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孰能为人 > 第八章逃为上策
  几天之前,正当凌杰闭关突破的时候,一个消息传来,赵宇新放出话,他不满凌杰的嚣张跋扈,扬言要教训凌杰一顿,叫他怎么做人。

  如果只是普通的内门弟子,又怎敢无故扬言教训苏恒门下的师弟。只是赵宇新,他有个好哥哥—赵宇翔。

  与赵宇新只是普通的弟子不同,赵宇翔是个亲传弟子,甚至还很有可能接任云宗的宗主之位。

  这个消息一出,很多人想交好凌杰的想法顿时消去。凌杰不是苏恒,他仅是苏恒比较亲近的人罢了。为了他,得罪赵宇新这个背后有个亲传弟子罩着的人实属不智。甚至还有一些人还怀着落井下石,踩凌杰往上爬的想法。

  在别人看来,此刻的凌杰肯定终日惶惶不安,担心哪一天赵宇新从天而降。

  只是,如果他们看到现在凌杰这幅表情的话,定会大吃一惊。凌杰回到小苑,神情丝毫没有担忧之色,反而眼神中隐隐透露出激动,兴奋之色。

  “赵宇新……”凌杰低声喃喃道,“我只是想安安静静,好好地修炼,攒出一大笔家财,雇几个金丹狗腿子到处浪荡。哎,你又何必要逼我呢,你又是何必呢?何必呢?”

  若是别人听见凌杰这番话,肯定是觉得凌杰疯了。外门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弟子一听见赵宇新三字就不禁打个寒颤。

  就以最近的发生关于赵宇新的事情来说,某个内门弟子看不起赵宇新自己没本事,仗着赵宇翔是他的哥哥到处为非作歹,出言教训赵宇新一顿。结果呢?那名内门弟子被调去南诏城那里戍边。

  南诏城,南域众所周知抵御荒兽的前线,去到那里,一个不好就会丢掉性命的地方。而且被派去那里的修士大多都是结丹五层以上的,而他呢,仅是结丹三层。

  由此可见,赵宇新的权柄是多么大。

  “只是,这个赵宇新是什么人啊?”凌杰抚摸下颌,那个胖子只是告诉他,他得罪了赵宇新,赵宇新访华出来要教训他,对于赵宇新的背景他是一点都不知。

  “不管了,反正背景有没有我大。”凌杰豪气干云地自语,“既然敢招惹我,那我就让你知道下里巴村的凌大少爷的厉害。”

  “要知道,我凌大少爷认真起来,连我都会害怕。”

  “不过,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我还是去打听一下那个赵宇新到底是什么来路,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他了。”

  ……

  云宗外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说小的话,即使是炼气九层一年半载都走不遍外门区域。说大的话,但一些消息不用片刻就会众所周知。

  凌杰连息字峰都没有离开,找个附近的弟子打听一下就知道赵宇新是何许人也。

  赵宇新,男,修真家族—赵氏的嫡子,入门三年,修为炼气七层。

  如果上面的只是让凌杰有些胆战的话,那么下面就几乎吓得凌杰要打包袱走人了。

  赵宇翔,男,修真家族—赵氏少族长,入门二十年,亲传弟子,修为金丹境,赵宇新的哥哥。

  呢嘛的,要不要这么凶残啊!凌杰心里直流泪,无缘无故得罪一个炼气七层就算了,有苏恒在背后罩着,凌杰只是有点忌惮罢了。

  但是,凌杰与苏恒的关系同赵宇新和赵宇翔相比,那个家更加密切,一看就知。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凌杰回到小苑,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走来走去,汗水的流出来了。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凌杰走动的脚步一滞,双眸精光闪过,他刚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外门弟子每年都有一定的任务数量去执行,这是云宗的规定。当然,为了保护新进弟子的安全着想,新进弟子进门的第一年可以不用去接任务,专心修炼。

  而凌杰想到的却是接一个难度不大,危险性小的任务,离开云宗避避风头。苏恒说过,他这次闭关主要是稳固一下修为,闭关时长短则半个月,长则一个月。

  凌杰已经想好,接下任务,然后在外面拖拖拉拉地待上一个月。等苏恒闭关出来,再抱大腿,哭诉自己的不平等遭遇。不是有句话说,会哭才有奶吗?

  至于这样做是不是显得太过懦弱,无能,胆小怕事了,凌杰表示毫无心理压力。不是有人曾说过,识时务者为俊杰吗?不过,这句话好像用错了。管他呢,现在跑路要紧。

  凌杰快速将自己的东西打包好,放进储物袋里。储物袋,不入品的法剑一把,外门弟子衣衫两套,每一位云宗新进外门弟子的标配。

  为了不被别人发现,凌杰特意选了个任务大殿少人的时间。

  只不过,就算凌杰特意选了任务大殿最少人的时刻,但踏入大殿时,里面的人还真将凌杰吓一跳。

  本以为任务大殿,外门弟子都是接了任务就走或者是交了任务,领取了奖励就离开。没想到,接近有几百人滞留在这里。

  这还是最少外门弟子来的时刻,凌杰听说,大殿最多人时起码两千人以上。

  不过,人数多抑或是少,与凌杰丝毫无关。凌杰现在只是想领了个任务,然后跑路走人,等苏恒闭关出来再回来。

  凌杰随便看了一下任务编号,记下之后就走到负责登记的长老面前,至于任务内容,凌杰丝毫没有担心,反正他现在是新进弟子身份,任务失败又没有惩罚。

  “长老,我接下甲字四百无十七号任务。”

  “身份令牌。”

  “诺。”凌杰心念一动,一块黑色令牌出现在他的手上。

  “好了。”也不知那位长老施展了什么手段,只是扫了凌杰手上的令牌,就告诉凌杰任务登记好了。

  “哦。”凌杰收好令牌,不管心中的诧异,他只想在别人还没有发现他之前离开云宗。

  在凌杰走远后,那位长老饶有趣味地望了凌杰的背影一眼,“新进弟子就敢独自接取危险性这么大的人,是真的傻了,还是有所依仗。”

  这些话,凌杰当然没有听到,不然他会有什么感想。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