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空战帝 > 第102章悉数登场(下)
  乱石狂舞,烟尘漫天。

  摇摇欲坠的禁氏第一峰随着禁星这巅峰精气神的一刀轰然坍塌,爆响不止,大地剧烈轰鸣颤动。

  禁星的招数当然没有这般威力,驱使一峰真正坍塌的力量来自三方,禁星禁和,高氏族长以及那莫名搅局人。

  坍塌轰鸣声此起彼伏,震动此方大地,禁氏部落上方的黑云凝聚速度似乎在这一刻止住了狂猛的势头,温顺了些许。

  原本临空站立的老妪在此等滔天变化中如利箭激射后退,在两百来丈的地方站立,霞衣飘飞的她皱纹密集了一圈。

  那昏迷的黑妹和禁壮没有机会看到这惊天动地的一幕,两人被保护在斑斓光晕中,神情坚毅中透出无尽担忧。

  在这一刻,仿佛醒与未醒都不太重要了。

  浓烟渐敛,轰鸣渐止。

  只见平地上一片碎石,断壁残垣,焦黑四处,仿若遭受天灾雷劈般,满目疮痍,大地碎裂蔓延至百来丈,那原山脚处的高氏大帐有好几处都随着颤动倒塌了。

  至于山脚下的那块大石,岩石上面老族长挥毫泼墨铸就的八个大字: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却岿然不动,显得傲骨争天。

  原本盘旋直上山峰的山道当然也化作了废墟的一部分,只有场上的焦黑与小簇的黑烟才透漏出往日的峥嵘。

  先前耀武扬威的大明王法相也消灭殆尽,跟随一峰一样化作了废墟。

  至此,一峰不复存在。

  至于先前交战的当事人,则出现在了场间仅有的观战者老妪眼中。

  只见披头散发风禁星跪坐在废墟正中,只有下半身残留有衣物,他全身焦黑,焦黑上面自然是猩红的鲜血,浑身上下无一处完好,伤口纵横交错,极为狼狈。

  喊完那一声气愤之极的话语后,禁星不再多语咆哮,对于凶狠的敌人,这一类的虚张声势完全不起作用,更何况于如今死不休的仇敌!

  血红色的朴刀杵在他身前一尺,其上光华流转,符文嗡嗡自鸣,光芒闪耀。

  跪着在地的禁星微微向前躬身,却不是向敌人拜头求饶,而是小心翼翼放下了他背后紫色光罩中的禁和,不言不语。

  观其动作,竟是在一峰倾塌中以纯粹的肉身抗衡,端的是不可思议之极。

  禁星做完这些后,双手微拢头发,扯拉下身上本是残缺衣物的一角,将头发系紧,露出了淌血的面庞。

  一股狰狞的气势从禁星身体上闪发而出,他抬头看向身前十丈远处的不速之客,另外一个黑袍,赵氏的二长老,那位喜爱桀桀怪笑的老者。

  两人站立在离他十来丈处,瞧着此刻的猛兽,受伤的禁星,轰然发笑,是真正的喜悦之情,其中甚至还有一些莫名的赞赏。

  新来的黑袍人桀桀怪笑道:“没想到,真是没想到,禁星你居然如此能折腾,三族测试时你就光芒四射,如今更是不曾多让。就算我有放弃你的想法,想必我自己的道也不会答应,这太有违本心了!”

  禁星还是没有说话,全身的力量汹涌澎湃,极欲宣泄而出,他右手搭在了朴刀刀柄上,连人带刀激射如电,一抹血色刀罡惊鸿贯日。

  刹那出手,声势狂猛。

  站立在赵氏黑袍老者的高氏族长悄然后退了一步,腾出了空间,显然是想要旁边的黑袍上。

  赵氏黑袍当然没有让高氏族长失望,一步跨出,探手一挥,那血色刀罡便轰然破碎,动作不停,尔后他改挥握拳,当胸砸向禁星。

  平淡无奇中虚空出现了一道小黑线,砰的一声,却是印在了禁星的刀背上,被禁星微转朴刀,以巧势卸去了威力躲了过去,一步未退。

  一招不成后,赵氏黑袍却收回了那一脚。

  只见那处地面上激射而出一个黑色小旗,出现的刹那,一股夺魂摄魄的诡异气息瞬间充斥全场。

  “这是?”赵氏黑袍疑惑,随后只见他化作了残影,扑向了这黑色小旗,显然是想在禁星对敌不充分的情况下抢夺过来,占为己有。

  禁星那肯给这个机会给他,猛地一踏地面,右手朴刀刀面微转,红光闪耀,再度一招惊鸿贯日,气势更加强劲,威力倍增不止。

  尽管下手的时机很快,对应施展的措施也很到位,但还是慢了一分,被赵氏黑袍抢夺了过去。

  赵氏黑袍拿着那杆黑色小旗,口中咂舌不已,啧啧有声,却是听不清言语,显然是看出了手中物件的神奇。

  思及此,赵氏黑袍忍不住放声大笑,阴冷冲禁星道:“念你给我送宝的份上,我就饶你个全尸,桀桀……”

  话落,一道黑色流光浮现,瞬间抵至禁星跟前,声势滔天,劲气逼人。

  禁星也不焦躁,神色慌张般向后连跨逃避,显得仓皇之极,万分仓促的他连忙横刀来挡,砰的一声轰隆巨响。

  这一次禁星没有能力与机会卸去力道,身体倒飞而出。

  激射中的禁星神色却变得淡然,嘴角还勾起了笑意,在这十万分之一不到的时间内,他违反规律般竟是微微转动了身子。

  接着千斤坠跟进使出,他的双脚便如两柄天刀般豁开了地面。

  以此等方式卸力断然是禁星做不到的,再说那身体内的气机还不顺畅,如何使得出来?!盖因其身体内源源不断涌出的真气!

  左臂上的莲花印记仍然在持续闪烁,只不过频率有所下降,似乎过不了多久,莲花印记诡异的助力便会消失殆尽。

  所以禁星此刻在抢夺先机,是的,从与高氏族长对上的那一刹那,禁星都在无时不刻地抢夺先机,对于超出本身境界太多的高手来讲,也只有先机才是出路。

  只有这个先机会带来主动,而主动一出便会情不自禁般影响战斗走势。因此,先机对于格斗本身非常重要,在跃境挑战中也可以收获奇效。

  那赵氏黑袍看见禁星居然使出如此诡异的方式,二度卸区劲道,他桀桀一笑,看了一眼被禁星拿在手中的光芒大炽的朴刀,犹自点点头,似乎认可了此物的奇异。

  其实早在禁星在三族第三轮比拼时,禁星和他手中诡异朴刀的信息文件在他案头上便摆了厚厚一摞,尔后又联想到大雪中的探子,那名在禁星和赵静雪中漫步时命丧黄泉的碟子,他便彻底恍然。

  对于神兵诡器,他可是一直迷恋已久,所以在丧失了一名气动境碟子后,他只是吩咐人暗中收集调查,如今看到禁星连番惊天刀势,他畅怀大笑,笑容刺耳难听。

  利欲熏心心渐黑,赵氏老者岂会在意禁星,当下便不管不顾横冲直撞而来,要做那落井下石之事。

  仍在卸力的禁星盯着转瞬即至的黑色流光,脸上镇定无比,在瞧见黑光中的黑袍右掌拍向自己头颅时,禁星咧嘴一笑。

  突然的动作,不该有的笑容骤然出现,委实让赵氏黑袍一怔,不明所以,不过手中的动作却是没有停歇,奇准无比地拍向禁星的脖颈。

  在临近禁星脖颈前几寸远时,禁星抿嘴,收住笑容,嘴唇张开,吐出一个音节,音节出现的刹那模糊不清。

  须臾间,那音节便如洪钟大吕般震荡禁星周身。

  “杀!”

  赫然便是一声“杀”!

  在禁星二人周围,那四面八方中的废墟中射出七道黑光,摄魂夺魄的气势再度喷涌而出,却不是小心翼翼,而是狂躁无比。

  紧接着,赵氏黑袍老者左手中的黑色小旗瞬间脱手而出,与那七杆黑色小旗首尾呼应,犹自盘旋,激射出黑光。

  霎时,八道黑束在空中凝结,化作了一个大大的“杀”字。

  其上黑光流转,诡雾散出,一股恐怖阴冷的气息瞬间降临。

  气息始一出现,黑袍右手手掌的动作便慢了一分。

  而恰恰是这一分,禁星气机得以缓解。

  单手变双手,朴刀上符文光芒大炽,蛇形虚影霎时浮现,咆哮不止。

  没有了禁和莲花九踏以及禁术血脉嫁接的威力,此刻的气势虽然看起来恐怖无边,其实内里的威势却是减下了不止一星半点。

  朴刀上洪荒寂灭的气息狂涌而出,刀意再现。

  尽管刀意弱小,但也是刀意。

  凌厉的刀意一出,那空中的黑色“杀”字顿时一闪而没,两两结合。

  血色朴刀上顿时被镀上一层浓密的诡异黑雾,翻腾间劲气四射,刀鸣不止。

  目前禁星所有领会到的刀式,全部融合在了这里面,糟粕多,精华也多,来不及凝练的刀意因此有了一份独有的骄傲。

  “吼——”

  蛇形虚影咆哮,禁星寸劲再发而下。

  惊雷炸响,催魂夺魄。

  一刀砍出,风云变色。

  “不好!”赵氏黑袍恍然,惊悚无比,迫不得已收回攻势,双手画圆,衣袖鼓荡,黑色罡气四散。

  “簌簌——”

  轰隆爆响,品字三黑箭再度激射而出。

  一式完成之后,赵氏黑袍仍然不敢大意,后跨一步,手中一翻,一把带鞘长黑剑出现在他手中。

  “呲吟——”

  长剑仓促之下愤然出鞘,剑气惊人。

  黑色剑罡紧随其后,音爆刺耳。

  以攻代守!

  长剑递出的时候,那最前面的三丈黑箭与朴刀相接触,霎时崩溃,根本来不及汇聚重组,便真正的化作了粉末。

  三箭再也实现不了先前救场时的分身合一术。

  摧枯拉朽,十来丈的刀罡,血色带黑,诡异无比,仿若来自九幽之地被镇压的远古凶魔,寒煞惊天。

  余势不止,冲向黑色剑罡。

  ……

  关注官方qq公众号“”(id:love),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