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往情深:爱上高冷男神 > 第一百二十七章:爸,求您了

第一百二十七章:爸,求您了

  “你刚回科室估计还是要先上导班的。”褚思哲夹了一颗鱼丸看着我说道:“下周的夜班大部分是曹渊的,你们碰在一起可要小心些。”

  “我知道。”我点了点头:“上次的事我已经吸取教训了,他的话我不可能再相信了。”

  “你们说的曹渊就是韩以修之前的那个师兄?”韩思彤有些好奇的问道。

  她看见褚思哲点了点头,才有些厌恶道:“这人想干什么啊,从中国追到美国又从美国追到中国,哥,他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我听了她的话就突然被呛了一口,刚刚心头的沉重被逗得散掉了不少。眯着眼睛看着韩以修那黑着的脸细细想了一下曹渊的所作所为,这要是个女的还不一定真是相爱相杀的戏码。

  “别胡说。”韩以修淡淡的回道,顺手捞了一颗鹌鹑蛋放在了我的碗里。

  韩思彤看着他吐了吐舌头,倒也没说什么。

  “当务之急还是去找临床病例患者。”褚思哲沉思道:“我们现在的关键就差这一步,本来都进行的好好的偏偏就让那曹渊都给打乱了。”

  “他的事暂且不管,我之后会跟他好好把这笔账算回来。”韩以修寒声道:“之前的病例里面大部分是退伍老兵,我在考虑会不会有职业因素导致的这个疾病。”

  “当兵的一般吃饱饭就会被赶去拉练,有的时候刚吃完饭还没有做下就得负重跑上几公里,老兵都多多少少有点胃病,至少我遇见的都是这样。”韩思彤突然开口道。

  “所以咱们可以从固定职业开始下手?部队里每年都会体检,肯定会有咱们需要的人群。”褚思哲的眼睛量亮了亮,但瞬间又泄了气:“普通人群的病例都在医院或研究中心严密保管,更何况是部队中的资料?”

  韩以修点了点头,但没说话。

  部队,部队的资料,我低头想到,那得什么人才能接触到这么核心的资料啊。

  然后我心头一动,瞬间就想到了一个人。

  但转而由头疼了起来,看着韩以修犹豫道:“我倒是认识个能掌握这个资料的人。”

  “真的?思斯,那你联系联系?”褚思哲激动的看着我说道。

  韩以修倒是在旁边没说话,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

  “我们已经半年没有联系了,之前我爸给他家老爷子做了手术,这点也算是欠我一个人情,我可以通过我爸去说这件事的。”我拉了拉韩以修的衣角说道。

  韩以修看了看我,半响才叹了口气:“只许这一次。”

  我赶忙点头保证,讨好的给韩以修倒了一杯红酒。

  “到底是谁啊?”褚思哲有些好奇的看着我问道。

  “秦家的人。”韩以修在一旁回答道。

  “秦家的人?”没等褚思哲反应过来,韩思彤在一旁惊呼了起来:“你们说的是腾市秦家的人?”

  韩思彤看着我点头后才跟褚思哲解释道:“秦家算是开国的老元勋之一了,当初秦家最大的老爷子一直是总理身边的得力干将,之后为了平乱才将秦家放置到这边,秦家也就在这里扎了根,但无论如何都是在上面说得上话的大家族。现在的秦家老爷子也是个省厅的老厅长,秦家人有不少都在京都任职,现在的秦家小少爷从特种部队锻炼出来以后也马上要走上政绩了。”

  “你怎么这么清楚?”褚思哲惊讶的问道。

  “你也不忘了我是干什么的?”韩思彤看着他得意道:“作为一名记者如果连这点事情都掌握不了还混不混了?”

  我看着褚思哲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默默的开始盘算了起来,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尽量不和秦邵禹有直接接触的好,今天晚上先给我家老头子打个电话探探口风再说吧。

  等到吃晚饭已经快要十点了,褚思哲和韩思彤因为喝了酒所以只能在别墅里住下。

  楼上的三个卧室被两个人一人占了一个,今晚我注定要化成小灰狼到大白兔的身边扮猪吃老虎。

  韩以修刷好碗上了楼,我已经把自己洗白白的躺在床上等着他了。

  韩以修进了卧室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就跟没有看到我一样打开衣橱拿好衣服走进浴室去洗澡。

  我有些郁闷的听着浴室里的水哗啦啦的响,心里想着怎么结束这场柏拉图式的恋爱。这么大的一只“柳下惠”躺在你面前你却要洗澡。

  我猛地站起了身,跳下床就想硬闯浴室,在触及门把手的时候又生生停下。就这么进去会不会被才子大人灭口?

  我泄了气,两三步又扎回床上,看着他的枕头郁闷的踹了两脚。

  就在我百般挣扎的时候放在床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看见屏幕上闪烁着老叶同志的名字,不由得一阵窃喜,这是瞌睡有人送枕头。

  “爸爸~”我接起电话就甜腻腻的撒起了娇。

  电话那边静了一下,老叶同志的声音才慢慢传了过来:“你干什么呢?”

  “你说我啊,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我睁着眼睛撒谎到:“你说咱么两个不愧是父女,这么心有灵犀。”

  我爸在电话那头咳嗽了两声,才有些疑惑的问道:“叶思斯你吃错药了?”

  我顿了一下,没有说话,听见我爸继续问道。

  “听说你和韩家那小子在一起了?”

  “对啊对啊,我妈都和您说啦。”

  “你现在住人家家里?”

  “呃……。”我心虚了一下,才慢慢答道:“是啊。”

  “你的房子呢?地震震没了,还是洪水冲走了?”

  “哎呦,爸,看您这话说得,您又不是不知道就腾市这地还地震洪水呢,连个暴风雨都没有。”

  “那你没事跑别人家去住,咱们叶家给你买不起房子咋的?”

  “买得起买得起。”我连忙讨好着说道:“您这不是,给我买不起男朋友嘛……”

  “你说什么?”我听见我爸在电话里一阵怒吼,赶忙把电话那远了一点。

  “哎我错了我错了,爸,我就是搬过来和以修一起住,彼此好有个照应。他们家好多个房间呢,我们俩分屋睡,啥也没干,真的!”

  “哼,他现在是什么也不干,我就不信他心里不想干点什么!”

  您还真么说错,但是是我想对他干点什么,我默默的想到。

  “爸~我们俩都住一起挺长时间了,您和韩叔叔都认识,还不放心把我交给韩以修吗?”

  我听见我爸有是哼了一声,但态度已经比刚刚好了不少,才讨好的笑了两声说道:“爸爸,我其实给您打电话是找您有事唉……”

  “你给我打电话从来就没什么好事!”我爸没好气的说道。

  “哎呀爸爸,就是个小事,您动动小手指就能解决的事情。”

  “什么事?”

  “您还记得上次您给做手术的那个亲老爷子吗?”

  “叶思斯,你不会又想在我这里搞什么特殊化吧,我都说了这种事不可能有第二次!”

  我看见我爸发了怒赶忙解释道:“不是不是,不是这件事。”

  “那什么事?”我爸疑惑道。

  我想了一下,组织好语言才跟我爸开了口:“那个,我和韩以修一起进行了个实验,这个实验我们已经研究好久了。两个月以后就要准备公开手术,但是现在没有找到志愿者……”

  “现在还没有找到志愿者?”我爸惊讶道:“思斯,所有临床的试验性手术对于志愿者的观察都要从头跟踪到结尾,你们到现在了还没有志愿者这种手术怎么可能行得通。”

  “爸,你听我说啊。”我赶忙打断他的话解释道:“我们之前有两名志愿者,但前些日子因为一些事情推出了手术试验,但所有的临床数据我们都保留和记录了下来,所以再找志愿者接着手术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这种事情找我干什么?我只是个开胸的。”

  “啧,你听我说完啊。我们现在发现,所有的目标病例大部分集中在退伍士兵及在编战士身上,总的来说,就是当兵的比较易患此病。”

  “秦老爷子别的我不知道,但他手下肯定掌握着很多士兵的资料,我们可以从中筛选实验目标。”

  “临床试验不是闹着玩的!”我爸一听马上就火了起来:“你难道不知道所有的手术都是有风险的吗?平白无故别人为什么要给你挨上一刀,我们行医的原则本来就是能避免开刀就尽量选择药物治疗,你这件事情会让秦老先生有多为难你不知道吗?”

  我被我爸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愣了半天才慢慢说道:“爸,我们只是筛选实验目标,并不会强制性实行,我们做的是布加综合征的试验手术,风险小成功率高,在正式手术前我们已经在动物身上做了无数次的实验,您也知道,患者这个病也算是疑难杂症,虽然一时半会儿没什么事,但时间长了再小的病痛也会拖出大毛病。”

  “但你们这么毛毛躁躁的说给开刀就开刀,你有想过手术中的问题吗?你有想过术后并发症吗?你有想过接受开刀后患者有没有能力接受后续的治疗吗?思斯,我跟你说过什么你都不记得了吗?是,我只是个开胸的,你们是专门研究消化的,我对于消化器官是没有你们那么精通,但都是长在人身上的,最基本的事情我还是知道的!”

  “爸……”我哀求到:“把我求求您了,我不要求您一定能给我们找到实验对象,但我求您帮我问问,您就问问成吗?”

  “权利不是让你们这么用的,绿灯也不是让你们这么开的!不管是你,还是韩家那个小子,都太年轻,考虑事情太片面,你们这是自负和自大!”我爸冷冷地说道。

  “爸,那您有没有想过,一旦手术成功会是什么样?这个疑难杂症会有更好的治疗办法,它会拯救更多的人,哪一个专家都失败过,您说过,任何一个拿着手术刀的外科医生都是刽子手,要想成长起来他们的手上多多少少都会沾上几条无辜的生命。还有那些临床试验的动物,他们的死亡是为了什么?是,我这么说是自私,但没有他们我们根本不可能会让医学发展起来。”我冲着电话那便喊道。

  “您不相信我们,您也得相信陈教授吧,这个实验是陈教授留下的,在我们之前他已经做了大量的实验研究,他临死前把实验交给我们,不就是为了让我们把这个试验进行下去吗?”

  “说到底,您还是不相信我们可以独立完成这个实验,今天要是陈教授跟您提出这个要求,您会怎么说?”

  我爸在电话那边已经不说话了,我默默的拿着手机等待了,半天,才听电话那边慢慢的叹了口气。

  “思斯,你太会给爸爸出难题了……”

  “爸,我之所以通过你这里,也是希望能得到您的认可,不然我可以直接去求秦邵禹,您说是不是?”

  “陈教授试验完成了多少?”我爸问

  “百分之七十,剩下的都是我们在研究。”我轻声回道。

  韩以修已经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好好衣服后就坐在床的一旁默默看着我。我看着他的眼睛轻声的跟电话里面恳求道:“爸,求您了……”

  我爸沉默了一下,才开口道:“我去帮你打个招呼……”

  “真的?”我惊喜的问道:“爸,您真的愿意帮我们。”

  我爸又是叹了口气:“思斯,爸爸在临床上呆了也快三十年了,爸爸今天帮你们问这件事,也等于说把自己毕生的名声都押在了你们身上,思斯,不要让爸爸失望……”

  我心里一酸,眼圈一下就红了,我冲着有些担心看着我的韩以修摇了摇头,才对着电话慢慢说道:“爸爸,您放心,您女儿怎么着也是叶大专家亲生的,不会让您失望的。”

  “好。”我爸轻声的说道:“那你还记得爸爸总跟你嘱咐的话吗?”

  “记得。”我轻声的笑道。

  “德不近佛者不可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为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