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数据修仙 > 第2050章 憋不住了
  颐玦拿到了秘术,孤月搜集齐了宝物,所有的事情都完结了,冯君带他们回来。

  这一次回来,冯君短期内就没什么事了,所以当不醉真人和清雅真人再次来问,自家修者可不可以冲击抱丹的时候,他很干脆地表示,我认为可以了。

  不过很显然,冲击抱丹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大家可以着手准备就是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冯君再次闭关,但这次不是闭死关,而是无事不要打扰——他开始和颐玦真仙推演那两种残缺的秘术。

  其实主要是他在推演,颐玦真仙现在一门心思琢磨三夺合一的契约,看冯君推演残缺秘术,也只是时不时地问一问。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就是两个月过去了,然后,第一个有抱丹迹象的人出现了,是岳青的师弟李呈穹,四百五十岁的出尘巅峰。

  他原本也不想抱丹了,因为不但年纪大了,也没有多少灵石,但是岳青愿意支持他一点,供他购买抱丹的各种宝物。

  岳青一度跟他走得很远,没办法,修为差了不少,师弟也头疼他揪着师尊的死不放,导致自家在派中过得不太好。

  李呈穹的上限不是很高,冯君已经判断出来了,不过岳青成功了诅咒封毅书,跟师弟的关系已经缓和了不少,至于他抱丹的那点费用,岳真人虽然也没多少灵石,却也不差这一点。

  不成想,这营养一跟上,李呈穹是蹭蹭地发育,现在已经有抱丹的感觉了。

  “那就抱丹吧,”冯君也没太当回事,“你们青罡也有金丹地脉,跟其他家沟通一下,暂时避让你家。”

  现在白砾滩的中心是**地脉群组,按说相互影响也不大,但是终究没有个统一调度,又离得太近,有谁打算抱丹的话,最好还是跟其他家协商一下。

  岳青迟疑一下发话,“能找几个炉鼎苗子吗?我感觉他可能需要一点帮助,但是青罡在这一方面,准备得还不是很充分。”

  青罡也在收炉鼎苗子,但还只是初期,他也知道冯君的炉鼎苗子全开始修炼了,缺少了初始之气的诱导,但是……祈煜真人那里有呀。

  “没有,”冯君摇摇头,一口拒绝了,他可不想跟祈煜真人沾上半点关系。

  而且他心里,也不是很欣赏李呈穹,所以他不怕表现出来,“你这个师弟不怎么样,明知道你师父的死有问题,浑浑噩噩不肯出声,我懒得关注他抱丹。”

  岳青心里其实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他不能承认,只能苦笑一声,“他有苦衷。”

  “我管他有没有苦衷呢,”冯君毫不客气地表示,“反正我看不顺眼。”

  “我可以给他推演,但也仅限于推演,我不会干预他的抱丹,这要涉及因果的……如果是我欣赏的人,涉及因果我也认了,不过现在,我找不到这么做的动力。”

  岳青本来还想再劝一劝,但是他连自己心里的这一关都不过了,最终无语离开。

  然而,李呈穹即将抱丹的消息,还是很快地扩散了出去,其他人心中虽然有点不爽,不过该避让的还是避让,该退出的还是退出。

  但是也有几个即将抱丹的,想近距离看一下抱丹的情况,感受一下抱丹的环境,就待着不走了,也没有人劝他们——人家有这个现场旁观的实力。

  别说,李呈穹还真的是有点实力,岳青的警示发出去第五天,他就进入了抱丹状态。

  抱丹是一个相对缓慢的过程,但是瞒不住有心人,冯君能清楚地感受到。

  除了冯君,白砾滩还有一个人也能感知到,那就是颐玦真仙了。

  事实上,就连她都眉头微微一皱,然后掐算一下,“这个人的气息不凡,感觉抱丹成功的几率……很大啊。”

  冯君不以为然地笑一笑,“那你算一下他凝婴的几率好了。”

  推演近在眼前的抱丹几率,那算什么好汉,有本事你推演一下未来几百年?

  冯君也推演不了几百年,但是在他看来,颐玦真仙表现出来的推演水平,也不过是“差强人意”,对普通真仙来说,确实也算可以了,但是跟她的名头相比较,未免有点不符。

  其实他这也是对推演有一定的误解,推演可并不仅仅是限于他这种作弊性质的预知,颐玦真仙对功法和修炼在短期内的预判能力,还是相当厉害的。

  又过了五天,冯君有点纳闷,感觉李呈穹的抱丹速度极其缓慢,就这样持续下去,他可能二十天都无法抱丹成功。

  颐玦真仙见他疑惑,随口问了一句,然后哑然失笑,“此人的抱丹速度,才相对比较正常,你是受了赤凤那俩抱丹的影响,觉得都应该那么快,事实上并非如此……”

  她曾经多次护法太虚门以及下派弟子的抱丹,对此很有发言权,“一般来说,二十天左右与抱丹成功,是正常的速度,长一点的甚至可能到达两个月……”

  “我观此人基础扎实,抱丹步骤也一步一个脚印,信心也坚定,有大概率在成功之后,会进入提升的快行线……他差不多需要一个月才能抱丹成功。”

  冯君讶异地看她一眼,他不希望李呈穹失败,但对他评价真的不高,“你如此看好此人?”

  颐玦真仙也听他说过此人简介,知道他的观感,不过她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想,但这未必是他的资质上限不高,你换一个角度来考虑……”

  “师尊死了,师兄执拗,他承受的压力其实相当大,现在仇家无法凝婴了,师兄也愿意出手帮他,压在头上的大石头忽然没有了,情绪得到充分的释放,猛然间爆发也很正常。”

  “这就像弹簧一样,压迫得越厉害,反弹也就越强劲,而且,在这种情况下,他依旧能保持冷静的心态,稳步提升自己,此人未来的成就……也未必就比岳青小多少。”

  冯君当然不服气,但是他也承认,她说得有道理,只能悻悻哼一声,“终究心性差了点。”

  颐玦真仙却也有点不服气,“这并不是完全无法避免的,而且他也只是谨慎罢了,我观你行事也很谨慎,何必苛责于他?当然……你要是不希望他抱丹,我可以制造一场意外。”

  她是真的有自己的见地,而且不怕说出来冯君生气。

  冯君笑着摇摇头,“我怎么会那么无聊?如果真抗拒的话,当初就不给他推演了,但是你说我的谨慎和他的谨慎一样,这个我不同意……我虽然谨慎,但是不缺血性。”

  言外之意就是:这厮所作所为不仅仅是谨慎,还是没血性,不能跟我比。

  颐玦真仙看他一眼,满眼的不以为然,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不管冯君服气不服气,事态发展真的就像她说的那样,直到第二十六天头上,李呈穹的抱丹气息才开始变得强烈了起来。

  岳青此前对师弟有点小意见,但是一旦上心,他也真是把李呈穹当自己人对待,赞助资源不说,也一直关注他的抱丹,更是打听到他二十多天前就开始抱丹了。

  所以前两天他才来问过,也是心里没底——这抱丹至今没啥大响动,时间有点长吧?

  这天他就又来问了,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冯君不想解释了,把颐玦真仙推了出来,“你来跟他说吧。”

  颐玦真仙很肯定地表示,厚积薄发而已,抱丹后期,他会势如破竹。

  她说得还真不错,李呈穹在后期是势如破竹了——这是跟他前期的龟速相对比。

  五天之后,他的抱丹气息冲到顶点,一天之后,开始一点点回收。

  与此同时,天心台内一名出尘巅峰忍不住轻哼一声,“执掌,我感觉……感觉机缘到了。”

  不醉真人形象村俗吗,说话也村俗,“还能憋得住不?就跟憋屎一样憋一憋。”

  憋屎……对于出尘巅峰来说,这是很久远的回忆了,“憋屎最多半天,这我得憋好些天吧?”

  天心台的修者,其实都是这尿性,想到什么说什么,很少有人讲究修者形象——不过讲究修者形象的,那就是真的讲究。

  “那先试着憋一憋,”不醉真人正色发话,“能憋得越久,对你帮助越大,当然,实在憋不住了,我带你换个地方拉尸……抱丹!”

  这是正经话,即将抱丹的修者,如果能近距离全须全尾地看完一场结丹,对他即将的抱丹,有莫大的好处。

  而且李呈穹的抱丹,除了慢一点,从头到尾都非常地规矩,简直可以说是一场教科书一般的结丹——当然,这得刨去后面的雷劫部分,如果渡劫失败,对外人的影响也很巨大。

  但是凭良心说,就冲这个教科书一般的抱丹,渡不过雷劫,基本是不可能的,而且他也不是赤贫的,有岳青在,他还能少了渡劫防具?

  抱丹气息回收得很快,仅仅一天时间,就收得干干净净了,然后白砾滩上空出现了劫云。

  冯君都忍不住感叹一声,“果然是势如破竹!”

  天心台的别院里,有人痛苦地哼了一声,“执掌,我快憋不住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