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男主是我小弟 > 第10章坊市一游
  人生啊,真是寂寞如雪!

  封星衍单手托腮,坐在大殿的地上发呆,目光空洞无神,就算是一整殿的宝物都不能吸引她的注意。

  看看,看看。一个个的对她这个小虾米施压完毕,就纷纷弃她而去了。青琼仍在石室里闭关,本想前去骚扰,结果吃了个大大的闭门羹。穆离这混蛋,把宗门当自家后花园了,东游西逛是指点江山。宁如晦,估计还在山门当教习吧,目标将掌门长老甚至全门派都冻成冰块。思及此处,封星衍的嘴角溢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

  说一千道一万自己还是个惨遭抛弃的娃。她头一次知道,原来修道是这么无聊的日子,打坐冥思,沟通天地,灵力循环大周天而后积蓄为己用。无人指导襄助,无人同甘共苦,全凭一颗坚定的向道之心,披荆斩棘,踽踽独行,千难万险一路通天。

  以上纯属在青琼处的道听途说,她现在连根本的向道之心都没有呢。

  果然还是只能找宁如晦愉快的玩耍了!

  封星衍心念微动,点亮了基础技能召唤术,丹田光芒一闪,宁如晦这个黑衣大冰山即刻出现在面前,面容上隐隐露出一丝不悦,不过随即被隐藏在层层冰霜之下。

  “嗨!”这个情感粗线条友好地摆手打了声招呼,用婉转悠长的声音诱惑道:“我想到一个好主意,听说这周围有修士交易买卖的坊市,十分热闹有趣,不如你带我前去如何?”

  半晌,宁如晦不答。

  封星衍怒了,“混蛋,去不去给句话啊,老子这么求你了还一脸冰块,我不欠你钱啊!”说罢起身一脚飞了过去,略略带了丝灵力,正中他的膝盖。宁如晦整个身体却如扎进地里一般,固定在原地一动未动,似乎未受丝毫损伤。

  “主上请托,自当遵从。”声音仍是淡淡。

  “早这么说不就结了,害我以武力解决问题。”封星衍的心里涌上一丝庆幸。幸亏他此时答应了,否则一来我这个首座的面子哪里放,二来面对这么漂亮的异性,自己竟然这么残暴,真是不好不好。

  “那咱们走着,你头前带路。”两人前后分列出得大殿,一个推推搡搡好不兴奋,另一个面无表情无处躲闪。若是不知内情的,说不得会认为是万恶的人贩子在逼良为娼,而宁如晦嘛,当然是那个小媳妇。

  说话间,两人的遁光在一处荒凉的郊外停下,看此处地形凹凸不定,荒草遍布丛生。只有一条官路蜿蜒向前,通往十里外一座小型的凡人城镇,其中并没有任何修士气息。

  “就在这里。”宁如晦伸手指向一个毫无特殊之处的土丘,便默默退到一边。

  这里?封星衍四下打量一阵,果然发现了禁制的踪影。此处禁制并不十分巧妙,若说保护还差了三分火候,她心下自忖,施加七成功力便能一掌拍个七零八落。暗自鄙视的同时也小小自得了一番,看起来我这个首座长老还是有几分能耐的,至少实力上可以力压群雄。

  “炸了吧!”说做就做,封星衍从不拖泥带水,她默默聚集灵力,周身威压也慢慢上升。因这几乎是结丹修士全力一击,宁如晦区区一个筑基在侧,大境界之间的差距无法弥补,运功抵抗之下仍是气血翻涌,不禁呕出一丝鲜血,单膝跪倒尘埃。

  “主上。”他从唇间艰难吐出几个字,试图说服她不要以力破局。这是修士公共交易的场所,不是这老怪物一手遮天的云清宗,哪怕是结丹修为,也不可如此骄纵放肆。破了人家千辛万苦设下的隐藏禁制,事后她固然可以一走了之,可留下他们这些低等修为的承受倾天之祸么?故而此时宁肯重伤也不得不一力阻挠。

  封星衍本是一心沉浸在力量上涌的快感中,此时听到呼唤陡然不快,正想呼喝一二,转头却见分明受了重伤的宁如晦。忽然心下传上一种异样的情绪,似乎她早已看惯了这样的场面,这男人在她眼前不停受伤治愈,如此反复却从未屈服。她本应如往昔一般视若无睹,心中的绞痛不舍又渐渐吞噬她的情感。

  蓄积的功力因心境的变化如潮水般散去,环境中骇人的威压瞬间烟消云散。

  尴尬的气氛弥漫开来。封星衍心中十分愧疚,本是她大摇大摆地拉着人一同来逛街,怎么坊市门还没进,提前就误伤了。自己难道真的是武力值爆表的移动大杀器?

  此时也顾不上那许多,她在储物戒指中一阵翻找,几乎把所有装着丹药的瓶瓶罐罐都翻捡了出来,一齐推到宁如晦的眼前去,状似无意的说:“你看哪个有用,拿去疗伤吧!”看到男人投过来的含着明显诧异的眼神,她不自觉地轻咳两声,“我可没有其他意思,只是你要是治不好,我一时半会儿去哪里找一个破开禁制的人,除非你想让我继续炸了它。”

  话已至此,宁如晦不再推脱,自取了一瓶筑基期的丹药吞服下去,其余的都原封不动退还给封星衍,不该得的半分便宜也不染指。

  此时他的心里正可谓翻江倒海。这老怪物忽如阴寒地狱,狂风暴雨;乍又变为邻家少女,如三月暖阳,和风沐雨,某个瞬间竟还有一丝女儿家的娇羞。他竟不知此时看到的,是一个真的封星衍,还是说只是由他本心痴惘幻化出的异象。

  思及此,他又不禁在心里唾弃自己。宁如晦,你难道忘了自己为何自名为晦吗?尽管苍天待我不公至此,此生命途坎坷,我亦能凭借自己的本事杀出一条血路,这是你必然的宿命,怎可被此生大敌迷惑双眼!

  他不再彷徨,就在原地打坐运功,吸收丹药的功力一并化至四肢百骸,不消一刻刻药力便被全部吸收,身上的暗伤好的八.九不离十了,起身前去破禁。

  不似封星衍那般走大肆破坏的路子,待他感应到禁制所在的点,将灵力缓缓向前一送,透明薄膜似的禁制便从这点开始溶解,逐渐破开了个容一人通过的洞。

  宁如晦淡淡看了她一眼,道:“主上请压低修为,收敛气息。”作势请她在头前进入。

  封星衍刚捅了篓子,此时便老老实实按照受害人的话做了,将修为压到与他同等境界,一个普通的筑基初期。不过她怎么觉得,从这一眼里,她看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呢?

  跨过那层壁障,薄膜便自动在身后合拢,丝毫不见曾经破开的痕迹。眼前是一派迥乎不同的热闹景象,与外部的荒凉形成鲜明对比。封星衍不禁在心里赞叹,为这坊市选址的人也算匠心独具,紧邻凡人城池而不被发现,真可谓大隐隐于市。

  宁如晦选的这个点通向的是坊市的普通区域,处于一个巨大的广场外侧。许多修士都在广场中央摆起自己的摊子,有卖丹药的,功法的,灵宠的,花样百出,不一而足,吆喝声此起彼伏,一时间好不热闹。

  两人以筑基修为进入广场,封星衍兴致盎然正想找个摊子随意看看,可她突然惊奇地发现,周围怎么突然变得鸦雀无声了?四周的人全部一脸惊恐,她的目光扫过之时纷纷低下头颅,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搞什么?”她一脸疑惑看向宁如晦。

  后者悄然垂下眼帘,回道:“主上,此处多是练气修士。”

  封星衍急忙把他拉到一边,恨铁不成钢地斥责:“你怎么不早说?那我们刚才不是鹤立鸡群了!不过练气和筑基只是一个境界差距,怎么会像老鼠见了猫一样?”见对面不答,继而哀叹道,“哎,我不过想逛街找个乐子有这么难吗?”

  “前方是正当交易区。”宁如晦的目光凝向一处。

  沿着那个方向,果然街道变得更加宽敞明亮,两侧立起无数楼阁,俱是些出售不同物品的店铺,店门挂着不同的招子来标明。却有一点,每个招子底部都绘着同样的红色双鱼图案,两只鱼的嘴互相咬住对方的尾巴,形成流转往复,生生不息。想是什么组织的统一标识。

  “走,我带你去买买买。”找准目标,封星衍的土豪气息又回来了,一幅阔少无敌的样子,搂住自己的小情人,开启有钱任性之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