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鼎豪侠传 > 第706章清平初现
  “投降?!”

  子婴见百官退去,空落落的大殿中只剩自己,虽说张良就站在自己背后,可这心中仍是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只是这投降两字,着实让他心惊,猛地站起身来,被赵高眼神一瞪,又不自觉坐了回来!稳了稳心神,看了身后一根宫人打扮,低头垂手,不言不语的张良一眼,这才语气缓缓道:“赵丞相,你是说向沛公大军投降么?”

  “非也!”赵高还未说话,项庄早神色冷冷出声道:“沛公不过是一旅偏师,侥幸没有遇见秦军精锐,这才得以先进关中一步,大王只可投降我家项将军,就像秦国王离,章邯一样!”

  “那本王要是不愿呢?”子婴见项庄对自己毫无一点礼法,不觉有有些动气,骨子里带来的始皇帝那一点气概,未免阵阵涌了出来,一挥衣袖道:“本王虽居咸阳,可也知道你们关东诸侯曾有成议,先入关中者为王,却也并未说要跟秦军大战,如今沛公十万大军就在咸阳城之外,项将军还未进函谷关,本王何以要舍近求远?不去向沛公请降,却要去跟远在函谷关外的项将军请降?”

  “此事只怕由不得大王你!”项庄腾的一下站了起来道:“沛公不过十万军,凭着阴谋诡计,侥幸先入关中,岂能与我家项将军相提并论?项将军武勇,天下皆闻!请大王细思,项将军此时正率天下诸侯数十万大军西行入秦,若是大王不肯向项将军归降,将来项将军进了咸阳,大王这王座,可有些不稳罢!”

  “哈哈哈!”子婴向后一靠,此刻已是豁了出去,看着项庄道:“尊使你看本王此刻这王位还稳么?本王乃是无能之辈,不过仗着一点始皇帝血脉,这才得以登上这秦王之位,可上不能修政安国,以追始皇帝之祖业,下不能安抚黎民,以安天下苍生,你们关东诸侯,不过是借着秦国朝廷之乱,这才得以成事,若是始皇帝在,你们的人头早已挂在咸阳城头了!”

  “大王,事已至此,还提始皇帝有何益!”季布起身,拦住有些暴怒的项庄,向着子婴行礼道:“微臣几人前来,并非只是劝大王归降项将军,着实是为如今秦国百姓着想,请大王细思,巨鹿之战,秦军精锐尽归我家项将军,秦军仅余二十万残兵,也在新安尽数投降,如今秦国上下,能战之兵不上十万,可用之粮不支数月,沛公十万大军虽在不远,可到底并非楚国正师,微臣为大王计,为咸阳黎民计,恳请大王归降项将军!”

  季布此话,说的虽是婉转,可自己心里多少有些忐忑不安,他久在项羽麾下,深知自家这位将军为人,最是争强好胜,不肯服输之人,巨鹿之战,章邯王离两人帅秦军重重围困赵军于巨鹿城,诸侯畏惧秦军声势,都屯兵不进,连楚国卿子冠军宋义也滞留不进,推说要等秦赵两败俱伤之际,再坐收渔翁之利,此举不啻将赵国军兵拱手让与章邯王离二人,项羽数度请战不得,一愤而怒杀宋义,自任上将军,破釜沉舟,亲冲秦军大阵,九战而败秦军,让楚军声名大振,诸侯无不为之震惧,项羽也自此威名鹊起,可也因此一战,楚军主力迟了几乎两个多月,反倒是沛公借着张良奇计,先入关中,项羽虽不名言,可也深以为耻,若是子婴再向沛公请降,将来项羽到了咸阳,子婴下场不问可知!

  “尊使请坐!”子婴见季布礼节周备,却是淡淡一笑道:“尊使的意思,本王心中明白,只不过这归降之事,本王自有计较,尊使到时自然明白!”

  “大王!”赵高一直坐在一旁默然不语,此刻忽然道:“归降之事,事关国体,大王岂可一人独断?此事老臣已有成算,就请大王今日拜谒祖庙,献出传国玉玺,交由老臣,老臣自会拣选朝中能干之人,同几位尊使回去,传达大王归降之意!”

  “赵大人,本王倒不知你竟然替本王想的如此周到!”子婴冷冷看了一眼赵高,面带蔑笑道:“秦国走到如今地步,自然都是赵大人勤劳秉政所为,这归降之事,赵大人想必也思虑并非一日两日了,可据本王所想,若是只献上传国玉玺,只怕有些诚意不足罢?”

  赵高也觉察出来子婴今日有些异样,跟往日那般唯唯诺诺,在朝上无论大小事情都不敢妄一言的样子截然不同,可心中想想,却也觉得有些明白,毕竟如今要子婴以秦王之位投降关东诸侯,他骨子里那点始皇帝传下来的气性,自然不肯就此罢休!

  “传国玉玺都不足昭示诚意,那不知大王还有何物可献?”赵高冷冷瞧着一脸悲凉的子婴道:“难不成大王还要开掘始皇帝陵墓,以其中那些稀世奇珍为礼,献给项将军为礼么?”

  “赵高!”子婴忽的一声咆哮,两只眼睛通红,死死盯住赵高道:“你不要以为本王不闻不问,就一无所知,你今日心中所想,乃是借着拜祭祖庙之名,取下本王这颗头来,同传国玉玺一并送给项将军,好让你赵高坐上这秦国王位!”

  项庄,季布,项伯几人,见子婴忽然跟赵高如此说话,几乎等同是摊牌一般,心里都是一惊,可他三人也不知赵高竟然还有这份打算,顿时一齐看了过来,若赵高当真如子婴所说,今日这秦国宫中,免不得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大王今日如此跟老臣说话,想必也是有些缘由罢!”赵高熟视子婴良久,忽然笑了一声道:“既然大王能猜出老臣这份心意来,自然是不肯任人宰割了,老臣知道大王一直貌似怯懦,实则暗藏智勇,此刻跟老臣说的这么明白,不用说,是早已安排好了罢!不过老臣虽然昏聩,却还没到耳聋眼花的地步,敢问大王,你素来随身左右的韩谈,今日为何没有随着大王入朝?”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