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师徒系统 > 第六十章信任
  叶添龙算是废了。

  那化血毒极其霸道,能够在身体内形成血毒,疯狂的破坏人体经络,对武者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

  张思圣故意拖延时间,让叶添龙备受化血毒的折磨,在最后的关头,才将余秋炼制的那可化血毒解药给了他,才让他保住了性命。

  至此,全场哑然,一片死寂。

  八颗解药,算上余秋给獒犬的那颗天心保命丹,一共九颗解药,全部有效。

  而这些解药,都是余秋在短短的三个时辰内,等待天心保命丹的炼制过程中,抽空一口气做出来的。

  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诊断、制药、解毒……余秋用事实证明,他的医术足以碾压其余的那些长老弟子,甚至有些长老的医术都不见得会比他高明到哪去。

  最终,在张思圣的宣布下,余秋成了此次医术大比第一场比试的胜利者,得到了比试前所允诺的三项奖励之一的——天蚕。

  天蚕是一种极其珍贵的药虫,它吐出来的天蚕丝能够用来制作内衫,水火不侵,刀枪不入,而从体内排出来的异物,天蚕香,既是一种珍贵的药材,也是一种香料,点燃后闻之,能令人心静如水。

  百草门总共也就培育了十条天蚕,给了余秋一条后,就只剩下九条了。

  天蚕通体呈现为雪白色,拇指大小,躺在特质的水晶盒里,如同一块条形白玉,晶莹剔透的有着光泽。

  回到养心院,余秋随手就将装着天蚕的水晶盒丢给了獒犬,让獒犬先回房休息,然后他又独自走进洪老的小阁楼,气势汹汹的走上二楼。

  跟他一同回来的洪老已经在二楼靠窗的位置上落座,并且已经沏好了一壶茶,见余秋上来,脸上还难得的露出了笑容。

  洪老伸出手来,笑容里带着一丝讨好:“来来来,坐。”

  “给我个解释。”余秋毫不客气的坐在洪老对面的椅子上,两人隔桌相望。

  比起洪老讨好的意味,余秋一脸不爽,甚至还带着几分冷酷。

  他和洪老的关系一开始就定位好了,两人是盟友关系,又或者说,洪老是雇主,付出了一些代价来雇佣余秋,两人虽对外宣称是师徒,但私底下里,两人的关系是平等的。

  “我也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大胆,直接在第一场就下黑手了。”洪老讪讪一笑。

  “我指的不是这个。”余秋缓缓的摇了摇头,质问道:“獒犬毒发,你为什么没在第一时间出手相救?你若是第一时间出手,应该就能发现问题,而不是任由我徒弟陷入险境,险些丢掉性命。”

  洪老闻言,老脸一红,解释道:“我这不是想要给你争取些时间吗,最后我也出手……”

  “狗屁!”

  啪的一下,余秋猛地伸手砸在了面前的桌面上,震得茶水四溅。

  他两眼一瞪,怒道:“你就是不信任我!对我有质疑,怕我输了,令你这几年的计划付之东流!”

  洪老面对余秋的怒火,只是低眉看着面前的茶杯,竟然选择了承受,没有反驳也没有辩解,就此沉默下来。

  因为余秋没有说错,之前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早在苍梧山地洞的时候,他就跟余秋说明了一些情况,后来到了百草门,他又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余秋。

  五年前,百草门发生了一件事。

  洪老当时唯一的弟子,因为违反门规,私下偷学五毒残卷,遭到了门规处罚,后来更是被关进炎牢,就此丢了性命。

  而当时主持此事的人,正是李长老,他处罚洪老这位弟子时,洪老正巧不在门中,而是出山办事去了。

  等到一个月后,洪老回门得知此事,当场暴怒,杀气腾腾的找上李长老,两人大打出手,最后被掌门张思圣和其他几位长老联手镇压了下来。

  从此以后,洪老和李长老就成了死对头,两人在门中几乎不相往来。

  就这样又过了两年,洪老突然找上张思圣,提议门派改革,因为百草门已经没落多年,无论名声和势力,都显得默默无闻,不复以往。

  若是在这样下去,百草门恐怕真要成隐世门派,不涉武林之事。

  可这些年,武林有多有风浪,尤其是近些来,海外势力踏足中原,与各国朝廷联手,准备对武林进行新一轮的整顿,到时候必定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为了能够在这场风波中存留下来,百草门必须要做出改革。

  如此,才有了如今的医术大比。

  而为了此次医术大比的公平性,早在三年前,洪老等一众长老就集体出山,游历各国,四处搜罗新的弟子,等到今日,再让各自培养出的新弟子,来进行比试。

  原本洪老培养的弟子是白奇志,只不过因为苍梧寨和黑风寨的覆灭,白奇志的优势荡然无存,他武道天赋虽然不错,但算不上拔尖的,余秋看过白奇志的资质,不过是b级而已,也算的上出色,跟獒犬的资质齐平。

  当时洪老之所以想要找王神医,就是想要请人来继续提升白奇志的医术,结果没想到,直接找到了余秋这位‘黄神医’。

  无论是从年龄、武功还是医术水准,余秋无疑是最好的弟子人选。

  所以为了将余秋带回百草门来,洪老是大棒加红枣,各种手段尽出,甚至不顾余秋个人原因,将余秋带回了百草门。

  而跟着一起回门的白奇志,似乎因为余秋的出现,就此被洪老遗弃,不仅没有跟随洪老,反而被洪老送去了弟子堂……

  “姓洪的,如果下面两场比试你还想让我全力以赴,那你就最好给我全部的信任。”余秋直言不讳,然后指了指自己道:“我知道你在我体内种了蛊虫,为了牵制我,你觉着,这是一种信任的方式吗?”

  没错,早在洪老想让余秋来帮助他的时候,就给余秋暗中下了蛊虫,为了控制余秋。

  不得不说,百草门至今虽然落魄了,但毕竟是遗存至今的千年大门派,有一些手段还是极其厉害的。

  就比如蛊虫,哪怕以余秋目前的医术水准,也无法诊断出自己体内的异常情况,这样的话,他就没办法清除体内的这个异物。

  “也罢。”洪老沉吟了片刻,下定决心,从怀里掏出一片树叶递到唇边吹响。

  顿时,余秋只感觉胸腹一阵异动,接着,似乎有什么东西往上窜了出来,他下意识的张开口,只见一道黑影从口中飞出,落在洪老指尖。

  定睛一看,那是一只像瓢虫一样细小的黑甲虫,就是这东西,在余秋体内寄生了近两个月的时间,并令人无法察觉。

  蛊虫离体后,余秋如释重负。

  若不是今天有这么一出意外发生,余秋还真不知道要找什么理由来解除蛊虫的限制,这玩意简直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般埋在体内,随时都有可能爆炸。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