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铁匠抗战记 > 第160章 有种你向老子举起屠刀啊

第160章 有种你向老子举起屠刀啊

  陈世雄回来,对萧逸飞说:“爷爷不在家,家里已经派人出去通知他回来了。世豪被爸爸留在了家。”

  萧逸飞点头说:“行!等你爷爷回来后,我再去拜访他。”

  游击队员们大都在外吃了晚饭,买了很多生活用品才回来。

  深夜,宽阔老式大床上,蝶儿躺在萧逸飞怀里,看着萧逸飞的眼睛,小声问:“能不能让李姗姗也做你小老婆?”

  萧逸飞大惊说:“妹妹,你疯啦?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

  蝶儿吐舌头,笑说:“现在不是要打仗的嘛!只有我和诗谣帮你,感觉还不够,假如再让姗姗帮你,我们三个人就能独挡一面。”

  萧逸飞重重叹气说:“我们现在已经犯大错误了,我们不配当新四军游击队。”

  蝶儿笑说:“你不说,我不说,她们不说,有谁会知道?”

  萧逸飞说:“别说了,姗姗是个好姑娘,我们不能害了她。”

  蝶儿笑说:“是诗谣跟姗姗说,我们的本事是你送我们的,结果姗姗也想要。”

  萧逸飞说:“好了,睡觉吧!我要想大公子为什么想见我的事,这大公子可不得了,在古代就相当于是皇储啊!”

  蝶儿小声说:“不是说老蒋有话让他带的嘛!”

  萧逸飞点头说:“老蒋会有什么话?”

  蝶儿说:“那就早点睡吧!我明天也要和赵子豪汤国忠出去找制造手榴弹的地方。”

  第二天上午,戴老板来到,对萧逸飞说:“大公子中午在饭店设宴,专门请你,等会我们一起去。”

  萧逸飞笑说:“行啊!大公子请客太难得了。”

  饭店门口有十多个持枪士兵站着岗,戴老板掏出证件被检查过后,萧逸飞和戴老板才被放行。

  萧逸飞皱上了眉头,这算哪门子请客?用得着这么戒备森严吗?

  萧逸飞的情绪不由低落,内心产生不参加这个宴请的念头。

  包厢门口,两侧各站两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萧逸飞和戴老板竟然在这里还被挡驾。

  萧逸飞大怒,对戴老板大声:“好大的架子,我不进去了,戴老板你一个人进去吧!”

  戴老板赶紧拽紧萧逸飞的胳膊,小声说:“大公子很随和,从来不搞这种虚的架子,难道有其他人在?”

  门打开,一个邻家男孩式穿着便服小伙子出现,看到戴老板赶紧跑上前,与戴老板握手,而且是双手握戴老板的手,同时一脸笑容,说:“不好意思,刚才在和顾将军说话,没能及时出来迎接。”

  戴老板赶紧向萧逸飞介绍,这个小伙子就是大公子。

  大公子赶紧向萧逸飞伸出双手,紧紧握住萧逸飞的右手,大笑说:“百闻不如一见,果然一表人才,欢迎欢迎!”

  萧逸飞只是嘿嘿笑,没有说话。

  大公子站门口躬身延请萧逸飞和戴老板进包厢。

  萧逸飞进去后,看到一位肩上佩着三颗将星的中年男人大笑着跑向戴老板,与戴老板热烈握手,马上想到这人就是顾祝同。萧逸飞心中涌起拔出三棱刺宰了这个狗日的的念头。八千新四军被这个狗日的杀了,这个仇结得太深了。

  萧逸飞回想起到皖南营救新四军的情景,牙齿不由咬紧。

  顾祝同听戴老板介绍了萧逸飞后,向萧逸飞伸出手,想与萧逸飞握手。

  萧逸飞伸出手与顾祝同的手握住,稍用力,差一点把顾祝同的手骨捏碎。

  顾祝同疼得双膝发软,额头沁满汗珠,呲牙咧嘴哇哇怪叫。

  萧逸飞冷笑说:“大汉奸,老子就是新四军游击队队长,你杀啊!有种你向老子举起屠刀啊!”

  戴老板和大公子大惊,赶紧劝萧逸飞松手。

  萧逸飞松手,顾祝同用力甩手,仍然哇哇大叫。

  萧逸飞怒视着顾祝同说:“提醒你一句,你这个大汉奸,假如不看在大公子的面上,老子今天就宰了你。”

  戴老板尴尬笑说:“萧将军,你怎么能这样?有话可以坐下来好好说。顾将军可不是汉奸,他是抗日英雄。”

  萧逸飞仰天大笑说:“屠杀抗日义士的刽子手竟然是抗日英雄?不!这个狗日的绝对是汉奸,抗日英雄不会屠杀抗日同胞。”

  顾祝同看着萧逸飞叹气说:“萧将军,今天请你来,我就是想和你说说这件事,你何必要冲我发这么大的火?”

  萧逸飞说:“跟汉奸有什么好谈的?免谈!”

  大公子的脸色青一块紫一块,看戴老板,戴老板赶紧扶住萧逸飞把萧逸飞推向座位。

  萧逸飞坐下,说:“我萧逸飞来自草莽,不懂你们的政治,但我萧逸飞心中有面镜子,谁是汉奸,什么样的人是汉奸我看得一清二楚。我萧逸飞对汉奸,绝对不会手软,碰到一个就会杀一个。你顾祝同这个大汉奸,我萧逸飞早晚会把你宰了。不要以为我会怕你,强调一遍,当老子想宰你时,你派再多的军队保护都没用。不信的话你可以试上一试,你现在就逃走,躲起来,看老子能不能在天亮前,就把你碎尸万段了。”

  戴老板大声说:“好了,不要再说了。不看僧面看佛面,我的面子你不给,大公子的面子总得给的吧?”

  萧逸飞对大公子说:“没想到你会与汉奸坐一张桌上吃饭,早知道我一定不会来。”

  大公子叹气说:“萧将军,顾将军知道你会对他记仇,所以请我作东,让你们能说说话,没想到你的脾气好大,哪象一位将军?”

  萧逸飞不再作声,必须见好就收,顾祝同已经受到了惩罚,他能忍住不拔枪,就已经很不错了。真能杀了他吗?绝对不能,假如杀了他,新四军还不要遭受**的严重报复的?外侮未除,内战又起都有可能。假如产生那种局面,他萧逸飞就真成为民族大罪人了。

  绝对不能由着性子办事,必须克制,再克制。

  戴老板对顾祝同笑说:“萧将军刚从战场上下来,在赣南的那段日子,天天杀鬼子,情绪有点激动,还望您大人有大量,能海涵。”

  顾祝同重重叹气说:“我成为民族罪人了,我与新四军前世无仇,近世无怨,我只是替罪羊。”

  戴老板笑说:“我们和大公子一起敬萧将军一杯酒,这叫相逢一笑泯恩仇。”

  顾祝同看大公子,大公子点头说:“行!我们一起敬萧将军,敬我们的战神。”

  大公子、顾祝同和戴老板三人端酒杯站萧逸飞身旁,萧逸飞轻叹一声,端酒杯与三人碰杯,说:“为了抗战!”

  三人齐声说:“为了抗战。”

  四人仰脖把杯中酒一口喝干。

  四人全都坐下,吃了一会菜,喝了一会酒后,顾祝同说:“萧将军,不管我是罪人,还是朋友,我很想告诉你目前第三战区所处的形势。”

  萧逸飞叹气说:“那是你的事,要我是战区司令,再把小鬼子赶尽杀绝了。”

  顾祝同苦笑说:“我也想把小鬼子赶尽杀绝的呀!可是怎么杀?实力不如人家,我们必须承认。日寇第11军一直有打通浙赣线企图,阿南惟几担任第11军司令官,他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攻打长沙,寻找第九战区主力决战,而是从南昌一路向南打通浙赣线。浙赣线一旦打通,第11军与在浙江的第13军联络上,那么大半个南中国就会沦陷,我百万大军就将被包围,长沙不战而败,重庆也将危在旦夕。”

  萧逸飞叹气说:“能居安思危就好,何必要举屠刀杀兄弟同胞呢?”

  顾祝同说:“刚才我说了,我只是替罪羊,萧将军我恳请您能和我之间摈弃嫌隙,共同抗日。”

  萧逸飞叹气说:“汉奸假如愿意抗日,我也会帮助的。说吧!需要我做些什么?”

  顾祝同说:“暂时不要到湖南去,以皖南为依托,对日寇开展游击战,摧毁日寇交通线,让日寇第11军打消南下念头。”

  萧逸飞苦笑说:“日寇第11军是野战军团,没有守城义务,他们的到来就是打仗,不从南昌往南打,它就会到长沙去与第九战区打。你这是想让我帮你把日寇往第九战区方向赶啊!”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