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官场局中局 > 2058一关
  过去了一周多的时间,林海峰找到了一个百亿项目,这也已经很不容易了。

  梁健听取林海峰关于这个项目的情况汇报。林海峰做了初步的介绍:这是一个大型化妆品生产项目,投资90个亿,老板是台湾人。林海峰是托其他大企业老板打听,才了解到了台湾人的这个投资意向。所以,他赶紧来向梁省长汇报了。

  梁健问他:“这个项目只有90个亿,不足百亿呀。”林海峰说:“先把这90个亿引进来,然后我再去努力一下,引进一个10亿的项目简单得多了。”

  梁健说:“这样是一种考虑。当然最好是能一下子引进100个亿的项目,那你说话响了。但事情往往没有这么好。另外,我有一个问题,那是,这是一个化妆品项目,会不会对环保有影响?你搞的环保养殖项目本身走的是环保路线,别引进的项目却是一个污染企业。”林海峰回答:“这个我初步考察过了。他们台湾方面对化妆品生产这块要求停高,环保设施都会跟,污染问题基本可以杜绝。”梁健说:“你们要了解清楚。如果各方面没有问题,抓紧引进。时间不等人,距离年底会越来越近。”

  林海峰精神振奋地道:“我一定会抓紧的的。”

  林海峰没有在省政府吃饭,风风火火地赶回定海市去了。梁健心想,一个干部干不干得好,完全看他的精神状态、看他的积极性有没有被调动起来。如果完全调动了起来,会爆发出超常的创造力。

  接下去的几天,梁健也是忙得很,这周简直成为了会议周。戚省长有什么会议,也会拉梁健去开。有一个残疾人联合会的会议,戚省长要去讲话,让梁健一同去。

  这是社会发展方面的会议,由杨琴副省长管的,本来她去可以了。梁健想要偷个懒,说自己有其他事情要去做。

  戚省长的电话过来了:“梁省长,等会的会议,你还是要参加一下的。这两天让你参加的会议的确是有些多了。不过,我是尽快要让社会各界熟悉你,认识你,想为你赢得更大的影响,希望达到众望所归的效果。”

  戚省长的意思梁健当然能够会意。这个“众望所归”其实是对常务副省长这个位置的众望所归了。戚省长是有点善变,但是至少现在他是在支持自己,所以梁健只好硬着头皮又去参加了残联的会议。梁健心想,这次是残联,下次该不会是妇联的会议也去参加吧?

  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

  第二天果然是去参加了妇联的一个座谈会,谈论的是被性-侵妇女的心理干预问题。这种会议不应该是省长、副省长去参加的,但是最近江某市发生了相关的事件,在流传很广,社会影响恶劣。为表示省政府的重视,省长也去参加了一下,并做了指导讲话。

  梁健曾经在省妇联工作,很多妇联战线的干部和知名女性都认识梁健,纷纷与他热情握手,并亲切称呼梁健为“妇女之友”。梁健被他们叫得一头雾水,冷汗直冒。但他还是硬生生地扛了下来。梁健对自己说,作为一名领导干部各种场面都要hold得住!

  到了周五的时候,牛达进来汇报一个事情,说镜州市长齐山等人想要预约拜访梁省长。梁健问,具体是什么事情?

  牛达说:他们是来个给梁省长赠送“救人危难、人民公仆”的锦旗的。

  梁健一愣,问道:这是搞什么?我什么时候救人了?梁健自己都记不清了。

  牛达解释说,这是次从镜州回来、将自己的专车借给高速的病人的事情。梁健这才记了起来:“这两天开会都开糊涂了。那个病人现在好了吗?”

  牛达说:“因为手术及时,解除了生命危险,现在正在顺利恢复。所以,病人家属非常感激,想要来送锦旗。”

  梁健微微皱了皱眉头:“那镜州市政府来干什么?”牛达说:“那个病人家属本来不知道是谁帮助了他们。后来镜州市医院的驾驶员透露说,车子的主人是省政府的。这引起了镜州市医院的重视,镜州市医院在省医院的帮助下,调取了录像看到做好事的车子正是梁省长您的。这样一来,他们立刻向镜州市政府报告了。所以他们这次想要市长带队,来送锦旗。”

  梁健知道齐山的用意,镜州市长齐山是想用这种方式来向自己示好。梁健听后,问牛达:“这个事情,你觉得怎么处理好?”牛达感觉梁省长似乎是在考验自己,说:“梁省长,我个人的意见是不能接受他们的锦旗。”梁健说:“你说说看,为什么不能接受?”

  牛达说:“如果您是普通老百姓的话,接受这样的锦旗,无可厚非,在电视露个面,也能提升您的知名度;但现在您是副省长,如果还接受这样的锦旗,肯定会是一个新闻热点,但是有的人却会认为你是在做秀。特别现在常务副省长的岗位还没有明确的情况下,我觉得还是低调较好。梁省长,这是我的个人意见,可能不对。”

  梁健笑道:“我是要听你的个人意见。我也认为,我去接受这面锦旗真的不合适。”他将手指,在桌子轻轻敲着,好像在思考什么问题。

  牛达心里也疑惑了起来,不知道梁健在思考什么。难道刚才自己说错了什么?但是,不管如何自己还是说了真实想法,相信梁省长应该不会怪罪。

  这时梁健忽然说道:“我不能领这面锦旗,但是你和小傅可以领这个锦旗。如果我们谁都不领,好像我们从镜州回来是偷偷摸摸的,别人也会有想法。况且,牛达你现在只是一个主任科员,要晋升到一个新的层次,必须要有理由。说不定这面锦旗能用得到。这样决定了,他们发来的联系函给我,我来签给李秘书长,由他接待,由你和小傅领取锦旗。这样也让社会知道一下,我们公职人员并非都是以权谋私的人,我们也在做好事,弘扬社会正能量!”

  牛达从办公室出来,对自己的领导梁健更是敬重了一分。梁省长考虑问题的层次,是这么丰富。他不仅仅是一个充满正义感的人,同时也是能熟练运用各种力量来达到社会效果的人。而且,他还能为身边的人考虑。这样的领导真的不多。

  牛达心想,能跟对这样的好领导,算是自己从政生涯的一种幸运。他要好好地珍惜。

  第二天,镜州市的副市长带队、医院领导、病人家属一起来省政府送了锦旗,牛达和小傅接受了锦旗。因为梁健没出面,市长没有来。但是,当晚的江新闻还是做了报道。

  沈伟光和狄旭杰正好在一起吃饭,从圆桌对面的电视看到了这则新闻。沈伟光问狄旭杰,这接受锦旗的人是谁?边正好有部门的领导,说:“这不是梁省长的秘书和驾驶员吗?那辆救人的车,是梁省长的车呀。”

  狄旭光不满地说:“做秀!”

  然而,沈伟光却摇了摇头说:“这个秀,做的水平很高。狄秘书长,你千万别低谷了梁省长。从这件事情的处理,你能看到梁健的出牌路子了,非常高明。他自己不用出面,能让人知道他人格的魅力。这不仅仅是一场做秀,这也是一场对自己的宣传。”

  狄旭光心里不服,但是也不敢反驳沈伟光,只好点头。沈伟光又低声问狄旭光:“曹局长那边,没有把酒退回来吧?”狄旭光说:“没有。他打了电话过来,说要退回来,我说,曹局长退什么呀?我们又没送你什么东西,不是两瓶酒吗?纯粹是作为朋友送的。”

  沈伟光看着狄旭光说:“旭光,你送出去的,应该仅仅是酒吧,里面没有放其他东西吧?”狄旭杰愣了一下,然后说:“当然没有,当然没有。”狄旭光在盒子里还放了美金,但这是他私下的行为,沈伟光并不知道。如今被沈伟光这么一问,狄旭杰有些慌神。但是,很快又镇定了下来。

  沈伟光看到狄旭杰的表情有异常,再次提醒:“没有放其他东西最好。现在大环境都不同了,千万不要弄巧成拙啊!”

  “嗯嗯,”狄旭光说,“这个我明白,沈书记,你放心吧,这点政治敏锐性我还是有的。”但是狄旭光心里说,不送点真金白银,人家凭什么给你办事!

  繁忙的日子过得很快。这天晚,梁健刚刚应酬好,回到招待所房间,喝着二乔给自己煮的咖啡,定海市长林海峰的电话打来了。

  梁健接了起来,听到林海峰道:“梁省长,真是tm的,宁州市竟然半路抢我们的项目。”

  梁健说:“别爆粗口,好好说话。”

  林海峰说,这半个月来,他们整个班子都在集思广益,研究引进项目的事情,地块都基本确定了。但是,宁州市突然冒出来,与台湾客商谈了,并给出了超出政策底线的优惠条件,把项目抢了过去。

  梁健问道:“是市长曲魏在活动吗?”

  林海峰却说:“不是曲市长,是他们的市委书记陈筱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