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净沙 > 第四十五章死讯来临
  方正天与方闻廷在一起吃过饭后,便让方闻廷去洗漱休息一下。他自己看了看时辰问身边的霍哲旭道:“哲旭,你二师弟还没回来吗?”

  霍哲旭摇摇头。

  方正天道:“可别让你师妹知道了。”

  霍哲旭苦笑:“咱天策府就这么点人,师妹不知道有点难,想来估计已经有嘴快的丫鬟说了。”

  方正天道:“算了,知道也就知道了,想来汉正是有什么急事外面耽搁了,应该不是去会不三不四的人。”

  霍哲旭低声道:“守在几个青楼的弟子并未看见师弟,应该是什么事给耽搁了。”

  方正天道:“也罢,闻廷要娶亲了,你就去张罗下,帮他把彩礼准备好!”

  “师父放心,徒儿一会就会过去帮他备礼。”

  “嗯,我这没有什么事了,你忙去吧!”方正天说着双手背后向后花园走去,待走到一处假山附近,便不由打起一套拳来。

  天策府拳术简单,多为行军打仗用,战场厮杀,往往是长/枪在手,弓箭附在身上,很少拿拳头去对战。如此打拳也是闲情逸致,他步入老年后,每年都觉得自己老迈了很多,精力大不如前,所以活动也越来越少。

  打完一套拳,调息一刻,心情舒畅了许多,然而这时却是来了一队人马。

  这队人马身穿捕快制服,为首之人更是身穿青色官袍,手持一把长剑。马队疾行来到天策府门口,为首那官员手持一块令牌上前道:“在下河南府通判楚流景,因一桩大案前来拜会天策府主正宣侯大人,还望通传!”

  守门的护卫道:“是何大案要惊动我天策府?”

  那官员嘴角勾起,说道:“此事与你们府主当面谈比较好,还望几位小哥不要误了本官的公务!”

  守门的护卫互相看了一眼,上前接过那官员的腰牌说道:“大人稍等,小的这就去通传。

  护卫进门,却是不知府主此时身在何处,只能将腰牌送到了霍哲旭面前。霍哲旭一见腰牌是真的,便知不管如何先把人家请进来才对,当下出门迎接。

  “这位大人,有失远迎,家师此时正在后院练功,哲旭先带几位入府稍坐,我已派人去通传了。”

  楚流景手持宝剑作辑道:“下官这件事非同小可,还望这位兄台勿要误了正事!”

  霍哲旭听后只当对方是发生了什么大案,需要天策府出手相助,所以也不怒道:“大人哪里话,练武之人都最忌打扰,我已派人去通知了师父,想来他随后就会赶来!”

  楚流景道:“如此最好!”他本是通判,常年负责治安,所以这眉头总是锁着,形成倒八字。

  “大人和一众捕快想来一路赶来也口渴了,便随我进府稍作休息吧!”霍哲旭再次邀请。

  这次楚流景却是不再拒绝,看了看手下一众捕快,几人连夜赶来早已饥肠辘辘,口干舌燥,正是需要休息。便道:“如此还请这位兄台准备些食物茶水,我们吃完就要赶回去!”

  “好,好,请!”

  楚流景:“请!”

  霍哲旭与楚流景向客厅走去,问道:“不知大人是有何要案需要我天策府出手?”

  楚流景的脚下一顿,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这件事,你天策府怕是不能出手?”

  “为何?”

  楚流景笑,却是不说。

  霍哲旭这时心下才升起怒气,他道:“我作为天策府主大弟子,常年打点天策府内外事务,你若有事给我讲也是一样的,我完全可以代表我师父处理!”

  “哦?那好吧,这个你认识吗?”楚流景说着从怀中掏出一血红玉佩,正是血玉龙佩。

  霍哲旭大惊:“你从何处得来此物?”说着就要伸手去抓。

  楚流景迅速收回自己怀中道:“我只问这玉佩的主人是不是正宣侯世子方汉正的!”

  霍哲旭站了起来道:“不错,正是我师弟汉正的贴身玉佩,当年他与我小师妹定下婚约,师父便将这玉佩交给了汉正,当时可是有数百人见证!”

  楚流景道:“好,那么就没错了,你去通知正宣侯,你家少府主,正宣侯世子方汉正已经被人给杀了!”

  “胡说,简直胡说八道!”霍哲旭还没反应过来,门外就传来了方正天的声音,他的脚步有些打颤,显然难掩他激动的情绪。

  楚流景抱拳对着天策府主道:“正宣侯大人,此事千真万确,昨夜登封县发生大案,一夜之间一处名叫‘快活林’的青楼内五人被杀,全州震动,知州大人连夜派下官查看现场,当时只道有一黑衣女子手持利刃在场。”

  “当时我们连夜挨家挨户搜查,未找到那神秘女子,却是在往洛阳这边来的路上发现了一名男尸!”楚流景吞了吞吐沫道:“这男尸身上佩戴的刚好是这枚玉佩,当年知州大人也是听前任大人稍有赘述,便怀疑是令公子遭难,便拆下官前来确认!”

  方正天还是不信,他道:“我家汉正常年在沙场上打拼,一身武艺虽不属于顶尖,却也不是谁都能杀得了的,此事定是另有蹊跷。”

  楚流景有些尴尬,他看了看站在一边的霍哲旭,随后又对方正天道:“侯爷,我看不如差个人前去认尸,是与不是,一看不就都清楚了?”

  方正天有些冷静下来了,他道:“我家汉正虽然没有进入先天之境,却也是一流的高手,应该不会是他,这样吧,哲旭,你亲自去瞧瞧,确定那男尸到底是不是吾儿!”

  霍哲旭立刻安慰府主道:“师父息怒,想来是出了什么岔子,弟子这就前往查验!”霍哲旭说着就要拉楚流景离开。

  哪知二人刚要走出门,方正天却又开口了:“等等,这件事我还是亲自走一趟吧!”

  霍哲旭看着师父张了张嘴,随后说道:“我这就命人备马!”

  “嗯,顺便把为师的枪也取来!”

  “师父”

  “快去!”

  “是!”

  于是方正天骑着一匹白色骏马随着楚流景他们又向登封县赶去,而他刚走没多久,方汉正被杀死的消息便传到了廖伊的耳朵里。

  廖伊听到阿月的话,先是觉得脑海轰鸣作响,随后冷静下来细问情况,待知道府主已经亲自前去确认尸体时,不由骂道:“阿月,你胡说什么呢,不是还没有确认么,这事不可乱说,万一后面二师兄回来,你们怕是都要挨罚!”

  阿月吐了吐舌头道:“话是这么说,可是大家都觉得太巧了,你说说啊,少府主刚好一夜未归,而那血玉龙佩又刚好在那男尸身上,并且,少府主到现在也没回来啊!”

  “也许那男尸是师兄杀的呢,却没想到遗落了自己的玉佩。”廖伊说道。

  阿月听后,觉得也有可能,便道:“也许吧,但少府主到现在都不回来,难道是怕被抓,所以畏罪潜逃了?”

  “待那男尸的身份确认了才知道,我们还是在等等吧!”廖伊说到这里突然想起张徵说的话,便看向一直未说话的她道:“你说昨夜遇到了歹人,可是什么歹人弄清楚了吗?”

  张徵道:“已经杀了!”

  廖伊和阿月瞠目结舌,阿月更是伸手指向了张徵:“那青楼里的人不会,不会是你杀的吧?”

  “不是!”

  不知为何,廖伊听了这句话立刻松了口气。她突然觉得这问题不该再继续问下去,再问下去很可能会有什么她不愿意接受的答案!

  张徵只是静静看着廖伊矛盾的表情,如今少府主失踪,也许那婚期会拖延一段时间了,对于廖伊来说,似乎心中大石又可以放下一段时间了。只是若那男尸真的是方汉正呢?廖伊心中突然升起恐惧,抬头看向张徵,却发现张徵刚好也看着自己。

  张徵的眼神很单纯,只有关心之意,廖伊当下又莫名松了口气。然而,她不知道,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就那么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