到这么一个青春靓丽的少女,柳如烟本能地看了一眼相公,意味深长地蹙起了如烟云一样的眉毛。

  “咳咳……”夏商清了清嗓子,“这位是徐州萧家的萧大小姐,这位是家中二房柳如烟。”

  简单的介绍后,两个女人简单地看了看点了点头。

  柳如烟神色淡淡,含笑有礼,她心里清楚,这位萧大小姐虽算得上美艳非常,但要跟自己比起来,那还是逊色了三分。

  若单论美貌,夏府的几位女主人还真不怕谁,柳如烟虽然性格内敛,但底气很足。

  萧蔻儿毕竟是年轻了些,虽然从商多年,但少有见到能在姿色上胜过自己的女子,一时间表情过于惊异,显然在气势上落了下风。

  但萧蔻儿的惊是发自内心的,她没想过夏商的妻子漂亮如斯,那简直比从画中走出来的姑娘还要好看。

  也不知怎么的,萧蔻儿看着柳如烟之后又看了眼夏商,感觉这个旧友距离自己更远了。

  夏商倒是对萧蔻儿没有想什么,现在只担心夫人想多了,忙邀请大家上楼去坐下来说。

  现在知道夏商就是这里的东家,萧家人自然是放松多了,在夏商安排后,该吃吃该喝喝,好不自在。

  而萧蔻儿跟着夏商到了顶层的隔间,柳如烟也坐在了桌上。

  今天柳如烟来京城一号店并不奇怪,这远隔千山的店铺,她在扬州的时候没法管理,来了京城自然是要过来看看的。

  她这么一看不要紧,发现账目有很多问题,很明显是掌柜的在账本上做了手脚。

  但掌柜的不算过分,私吞不算多,柳如烟是打算放过这个掌柜的。

  因为这掌柜虽然有私吞,但能力够好,若因此把人给撵走了会损失更多。

  经过一番处罚之后,掌柜的算是松了口气,只是没想到现在遇到了真正的东家。

  他现在就等在隔间外面,心里直打鼓,求神拜佛希望夫人不要把自己的事告诉了东家。

  夏商倒是不在意这些,他忙着给如烟讲述自己跟萧蔻儿在徐州发生的事情。

  当柳如烟知道这位年轻的姑娘居然亲自带着家中下人跟随军队去开山放水后,心里对这个女人多了一丝敬佩。

  两个女人在桌上碰了几杯之后,相互间的敌意和猜疑算是化解了。

  柳如烟对萧蔻儿没了防范之心,便不在楼上陪着,说是还有许多账目不清,要着急去对照,让两人单独说话。

  等柳如烟走后,夏商才把话题转回到了正题。

  “萧小姐,你怎么突然来了京城?一点儿风声都没收到。”

  听了夏商的问题,萧蔻儿先皱起了眉头,然后从随身的小包袱里面拿出了一张粗皮油纸。

  萧蔻儿没说话,只是把油纸推给了夏商。

  夏商好奇地拿过油纸,打开一看,发现这是一张写着存据的油纸。

  是萧家老爷和廖百参共同按过手印的,说的是萧家把一百四十万两现银存入丰汇钱庄的字据。

  在一张不怎么起眼油纸上写着一笔这么大的存据,显得很不靠谱,甚至说是过于简陋和草率。

  而且,在油纸最关键的地方,字迹因为被水浸湿的原因而变得模糊不清。

  一个“万”字的下半部分基本模糊了,与其说是一个“万”字,不如说是一个“一”字。

  看到这里,夏商明白了一大半。

  如果一百四十万两银子变成了一百四十一两银子,这可就出大问题了。

  “丰汇钱庄不认账,非说是一百四十一两银子?”

  萧蔻儿拧着秀眉,低声说着:“此乃我爷爷当年跟丰汇钱庄的东家廖老所立,我爷爷跟廖老是至交,据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爷爷告诉我说,当年廖老的丰汇钱庄遭受都察院的打压,资金吃紧,找到了我的爷爷。我爷爷就简单的用一张油纸写了这么一个字据,将我们萧家的所有家当都转成了银子借给了丰汇钱庄。

  现在爷爷早就不在了,听说廖老身体也不好。而我们萧家受到倭寇入侵的影响,生意亏损严重。所以想到了将这比钱给要回来。没想到这个字据存放多年,墨迹受到影响,在最关键的字上看不清楚了。丰汇钱庄的人虽没有直接否认,但一定要等到廖老确认之后才会给银子。而廖老成天不出现,拖了我们几个月了。

  我是觉得这事儿蹊跷,不得已从徐州来了京城,想着一定要把廖老找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