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男主是我小弟 > 第20章结伴再探
  接二连三的事情,无间隔无停歇地袭来,丝毫不得喘息。待到通玄暗拭了一把冷汗,默默告退的时候,已经到了夕阳西垂,万籁俱寂的傍晚时分。

  天边的那道橙红还恋恋不舍,占据着位置不肯退场,从地平线下悄然抵上来的深蓝,已经悄然开始扩张,缓缓蚕食对方,试图霸占整个穹宇。

  “原来,已经到了这般时辰啊。”封星衍站在殿门前的平台上负手而立。夕阳照在她身上,投射出一道长长的影子,朝殿内铺延而去。

  这座珠光宝气、华美绝伦的大殿,占据着云清宗最好的位置,在地域最中央处的一座高耸山丘上。是个绝佳的俯瞰位置,可以将整个宗门一览无余,尽收眼底。

  此时晚风泛着丝丝冷意袭来,又有冥冥的昏色渐次蔓延而上,爬上成排茅草屋的屋檐,衬着与荒郊一般无二的山头,倒是平添了一丝沧桑凄凉。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想必便是这种感觉了。可此时此刻,独立峰巅,封星衍倒觉得自己更像传说中的独孤求败,未曾体会到君临绝顶之孤高,寒意却是半分不减,直侵心脾。

  这个与梦中一般无二的光怪陆离世界啊……

  初至,是茫然无措,举目无亲。历险,是被逼无奈,终至莫名手刃妖僧。回山,尽管摩肩接踵列队相迎,却只见疏离。现今,又不得不揽下首座之责,唯求堪明恶疾真相,振兴宗门。

  哎……封星衍不禁发出一声嗤笑,嘴角泛起一丝无奈。既然半推半就,已经到了此番境地,也便硬着头皮上吧。

  然而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能力多寡,又岂是一朝一夕能变却的。若真的事不可为……

  还能怎么办?撂挑子走人呗!难不成还要和幕后人死扛到底?

  一个臭和尚,就差点阴沟里翻船了。去挑战更高级别的boss?算了吧,还是留着小命,在人间多逍遥一番。

  毕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然而十年后,谁又说得准呢?

  不再多做停留,封星衍驾起遁光,携上一人一兽便走。

  同样的阵容,一样的遁光之上。只因这只乘黄转了路数,一门心思想着演武场的事情经过,注意力天南海北地漂浮不定。眨眼的功夫推演出了几十个版本,几乎将所有它见过的人,都划进了罪魁祸首的黑名单,甚至连宁如晦也不能幸免。

  也便没了闲情,挑唆些歪门邪道的八卦,闹得人一个个大红脸。

  面对这么能闹腾的穆离,宁如晦仍然是无动于衷,甚至连那些看似十分隐蔽的小表情,也是半个都没有出现。

  这让封星衍感到……很遗憾,同时还有些气急败坏的恨恨。

  为什么同样有人和你过不去,我接收到的,就是数不清的白眼和鄙夷?这乘黄已然中伤于你,一时三刻过后,心海竟依然能够保持平静如波,连丁点反驳之意都没有。

  所以说,你从来只是和我一个人过不去,是吧?

  真是活见了鬼!

  *

  二人前后踏入洞穴之中,一阵寒凉潮湿之气便扑面而来。穆离也下意识地蜷缩起身子,将毛茸茸的大尾巴盘起,以便更好地取暖。

  入夜时分,又地处阴暗,如此境况实属正常。只是苦了这些不幸沾染恶疾的弟子,已经全然失却了基本的外界感知能力,寒气入骨却丝毫不知,也无力逃避抵抗。

  他们仍是横七竖八地躺在冷硬的地上。从事发算起,怎么也有一两天的时间了,却不能得到妥善的安置。时间长了,甚至可能会在身体里留下隐患,影响修道的根基。

  不过,又有谁会去管呢?青琼神出鬼没使唤不起,通玄只是捉回个穆离,老命都去了半条的样子,通幽更是将身上的伤当成了挡箭牌,老神在在地像个神像,只等人上香供奉了。

  说来说去,倒像是封星衍一个人的宗门。

  若是得闲,很有必要将他们挨个拖出来,一一说道说道。尤其通幽,竟然装起了坐怀不乱,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说白了就是欠揍。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和通玄二人,留着不动尚有大用。目前这逢场作戏的戏份,似乎不太够啊。毕竟,只有等跳梁小丑表演个淋漓尽致,方能捕捉到幕后操偶人的影子。

  她缓缓踱步向里走去,在罗列得最高的一堆弟子面前停下了脚步,看这已然至腰的高度,起码是堆了七八个人的样子。也可谓人间惨象了。

  宁如晦这尊大神躲在阴翳里,料想也使唤不得,还是封星衍亲自上阵。

  她将灵力抽引成丝,勾住最上面这弟子的腰部,轻轻巧巧向上一提。百多斤的青年便凭空而起,顺着她手腕牵引的方向,沿一条完美的曲线,轻轻落在她脚边。落地的时候,除了扬起点点灰尘,竟是连一丝声音也没有。

  若封星衍真是个采花贼,凭着这一手神鬼难测的把戏,应该是个偷香窃玉的顶尖高手。在市井人家之中,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裹挟上几个俊俏公子,谁又会知道呢。

  所以么,修道这一法门,并不一定全然是为了长生,或许只是出于某种下作难言的心思呢。云清宗这种破落门派,竟然都能发展壮大到这个地步,难说不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缘故。

  一言以蔽之,全凭着封星衍这邪教头子,不停宣扬教义,传播秘法呢。

  封星衍单膝微曲,俯下身来,静静地观瞧。看这弟子除了脸色惨白,嘴唇干裂,身上其余地方,与常人似乎也没有不同。鼻翼轻微翕动,带动一呼一吸,似乎真的只是在睡梦中。

  单单远观,左右是看不出所以然。她右手双指一并,指尖向前一探,在这弟子脖颈露出的皮肤上游走,试图寻得些蛛丝马迹。

  光洁白皙的皮肤之下,却有暗潮涌动。他处并无异常,但当手指覆在大动脉的位置上,却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鼓点一般强劲有力的跳动声有序传来。

  对于一个睡梦中人,也太过强力了些……

  封星衍放开灵识,沉下心神。识海中的视野,背景全部变得一片漆黑,只有这弟子的颈项处,泛着耀眼的光。青色的血脉仿佛成了活物,任何细小的波动,都在她的觉察之下。

  砰,砰砰,砰,砰。

  嗯?原本应该是均衡的波动啊。第二处多出来的一声,想必就是关键所在。

  这无端多出的一丝跳动,频率与人体心脏的搏动隐隐相合,甚至合二为一。若不仔细觉察,只怕便让它蒙混过去了。只是偶然间岔开的波动,双峰先后起伏,被封星衍抓住了把柄。

  那隐于暗处的敌手,心思也是巧妙绝伦啊……

  “嗨,惹麻烦的家伙。到你出手的时候了。”封星衍微耸了耸肩膀,斜过头去看穆离,目光是不容置疑的命令。

  “倒霉鬼,怎么事情又落到小爷的脑袋上。我只是来凑热闹的好吗?”穆离勾起前爪,爪子的背部抵上了下颌,状若无意地摩挲。眸子只定定地朝下看,与女人射过来的利剑打了个交错,便迅疾分开。

  “怎么?想赖账不成。事情是你惹下的,我没将你做成个烤狐狸,已经是对得起你了。”封星衍斜眼去觑,暗暗向肩膀的方向,加了几层威压。

  穆离立刻就坐不住了,如鹞子翻身,朝斜下方一个俯冲,稳稳落在了这弟子的腰腹之上。

  开玩笑。那女人一施威压,皮肉处便是高温难耐,透过衣衫传来,比烧红的炭火还热上百倍有余。虽不及开天辟地之初三昧真火之威,筑基修为左右也是难以招架。

  可恶!以势压人,还真想烤狐狸啊。

  呸!谁是狐狸来着,小爷明明是尊贵的乘黄一族。

  不过,她什么时候学聪明了。竟然学会用这一招对付起人来了。明明开始还傻气冲天的,用掌力来挥呢。

  “怎样,愿意助我了么?”封星衍只是笑。

  哼!穆离一扭身子,将屁股的方向冲着这女人,摇摇摆摆在这弟子的身上走动。正如翩翩公子闲庭信步,装的一副洒脱超然的样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