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种田奋斗史 > 48.第四十八章愤怒
  “不得好死,这群人都不得好死。..”

  王九儿的怒火也唤回了周沟的神智,瞬间冷静下来,摆了摆手,护卫停止打斗,赵之谦也唤声停止,无视周沟眼睛里的怒火,走向江易明身边,蹲下身体询问道:“没事吧!”

  江易明抬头露出淡淡感谢之笑,随后摇了摇头,一旁的王九儿心疼的哭道:“怎么可能没事,你看这脸红的,呜呜,对不起,江哥儿,都是我不好,害你……”

  江易明拍了拍王九儿的手,“这又不是你的错,你道歉做什么,九儿哥别哭了,我没事。”

  虽然江易明说了没事,可王九儿和赵之谦怎么看都觉得江易明很不好,王九儿怒火熊熊的指着周沟,“你们会为你们今日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赵之谦也因为江易明受伤而愤怒不已,虽然他和江易明不可能在一起,但也是心仪之人,更不用说江易明的身份。

  一直看周沟不顺眼的赵之谦现在更加不顺眼,冷若冰霜问道:“周沟,刘二,今日之事不会这么了了,你们最好把脖子洗干净。”

  周沟一直和赵之谦对着干,不管是医馆还是酒楼,可是也不知什么原因,赵之谦总是快他一步,已经够不爽了。

  今日还当街打他的人不说还带走他的人,周沟怎么可能不气,口气极为愤怒吼道:“赵之谦,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不然……”

  赵之谦怒斥反驳:“这话应该对你自己说,周沟,你和刘二的为人如何井河镇上谁不知,不要以为县城有官爷撑着就没事,识趣点最好立即去官府自首,不然……回家自备棺材吧!”不,说不定连棺材都用不上,以徐永轩的身份还有徐永轩背后的人,多半会分尸丢弃坟岗。

  周沟虽然没有和赵之谦打交道,可也打听了不少,知道赵之谦不会顺便放话,能让赵之谦这么说就说明这哥儿背后肯定有人,是谁?可以高过他和刘二背后的官府。

  赵之谦根本不理会周沟那副充满各种疑惑的表情,将江易明和王九儿扶进马车,自己坐上马车,侧头道:“周沟,你也不用自备棺材了。”因为赵之谦不认为徐永轩会放过伤害江易明的人。

  马车驶离,周沟并没有阻止,见到马车远走消失,周沟心里衍生一丝不安,而这不安越发强烈,思考的同时立即派人去调查江易明的身份,然而周沟还不知道今日这事会让他家破人亡。

  余督一直在城门前等,可是等了将近两个时辰也没等到便急了,架着马车找了几条街都没找到,只能去江易明说过的一殿堂。在一殿堂余督得知江易明在聚贤酒楼,又听见江易明受伤了,心急如焚跑向聚贤酒楼。

  余督在酒楼见到正在上药的江易明,立即上前跪在地上,“主郎,余督无能,没能保护好主郎,请主郎责罚。”

  “余督,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江易明完全不理解余督为何要向他道歉。

  王九儿大概是明白余督的意思,安抚道:“余督,这事和你没有关系,你起来吧!”

  余督瞧了瞧江易明,见江易明也是让他起来的意思,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不过还是低头说道:“主郎,你出来许久了,现在又受了伤,还是赶紧回去,不然主家会担心的。”

  好吧!其实这才是江易明最担心的,也不知道这具身体是怎么长的,被扇了几耳光,脸竟然肿了不说还红红不退,这样的面容怎么能让徐永轩看见,那这井河镇还不翻天。

  “唉,我这副面孔还怎么回去……余督,你回去和永轩说我和九儿哥今日不回去了,问原因的话就说是碰见白玉了。”

  余督不知道江易明为什么叫他说谎,但是看见江易明的脸再想起平时徐永轩对待江易明的关怀,他觉得这谎不过分。

  余督点头转身离去,王九儿一脸担心,“易明,这成吗?徐三会相信吗?”

  “相不相信也没办法,九儿哥,你知道我这副面孔肯定不能被永轩看见,不然……”他不敢肯定徐永轩会不会拿刀去砍人。

  能对年长的哥儿刘桂花动手的人,王九儿当然相信徐永轩是什么样的人,谁都不能伤害江易明,不然必死无疑。

  王九儿只能期望江易明的脸明个会消肿,不过事实难料,出去的余督一脸害怕的回来了。

  “怎么了?余督,你不是回去了吗?”江易明一脸好奇。

  “他不用回去了,我已经派人去通知徐公子了。”赵之谦进门一脸严肃说道。

  江易明和王九儿震惊,江易明激动站起身,“你怎么能告诉永轩,你知不知道他……”

  “我知道,不过江哥儿,我还是觉得你不要隐瞒徐公子的好。”

  两人都不懂,赵之谦笑了笑:“你觉得是知道你受伤的徐公子比较生气,还是明知道你受了伤还不知道被隐瞒的徐公子比较生气。”

  那不是明白着吗?当然是……江易明和王九儿瞬间明白了,心紧了紧的同时轻轻叹息。

  王九儿拍了拍江易明的肩膀,“易明,赵公子说的不错,还是实话实说的好。”王九儿完全不能想象事过之后才发现江易明受伤的徐永轩的表情。

  在家和徐永春安排徐永宁和徐永年婚事的徐永轩看了看天空,他家夫郎天刚亮就做马车离开了,现都过了晌午,还未归来,是出了什么事不成。

  徐永春跟随徐永轩的视线也抬头看了看高挂的太阳,大概明白徐永轩的意思,笑着漂流瓶徐永轩的肩膀,“别担心,估计正在路上了。”徐永轩听了想着也有可能,点了点头,笑着继续商讨婚事。

  一匹漂亮的白马飞奔进入桃源村引起了路人的观望,当白马停在徐永轩家门口时,门口的余老汉出门问道:“这位公子可是有事?”

  一身黑色着装的汉子漂亮的下马,双手抱拳恭敬的行礼礼,“老爹,请问东家可在?”

  “主家在,请问你是?”余老汉总觉得面前这汉子来头不小,而且那气势和话语感觉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他主家。

  汉子知道徐永轩在松了一口气,但也很快换上严肃表情,道:“我是一殿堂东家的护卫,麻烦你通知一下徐东家,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他。”

  虽然不明白这人有什么重要之事,但是余老汉还是很快的跑进屋里找徐永轩,徐永轩听到余老汉的汇报皱了皱眉,不过也快步走向屋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