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求道武侠世界 > 第四章弯弓射雕
  下得终南山,出了全真教范围,这一路上,已经进入金国的统治范围,只是沿途所见都让太元颇为遗憾,到底是异族统治,治下的汉民生活艰苦,受尽苦难,时而可见到跋扈凶残的女真金人招摇过市,横行霸道,周围百姓皆是敢怒不敢言,动辄迎来一顿毒打。

  一开始太元还曾出手管上几下,后来见得多了,也就麻木了,最后更是穿山过岭,等闲不入市集之地,这才落得个眼不见为净。

  “罢了,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兴衰离乱,本就是天地大道,人力岂能违抗!”

  几世为人,太元到底道心坚韧,很快便平复了心情,心无挂碍,一路尽走荒野之处,这时节,荒山野岭之地,毒虫猛兽横行,草木茂密,以他的手段倒也不怕没有饭吃。

  反而这山野之中,人迹罕至之地,诸多年份久远的药草也不时可见,一些如山参,黄精,茯苓,首乌之类的大补之物都随着餐餐野味进了太元的肚腹之中,被他以玄功一炼,就化作滚滚精元,增长了他的修为。

  此时太元苦修龙象般若神功,这门神功锤炼肉身气血,对元气的消耗最是庞大,一路走来,有诸多野味药材相助,他的功夫飞一般地进步起来。

  出了秦岭一路向东,再过太行,行程何止千里。

  十几日后,太元眼前一阵开阔,背后一座人流密集,喧哗鼎沸的城池之外,便是一望无际,苍茫辽远的大漠草原。

  准备了一些给养,又买了一匹骏马,太元一骑绝尘,终于是进入了大漠深处。

  天苍苍,野茫茫,高阔的蓝天,朵朵白云飘荡,脚下青草被风吹得哗哗作响,时而可见牛羊成群,诸多蒙古牧民逐水草而居,显得惬意悠然。

  太元看在眼里,心中叹息,谁能想到,这生存在草原之上的民族,将来会掀起一股惊天动地的血雨腥风,偌大的天下,蒙古铁骑纵横无敌,杀人盈野,白骨如山!

  只是现在,蒙古草原还未大一统,那位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仍在积蓄力量,各个部落之间,更是时有厮杀征战,辽阔的大草原上,时刻都有战争在爆发。

  可惜,现在蒙古人的威胁恐怕还没有几人能够预料到,等到这偌大的草原一统之后,恐怕又是一番改天换地的场面。

  一边行走在茫茫草原上,太元心中感慨万千,所见所闻,虽是有几分新奇之意,却也没多少兴趣。

  伤春悲秋一番,太元彻底平静下来,整个人气质一变,飘渺淡漠,似近在眼前,又恍若远在天边,给人一种淡漠浩瀚的感觉。

  经此一番心神跌宕,他感觉自己的精神修为更近一层,心中求道之心越发坚定,不为外物所扰,似澄澈古井,又仿若高天白云,俯视天地,洞彻红尘。

  孛儿只斤-铁木真的乞颜部落这些年来渐渐兴旺起来,在草原上的名头响亮,太元不用几下就打听出了这个部落的下落,于是也不再耽搁,纵马驰骋,心灵放空,只是四五日之后,就远远地看到一片好大的部落。

  这部落人喊马嘶,毡帐如云,布置之间,很有章法,一旦有外地入侵,便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聚集起足够的力量抵御。

  看到这一幕,太元默默点头,难怪这铁木真最后能够成就大业,只看这时时刻刻都在准备征战防御的手段,就注意显现出此人的雄才大略来。

  他这一路上可不止经过一两个草原部落,可其他的部落布置都很是杂乱,只有这铁木真的乞颜部,虽没有建造什么坚固的城池,可也非同小可,毕竟麾下都是草原的精锐骑兵,天生就崇尚进攻,若是真的被一座大城给圈起来,那反而会失了锐气。

  粗略地看了一眼,不多时太元就看到不远处一座高耸的大山,垂直陡峭,风骨嶙峋,在这一望无际的大漠草原上很是显眼,而且以他卓绝的目力,可以看到那高山之下,似有一团黑压压的人群汇聚。

  苍穹上空,一声声雕鸣尖锐嘹亮,远远地传来。

  “竟是如此之巧吗?”

  太元心中微动,却是没有想到,自己一路随意行走,竟然还是赶上了这精彩一幕。

  于是他轻轻策马,悄无声息地进入了人群之中。

  眼光一扫,最为吸引他注意的,还是被众人簇拥在中间的一位蒙古大汉,他身形不甚高大,却很是粗壮结实,满脸虬髯,黑红的脸庞上一双凌厉如鹰的眼眸精光闪闪,似乎充满了深邃的智慧。

  只是第一眼,太元就知道,此人应该是乞颜部的首领,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了。

  果然,接下来的一幕幕纷纷上演,众人头顶上空,黑雕白雕激战连连,最后白雕不敌,其中一个死在当场。

  成吉思汗由这一场天空争斗中,引申到了兵法之上,心思之敏捷,非常人能比。

  然后几个蒙古将领纷纷弯弓射雕,一根根黑铁羽箭嗖嗖凌空,凌厉刚硬,杀机森然。

  这些将领,每一个都身经百战,杀伐无数的英杰之辈。

  目光又是一转,太元就见到一个身形魁梧的少年,半跪在地,引弓射雕,一抹黑影冲天而起,竟然是一箭双雕的无双箭术。

  一场热闹很快结束,成吉思汗一群人也走的差不多了。

  只有那魁梧少年身边跟着一个蒙古装束的靓丽少女两个还待在原地。

  这二人自是郭靖和华筝。

  那郭靖手持一口长剑,站在原地演练剑法,本来一套清灵迅捷的剑法,在他手上使来,却是虎虎生风,招式僵硬的很,全然失了剑法中的精义。

  他这套剑法,传自江南七怪中的韩小莹,唤作越女剑,相传乃是春秋时代的越女阿青所留,只是时移世易,其中精妙之处怕是丢了许多,即使如此,也算是一门精妙的剑术了。

  郭靖苦苦练了一阵,练到“枝击白猿”这一招,不是跃的太低,就是来不及挽出剑花来,急得满头大汗,却是越练越不得法。

  太元在远处瞧得暗暗摇头,这郭靖资质愚鲁,心思赤诚,本就不是聪明伶俐之辈,再来练越女剑这等清灵繁复的剑法,着实是难为他了,可谓是南辕北撤,想要有所成就,几乎不可能。

  不多时,太元眼神一亮,就见到一个身穿道袍,一尘不染,头挽道髻是苍须道士,这人面色红润,手拿拂尘,自有一副仙风道骨之态,正是全真掌教丹阳子马钰,也是太元眼下的师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