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风流小农民 > 第二千一百七十七章 老满

第二千一百七十七章 老满

  “张老在没?”来到了张玉林家,不出意外的给陈西开门的是高月,因此陈西便笑着问道。

  高月点了点头,“在呢,不过张老的心情很不好,一会你小心点说话!”

  “为什么?”陈西疑惑问道。

  “因为今天凌晨,张老的一位老朋友故去了!张老现在心情有些不太舒服!”高月小声对陈西说道。

  闻言,陈西了然,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一天,张玉林都没有时间,现在才找他了!

  “那张老晚上吃饭了吗?”陈西又问道。

  高月苦笑摇头,“吃个屁啊,我也没吃呢!”

  “一会我去买些吃的回来,你们吃!”陈西小声说道,说完,陈西走入了屋内!

  屋中张玉林的模样显得有些落寞,整个人也跟着有些许的疲惫。

  陈西赶忙道,“张老,我来了!”

  张玉林闻言,打起精神来,笑了笑,“来了,是为了那五棵雷击木的事情吧,我已经让人帮你运过来了,明早估计就到了!之所以找你过来,是想要一会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陈西问道。

  “我一位故友的家里,他也病的不轻,我知道你有神鬼莫测的本事,所以才叫你过来,打算让你跟我一起去看看!”张玉林语气郑重的说道。

  陈西点头,“可以!没问题!不过走之前,你和高月先吃点东西吧!别饿坏了身体才是!”

  陈西故意提了高月的名字,因为陈西比较了解张玉林倘若他不说高月的话,张玉林很有可能也就不会记得要吃饭这事了!

  果然,在听到高月两字,张玉林才一拍大腿,“对了,我不吃没事,小月得吃啊!”

  “没事,张老,我不饿!”高月适时的说道。

  但是她的肚子出卖了她,很不给面子的发出了咕咕叫的声音,高月顿时脸色红了起来,捂着肚子模样十分的尴尬!

  张玉林呵呵一笑,“好了,吃饭去吧!也别在家做了,就去外面吃吧!”

  “好,张老!”陈西代为答应了下来,然后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出去吃饭!

  吃饭的地点就是附近的小饭馆,张玉林基本上不会摆架子,所以很快就吃完了!

  饭后,张玉林指路,陈西开车往张玉林口中的目的地赶了过去。

  地点是一处四合院之中。

  这让陈西微微郑重了许多,在这个地方,能住四合院的,非富即贵,甚至比住别墅,更能够彰显一些身份!

  红墙白瓦,永远一种比较崇高的象征。

  因此陈西在心中暗暗猜测着张玉林马上要带他见的这人,是谁?什么身份?

  不过张玉林既然没有明言,陈西也不好多问张玉林!

  虽然心中好奇,但是最后依旧没问。

  “张伯伯,你来了?”这时,四合院之中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这男子面目看上去颇为儒雅,倒是像一个高级学者一般,身上有一股子教授的味道。

  “满庆,你父亲怎么样了?”张玉林问道。

  男子闻言,苦笑摇了摇头,“我父亲现在已经吃不进去饭了,正在打营养针,医生说,也就这一个月的事情了!”

  “竟然如此严重?带我去看看他,我给他找了一个奇人异士,或许可以帮助他!”张玉林神色郑重的道。

  而也不知道,张玉林和这人关系到底好到什么程度,这名叫满庆的男子闻言,什么都没说,顿时眼睛一亮,引领张玉林前往,一边走,一边问道,“张伯伯,你说的能人异士在什么地方?”

  “就是他!”张玉林指着陈西说道。

  男子满庆闻言,目光惊疑不定的向陈西看了过去!

  待发觉陈西的年纪实在是年轻的过分的时候,满庆脸上浮现尴尬之色,想说什么但是又没好意思说出口,对于这种情况陈西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陈西笑道,“这位大哥你好,你现在官司缠身是不是啊?”

  陈西通过他的面相得知的这一点。

  其人闻言,惊讶道,“你怎么知道?张伯伯告诉你的?”

  张玉林笑着摇头,“我并没有告诉他什么,都是他自己看出来的,不然怎么能说是奇人异士呢?”

  “小陈,你若是有什么能够提点满庆的,还请不要吝啬!”

  “简单,有两种方法,一种就是以势压人,另外一种便是暂时不争!”

  “以势压人肯定是不行的!”张玉林直接说道,很肃然。

  满庆苦笑点头,“不错,张伯伯说的对,我父亲也不让我这么做,但是确实此事的确与我无关啊!”

  “那不要紧,你只差一点时间而已,一审败诉已经是定局了,但是时移事易,二审你肯定没有问题!不过二审的时候,你带着你的儿子一起去,他和你命中相合,可以弥补你的缺失运气!让你转危为安!”

  “儿子,我没有儿子啊?就只有一个女儿而已!”满庆微微一愣说道。

  陈西摇头道,“不可能,你肯定有一个儿子,你自己好好想想!”

  满庆闻言,一阵神色变幻,“非得儿子吗?”

  “必须是儿子,他和你的命格是互补的!只有他到场的情况下,你才可以平安无事!否则,这场官司对你来说影响深远,未来二十年,你将没有翻身的机会,这是你唯一的机会,错过了,就真错过了!”陈西一本正经的说道。

  说完,也不看满庆变幻的神色,微笑的与张玉林一并走了进去!

  在满庆离开之后,张玉林疑惑道,“他不曾有子,哪来的儿子?会不会看错了!”

  “不会,他命中早就有子,只不过应该是私生子罢了,高门大户,这种情况很常见,之所以不说,是因为他的儿子是他和她的学生所生有点为人诟病罢了!”陈西笑着说道。

  “什么,这个混小子!”张玉林忍不住骂道,陈西则神色古怪的看着张玉林,暗忖你们也就是半斤八两而已,你孙女也不是什么善茬!

  当然了,陈西这话并没有明说出来。

  不然,张玉林都得懵!

  很快,一行三人进到了一个房间之中,张玉林道,“老满,我来看你来了,你怎么样?”

  无人应答,陈西皱眉的紧,因为这间屋子里面死气沉沉的,生机已然不多了,而死期沉沉的源头就在床上躺着的那名老者!

  这名老者年纪看上去是和张玉林差不多大的,这会正在输液,意志不算太清醒,但是当看到张玉林的时候还是挣扎着打起了精神来,笑道,“你来了,不会是看老铁死了,以为我也不行了吧?”

  “瞎说,你这是在自己咒自己知道吗?”张玉林没好气的说道。

  老满摇了摇头,“没事,反正我也活不久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可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趁着我还有一口气,不如尽早说了吧!耽误时间久了,我就算有心想要帮你忙,也没有那个时间了!”

  说完,此人还剧烈的咳嗽了好几声。

  “我不是来看你死的,也不是来找你帮忙的,我是找个人给你治病的!”张玉林说道。

  老满闻言,摇了摇头,“我这病我自己心里有数,枪伤,刀伤,以及当年被冰水浸泡伤了脏腑,我能够活到现在已经算是祖上积福了,还有什么可奢求的呢?就不再乱治了,免得我是希望一次,又失望一次!”

  “这一次,你可以试试,之前小月差点死掉,都是他治好的!”

  “谁啊,莫非是你说的那个异能组的新锐!”老满惊异道。

  “不错!”张玉林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再度指着陈西道,“就在这呢,他就是异能组的陈西!”

  “原来就是他,果然一表人才!就是丑了点,不如我年轻时候俊美无双!”老满打量了陈西一眼,竟然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陈西被雷的不轻,这段时间也是够倒霉的了,总是遇到逗比,先是张大宝,张法果,现在竟然又来一个!也是没谁了。

  “你这张破嘴啊!小陈,你给他看看吧!倘若有救,还望你务必救一救他,若是救不了,便算了!”

  “呸,什么叫算了啊!有救的话就得好好救啊!别算了啊!小子,过来给我看看吧,能救活我,我认你当孙子!”老满调侃道。

  陈西嘴角再度抽了抽,干笑道,“满老开玩笑了!让我先给满老看看!”

  说着,陈西上前,为老满搭脉,搭脉过后,陈西眉头紧皱不已,旋即,直接拔掉了老满正在扎着的输液针。

  “满老,你现在身体已经很虚弱了,再扎这种针,与虎狼药没什么区别,以后不要再打了,没什么用!”陈西郑重说道。

  “这么说,我可以等死了是吗?”老满这一次,语气倒是显得很洒脱的样子,同时道,“其实我也早就不想打针了,打一回鼓起一回,但是家里人非要给我扎看在他们的面子上我也只能自己找罪受,你这话倒是很合我意!说说看吧,我还能活多久!”

  “不是,满老,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说的没什么用,是因为你的病,可以治,但是扎这种输液针已经没什么作用了!”陈西改口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