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起航 > 第七十六章潘美的嘴
?  扬州的七月热情似火,温度可想而知,就是呆着不动都会汗流浃背。

  要是旁边再有一位美人夜夜相伴,却是只能看不能吃,就会更加上火。

  “凤仪,我都已经三天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今晚你就放过我吧。”闻哀求道。

  美人夜伴,本来一件妙事,结果却活生生演变成了一出悲剧。火热的七月,谁晚上睡觉会和衣而眠,尤其是身着厚重的将军服。就因为谭凤仪要在旁监督,这个妖女就霸道的要求闻不准脱衣睡觉,虽然这样可以免除蚊子的困扰,但是要命的热度比蚊子更加可怕。

  “你就死了这个心吧,在你心火未下之前,我是不会让你离开我视线的。”谭凤仪现在唯恐闻在盛怒之下注下大错,而原谅这个词永远不适用一名手握军权的将军,只要犯下大错,甚至连后悔的资格都没有。

  闻恼怒道:“你总是这样防贼一样的对待我,我的心火永远都不可能熄灭。”

  “和衣而眠是做为一名将军的基本要求,你需要掌握。”谭凤仪淡淡的说完,就不在理会闻,端坐在帐内另一张床榻之上,开始闭目养神。

  在帐内几盏烛火的照耀下,此刻一袭白衣而坐的谭凤仪,就如同显圣的观世音菩萨,闻是真想纳头就拜。

  一个女子连名节都不要,夜夜陪伴一名男子,尤其是在古代的世俗观念下,要是没有坚定的信念,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由此可见白莲教出身的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与女人就没有办法讲道理,古今如是。

  闻现在才发现武艺的重要性,可惜自己的武艺和谭凤仪相比,那就如同萤火与皓月,蚍蜉想撼树。

  军令对谭凤仪是无效的,武力更难以威胁。闻烦躁的在床榻之上,前后左右不停的翻滚,床榻不堪忍受其折磨,发出一阵阵嘎吱嘎吱的声响。

  “安静。”谭凤仪冷声道。

  为了防止谭凤仪将自己给当场打晕,闻强忍心火,粗重的喘息几口之后,如同挺尸一般,望着帐顶,不言不语。

  必须要采取措施啊!

  再这样下去会被这个妖女给活活气死。

  总是用武力威胁自己,要是经常被一个小女子给打晕,那就太丢脸了。

  前段时间,还在担心惹怒了谭凤仪,怕她一直不理会自己,现在却在烦恼谭凤仪的这种缠绕。此刻的闻是真希望时光倒流,回到之前的状态。

  只有男女热恋时,才会感觉到两人之间的相处如白驹过隙,时光易逝。

  闻现在感觉时间就如同蜗牛在爬,真正的老牛拉破车,总感觉活了几十年都没有这一夜过的时间长久。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闻顶着一对硕大的熊猫眼,开始在大营之内巡视,为防止敌军发现异动,此刻前营未拆,后营已在后方三百步外,开始重新扎营。

  透过军营的大门,隔空相望,就可以看到对面巍峨高大的扬州城墙,这样的雄城,要是没有足够的兵力,想要攻破势必难如登天。古代的攻城战,比拼的其实就是人命,闻实在难以想象,一名将军要有怎样的硬心肠,才能下令自己的袍泽,向着死亡迈进。

  “参见闻帅。”潘美与石守信的声音打断了闻此刻的思绪。

  “两位早啊。”闻回神打招呼。

  “闻帅,此乃军中,请注意影响。”石守信望着闻的熊猫眼说道。

  “闻帅,美人夜伴,确实是一件妙事,可您也要注意身体啊!”潘美羡慕道。

  没有吃到鱼,还惹来了一身骚,闻调转视线,怒视了一下站立远处的谭凤仪,气道:“别胡说,就因为那个妖女,本帅都已经三天没有睡一个好觉了,也不知道我上辈子欠了她什么。”

  “闻帅,年轻人戒之在色,床笫之上过于贪欢,会有损根基,一定要注意啊!”潘美咧嘴道。

  怎么还解释不清楚了,闻恼怒道:“什么床笫之欢,你是说我跟那个妖女?本帅就是看上一只母猪,也不可能看上她。”

  “闻帅,不用急躁,少年之人初次经历此事,难免不能持久,昨夜闻帅大帐之中床榻响动未过一刻,变归于安静,想必是肾精不固的缘故。末将那里有一株千年人参,对闻帅一定会颇有助益,等下末将就给闻帅送去。”潘美嘿笑道。权当闻是恼羞成怒,谭凤仪这样的美人,岂是猪猡可以比较的。

  这该死的潘美,居然还偷听,闻叹气道:“潘将军,你要是不想被阉掉,最好注意一下言词。凤仪,乃是人间绝色,岂是我等凡夫俗子可以奢望的。”

  “闻帅,所言甚是,也只有闻帅这样的少年英雄可与之匹配........”潘美赞叹道。

  不愧是千古大奸臣,恭维阿谀之词说的就好像吃饭喝水一样自然流畅,滔滔不绝的就从口中喷射而出,而没有丝毫的不适。

  有了这样一张破嘴,想不被冤枉成奸臣都不可能,这千古的名声,就毁在这一张嘴上了。

  “本帅最后再强调一次,昨夜我与凤仪之间清清白白,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闻怒道。

  “闻帅请放心,此事末将一定不会禀报陛下。”潘美保证道。

  闻实在要被潘美给气疯了,就是禀报赵老二,他也得信啊!

  “说正事吧。”闻都懒得解释了,谭凤仪一个女子都不在乎自己的名声,自己身为一个大老爷们还有什么可在乎的。

  眼见谭凤仪已经向这边走来,果断将话题打住,才是明智的选择,这样对谁都好。

  “闻帅,诸葛连弩如此军国重器,要是能装备军伍,定可增强兵士的战斗力,缘何闻帅不报于朝廷。”石守信也见到谭凤仪走了过来,马上转移话题,也许潘美不知道谭凤仪的身份,但他如何不知。知道刚才的话语,就没有多少真实性,而他之所以装作不知,一是为了恶心闻,二是有谭凤仪来约束闻,他也是乐见其成。

  闻轻笑一声道:“本帅就是将诸葛连弩这种武器报于朝廷,恐怕朝廷也难以将此武器普及军伍。”

  “哦,这是为何?”石守信疑惑道。

  “石将军可知一架诸葛连弩造价几何?”闻看向石守信笑道。

  “难道会高于八牛弩的造价?”石守信皱眉道。八牛弩的体积可是诸葛连弩的十几倍,用料更是多好几倍。

  “是八牛弩造价的十倍。”闻揶揄道。

  “啊!”石守信惊讶道。

  这由不得他不惊讶,他实在没想到,那么小巧的武器,居然会是八牛弩造价的十倍。这个价格已经严重限制了它在军中的普及,八牛弩造价不过三十贯,都难以在军中普及,造价三百贯的诸葛连弩,不要说列装,就是下发到将军一级,凭借朝廷现在的财力都不可能完成。

  “而且诸葛连弩的产量极其有限,一名高手匠师一年最多才打造十具,闻华学子手中的百把诸葛连弩已经是如今市面上全部的产量了。”闻继续打击道。

  “那真是太可惜了。”石守信叹气道。

  他是亲眼见识过诸葛连弩的威力,不但劲道强大,准确性更是优良,关键是可以连发。普通弓箭对付骑兵,最多三轮齐射,骑兵就会到达眼前,而弓箭就会失去作用。诸葛连弩在同样的距离下却可以连射九轮,而且近距离之下的攒射,更加具有威慑力,而普通弓箭在近距离下,就会成为摆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