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贴身宠妻:老公不乖跪键盘 > 第186章犹豫
  苏璃犹豫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此刻,她也未必还有勇气再看第二遍。

  如果这个画面是真的,如果没有动过手脚……她简直不敢再想下去!

  “姐,关键是这个日记本。”苏末扶着她坐下,给她倒了热茶,就立刻把一个精美的笔记本拿出来,“这是……最后一年写的。”

  最后一年,正是她回国,直到生下孩子的那一年。她怔怔的看着这个笔记本,却没有任何动作。

  苏末径直翻到其中一页:“当时,你住进关宅那一个月,正好是苏沁去美国试用新药的时候,因为临床效果不错,她带了大量的这种药回来,但是每次用过药,似乎都有一些不太好的症状,主要特征就是心浮气躁,脾气暴戾,因此……”

  他没有再说下去,苏璃的心里已经了然。

  因此那一年,她才会一次次的做出那么多不理智的举动。

  “妈妈就怀疑,关谷正是看中了这种药的副作用,才会向苏沁建议……”苏末低声说着,“她请了专家来检查,确认这种药物有很大的副作用,如果这是关谷有意安排的,那么,这就说明他……蓄谋已久……”

  蓄谋……已久……

  苏璃的双手握紧成拳,脸色逐渐变白。

  她想起来,那个时候,关谷是如何殷殷关切苏沁按时吃药,保重身体,如果这真的是他刻意安排的,那么……他的心思真的比她所以为的还要可怕的多!

  “当然,这个证据其实也不算特别充分。”苏末继续说道,“因为这种药物对苏沁的病情确实是有好处的,很多药物都有副作用这是没办法的事,何况苏沁本来就不是脾气温和的人。”

  苏璃闭上了眼睛。

  苏沁的性格,关谷自然会清楚,如果是别人,这样的副作用未必会对她产生太大的影响,但是如果那个人是苏沁,以她倨傲又睚眦必报的性格,一点外界的刺激再加上药物作用的一点不理智,就足以让她做出疯狂的举动来。

  而那个时候,关谷对她,似乎也并没有太多的限制。

  不,她不能再胡乱猜下去!现在说这些还太早,她应该相信他!

  “有一点是肯定的,这种药的确是当时治疗心脏病最先进的药物,因此,单单这个证据无法说明关谷蓄谋已久。”苏璃的声音有些沙哑,“这个证据,不足为惧。”

  “是。”苏末也点头,“但,如果跟录像带放在一起,恐怕这个日记和医生对药物的说明就有用处了。”

  苏璃心底一抽。

  录像带,最关键的还是录像带!

  “姐。”苏末的神色忽然严肃下来,“有些话,我想我必要要跟你说。”

  苏璃见他的神色忽然变得那么郑重,有些吃惊:“你说。”

  “我也是听到妈妈说到这种药物的问题才意识到的。”他低头看着桌上摊开的日记本,“如果,这一切只是误会和阴谋,也就算了,但,万一是真的,关谷就太可怕了!”

  苏璃一震,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不是怀疑jie夫,可是……毕竟暂时还无法完全排除这个可能性。”苏末的神色有些急切,“姐,我相信他对你很好,你们过的很幸福,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有一天他不再爱你了,他会怎么对待你?”

  她心底一凉,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完全说不出话来。

  “当初,他娶苏沁,就算没有多深的感情,但是他也是乐意的,虽然……大姐的性格不讨喜,身体不好,又特别的乖戾,但在人前,关谷依然可以表现的对她深情款款,可实际上可能他的心里是十分厌恶大姐,甚至是痛恨的,因此他算计大姐,用药物刺激她,又和你……他难道不知道这会对大姐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吗?可是他还是这么做了,他并没有顾忌过她的身体,你……你不觉得这很可怕吗?”

  “不……”苏璃缓缓的摇头,“他对我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刺激苏沁……反而,是苏沁的设计,我和他才会……”

  苏末对内情了解的并不算太清楚,此刻听她这么说,有些意外,但他很快反应过来:“但就算如此,他对大姐也足够冷酷。再怎么说,大姐和他也有三年的婚姻,他也可以毫不留情,甚至痛下杀手!如果有一天他不爱你了,又会怎么对你……”

  如果有一天他不爱你了,又会怎么对你……

  苏璃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嘴唇咬的发白!

  “不会!这件事,我相信他是无辜的!”这个念头是她此刻唯一的救命稻草!关谷不是这样的人,所以苏末的假设也没有意义!

  “可是,万一呢……”苏末的声音好像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却清晰的落到她的耳中,“现在,他足够的爱你,自然会在你面前表现他最好的,最柔软的一面。可是,你看到的就是真相,就是全部的他了吗?你真的觉得,你足够了解他吗?”

  苏末的话好像一把利剑,直直的插入她的心脏!疼痛立刻就攫取了她的唿吸!

  “如果有一天他不再爱你了,他会怎么对你?姐,你想过吗?”苏末依然在低声说着,好像含着无尽的焦虑,“你现在全心身都在他的身上,依附他太过,万一你们之间出现了问题,他如果要对你做什么,姐,你根本一点办法也没有,只有苏建,或许能帮到你,可他也完全不是关谷的对手。姐,你有没有发现,你把你的后路全部斩断了。”

  苏璃狠狠一颤,忽然抬头直直的望着他:“因为我本来就没有后路!”

  长到这么大,关谷是给予她感情和温暖最多的人,如果连他都不要她了,那她有什么可怕的呢?后路,她从来就没有后路,除了关谷,她还能依靠谁?苏建国,还是苏明艳,还是眼前这个逐渐成熟,却曾经放弃过她这个姐姐的苏末?

  也在这一瞬间的,她的心顿时又坚定了!

  她看着苏末错愕的表情,淡淡的笑了:“小末,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但是,你这个担忧,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就算我不依附他,也没有别人可依靠,我还有自己。如果有一天他不爱我了,我绝不会死缠烂打,我会……很干脆的离开他。我想,就算他真的曾经对苏沁下杀手,也不至于对我也做出同样的事吧?因为我不是苏沁,我不会利用他的容忍肆无忌惮。最重要的是,他不是这样的人。”

  他固然有他冷酷甚至残忍的一面,但苏璃相信他永远不会这样对付她,他对沈云素的容忍,对沈梦瑶的容忍,对关丰廷的容忍,她都看在眼里。这么久了,苏璃不认为自己百分之百了解他,但还不至于彻底看错了他。

  苏末怔了许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可……欣欣和阿斐呢?姐,如果到了那一天,两个孩子势必要留在关家,你真的舍得吗?”

  他的问题再一次让苏璃愣住了。

  她的思绪回到了在东岭市和他重逢的那一天,他毫不犹豫的带走了欣欣,将她逼至绝境,虽然是为了让她回去找他,可是,手段不可谓不冷酷。他在爱她的时候,为了得到她都可以用这样冷酷的手段,如果有一天他不爱她了呢?

  苏璃不敢再想下去!

  “姐,我真的很担心你……”苏末依然是絮絮的说着,“这个时候,外面的环境那么混乱,你还在为他的境遇担心,可他却离开了关宅,究竟有什么事,比你和两个孩子还要重要呢?”

  装饰典雅的包厢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中。

  似乎是要给苏璃思考的时间,苏末不再说话,低头攥紧了茶杯,但他眼角的余光还不忘观察着苏璃。

  此时此刻,苏璃的眼中全是茫然。

  有些问题掩盖在两人温馨与甜蜜之下,但未必不代表它们不存在,此时被苏末摆在了她的面前,竟然让她的脑子一片空白。

  关谷出差,她并没有想太多,但这个时候听苏末提起,她忽然意识到,他只告诉她他要去纽约一趟,却并没有说他要去做什么。去纽约,自然是要坐镇拉克威尔,但这个时候,拉克威尔应当运转正常,不受乌市这边舆论的影响才对,他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时候去一趟?

  她从来不觉得他做任何事都要向跟她解释清楚,但是在这个特定的时候,他的不够坦白终于还是引起了她的慌乱和怀疑。

  苏璃不得不承认苏末说得对,如果有一天关谷真的不爱她了,或者背叛她了,她一定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因为他要对付她,实在太容易,她也没有任何可以和他抗衡的筹码,想要争取孩子更是不可能。

  两人甜蜜的时候,这些都不是问题,可如果彼此的关系不复从前,这些问题就足以让她致命!

  “姐,”看到她眼中的触动和焦虑,苏末再一次开口,“关谷这样的男人,你驾驭不了。”

  苏璃勐然抬头看他,瞳孔璃缩,漂亮的眼睛里似乎有一道耀眼的光芒闪过。

  苏末心底一颤,但依然维持着镇定,说:“姐,这是我一直以来最担心的一件事,为了以后,你……一定要想清楚。”

  关谷这样的男人,她驾驭不了。苏璃忽然想起自己当初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有了这个念头。

  其实,如果一定要这么计较,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女人有把握说能驾驭的了他,他的性格决定了,他永远不会让自己陷入那么被动的位置,哪怕是在感情里。

  可,那又怎样呢?他们终究是相爱的,这么多年,他只爱过她一个人,哪怕他们中间有三年的分别,他还是不曾放下她,这就足够说明问题了。

  苏璃想起那一天在浴室里,他揽着她的时候,眼底的那抹坚定和隐藏的恐慌。

  每一段感情刚开始,无论多么甜蜜,都没有人敢保证彼此能够永远这样下去,直到地老天荒,可是那又如何呢?现在这个时候,去计较这些问题,未免太可笑。

  苏末看着她的表情从震惊,到茫然,到释然,心脏也跟着像过山车一样,一会儿激动一会儿失落一会儿恐慌。

  果然,还不待他再说什么,苏璃就眨了眨眼睛,笑了:“小末,你说的很对,这些的确是问题,也许我该提前防备。但是,现在考虑这些,完全没有意义,至少这个时候,我知道他是爱我的。”

  苏末迟疑了一下:“可是……”

  “总不能因为他存在着变心的可能,就放弃这段感?”苏微笑了笑,神色已然平静下来,“何况,就算失去了他,失去这段感情,我也可以让自己活得好好的,你完全不必担心。”

  苏末有些震惊的“啊”了一声。

  苏璃已经垂眸,看着那个日记本:“现在,当务之急是这两样证据。”

  他愣愣的点点头,强迫自己把心思放在这件事上:“呃……姐,那你有什么打算?”

  “小末,录像带可以让我拷贝一份吗?”苏璃看着他,提出了这个要求,“我想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出破绽来。”

  苏末犹豫了一下,点头说:“好,只是……”

  “我只是想研究一下,不会泄露出去,更不会让你妈妈知道,你放心。”苏璃立刻接口。

  他勉强笑了一下;“好。”

  苏璃要求录像带的拷贝,的确在他的意料之外,苏末不知道这个决定会不会有点草率,可是……没办法了,也许自己刚才那番话,已经引起了她的不满,如果他再拒绝,苏璃可能就要怀疑他了。

  “我也会派人仔细查一下苏沁当时吃的那种药,相信这个证据影响不会很大,只要再找出录像带中的破绽,就不必担心了。”苏微笑了笑,合上日记本,推给了他。

  苏末点头,迟疑着把日记本收了起来。

  苏璃此刻的镇定和若无其事让他非常的意外,刚才,他很确定她脸上的慌乱和怀疑不是假装,如果她已经对关谷起疑,总不至于那么快就打消了疑虑?

  他此行的主要目标,就是要引起苏璃对关谷的怀疑,因此不惜冒险带来了录像带和日记,毕竟万一苏璃不顾忌他,强要把这两样东西带走,他也没有办法,好在苏璃不会让他为难,可是,即使是拷贝一份录像带给她,也让他很不放心。

  毕竟他很清楚这卷录像带是动过手脚的,如果真的被苏璃发现了,以后的戏还怎么唱下去?

  这样想着,他的动作就不由的慢了下来,苏璃却忽然开口:“小末,如果你觉得为难就算了。”

  “不会!”他忙抬头,冲她笑了一下,“我在想,拷贝过后的可能看不出动手脚的痕迹……要不,我拷贝一份后,把原来的版本给你?反正妈也不会发现。”

  苏璃吃了一惊:“这样不太好……”

  “没事的。”苏末立刻下定了决定,笑容也变得真诚了许多,“就这样办!如果录像带是动过手脚的,肯定更容易看出来。”

  事关关谷的清白,苏璃不再犹豫,点了点头:“小末,多谢你。如果没有你的帮忙,这件事我恐怕真的毫无办法。”

  “我……应该的。”苏末微笑。

  说着,他很快拷贝了一份新的,把原来的那份给了她:“姐,我已经出来有一会儿了,再耽误下去,可能妈妈就要回去了,万一被她发现……”

  “嗯,那我们回去。”苏璃立刻收好这份录像带,和他一起走出包厢。

  他们位于会所的三楼,人很少,也很安静,但是让苏璃惊讶的是,刚刚走出去,走廊里就走过来一个年轻的艳光四射的女人,她看了眼苏璃,挑了一下眉。

  苏璃一惊,担心对方会认出她来,但这个女人什么也没说,打量了她一下后就扭过头,继续朝前走去,直到在某个包厢面前停下,推开门走进去。

  “小末,这里的人……”苏璃觉得能出入这个会所的人都不是多事的,就算认出她也不会告诉记者,但事无绝对,万一对方正好不惧关谷的势力又特别爱管闲事呢?

  “姐,你别担心。”小末却笑了,“刚才那个女人,一看就是个妓*女,她们这种人是最懂规矩的,绝不会乱说话。”

  就算关谷不复从前的权势,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妓*女能招惹的起的。苏璃松了一口气,随即意识到小末可以用这么随意的语气说到“妓*女”二字,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些怪异,几年前小末在男女之事上单纯像一张白纸,见到女孩子都会脸红害羞,可现在……

  不过,这样的情绪在此刻实在有些不合时宜,她很快把这些念头抛在了脑后,来到了欣欣和阿斐所在的包厢。

  两个小家伙正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桌子上摆着空盘子。除了吃,他们也没什么娱乐活动了。

  “太太。”高先生看到她,立刻恭敬的站起来,虽然还是没什么表情,但看起来明显松了一口气。

  “高先生,我们该回去了。”苏微笑了笑。

  “好的。”

  接着,和来时一样,他们悄无声息的回到了车子里,出于谨慎,苏末并没有跟过去,在会所里就和她告别。

  “妈妈,舅舅和你说了什么?”车子里,阿斐忽然冲她眨了眨眼睛。

  苏微笑了笑:“舅舅给妈妈送来一些比较重要的东西。”

  阿斐“哦”了一声,没有再追问,欣欣吃饱了就犯困,早已歪在苏璃身上睡着了。

  苏璃看着两个孩子,觉得有些安心,可接着又有更大的恐慌将她攫取!

  在苏末面前,虽然她表现的很镇定,很快恢复了平静,但是心底的疑虑并未完全消去,看到两个孩子的笑脸,她就不由自主的想到苏末说的,万一她和关谷感情破裂,无论是欣欣还是阿斐,都不可能跟她走。

  这样的假设根本毫无意义,可是她还是忍不住多想,她下意识的把两个孩子都往怀抱里紧了紧。

  很早以前她就知道,她不是关谷的对手,否则当初也不会在他的攻势下节节败退,当他所做的一切是出于爱她,她就很轻易的忽略了他的手段,可事实上,如果仔细的分析他的手段,就会发现他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人!

  而对苏沁呢?对这个名义上的,没有多少感情,还一次次触及他的底线的妻子,他又有多少容忍度?录像带可能作假,可……那种药呢?

  如果他真的要对苏沁下手,让苏沁吃那种带副作用的药,倒更像是他的风格。

  一旦开始怀疑,任何细节都可能是疑点。:

  苏璃知道她这个时候的心态非常的不对,可是心底的无措和慌乱还是止不住的蔓延,她此刻无比的渴望他能陪在她的身边,至少他的目光和笑容能让她安定下来,有再多的怀疑,她都可以直接问他,而不至于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胡思乱想。

  苏末的话并没有带任何挑拨的意味,他从头到尾都只是站在她的角度,为她担忧,为她考虑,却一下子戳到了苏璃的软肋。

  苏璃忍不住想,小末是不是故意说这番话的,这样的话,并不像他能说出来的,可是她也不得不承认,他并没有说错。

  她在脑海里把苏末的话回忆了一遍,忽然一怔。

  小末怎么知道关谷此刻不在关宅?要知道关谷离开乌市是非常秘密的,知道的人寥寥可数,苏璃也记得自己不曾跟他透露过,可是苏末却很笃定的说了出来。

  她的心头浮起了一丝疑虑,她隐约有种感觉,好像他是特意挑关谷不在的时候跟她说这番话的,因为关谷不在她的身边,她就没法证实,就会越想越多。

  不,这样不对!她苦笑一声,发现自己把事情越想越复杂了,怀疑关谷,怀疑小末,再这么怀疑下去,她身边还有可以相信的人吗?

  但,小末知道关谷的行踪,这的确值得怀疑。苏璃咬了咬唇,将心头那些混乱的思绪统统压了下去。此时此刻,她不应该想那么多,她首先要做的,是回去好好研究一下那份录像带,找到破绽。有任何疑问,都等关谷回来后再说,她在这里胡思乱想再多也没有用。

  两个人之间不怕产生分歧和嫌隙,只要第一时间说开,解决,就不是什么严重的事。

  想到这里,她终于松了一口气,低头,却看到右手无名指上的那枚钻石戒指。

  她的心里不由自主的就安定下来。

  她和关谷是夫妻,曾经在上帝面前发过誓,他们经了那么多的磨难,还有什么力量能把他们分开?这一次,和前几次一样,总能过去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