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1191章 叶佳媚作死
  第1191章叶佳媚作死

  叶佳媚别得本事没有,但她自私自利的样子,真得让人生气。

  清晨,一场沥沥的小雨开始在下着,使得整座城市都笼罩在蒙蒙的雨丝之中,雾气腾腾之间,高楼大厦若隐若现。

  白夏穿着一件比较经典保守的裙子,颜色也是黑色与灰格子的风格,她的长发挽在脑后,一张秀白的面容有些心事重重。

  邢一凡今天陪她过去观席,他一身灰色西装,也显得很低调。

  “走吧!我们先去吃早餐,然后和千辰汇合,再去接你父亲。”邢一凡朝她道。

  白夏点点头,在他的手伸来的时候,她抿唇一笑牵住。

  去了附近的早餐厅里,吃完早餐,他们约了蓝千辰到法院附近的一家咖啡厅,是下午开庭,还有充足的时间见面。

  白世泽也没一会儿就到了,他和蓝千辰初次见面,也有很多事情需要提前交流一番。

  “伯父,陈诉这方面我来进行,你只需要在特定时候回答问题,语气方面,尽量的明确简洁。”

  白世泽点点头,“我一定会好好配合你。”

  中午一起附近吃了一顿饭,下午的开庭时间就到了,邢一凡在进去之前,他让白夏先进去,因为他还要确定一些事情,白夏进去的时候,还有一个中年男以也进去了,他是邢一凡派来的保镖,只是白夏没有注意到。

  邢一凡确定这次做证的证人到场,这个人就是胡胜和叶佳媚偷情酒店的老板,他非常老实的过来了,因为邢一凡手里掌握着他多项违规操作,如果他不来,邢一凡下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他。

  他哪里敢不来?邢一凡说他的罪证可重可轻,只要他配合,最多就是罚款了结,不然,面临牢狱之灾也是有的。

  白夏看着父亲和蓝千辰坐下之后,另一道门里,叶佳媚和她的律师也到了,她的目光狠狠的盯着白世泽,就仿佛三世仇人一样,叶佳媚是真恨啊!白世泽直接让她一无所有了。

  而且,连她卡里的钱,都冻结住了。

  白世泽看着叶佳媚,也是悔恨之极,当年他就不该让这个女人靠近自已,否则,他和前妻一起陪着女儿成长,也不会落到现在这步田地。

  白夏的目光,也带着怨恨盯着叶佳媚,她要这个女人永远不要再出现父亲的身边,不要再给他带来伤害。

  白夏在望着叶佳媚的时候,她的身边邢一凡坐下来,他伸手便握住她的手,白夏微呼一口气,她的确要平心静气。

  为了叶佳媚无端气成一肚子火,也是不值得的。

  很快,双方开始陈诉了,蓝千辰这边先一步陈诉这次的离婚诉求,并提出白世泽的离婚请求,以及财产分配方面。

  对面的叶佳媚听完,果然白世泽一分不给她,并且,还要求把她卡里的钱要回去,她当场就叫嚣道,“白世泽,你真狠心呐!我这些年是白侍候你了吗?你竟然一分都不给我,我为了你,操持着这个家,我也不容易。”

  白世泽闭了一下眼睛,因为他在忍着怒火,但他不想说话。法官出声道,“肃静,对方律师请开始陈诉。”

  叶佳媚的律师自然是想尽一切办法,替她争取权益了,也提出白世泽的财产需要双方夫妻合法分配这件事情。”

  白夏听完,都气得暗暗咬牙,“她还脸这么做。”

  邢一凡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别着急,她得不到的。”蓝千辰开始反击了,他直接提出叶佳媚在十九年前,利用怀孕事件逼得白世泽娶她的欺骗行为。

  “我怎么知道我儿子不是他的?我当时也和他交往来着。”叶佳媚反驳道。

  “白女士,如果你儿子是你在不清楚的情况下生下的,以为是白世泽先生的,那请问你的女儿出生,你应该非常清楚了吧!”

  叶佳媚立即脸色一变,“这种事情,很平常,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也不安份的,他没有时间陪我,我只能找别人陪伴,这是双方都犯的错,不能怪我。”

  对面的白世泽已经气得攥紧了拳头,蓝千辰却不慌不忙道,“那请你们拿出证据再来指责我当事人的错误,请不要靠臆测这种行为随意污蔑我的当事人,这是法庭,一切讲求证据。”

  叶佳媚冷笑一句,“证据是没有,但白世泽身边的人肯定知道。”

  “那也请拿出实际的证据证明,如果拿不出来,我有权定论你们在抹黑我的当事人。”蓝千辰义正严辞的指责。

  叶佳媚咬牙道,“我只是犯了一次错误,这并不算我背判白世泽,怪只能怪他当年太冷落我,这也是他的错。”

  蓝千辰就等着她这么说了,他眯着眸问道,“白女士,你确定你只是在生你女儿的时候,犯过一次错?只一次背判我的当事人白世泽先生吗?”

  叶佳媚立即非常确定道,“我确定,我儿子的事情,是我们未结婚的时候有的,那个时候,并不算背判,但我女儿这件事情,我只是一次偶然失误而已。”

  “那请问叶女士这次的偶然,是你心甘情愿,还是不愿意的情况下发生的?”蓝千辰再问。

  叶佳媚几乎咬定了,“那当然是我不情愿的。”

  她的律师立即打断蓝千辰,“请对方律师停止对我方当事人的寻问。”

  “我请问完毕!”蓝千辰说完,优雅的坐下,神色间非常从容。

  叶佳媚低声和她的律师说了几句,交换了几个眼神。

  上面的法官也在交流着接下来的流程,没一会儿,便是到了双方证据呈交的时间。

  叶佳媚听他的律师说,她这次胜算有望,她便不由等着法院宣判了。

  “我方请到了一位证人,他能证明当年叶女士和她的情夫胡胜长年保持不正当关系,并且次数频繁,一个星期至少三次以上在酒店偷情私会,甚至以夫妻方式相处。”蓝千辰突然起身陈诉。

  对面的叶佳媚脸色瞬变,而她的律师也赶紧寻问,“这是怎么回事?”

  叶佳媚这件事情是隐瞒着的,因为胡胜告诉她,他们偷情的事情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因为那座酒店的老板答应保密到底的。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我根本没有和胡胜频繁接触。”

  叶佳媚一口咬定。

  蓝千辰冷静反驳道,“证据可以说明一切真相,我请示请证人出席。”

  很快,证人席上,站着一个紧张的壮年男人,叶佳媚的脸色开始铁青了,这个男人,不就是那个酒店的老板吗?她惊得站起身,却又因为恐惧而瘫坐在椅子上。

  “李勇,请你交待一下叶女士和她的情夫胡胜的事情。”蓝千辰平静的问道。

  李勇的眼角,瞟到座位席上的邢一凡,他立即打了一个颤,便开始如实交待了,“我和胡胜认识三十多年了,他和叶佳媚是高中同学,那会儿就交往了,在叶佳媚嫁人之后,他们一直在我酒店里偷偷约会,并且,我替胡胜利用别人的身份证开房,替他们做开房假证。”

  “那请问他们约会的频繁吗?”

  “大概一个星期三次以上吧!我听胡胜说,叶佳媚的老公非常忙,没时间陪她,她一个人孤单,每次他们白天早上开始到酒店里,一直下午才走。”

  “也就是说,叶佳媚并没有不清不愿和胡胜在一起,而是公然和胡胜以白日夫妻的形式在一起。”蓝千辰下了定论。

  对面的叶佳媚气得指着李勇道,“你胡说什么,都是你空口胡说的,你一定拿什么好处了。”

  李勇不由气了,“我胡说什么?我保留着近五年的录像,你和胡胜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一个星期来几次,我都有证据的。”

  叶佳媚听完,再次面色惨白,而她旁边的张律师摇摇头,输得太彻底了。

  在这样绝对的证据面前,叶佳媚根本无力反驳!

  白夏松了一口气,看向父亲,他却非常痛苦,因为这一切,都显示着叶佳媚对他的伤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