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五行御天 > 第四百四十五章:冥王泪(4000+)

第四百四十五章:冥王泪(4000+)

  颜王莫名其妙,不搭理他,幽冥落开路,不一会儿就看见了层层叠叠的冥修。

  颜罗破口大骂:“你们这群死鸡,谁是你们的王啊?吃里扒外的一群死鸡,竟敢阻扰我回归冥界,全都得死!”

  骂完,飞身逃离。

  颜王看着他逃离的背影,不由苦笑,这还是传说中手眼通天的冥王吗?还是能与圣兽对话,能与魔族之主抗争的冥王吗?

  虽如此想,却也不敢怠慢,幽冥落出,切菜砍瓜般斩杀黑瞳冥修,冥修纷乱,四散飞逃,便露出被他们包裹在内的一个硕大石球,顾不上追杀冥修,斩开石球,戚长征与颜如玉便露出身形。

  “多谢元主援手!”戚长征大礼为谢,“此番相救之情……冥王必报!”

  颜如玉瞪了他一眼,“油嘴滑舌。”

  “颜王救我!”戚长征口中的冥王颜罗正飞速逃回,身后数位冥修紧追不舍。

  颜王苦笑,回手便是一剑,冥修溃逃,再不见踪迹。

  戚长征奚落颜罗:“你丢不丢人啊!冥王的尊严何在?要我是你,下属叛乱,早他娘的杀个干净了,真心丢脸!”

  颜罗怒目而视,“别他娘的废话,圣冥气给我。”说完又补充一句:“全部!”

  “什么态度这是?”戚长征满心不愿,却也不敢真耽误了颜罗的大事。

  颜王在洞穴外警戒,戚长征与颜如玉便将圣冥气全数渡入颜罗体内。颜罗也于此时闭上了双眼,道:“速速离去!”

  二人飞出洞穴,一股剧烈的拉扯之力忽然自颜罗身上传出,颜王一手抓着一人才将他们带离深渊。

  此时,整个肯特元山都震动了起来,一丝丝黢黑冥气浮现,随即交织蔓延,形成大片黑雾形态,铺天盖地向着深渊方向汇聚。

  颜罗犬“汪汪”出声,其声震慑四方,却是欢愉无限,与之对战的魔马神王弃战而逃,遁入地底不见。

  发生在雅布山脉的神王战也于此时停止,魔牛神王相同的弃战逃遁。

  随着蔓延整片肯特元山山脉的黑雾汇聚,深渊上方已是形成黑洞,肉眼可见肯特元山漆黑如墨的山石正在淡化,一股修元界独有的五行灵气自四面八方向着肯特元山汇聚。

  天空中风云变幻,电芒交织,一道道粗壮的闪电也于此时劈落肯特元山,随即暴雨倾盆而下。

  无尽深渊形成的黑洞带走了肯特元山阴寒之气,五行元气渐渐浓郁,身处其中大战之后剩下的三百多名大能以及不到两千名大能修士纷纷升空,其中就有越发不安的颜喜在内。

  她似有所悟,不顾身周修士阻扰,向着深渊飞来。

  颜如玉飞身相迎,颜喜泣不成声,只是追问颜罗去向。

  颜如玉将她拥入怀中,只在其耳旁低语:“颜罗便是冥王,他将回归冥界。”

  颜喜怔愣,泪如泉涌,嘴里茫然的不知在说着什么,只能隐约听清“娘亲”二字。

  泪水混合雨水模糊了她的双眼,她似乎看见幼年时期的颜罗,倔强的就是不肯开口叫颜判阿爹,被颜判一次次教训,依旧倔强着不开口……

  随着颜罗渐渐长大,周围的修士都回避着他,没有人愿意与他来往,因为大家都知道他脑子有问题,不懂尊卑,不懂孝道,也没有任何修士愿意收他为弟子,他永远是独自一人。

  颜判寿元早早耗尽,更有传闻说他克死了亲爹,再有遇见他的修士轻则怒骂,重则殴打,颜喜每回见到他归来,身上总是带着各种伤痕,却从未见过他流泪,相反的,哪怕是脸上被打伤,他依旧是笑着,颜喜知道那是他不想让她过于担心。

  她只能哀求圣女收留于他,他也才能活到现在。

  颜如玉轻声细语之后,往事一幕幕浮上颜喜心头,她终于明白颜罗从不开口叫娘的原因。

  她能成为冥王的娘,却哪里能让冥王叫娘!

  她忽然想起临产的那一幕,那一日的情形与此时的情形何其相似,只不过是颠倒着来,天雷滚滚,暴雨倾盆,肯特元山的五行元气被驱散,随之而来的便是无尽阴寒,黑色山石被纯黑阴寒冥气渗透,元山山脉从此阴寒黝黑无生机。

  而正是在此时,她产下颜罗,初生婴儿竟是面无表情,不哭不闹,双眼瞳孔漆黑,眼白皆无。

  她慌忙遮挡其双目,不敢告之任何人,包括他的道侣颜判在内,好在不长时间之后,颜罗的双眼变得正常,却依旧不哭,看着她的目光像是在辨认着什么,然后竟是笑了起来。

  初为人母的她当时并不觉得颜罗的笑容有何古怪,此时回忆起来方觉得那个笑容来得过于突兀,好似初生的颜罗就已拥有了思想,笑容太过成熟世故,完全不是初生婴儿应该有的笑容。

  一切的一切都在颜如玉的轻声细语之后完全明白了过来,颜喜忽然间不知如何是好,手足无措。

  “他是你亲身亲养,你管他什么身份。”戚长征笑着说,“他要是不喊你一声亲娘,我帮你收拾他,别看他现在是冥王,我照样能收拾他。”

  戚长征自然是在夸大其词,颜如玉听出来了,却是微微一笑,附和道:“他独自对付不了颜罗,还有我,一起上总能收拾得了他。”

  颜喜心知肚明,两人会如此说都是在安慰于她,心里虽感到彷徨,却也能镇定下来,回头看着那处黑雾汇聚之地,摇了摇头,道:“只要他能好好活着,叫不叫娘亲又有什么关系。”

  当最后一缕黑雾进入深渊,暴雨立止,云开雾散,肯特元山也恢复了昔年的形貌,元山上空的修士却是鸦雀无声,有心人猜到了颜罗的身份,震惊不安,绝大多数人却是被眼前的变化震慑,连私下神识传音也不敢。

  绝对静默持续的时间不长,便是哗然惊呼,无尽深渊在萎缩,自深渊处出现的颜罗犬只有丈许大小,浑身黑雾缠绕,外露的气息却是连颜王也要为之规避。在其后背盘坐着一人,黑瞳无眼白,正是恢复真身的冥王,应当叫颜罗王。

  颜罗犬带着他飞上高空,他的目光扫视着周围,所有被他看到的修士俱是感到周身发寒,最后他的目光停止在雅布山脉方向。

  那个方向此时正有一道人影闪现,似乎远在千里之外,顷刻就已到了眼前,个头不高,肩膀极宽,整个人看上去像是方的。

  颜王对之行礼,颜如玉也对之行礼,尔后不论是否见过此人的所有修士都对其行礼,包括戚长征在内,他猜到来人的身份,从他与庄小蝶契约火猿相似的身形中,他猜出此人必是镇守玄冥仙阵的神猿。

  化形为人的神猿没有理会众人的礼,目光灼灼盯着颜罗,颜罗黑瞳也同此般。

  他们之间似乎在交流,片刻之后,神猿离去,颜罗的目光望向颜王,对其点头示意,颜王稽首为礼,目光看向颜如玉,颜如玉附身行大礼,目光看向戚长征……

  戚长征指着自己的脑袋,传音:“你的答案!”

  颜罗嘴一咧,忽然消失在颜罗犬后背,下一刻就出现在戚长征身侧。

  戚长征面含期待的望着他,不料,迎来的却是当面一拳,随即被一脚踹飞。

  身在空中,破口大骂:“你他娘的……”

  骂声方出,就被颜罗禁锢,直挺挺的摔落山间。

  颜罗犬呲牙咧嘴,像是在笑,一跃而至戚长征身侧,也不叫,也不咬他,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他。

  颜罗不再搭理戚长征,黑瞳望向颜喜,颜喜不争气,面对自己的亲生儿子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颜罗嘴角微翘,随即笑容放大,笑道:“颜喜,我想了想,还是不能现在叫你,等我把冥界的事情处理完,带着颜判来见你,到时候再叫可好?”

  “好……啊!”颜喜怔愣,后知后觉的听清了颜罗所言,“你说什么?颜判没死?”

  颜罗苦笑,道:“死了,我让颜罗犬带他的魂魄去的冥界,他性格古板你也知道,等我把事情忙完,就让他作个判官,专门重判那些无耻之徒,你看可好?”说着还看了戚长征一眼。

  颜喜想笑却是笑不出来,僵硬着脸,道:“你说怎样就怎样……”

  “这不是在跟你商量嘛!”颜罗急了,“冥界真没有圣子的说法,除了七殿殿主之外,就属判官权势最大,七殿殿主在我离开冥界期间,为我守着半壁冥界,劳苦功高,无端撤了人家的职,说不过去啊!”

  在旁的颜如玉原本还担心颜罗成为冥王之后性情大变,此时见他虽有变化,却只是表面的变化,性格貌似没有多大改变,也不再畏惧他,说道:“你娘亲是怕你。”

  “怕我作甚?”颜罗楞了楞,随即恍然,“我说颜喜啊,你生我养我这么大,我变成冥王也好,变成魔王也好,还不都是你儿子,你想打我就打我,想揪我耳朵就揪我耳朵,折寿不怕,我现在恢复修为,生死册就在我身上,折了的寿元我也能给你补回来……”

  “颜罗……”颜喜试着叫了一声,颜罗便笑了,颜喜也露出笑容,颤抖着手抚摸颜罗身躯,又摸他的脸,随即道:“冰凉冰凉的,不像颜罗身上热乎。”

  颜罗苦笑,道:“这个真没办法,我要是身上发热就离死不远了……”

  “瞎说什么呢。”颜喜教训,“别整天把死挂在嘴边,要活,好好的活着,我儿是冥王,为娘就是冥王娘亲,谁也改变不了。”

  颜罗连连点头,道:“这就对了嘛,不论怎么变,颜罗始终是你的儿子。”

  颜喜就笑,泪水却是又流了下来,颜罗慌忙为她擦去眼泪,“好好的怎么又哭了,好在那臭小子给了圣元果,哭也不怕把脸哭花……”为颜喜擦着眼泪,颜罗回头看了眼即将消失的深渊,“颜喜,等着我,等我带着颜判一起来看你,到时候我再改口。”

  颜喜强自在笑,泪水横流,道:“娘亲等你们……”却是再也说不下去了。

  颜罗双眼闭上,眼角有泪光闪烁,深吸气,回头就走,一滴漆黑的泪珠飘到颜喜脸上,颜喜打了个冷战,随即眩晕。

  颜如玉眼疾手快,将其搂在怀中,却是感到惊人的冰寒。

  “三天后苏醒。”颜罗留下一句话,随即面向颜王,“颜王,帮我照顾好颜喜。”

  颜王点头应下。

  颜罗伸手一招,颜罗犬叼着挣扎不断的戚长征飞临。

  颜罗大脚踹在他屁股上,跃上颜罗犬后背,颜罗犬飞向深渊,转瞬消失在深渊之内,连同消失的,还有被颜罗犬叼着的戚长征。

  颜如玉脸上变色,惊呼出声。

  天空也于此时重聚乌云,一道惊雷劈向即将合拢的深渊,却被颜罗回手一道如墨冥气阻挡。

  远在数千万里之遥的黑袍龙神面色为之大变,青龙圣兽也于此时怔愣,还有那封印在通天峰内的圣兽玄武,无边湖水震荡,代表着他也在吃惊。

  颜罗的举动,天上地下关注着此地的大人物们谁也搞不明白,深渊消失,神念探测亦遭到梗阻,自天而降的一道道惊雷亦是劈不开合拢完全的深渊。

  “岳!”天外之音响起。

  神猿去而复返,现出山岳神猿形貌,擎天身躯人立而起,双手高高举起,猛的砸向深渊。

  肯特元山震动,地面的修士连忙升空规避。

  神猿巨大的双掌砸出一道裂缝,却已不见深渊形貌,再砸,元山再震,深渊所在已被砸出一个深坑,却依旧非深渊形貌。

  “罢了!”天外之音响彻虚空。

  神猿对着深坑怒吼,无济于事,仰首怒吼,双掌猛烈捶打着胸口,当是怒到了极点,随即纵跃消失。

  天空也在此时重放光明,天外之音在场修士都听见了,皆是噤若寒蝉。

  乌云消散,天空放亮,隐约还能见到无尽远空有着一道模糊的身影,似有无限大,又似云朵重叠出人形,云朵随风飘散,身影也消散开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