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师徒[快穿] > 第6章废柴大徒弟06
  祁观没有记住那天的烟花有多美,可能是因为人太挤。反正唐贤是这么认为的。

  回谷之后的日子,与先前无异。

  太阳朝升夕落,时光如黄河长江,奔腾不息。

  江湖上前一个传说刚死在沙滩上,下一个传说便无惧生死地扑来,总能有一个可以伴着下饭的。年度销量第一的开胃大餐,当属唐贤的八卦趣闻。一个凭空出现,却能和晁誉挂上钩的人。一下子就勾起了八卦爱好者探索之心。

  话本如雨后春笋,接连不断。

  热度最高那本,称唐贤为唐大仙。

  唐大仙其人风姿绰约,自星辰大海而来,至到中域已有四万八千年。他拥有着与时光一般绵长的生命,因一场意外来到中域,与一位姑娘一见倾心。此后他穿越时间的缝隙,只为寻求一个最好的结局。

  以上剧情概括出自小药童的连载话本——《来自星辰大海的唐大仙》。

  作者:唐贤。

  祁观拿着唐贤分过来的大红包和一本唐大仙文集觉得生活仿佛拐上了什么奇特的轨道,如脱肛的野马,一发不可收拾。据唐贤说这叫难得当回网红,自己的热度不蹭白不蹭。

  祁观无言以对。虽然他并不理解什么叫作网红。

  而晁誉收到来自唐贤的唐大仙系列话本和一打灵石之后,感觉自己面部抽搐的病估计有生之年都治不好了。以及这再一次刷新了他对唐贤不要脸的认识,就没见过这世上有人能用几百个词在话本里夸自己帅的。

  平淡的生活可以归结为三个核心问题:早上吃什么,中午吃什么和晚上吃什么。

  如果有一天,生活掺入了这三个问题以外的东西,那绝对就是暴风雨的前兆。

  比如,隔一段时间就会展开一次的大道之争。

  赢得那一方能够标榜自己为正义,输的那一方便会沦为邪魔歪道之流。

  世上所谓善恶,不过大势所趋,人为所定。约束与被约束,便成了人区别于动物的特性之一。

  大道之争,谁也没有办法置身事外。当前是人占据着主流,就不能让魔族有机可趁。唐贤开玩笑地脑补了一下,铲屎官大战喵星人的画面,要维持作为人的尊严,不能向喵星人低头。

  晁誉不能坐视不理,于是他的山谷也被征用成了正道修士的一个据地。正道的战线才连成一片,进可攻,退可守。

  将将入夜的时候,蔚蓝色的天空先是掺杂入了日落西沉时的血色,而后又掺入浓郁到极致的墨色,一点一点变得深沉晦暗。一切的肮脏与不堪似乎都能被这样的夜色所掩盖。

  祁观偶尔会和药童一起,去给山谷外驻扎的修士送药。药童喜欢四处乱窜,常常一到营地就没了踪影,祁观并不在意,晁誉的地方,能出什么事?

  事实证明,无论什么事都不能太绝对。冤家路窄这四个字,就是说即使大路朝天,有仇的人也会找机会堵路上,顺便挖个坑,等着对方来跳。

  祁观不幸中招,默哀三秒以示同情。

  他的仇人不多,祁麟要说算第一,那封星绝对能算第二。

  封星,就是那个不顾十六年友情,说背叛就背叛,和祁麟一起谋夺他灵根的至交好友。

  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

  而且以祁观落在他的陷阱里这种方式见面。

  祁观的声音像冰一样冷:“封星。”

  封星笑道:“是我是我。你这一点都不惊讶的表情可真令人难过。”

  祁观想,当初把封星当成是自己的挚友,是他眼瞎,怪不了别人。

  封星一边笑着,一边把祁观踹倒在地,同情道:“哎呀呀,曾经的天之骄子,怎么连着不带灵力的一脚都撑不住呢。”

  祁观受了这一脚,胸前一阵剧痛。然而他说的话却刺痛不了他,他想到的只有唐贤的吐槽——反派的话总是很多。唐贤的声音占据了他的整个脑海,再听不进封星的一字嘲讽。即使他一无所有,他还有唐贤。

  封星似乎被他毫不在乎的表情给刺激到了,又补了一脚,这一脚又避开了要害。

  他只是想让他痛。

  唐贤的话又在祁观的脑海中响起,他说反派只能对敌人倾诉,是件悲哀到极点的事情。对敌人去陈述那些促使他们作恶的理由,其实是在对自己说,他是对的。做坏事大概是不需要宽恕,但却渴望着认同的。

  这样的人,孤单而又悲哀。

  祁观擦去嘴角的血迹,眼神中透着悲悯,封星一面需要装着对他好,一面却又对他恨之入骨,当真是难为他了。

  封星絮絮叨叨讲了不少,祁观听出来,封星针对他的理由很简单,不是因为所谓的权势、地位,而是因为嫉妒。

  从来都只是因为嫉妒而已。

  祁观有的,他也想有。

  自出生起就被寄养在祁家,和祁观一起长大的封星,嫉妒祁观所有的一切。

  封星这种样子,简直就和唐贤笔下的经典反派一模一样。

  唐贤。

  只要想着唐贤,封星的背叛再痛,也伤不到他。

  他再多说一点,药童就该找过来了。

  直到封星抓起他的头发,贴在他耳边说:“祁观,只要是你的东西,我就会一个一个地把它们从你身边抢走。”

  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

  封星的声音一下子变得轻柔而又温和:“比如,你师父。”

  这话轰得一声在祁观的脑海里炸开,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攒住,骤然停止。他再想不到任何东西,他只想到唐贤的模样。

  唐贤。

  唐贤。

  唐贤。

  他在心底不断重复他的名字。

  无法掌控,不可自拔。

  然后在结尾的时候,加上一个定语。

  ——我的。

  ——我的唐贤。

  他的灵魂深处,仿佛有什么在叫嚣。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破壳而出。那些通往四肢百骸的力量,通通都只在诉说着一件事情:

  什么都可以给你。

  只有唐贤不行。

  所有的不可言说,都藏进了那晚浓郁到极点的夜色里。

  次日,山谷下多了一具死状异常惨烈的尸体,容貌无法辨别,魂魄也被打散,除魔族夜袭外,不做他想。

  只是大家警戒了许久,也没再遇到这个凶残至极的魔头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