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首阳宗师 > 第一百零四章李清的面子

第一百零四章李清的面子

  “争上一争?”

  李清嗤笑一声,轻蔑的一瞥刘尚谱:“怎么说你也是一个成名已久的元神大修士,这么不要脸的话也说的出口,你怎么不去与我老师争上一争?在人族四百多年,怎么没有学会人族了脸面?”

  刘尚谱浑不在意的耸了耸肩:“少宗主既然不准备反抗,那便跟老夫走一趟妖都山吧。”

  刘尚谱新夺舍的这副皮囊,看起来很是年轻,至多不过二十岁出头,而且看起来很是俊俏,因此从他说出老夫两个字的时候,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之感。

  李清轻轻点了点头,冷声道:“如此,晚辈就跟着你这头老狐一起,去一趟蜀山。”

  “呵呵,少宗主睿智。”

  刘尚谱活了四百多年,自然不会跟李清纠结到底是蜀山还是妖都山这种小事,他极其潇洒的挥了挥长袖,将桌上的九弦琴收在手中,用布条一绑,束在了背上,然后迈步走出了这间客栈。

  他走出了几步,发现李清没有动弹,不由疑惑的回头:“少宗主?”

  李清勉强压制住自己粗重的呼吸,轻哼道:“来了。”

  这下刘尚谱在前,李清在后,二人缓缓走出这间蜀山客栈,李清在后面漫不经心的搭话:“老狐儿,你的长琴不是被青阳真人毁去了么,从哪里又找来一张琴来?”

  刘尚谱平生没有别的爱好,唯爱音律,见到李清问及自己的长琴,不由痛心疾首道:“不说这个倒还算了,一说起来真是痛煞老夫也,那张长琴乃是先古时期长琴太子所制,老夫为了得到此琴,不知废了多少苦功,居然被吕青阳那厮一剑斩成两段,当真可恨!”

  李清继续搭话道:“那这张琴又从何而来,晚辈来看与那张古琴也没有什么分别。”

  “你懂什么?”

  刘尚谱脸色铁青,转头斥道:“这张琴比起那张古长琴,琴木还是琴弦,都差了不知道多少,老夫辛辛苦苦调制了许久,也才勉强能用,二者岂能相提并论?”

  “哦?”

  李清微微一笑:“晚辈也对音律略有兴趣,不知道前辈可否把这张新琴借给晚辈看一看?”

  “你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娃娃,又懂什么音律了?”

  刘尚谱皱眉回头看了一眼李清,疑惑道:“少宗主,老夫知晓你聪慧,但是在琴这方面想办法恐怕是白费苦工了罢?”

  “呵呵,前辈既然知道在这方面晚辈不可能做动作,借晚辈一看又有何妨?”

  二人所在的位置距离蜀山还有一些距离,刘尚谱皱眉思索了一番,从身后解下长琴,转手递给了李清。

  “当日在桃核舟之中,少宗主与老夫很是投缘,就给少宗主看一看也无妨。”

  李清呵呵一笑,上前伸出左手接过长琴,就在长琴在二手手中传递的一瞬间,李清的右手青光亮起,一柄玄青色长剑从白骨元戒之中闪烁而出!

  刘尚谱脸色微变,他的护身法力还未来得及张开,那柄玄青色长剑就已经以极为凶狠的姿态刺穿了刘尚谱的新琴,直直的刺向刘尚谱的心口!

  紧接着,刘尚谱就听到了一阵满带戾气的声音。

  “老狐狸,你口口声声称呼我为少宗主,我这个首阳山的少宗主要是轻而易举的被你们捉去,那么我首阳山的面子放在哪里,嵩阳老师的面子放在哪里!”

  “我李清的面子,又放在哪里!”

  玄青色的无定古剑,带着锋利无匹的剑光,一举贯穿了刘尚谱的心口,在这位元神大修士的胸口开了一个大洞,鲜血如同喷泉一般涌了出来!

  刘尚谱微微一愣,看着这柄川胸而过的长剑皱了皱眉头,他右手伸出两根指头,轻轻捏住无定古剑,皱眉道:“少宗主,你这又是何苦,你坏了老夫这副肉身,大不了老夫再寻一个,你的这柄剑固然锋利,但是貌似少宗主你的剑术还远远没有到可以伤及元神的地步。”

  说着他捏开无定古剑,轻轻蹲了下来,看着碎了一地的九弦琴欲哭无泪道:“坏了老夫这副肉身也就罢了,你又何苦连老夫这张琴也一道毁去了,这琴调制起来,殊为不易啊。”

  他现在胸口被剑气贯穿出了一个大洞,却依旧行动如常,看起来极为诡异。

  李清眼中凶光一闪,无定古剑挥舞出一道奇快的剑光,这道剑光泛出一种奇异到说不出的颜色,这是含光剑诀第七十一剑的诛神剑,专门斩杀各种神灵,无论阴神还是阳神,统统都可以一剑斩杀!

  这还是李清巧合之下,一只脚迈进铸魂境界之后,才领悟到这一剑诛神的精髓,换作平时,他根本使不出这一剑。

  这道神秘的剑光,毫无凝滞的穿透了刘尚谱的眉心,却没有丝毫伤到他的肉身,刘尚谱的眉头再度皱了起来,他伸手摸了摸眉心,才发现眉心被这一剑撕开了一道细微的口子,一丝鲜血从中涌了出来。

  “咦,少宗主你已经铸魂了?”

  刘尚谱好奇不已,绕着李清走了一圈,上下打量一番,奇道:“奇怪奇怪,少宗主你似乎已经到了铸魂境界,但又似乎没有到,居然还有这种怪事。”

  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眉心的伤口,轻笑道:“少宗主领悟力果然惊人,含光剑诀居然也使得有模有样,这一剑已经可以触碰到老夫的元神,可惜可惜,这一剑是少宗主用出来的,如果是沈青茯使出来,老夫大概就已经死了。”

  “好厉害的元神修士。”

  李清深深的看了一眼刘尚谱,面无表情的把无定古剑收进眉心,主动迈步朝着南面的蜀山走去,漠然道:“带路吧。”

  他已经用尽了手段,只是如今的他的确没有手段可以伤到一位元神大修士。

  刘尚谱呵呵一笑:“好嘞,少宗主慢走,这蜀山路难走,老夫给你头前带路。”

  他伸手一拉李清,迈步便踩在了虚空之上,如履平地。

  于是在青城山通往蜀山的路上,一个一身白衣的年轻人伸手着另一个一身青衣的年轻人,踏空而行,慢悠悠的一步步朝着蜀山方向走去。

  比起踏空而行更为诡异的是,头前的白衣年轻人的胸口不知被什么利器破开一个碗口大小的大洞。

  前后通透。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