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强势夺爱:亿万首席难自控 > 第706章 彼此折磨也该够了

第706章 彼此折磨也该够了

  姚依依在上海停留了差不多五天的时间,亲眼看着黄夫人出现了头痛、掉头发、腹泻等症状,黄夫人那一头保养的非常好的头发一掉就是一大把,她看得惊心动魄,有些不敢去看。

  她只知道白血病的人会掉头发,不管多么浓密的黑头发也会慢慢地掉光,变成一个光头来,可是她没有想到黄夫人也会这样。

  她看着黄夫人因为头痛难忍差点没拿头去撞墙,她才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心疼了。

  黄夫人头痛的厉害,头发也掉了不少,虚弱的躺在床上,还不忘安抚着姚依依。

  “小依,妈没事,妈就是昨天吃多了才会头疼的,你和擎珩今天的飞机是吧?快点回去吧,别因为妈耽误了工作了。”黄夫人道:“你以后有空了就来看看妈,妈为了你也会好好治疗的,妈还要给你带孩子呢,不会死那么早的。”

  姚依依眼圈红了。

  她哽咽道:“我让擎珩把飞机票退了的,还让他在脑科方面的朋友飞来上海一趟,有他当你的主治医生,你会没事的。”

  黄夫人脸上露出了苍白的笑容来。

  她抬手抚摸着姚依依的脸,慈爱道:“好,都听你的,妈相信自己迟早有一天会好起来的,妈还要看着你再生一个孙子来抱,哪里会这么容易就出事的啊。”

  姚依依点点头。

  “你和擎珩待在上海,不会影响了你们的工作了吧?”黄夫人挂心的说道。

  “擎珩的还好,他每天回到酒店都会远程听下属汇报工作,加上他手里的能人多,他离开一段时间公司的运营也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的。”姚依依解释道:“不过我的打算辞职了,等你的身体好一些我在考虑要不要继续回去工作。”她跟医院是结了缘了,身边的人先后都出了事,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往医院里跑,也时常请假,也挺对不起封以轩的,还不如辞职把位置腾出来给有能力的人坐。

  “是我连累了你吗?”

  “没有的事,欧家也不缺我那点工资,何况我从嫁给擎珩后就有五年没有工作了,现在出来工作不过就是觉得无聊想解解闷,现在好了,刚好能来照顾你。”姚依依笑道。

  黄夫人没有多说什么。

  把黄夫人哄睡之后,姚依依就出去外面给封以轩打电话说辞职的事了。

  “依依,我不同意你辞职,伯母生病,我给你休半年的假,回来了你还继续原来的工作,设计部总监的位置我还给你留着,你是个人才,我不想你这么轻易地就放弃了喜欢的工作,你很有设计天赋的。”封以轩直接拒绝了她的请求。

  “以轩,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不过我妈现在这样,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好,我以后可能得T城和上海两头跑了,工作也会兼顾不到的,你养我一个闲人也挺浪费钱的,人才很多,没必要揪着我不放。”姚依依晓之以理的说道。

  “好了,你就当做是我为了抱住欧少这棵大腿才把你留下的吧,你知道我这个人势力又小气的,所以你的位置我会替你留着的。”封以轩一锤定音:“你在设计上很有天分,别放弃了,我希望你有一天能在国际上一展抱负。”

  姚依依倒是没想到那么远去,要不然也不会嫁给欧擎珩后就选择了全职了,她这人挺没有远大的志向的,要的无非是一家人都好好的,就是不知道其他人为什么会认为她是狐狸精转世的,专门勾搭男人的。

  有时候人总是喜欢以外貌来评判一个人的好坏。

  “我先挂了,工作的事等我妈的病情稳定了再说,如果那时你还想要我,我就回去。”

  “随时欢迎你回来,我还怕你这个大美女跑了,这样我就抱不了欧少的大腿了。”

  “以轩,你不是这样子的人,就不要跟我来这一套了。挂了。”说完,姚依依直接挂了电话。

  封以轩在电话那头笑了笑,他喜欢和姚依依共事的感觉,轻松,自在,就算说了什么话,也不会担心她真的往心里去了。

  挂了电话,姚依依回到了病房里,黄夫人还在睡觉,她小声的对抱着安安的欧擎珩说道:“擎珩,要不你带安安先回T城吧,婆婆应该想他了。”

  “不用,过两天我再让方辉送安安回去,我在这里陪你。”

  “可是会不会耽误了你的工作了?”

  “我花那么多钱雇他们,不是让他们来吃干饭的。”

  姚依依笑笑。

  她想了想,转了话题:“詹姆斯什么时候过来?”

  “下午就可以到了,不过他建议把丈母娘送到T城去,医院里有他准备的最先进的设备,虽然上海的设备也挺好的,不过他觉得比不了他那里。”

  姚依依失笑:“她对他的医术还是一如既往的自信。”

  欧擎珩只是抬手拍了拍她的脑袋。

  下午,黄夫人的头又疼了,还把刚吃进去的食物全都给吐了出来,精神状态看起来非常的不好。

  医生给她检查了身体,还给她开了止痛药,黄父问道:“孙医生,我妻子到底怎么样了?她这几天不是头痛就是大吐特吐的,你们什么时候能给她动手术?”

  “黄先生,请您稍安勿躁一下,我们脑科小组也在商讨黄夫人的病情,不过她得的是恶性脑瘤,那脑瘤还压迫着各种神经,一时半会也不能给她动手术了,我们只能依靠止疼针给她止疼,暂时是别无其他的办法了。”孙医生歉意的如实说道。

  黄父气得胸腔上下的起伏着,不过还得按捺着怒火道:“孙医生,一切都拜托你了,只要你能把我的妻子治好,多少钱我们都愿意出的。”

  “黄先生,放心吧,我们会的。”

  黄父点了点头。

  孙医生离开之后,黄父就拜托姚依依照顾好黄夫人,他就出去了。

  姚依依见黄夫人已经疼的睡下了,就让欧擎珩帮忙照顾着她出去一趟。

  姚依依是在楼梯口找到黄父的,听他说道:“是托尼.约翰先生吗?我是张德勇先生介绍你给我认识的,我想重金聘请你来上海给我妻子治病,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意愿?”

  也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钱不是问题,约翰先生尽管开价,只要你能带你的团队来上海给我的妻子治病,能够治好,我价钱随你开。”

  又等了等,他道:“好,就这么决定了,希望你们能乘坐今晚的飞机过来,飞机票的钱我们会报销的。”

  挂了电话,黄父疲惫的叹了口气。

  姚依依看着他已经苍老了不少的背影,也体会到了这个在外人面前说一不二,很是强势的男人原来也只是一个深爱着自己妻子的人,他也怕他的妻子因为恶疾而永远的离开了他。

  对于黄父,姚依依明显没有那么的忌讳了。

  黄父拿着手机转过身看到姚依依,他眼里明显的闪过一丝的尴尬,可是脸却下意识的板起来了。

  “你怎么会在这?”黄父冷冰冰的说道。

  姚依依道:“我本来想到孙医生那了解一下妈的病到底怎么样了,没想到在这碰上了您,您给妈请了外国医生?”

  “我家的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管,别以为仗着我的妻子的喜欢就可以为所欲为。”黄父冷哼一声,侧过她的身,快步离开。

  “黄先生,您应该没有想象中的讨厌我,为什么对我一幅冷冰冰的样子?”姚依依不解道。

  黄父顿下脚步,表情阴鸷的看着她,咬牙道:“野种就是野种。”

  “可野种也是您的种,难道您是在暗示自己是畜生吗?”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好像连畜生都不如吧。“还是您在害怕,害怕一旦认回我,就是承认您当年所做的事是错误的。”

  黄父的心思被姚依依这么直接的剖析了,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好不难堪。

  “你给我闭嘴。”

  “我闭嘴可以,不过我不想让妈遭受了病痛的折磨了,还要极力的想要我回黄家,虽然我并不觉得黄家有什么好,可是看着一个得了重病还在为孩子着想的母亲,您真的忍心?别忘了那个人还是你的妻子,您为了所谓的面子和执拗,真的就愿意忽略她眼里的渴望?”姚依依平静的说道。

  黄父沉默了下来,整个人不知道在想什么。

  “黄先生,我想您应该好好想想吧,我也不想叫您一声爸爸,只不过在妈面前装装样子也是好的吧,还有,妈爱这个家,你却误会她出轨生下了我这个所谓的野种,都误会了三十来年了,您是不是应该跟她说一声对不起?”姚依依说完,也没在管黄父的表情,朝黄父相反的方向走去。

  留在原地的黄父,若有所思。

  他看着渐行渐远的姚依依,下意识的抿了抿唇,不过并没有像之前那样表现出厌恶来。

  最后,他低低的叹了口气,向来坚硬的外壳好像被人剖开看到了内心的不堪,这些年他始终认为是他的妻子对不起了他,认为的多了,不是事实也变成了事实,所以他也深受着自己执拗的折磨。

  黄夫人痛苦,他也不好受,彼此折磨着,两人才会渐行渐远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