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代追来的男神 > 7.第七章
  容月想了想,委婉地回道——

  【容月:母上,我会好好学习,考上一本。】

  【太后:这么晚还没睡?又玩网络游戏呢!你能上二本我就千恩万谢了,快点睡觉。】

  也不怪容妈妈小瞧她,毕竟是从她肚子里掉出来的一块肉,从小看到大,知道她有几斤几两。

  容妈妈的下面,接挨着季凌的消息。

  昨天中午的事他还记着,连问了她好几次有没有被欺负。

  最后又提到,这次考试会踢人的事,叫她不用担心,文科2班3班都有他的同学,去了也可以罩着她。

  【容月:小季季有心了,改天请你喝饮料。】

  【季凌:下周三体育课,我要一瓶运动饮料。】

  这小子,还真不客气。

  还有几条短信,是王晴晴发来的,分班前两人关系很好,听说这次考试要踢人,王晴晴也在紧张地备考,还特意安慰她去文科2班3班**.头其实也挺好的,至少比在文科1班做凤尾要轻松许多。

  容月吐槽——

  【容月:我去了也不是鸡.头好吗?】

  容月放下手机关了灯,在黑暗中,轻轻地叹一口气。

  容爸爸半年前被派去海外,要一年后才回来,容妈妈不知如何抉择,老公在外虽然需要人照顾,但女儿马上高三了,她必须留下来监督。

  那时候的容月巴不得早点脱离父母的掌控,自然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怂恿容妈妈跟着过去。

  之前那半年她倒是潇洒自在,周末睡到日上三竿,晚上熬夜玩游戏也没人管。

  后来去了夜安,每天总有个人做好饭等着她。

  万籁俱寂中,有一盏灯为她而亮,就像是漂浮在尘世间的一粒沙,有了归属的地方,让人安然。

  如今她又变回独身一人,落差之下,倍感寂寥。

  容月辗转反侧,窗外的雨声搅得她心绪烦躁。

  索性坐起来,又拿起手机,翻出了珍藏的视频——

  这是她初到夜安,趁着手机有电时拍的。

  湖边月色缭绕,水面粼粼波光,宁静而悠然。

  玄色长衣的男子,侧颜被点上柔和的光,他迎着月,周身散发出淡淡的谪仙之气。

  “这位少侠,请您做个自我介绍。”

  “什么是自我介绍?”薄幽转过身来,一脸的不明所以。

  “就是,你叫什么名字?家住何处?有无婚配?喜欢做什么……之类的。”

  “这些,你不是都知道吗?”

  “再说一遍吧!”她催道。

  薄幽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照做。

  “姓薄名幽,龙城人士,居无定所,暂无婚配,喜欢练剑喝酒。”他说得一本正经,凛冽的眉眼满是严肃。

  然后便是容月夸张的笑声。

  “薄少侠,您太无趣了。”

  他挑眉,似乎注意到她手里的东西,忍不住问:“你握着的粉色石头是什么?”

  “哦,就是块石头而已,别闹,不给你看!”

  视频到这里便结束了,后来她的手机被薄幽夺去,把玩了一阵子也没弄明白是什么,倒是又被容月偷拍了好些照片。

  她点进相册,满满的全是夜安的回忆。

  刚回来的时候害怕触物伤情,根本不敢打开看。后来心情平复许多,便赶紧将视频和照片全都导入电脑,备份到了各个网盘u盘,这才安心。

  如此珍贵的照片如果弄丢了,她怕是会哭上三天三夜吧。

  选了一张最喜欢的合照,设成了锁屏和背景——

  如雪的白衣和如夜的黑衣,少女歪头靠着男子的肩膀。

  背后是巨大的圆月,将万物笼上一层柔和。

  薄幽难得露出淡淡的笑容,就连看向她的眼神,都蕴着几分柔。

  就像是,花前月下的恋人。

  ****

  雨下到第二天早上才停。

  天气一夜之间转凉。

  容月在碎花连衣裙外加了件短款针织外套,长发披散在肩头,倒是比扎马尾的时候多了几分柔美。

  背着白色帆布挎包,来到商业区的一家书店。

  资料区陈列着崭新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有好几个学生模样的人都围在那边选购。

  她弯腰翻看了一下内容,虽然知识点分门别类地整理了,但她的基础很薄弱,一来就看这套,无异于悬空造楼,稍不注意就会塌掉。

  所以她先去了高一的资料区,准备从基础下手。

  容妈妈虽然也给她买过几本参考书,但都讲得比较笼统,大多是习题,对现在的她帮助不大。

  所以她挑了以讲解为主的参考书,准备打牢基础,再用大量的练习题来巩固。

  刚选好书,便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好巧啊,你也来买书?”

  是何美美的声音。

  容月隔着书架,瞧不见她在跟谁说话。

  但很快,另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嗯,来买套卷子。”

  容月没有偷听别人谈话的癖好,抱着几本书就朝收银台走去。

  她付钱的时候,何美美正好瞧见了她:“容月居然也来买书!我记得她喜欢漫画,应该是来买新刊的吧。”

  洛辰侧头瞥了一眼,少女眉眼淡漠,结了账将书往挎包里一放,转身就走。

  她应该没看见自己吧。

  洛辰想。

  很快他又遇见了容月——

  她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点了杯饮料放在手边,面前摊着一本书,并不是什么漫画新刊,而是他用了两年的一个系列的参考书。

  她握着笔,不时在书上写着什么,神色专注。

  一个暑假不见,外貌变了,性子变了,就连学习态度也变了吗?

  何美美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瞧见了容月,忽然说了句:“她马上就要离开我们班了呢。”

  见洛辰没什么反应,她又说,“这样也挺好的,至少,没人再影响你学习了,不是吗?”

  想到容月以前总揪着洛辰问题,何美美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一个学渣,打着学习的幌子来接近洛辰,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

  好在她就要走了,离开这个不待见她的重点班。

  洛辰错步走开,低低地嗯了一声。

  何美美走在他后面,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瞧见前面有家洋食店,便鼓起勇气邀请他:“马上中午了,要不要一起去吃饭?那家店的意大利面很好吃。”

  洛辰想也没想便拒绝了:“不了,家里人在等我回去。”

  何美美有些失落,不过还是打起精神来陪他一道下了楼,路上讨论了几道题。

  然后看着洛辰钻进那辆,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轿车里。

  相貌好,成绩好,家世好。

  这样近乎完美的男生,是所有少女的梦想。

  何美美站在街口发了会儿呆,然后默默地提着刚买的参考资料,朝公交车站走去。

  ……

  周末两天的时间,容月把语文的诗词背诵完毕,中国近代现代史第一册过了一遍,高一数学看了三章,英语单词背了五个单元,剩下的两科,她没有时间复习,索性放弃。

  周一来到学校,教室里格外的安静。

  监考老师抱来卷子,刚发现来,教室里便响起唰唰唰奋笔疾书的声音。

  容月把复习过的内容都答了,但毕竟只占所有考题的冰山一角,所以她空了不少题,尤其是数学和地理。

  她真庆幸上学期已经结束了会考,不然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应付多出来的物理化学和生物。

  成绩周三一早就公布了。

  全年级的成绩都贴在了走廊尽头的看板上。

  容月在1班最末尾的地方看见了自己的名字。

  语文102,数学35,英语70,历史50,地理20,政治30。

  这分数,比上学期期末还要低。

  别说是在文科1班吊车尾了,就算是在文科3班,也是中下游的水平。

  容月的班主任看到这一成绩,无声地笑了。

  什么学渣逆袭上清华北大,在容月身上,绝不可能发生。

  她将班里倒数五名的名字列出来,分别是谢柔、李光、张雪梅、刘娜和容月。

  总算是把这几个拖后腿的渣滓赶出去了,这样她带的班级,不愁高考平均分不上一本线。

  谢柔、李光、张雪梅分去了文科2班,刘娜和容月去了文科3班。

  班主任将名单交接给另外两个老师,一脸的如释重负。

  “夏老师,我们班最让人头疼的两个学生就要到你们班上去了,辛苦你了。”

  “李老师,您放心吧,我一定好好教,争取让大家都考上满意的大学。”夏老师是3班的班主任,很年轻,所以才会被分配到文科最差的一个班。

  李老师眼底闪过一丝轻蔑,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这种大言不惭的话也说得出口,她那个班的学生,风气差,资质差,品行差,能教好才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