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武升级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战神弟子

第一百三十二章 战神弟子

  张轻名伸个懒腰,躺在人行道上:“你信么?有时候我特想这样躺一辈子。”

  吴畏没接话。丁初还知道联系自己,可是初晨去哪了?

  俩人又发了会儿呆,起身回家。

  张家的底蕴要差一些,不过运气算是不错。

  他们家不比白家人多,整个张家只有一个张轻武能拿得出手,他是张家希望。这次要是死在斗场中,张家会迅速没落。

  一路上也没说话,很快到家,是间两室一厅的公寓房。张轻名放下钥匙:“我得回家一趟,你别出去了。”

  吴畏点头。

  张轻名又叮嘱几句,说是冰箱里有吃的……然后离开。

  白家最杰出的子弟战死,在政府给予奖励和抚恤之前,白家已经在准备丧事。

  第二天一大早,白宁和十几位战死在斗场里的高级战士的尸体被送回京师。

  白家庄园特别忙,始终人来人往,也始终有很多人等在庄园外面。

  吴畏没有再去,也没有联系白天明,一个人安静的待在公寓房内。

  白家在做白事,有人惦记着吴畏,想要招揽或是交好,频繁打来电话。

  吴畏觉得烦,给张轻名打电话,说是太多人找自己,他要关机,如果白家有事情一定要通知我;举行葬礼的时候也一定要告诉我。

  张轻名答应下来,吴畏关闭电话,摘下手表丢在一旁。

  白宁的葬礼很隆重,但是也很简单。

  隆重是说来了很多很多重量级的大人物,包括总统都来了。

  简单是只有一天时间,而且是和所有在斗场上牺牲的战友一起举办的葬礼。

  都是为国牺牲的战士,安葬在青山公墓。

  葬礼当天,满城哀伤。

  车队从国家大道前缓慢开过,总统亲自为他们送行,军政两方有很多大人物出席。

  吴畏想着帮忙来着,最后却是只远远见了一面。

  和张轻名、刘上尚、战安这些小一辈的人站在一起。

  涉及到斗场秘密,这次葬礼不能对外宣传,这些英雄也不能对外宣传,除此之外,都是给予最高规格的待遇。

  因为规格太高,导致吴畏等人根本不能近前。

  排在最前面的是所有烈士的家属。

  吴畏他们只能远远看着。

  总统待了十几分钟,带着很多人离开。

  方青来了,让人找到吴畏,还有白天明一个。

  公墓那里一片哭声,陵园外面全是汽车全是人。

  当总统车队离开后,方青带着吴畏和白天明慢慢走出来:“想做我的学生么?”

  吴畏很意外:“为什么?”

  “白宁和蒙长洪死了,你们俩就当是替补?”

  吴畏没说话,看向白天明,白天明刷地鞠躬行礼,两手笔直贴在裤线上,身体弯成九十度:“老师好!”

  吴畏犹豫一下,也是鞠躬行礼:“老师好。”

  方青点点头:“从今天开始,你们俩就是我的学生了,目前来说只有一个要求,一年内升到战将。”

  “是。”俩少年一起大声回话。

  新收了两名学生,方青表情却是带着一些哀伤,沉默好一会儿,从兜里拿出两个电子存储器:“回去学。”

  俩人双手接过。

  方青看看两个电子存储器:“里面的东西不能外传,要配两台不能上网的电脑,密码是……白宁。”

  停了下又说:“不能将存储器里的东西备份到电脑里,存储器激活后,只能在激活它的电脑上使用,所以,最好是赶紧记住,然后毁了它。”

  吴畏继续说是。

  方青看了他一眼:“天明可以说是继承了白宁的位置,你呢,蒙家也许会来找麻烦,我的意见是尽量容忍。”

  吴畏还是说是。

  “我走了,有事情给我打电话,或者是联系计远叶。”

  这应该是世界上最简单的拜师仪式,什么什么都没有,只有三个人简单说了几句话。

  等方青离开,白天明看向吴畏:“你没有住处,我爸说把城外那间别墅,就是你住过的那间给你,一会儿去办手续。”

  吴畏摇头:“手续就不用办了,我先住着。”

  “要办。”白天明找到个借口:“你也看见了,我们白家家大业大人口众多,万一某天我被人扫地出门,有了你那个房子,我好歹有个容身之处。”

  “战神的弟子,谁敢扫你出门?”

  白天明沉默好一会儿:“还是给你吧,二伯家的一些人已经在闹着分宁哥的东西了。”

  “房子是谁的?”

  “是白家的,一直是宁哥住,现在有人想要那间房子,可我不想给他们……就当是留个念想。”

  吴畏沉默片刻:“我感觉你好像长大了。”

  白天明苦笑一下:“现在,我就是白家很多人的眼中钉,以前有宁哥在……”

  吴畏想了一下:“去办手续吧。”

  白天明看眼时间:“你等一下。”

  白家办理房产过户手续,肯定不用像老百姓那样跑来跑去折腾好几趟,有律师来找吴畏,拿了身份证明和授权书,带着他走上一趟而已。

  一天之后,城外这间别墅就是吴畏的了。

  如果是以前,吴畏能高兴的跳起来,会大喊大叫的胡乱发疯,会说什么老子也是有钱了人一类废话。

  现在没有,经历过一次斗场炼狱,他整个人都发生变化。

  第三天的时候,白天明带着两个人来收拾房子,就是简单处理一下,把没有用的东西拿走,有纪念意义的东西拿走。

  倒是留下白宁用过的很多东西,比如衣服鞋、毛巾被褥这些。

  全部收拾一遍,干净整齐放在两间屋子里。

  收拾好以后,那两个人带着不要的东西离开,白天明留下没走,说是晚上出去喝酒。

  吴畏有些好奇,担心白家的事情没有处理完。

  白天明说:“主要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剩下的事情用不到我。”跟着又说:“我在市里有个房子,搬过去陪我。”

  “我要上学。”

  “你那个学上不上都一样,四大名校还没联系你?”

  “不知道。”吴畏摇头:“好多人找我,又不想设置黑名单……”

  “有过滤功能、还有秘书功能,没开通吧?”

  “……我不知道。”

  “开通个秘书功能。”白天明说:“这里就这样吧,先回家,晚上喝酒。”

  “我不是一个人。”

  “知道,我还好奇你的车怎么没了。”白天明有点落寞:“还有那三只笨狗……让我养吧?”

  不等吴畏说话,白天明起身道:“走吧。”

  吴畏想了一下:“好。”去收拾东西,其实就一个小包。

  在关门的时候,那辆很熟悉的黑子汽车回来了,猛地停在吴畏身前,车门打开,跳下来怒气冲冲的初晨:“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吴畏好奇:“什么怎么回事?”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吴畏苦笑道:“我天天带着电话的时候,你不打;就这两天没戴,你倒是找我了?”跟着又说:“咱们搬家了,进城。”

  “你要搬家?搬家不告诉我?这人生地不熟的地儿,你把我扔了?”初晨很生气的样子。

  吴畏心下叹气,你能不能不闹啊?

  “我那房子不算小,走吧。”上车找三只笨狗玩。

  吴畏仔细锁门,顺便小声说话:“他哥战死了,你别胡闹。”

  初晨啊了一声,看着吴畏锁好门,再一起上车。

  市里一栋三十多层楼的大厦,白天明的房子是顶层两间屋子,将其中一间让给吴畏和初晨住,他带着三只狗进了对门房间。

  初晨忍了一路,进门后就问:“战死?和谁打架?”

  “斗场。”

  初晨愣了好一会儿:“这么快开启?”

  “我看见上次那个银发战神了。”

  初晨沉默一会儿:“你杀人没?”

  “没。”

  初晨说:“斗场就是要杀人的,你不杀人怎么回来的?”

  “我把他们都撞晕了。”

  眼看初晨还要问问题?吴畏马上问话:“上次我回来,你说马上回家,去哪了?”

  “在外面玩。”

  “一玩好几天?”

  “不说这个,我想借钱,你借我点呗?”

  这是一定有事情,初晨一个小女孩,车里又没有添置什么东西……吴畏很舒服的斜躺在沙发上:“坦白吧。”

  “坦白什么?”

  “黑娃跟你走了一路,他是电脑。”意思是什么都能记住。

  初晨怔了一下,转头威胁黑娃:“咱俩是一伙儿的!你不许出卖我!”

  黑娃不说话,在黑色屏幕上打字:“好的。”

  吴畏看了这个笨蛋一眼:“小心我把你电池卸了。”

  说着话拿起手边长刀看了又看。

  这是他拥有的最好的武器,可以算得上是宝刀。

  是白宁告诉了白原,白原赞助给吴畏的。

  看见这把刀,就又想起白宁……

  初晨坐在边上:“怎么了?”

  “银发战神拿修罗基因跟我们打赌,赌注是一千个被拐骗过来的基因人小孩,他赢了。”

  “真的?”

  “你好像很高兴。”

  “为什么不高兴?救人为什么不高兴。”

  吴畏笑了一下:“我记得车上有八十多万,还有你还给我的那些钱,都花光了?”

  “一个大男人,能不能不干涉女人花钱的事情?”

  吴畏放下刀:“睡觉吧。”

  “给钱啊,我真的有急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