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男主是我小弟 > 第5章谁阴了谁
  骨碌碌碌——

  封星衍又踢飞了脚边的一块小石头,仔细看还泛起幽蓝色的光芒,一下一下规律性地闪动,有如呼吸一般。

  不过这不算什么稀罕的物件,原因么,君不见整个洞穴里充斥着这种石头,上上下下,前前后后,但凡有墙壁的地方必然点缀着幽蓝色的光。

  若是一处还好,恍若夜空中星河流淌,静谧而美丽。但密度如此之大,排列如此分散,光源从四处八方而来,只能让人恨不得刺瞎自己的眼睛!

  最可恶的是,这个笑面臭和尚,自从进了洞穴开始,就愈发地神秘起来。路线靠实时推演,脚步需悄无声息,就连对这些破石头,都像是见了鬼一般,碰也不碰。

  走了半个时辰有余啦。

  就算这洞穴再小,按他这个走法何时是个头啊。封星衍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她倒是要问问这家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找到了!”空谛低沉的声音里有着控制不住的喜悦。

  呃……兄弟,你与我是有心灵感应吗?我话还没问出口你就先一步解答了,好巧。

  算了,既然此行的目标已然出现,何必去计较那些细枝末节?倒要看看你埋伏了怎样的陷阱。

  封星衍放开灵识,确定没有危险之后,逐层向外扩张。在不触碰那些幽蓝色石块的范围内,翻找了三遍有余,终于在头顶的一处位置发现了细微的灵力波动。

  三次!她堂堂结丹中期修为,反复探寻三次才堪堪发现的蛛丝马迹,你一个同样未至元婴的,刚刚走至近前便有所感应。

  真真笑话!

  唯一的解释只能是,这宝贝从一开始就是你家的。

  “和尚,都到眼前了,不妨说说,这是个什么东西?”封星衍状若无事的开口。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止水道友有所不知,此物名为阴灵玉,一般伴随灵脉而生,而又独成一脉,以吸取四周阴气为食。这一枚的话,看此洞穴的样貌,应该有百年以上,也是难得。”

  “那,你我一同去取来?”

  “你我来时不是已经说好了么,此宝尽归道友所有。来路上小僧已经出力不少,到了这个关节——”

  意思就是老子开了路,给你果子摘还不满意,自己上去一个人耍吧!

  够意思,够朋友,真道友!

  封星衍在心里把这臭和尚骂了个底朝天,脸上却挤出了个芬芳馥郁的笑容,面露欣喜地答道:“如此,很好!只是上去的时候你可别和我抢啊!”

  灵力运转,她的身体如矫捷的豹子一样凭空跃起,恰恰停在那宝物的下方,距离在三丈开外。

  见离那和尚远了,她悄悄撑起一道隔绝屏障,并随意推了些阴气在前,以模糊视听。

  这和尚将所谓的宝贝,推到她的眼前。这滑手的物什,却还是要接住的。毕竟,只有当她有了动作,才会有接下来奇妙的化学反应,也才能揪住臭和尚的狐狸尾巴。

  不过封星衍现在,愁的是另外的事情。人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盗墓还需要备上一把洛阳铲呢。若上面的真是阴力源,焉敢直接用灵力去抓?阴寒之力逆行入体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可是浑身上下有什么可用的东西呢?除了一件拉风的外袍,就只有手上装阔的戒指了。

  戒指,戒指!

  一丝神念探入,真元印记相合。宝库的大门应声而开。

  做了二十年井底之蛙,穷人小透明的星衍同学表示,真,有,钱!

  灵石材料堆积成山,稍小的一片堆叠着各样玉盒,玉瓶,俱是些说不上名字的高级材料和丹药。还有几件东西孤零零地躺在一边,应该是传说中的高级货。

  不知道哪个好用啊?

  封星衍反倒不急了,如此多陌生不知用途的宝贝,足够她研究上三天三夜了,加上回味的时间,一个月不算长吧。

  至于外面那劳什子灵玉,是你骗我在先,让你多等上个把时辰作为补偿,又有何不可?

  随手招来第一件,是个通体白玉无暇的小瓶,里面什么东西都没装,只是个瓶子。用法力激发,倒是看出点效果来了,像个喷泉一样不定时向外洒水,还滴溜溜地打着转。

  本来以为是个普度众生的羊脂玉净瓶,玉有了,水有了,怎么用起来倒像是个不靠谱的人工降雨器?

  第二件,一个黑黝黝的珠子。却不是吸收一切的暗黑之状,那种黑色蕴华在内而不张扬外放。指尖一点,仿佛触发了什么开关一样,珠子的表侧隐隐闪耀出一幅星图,细微处却又变化无穷,正如星辰一般繁复流转。全然一派宇宙微缩景象,天道五十尽皆其中。

  识海处似有什么被隐隐勾动,待到去寻时,那珠子又回复了黑洞洞一无所有的样貌。

  不懂便扔到一边。

  第三件,一块手帕大小的布料,不纳边履,没有图样,就是一水的青色,猛的一瞧倒像个擦桌子的抹布。

  真是,不知所谓。原本该是个宝贝储藏库,灵石材料一样不少,怎么到了高级货这边,反倒成了破烂扎堆的旧货处理站了。

  随手激发着看看吧。

  那布料是见到灵力便不停地扩张,如一个无底洞般没有餍足地吸收调取着封星衍身上的灵力,吸了半数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合着是个不见好处不干活的东西!

  这手帕,现在可能要改口叫青绢了,如水练一般在封星衍身前立起,足有一人之高。上面青光泛起,恰如青色的河流,这源流却始终不断,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一道灵力打向绢面,击中的位置缓缓出现了一处凹进,两处的灵力似在角力,之后缓缓融合交互,无力为继的灵力逐渐被青光吞噬殆尽。

  封星衍又连推了四五道灵力过去,无一例外均被消磨得无影无踪。不禁心下一喜。

  这个不错!瞌睡了好不容易有个送枕头的,不过看在这枕头如此贴心合意的面子上,我便大人有大量,不多计较啦。

  又抓了一把丹药在手备用,剩下那堆同样用不地道的东西,便被她抛之脑后。

  封星衍就悬在半空坐等,努力恢复被青绢抽取的真元,同时不时地看两眼空谛的表情。开始,他还能如老僧入定般岿然不动,一个时辰过去,面色便渐露不虞,两个时辰过去,那眉峰都快蹙到一处去了。

  忍下大笑的冲动,她小心翼翼地催动起青绢,一点一点向异变的方向移动。等到距离只剩下不到三米时,绢布微微地颤动起来,表面似乎要开始形变。

  “来了!”法力一凝,封星衍全力出手,催动青绢全力打向那处虚无缥缈的空气。

  只听轰的一声炸裂,一枚玉环状事物凭空闪现,同样是蓝色,却更加幽深神秘,仿佛带着深渊九幽的气息。

  青绢化链,一圈一圈缠绕住玉环,便是猛得一勾。

  玉环乍然离开原位,如同开启了一颗定时炸—弹,整个洞穴摇晃不止。原本静静长在石壁上的幽蓝状石块纷纷脱落,受到了莫名引力向此处虚空聚集。

  当两块小石碰撞到一起的时候,蓝光倏然一闪,便合在一处。一生二,二生三,这石块越积越大,逐渐到了空间不能承受的地步。

  封星衍心下警铃大作,此时也不再贪恋这玉环,直接向空谛的方向划线甩去。

  果不其然,空谛立刻闪身而走,下一刻便出现在了她的身前。

  “果然是止水。”空谛眯起眼睛,似乎要将她从头到脚,看个对穿。

  “我是否应该说,谢谢夸奖。”

  “你以为,你做了什么好事吗?”

  “哦?看你这么闲,不妨解释解释。”

  封星衍才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有闲心站在这阴阳怪气损我,想必没什么性命之忧。

  “哼!若不是你在山顶乱发掌气,打乱了此处灵气走向,我需要如此费神计划?”

  哦,合着都是我的错,我无理取闹。有种你找宁如晦和青琼那两个大佬撒气啊,小虾米真是伤不起。

  “你怎么不说,你这个七窍玲珑的和尚,为何要竭力找我一同探宝?”

  转眼将责任抛了个一干二净,也是坑人的行家里手。

  “我终究是棋差一招。错就错在,你竟然有此等法宝去克这阴灵玉。寻常灵力法器只怕此时已被阴气吞得渣都不剩。”

  “所以你是想用这灵玉牵制于我,顺手将我和这诡异石块一并解决,即使把我炸成重伤也是不亏。自己好跑去寻更大的宝贝。”封星衍抱胸斜睨着这和尚,花花套路真是不少。

  “嗷——”一声野兽的长啸震动四野,原本就溃败不堪的洞穴进一步塌陷。

  “哈哈哈哈——”空谛仰天长笑,“知道我为什么在这与你玩无聊的针锋相对吗?”

  “因为,我们都出不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