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宋第一卧底 > 第3268章:此后流毒千载长、青阳红阳、兴风作浪

第3268章:此后流毒千载长、青阳红阳、兴风作浪

  此时沈墨向龙玉决曾剑这些人说道:“那封信里一说到‘赤焰凌霄,焚尽虚实’,我就知道他们是何方妖孽了。”

  “他们这个教派的祖师叫茅子元,法名慈照,号万事休,是本朝吴郡昆山人。”

  “他十九岁落发为僧,仰慕东晋名僧慧远的白莲社遗风,劝人皈依三宝,受持五戒,亲手编写了一本叫做《白莲晨朝忏仪》的书。”

  “然后他在绍兴三年,在淀山湖创立白莲忏堂,史称……白莲宗!”

  此刻众人听着沈墨细数这帮邪教徒的根源,一枝一脉说得清晰无比,大家心中都是惊诧莫名。

  他们可不知道,沈墨对这些家伙,可谓是知之甚深!

  这昆山茅子元所创办的教门,在这之后为祸日久。他们最为卑劣的一点,就是经常用假造的神迹神功这类东西来迷惑百姓。每每壮大起来的时候都是极其迅速,甚至快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在中国的各个历史时期,这些人所秉承的教义和传教的方法都是大致相同的。但是由于他们的名声太臭,所以从来都不被各时代的朝廷所容,因此这帮家伙的教派名字,也是经常改头换面。

  不过万变不离其宗,你只要记住一听到什么白莲红莲、青阳红阳、无生老母、弥勒转世之类的门道,就准是这帮家伙没错!

  这位昆山茅子元的道统,实际上是从汉代张角那个时代就开始逐渐流传。等传到了茅子元手上时,则是被他著书立说,真正形成了道统。

  于是宋代之后的历朝历代,只要是民间盛一些传撒豆成兵的传说,有人带着一帮刀枪不入的神兵造反作乱的,就绝大多数都是他们干的。

  甚至在清朝嘉庆十八年的时候,当时的天理教居然以二百狂信徒手持兵刃,一度攻入皇宫,弄得天下震荡。

  至于后来,清朝末期的白莲教、河南的红枪会、山东的捻军、基本上全都是他们这帮人。

  这些人平时在王朝鼎盛的时候,往往蛰伏不动,只管秘密的传承教义。可一旦要是哪个王朝面临着水旱蝗灾,或是天下动荡之际,王朝根基不稳的局面出现时,他们立刻就会从黑暗的角落里跳出来,忙不迭的兴风作浪!

  ……

  于是,就是他们所念诵的那两句“赤火凌霄”的经文,让沈墨一眼就看清楚了这帮家伙的真相。

  所以原本就打算出来巡视天下各郡的沈墨,当即就决定立刻出发。还把他目标的第一站就选在了江南西路。所以他在时间上,才会到得这么快!

  听到了沈墨的讲述,这时龙玉决他们才知道跟自己做对的究竟是什么人。他们心中惊诧之余,也对统帅如此渊博的见识,感到匪夷所思。

  这些人当然不知道,自家统帅不但对这些遇到机会就造反,乐此不疲的家伙分外了解。而且他亲手培养出来的十二盗火者当中,擅长这种神兵套路的人也不在少数!

  沈墨就是这样,无论是残忍的犯罪手段,还是邪恶的洗脑之术,甚至是邪教蛊惑人心的勾当。全都会被他拿来用在更加残忍暴虐的敌人身上,成为他手中保护大宋的利刃!

  所以他们这位统帅,可谓是邪教界内行中的内行。他这身本事要是拿出来,估计当这帮邪教徒的当代大教主都够了!

  就此龙玉决他们的心中更加有了把握,就等着看自家统帅,如何对付这帮作乱的反贼。

  而这时的雷子滽,看了旁边肃立的肖倩一眼之后,又是疑惑地向沈墨问道:

  “先生,既是如此,您为什么一来就把肖师姐先给抓了?怎么不让她接着往下查咱们中的那个内奸?”

  “因为现在跟你们作对的,光是那帮邪教,还有别的人……”这时的沈墨一开口,就把众人吓了一大跳!

  怎么还有别人?大家惊诧不已的想道。

  ……

  沈墨笑着说道:“现在江州的这帮教徒,他们的教派叫做红阳教。正是因为我对他们非常了解,所以当我一到江州,就发现情况不对。”

  听到沈墨这么说,大家都是神色严峻,不知统帅到底从中间发现了什么。

  只见沈墨接着说道:“煽动百姓作乱,到处传播谣言,搞些神神叨叨的玩意儿,这确实是红阳教他们这帮人常用的手段……但是那个内奸可不在此列!”

  “我说的就是破坏咱们锅炉的那个家伙,他早早就潜伏到咱们工厂里,把爆炸锅炉的时间掐得非常准,作案时隐藏自己的手段也是极为高明。”

  “那帮邪教徒,你让他们装神弄鬼可以,蛊惑愚民也是把好手。但是说到谍战,他们绝没有内奸那样的韬略和思路。”

  “从古至今,他们在密谍手段上,从来没有这么高明过。再加上之前就有人通知我说,蒙古大漠上那位蒙古大汉,近几年非常重视情报战线。”

  “所以只要把这两件事一联系,就不难猜得出,在红阳教的后边还有一个人,是铁木真派来的密谍!”

  当着众人的面,沈墨当然不可能把那天,他和魔王梁二谈话的内容说出来。因为事关陆无惧的大辽国小组,一切内容都是绝密。

  不过当时听梁二说出那番话来的时候,沈墨当即就知道,铁木真手下这名谍报高手,绝对已经朝着大宋内部动手了。

  因为他是由铁木真刚刚开始信任提拔上来的,沈墨对这种人的心理状态,最是了解不过。

  对于一位情报主管来说,要想在情报战上获得建树,他只凭着加强内部保密系统,是建立不起任何功勋的。

  而且要是说到在草原势力内抓捕大宋密谍,此人又抓不到沈墨布置在蒙古人中的谍报员!

  所以他就只有一条路,就是把建功立业的希望放在大宋境内……现在看来,他无疑已经跟江州红阳教这帮家伙勾结在一起了。

  “至于说,我为什么一来就把肖倩抓住,不让她继续查下去……”这时的沈墨一边看了看肖倩,一边笑道:

  “咱们既然知道暗地里捣乱的,是一名高级的蒙古密谍,肖倩当然就不能再继续妄动了。”

  “我不是怕肖倩抓不到内奸,而是怕她惊动了那个内奸。因为那个爆破锅炉的人,从他的行动轨迹上来看,此人只不过是一个潜伏和行动方面的高手罢了。”

  “可是他的上级,那个蒙古方面派到这里来组织情报网络的主管,他是绝不会亲身涉险,去破坏锅炉的。”

  “所以肖倩所要查的那个内奸,一定不是蒙古密谍的头目,他是个……鱼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