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不死神凰 > 第五百七十四章同归于尽

第五百七十四章同归于尽

  大雪山的鸣剑子,血河宗的血杀,在这里相互争执,就为了让对方挑战墨兰韵,从而让他们自己可以成为最后那个不需要战斗便晋级的家伙。

  但是可惜,名额只有一个,谁也不想挑战变态的墨兰韵,最终争执了半天都没有结果。

  他们不烦,别人可都等不及了,几位大佬纷纷叫道:“你们两个怂货,既然都怕了那个女人,就于脆自己斗吧

  “就是,别在这里耽误我们的时间”

  “你们再废话就全部滚蛋,仙台斗战不需要你们这样的怂货”

  被诸多大佬这么一说,两个人也有些不好意思,无奈之下,他们最终也只能选择对战。

  如此一来,墨兰韵就占了大便宜,因为没有人挑战的话,她可以自动晋级下一轮。

  其实这个名额按照道理来说,八成是清风道士的,但是他却不在乎,主动挑战万毒仙子,算是还方烈一个人情。

  且说鸣剑子和血杀进入仙台斗场之后,两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诚恳的笑容,好像很亲热似的。

  而且,他们之间相隔不过数里,对他们这个级别的人来说,已经算是非常近了,几乎眨眼就到,属于比较危险的距离,没有足够的信任,都不会轻易让人靠这么近。

  只见鸣剑子先抱拳道:“老弟,说不得,这次哥哥我多有得罪了,还请见谅”

  “老哥哪里话来,这次都是小弟得罪,实属无奈之举,还请老哥您多多包涵”血杀却是恳切的回应道。

  “诶,此言差矣”鸣剑子苦笑道:“明明是我的过失,不该因为畏惧,就不敢挑战墨兰韵,真是令我心中有愧。我看不如这样,咱们假意打一打,我便主动认输如何?”

  “这么好意思呢?”血杀则是腼腆的道:“应该主动认输的是我啊?”

  “不用,不用,反正我也有自知之明,肯定无法夺魁,又何必阻拦你的前途呢?”鸣剑子斩钉截铁的道:“废话少说,来,咱们先假打一下,老哥我身子骨弱,你可别太用劲”

  “既然这样,那,那我就先得罪了”血杀笑眯眯的道:“老哥您尽管放心,我最多就用三成劲”

  说着,隐藏在血雾之中的血杀便催动法诀,随后,整个人便化作一道流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宛如利箭一般刺向了鸣剑子。

  这便是血河宗最强神通之流光掠影,这门神通出自血河宗的根本秘传《血神经》,需要将整个肉身都在幽冥血海之中炼化,承受身躯融化的无穷痛苦,最终将肉身练成一团蕴含无穷精气的精血。

  这时候便算是功法大成了,战斗的时候,只要全力扑过去,穿入敌人的身躯,就能将对方毕生的修为和精血都吸入自己体内,即杀掉了对手,又增强了自己,可谓是损人利己的最强魔功。

  只可惜这门神通虽然够强,却极难练习,不是谁都可以承受肉身在血海中融化的痛苦。十个人练习此术的人里,至少有八个都活活疼死了。

  而血杀,便是那为数不多的成功者,也正是凭借此术,他才能够在诸多弟子之中脱颖而出,成为席弟子。

  而就在血杀冲过去的同时,鸣剑子也毫不犹豫的出剑了,他的飞剑非常特别,乃是一把厚重的五尺巨剑,足有门板宽,通体乌黑,好似石头,剑身上更是有密密麻麻的小孔,以至于飞剑一舞动,便会出呜呜的怪声。

  别看这把剑不起眼,其实却是八阶上品的飞剑,而且还是蓬莱剑派祖传的至宝。

  它名曰雷鸣剑,是专门配合蓬莱剑派一门绝学的飞剑。这门绝学便是鸣剑子修炼的雷鸣剑术

  顾名思义,雷鸣剑术的精髓就在于雷鸣两个字上,它其实没有什么华丽的招数,所有杀伤力都体现在雷鸣般的剑鸣上

  此剑术一出,定然会出恐怖的雷鸣声,一剑一雷鸣,前剑才出,后剑便至,声声雷鸣,层层叠叠,相互叠加,威力便会大幅提升

  根据这门剑术的掌控程度,从理论上来说,剑鸣声是可以无限叠加的,所以它的破坏力也同样没有上限,据说,蓬莱剑派曾经有人将其练到了粉碎虚空的程度,那当真是一剑祭出,所向披靡,就连八阶法宝都给你震成齑粉可见有多么的可怕了

  鸣剑子便是以这门绝学成名的,现在到了仙台斗场上,他也是拿出了真本事。

  直接他抬手便抖出一片剑影,直接就将扑过来的血杀虚影给罩住了。

  恐怖的雷鸣声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炸得血杀周围的空间都产生了肉眼可见的涟漪,即便是已经身化流光的血杀都承受不住,被震得身躯乱颤,几欲晕阕

  血杀当时就气了一个半死,忍不住大骂道:“该死的鸣剑子,你不是说假打吗?怎么还这么拼命啊?”

  “你才是个该死的东西”鸣剑子也急了,大骂道:“你不是说就出了三成力吗?结果我都快要把吃奶的劲都用出来了,也才不过勉强挡住你小子,难道你三成力量就这么变态了?你要是真这么厉害,还找我于嘛?都可以随意秒杀方烈,墨兰韵,甚至清风了”

  “哼”两个人骂完之后,立刻都明白了对方是在使诈,于是便不约而同的冷哼一声。

  很显然,他们都想用言语麻痹对手,然后趁机进行偷袭,好将对手一击必杀。

  所以他们嘴上说假打,可实际上却是都用处了2成的力量。

  血杀现在一门心思的便是突破阻拦,好扑进鸣剑子的怀里,吸走他的精血和修为,成就自己的力量。

  而鸣剑子则是想用雷鸣剑术,将血杀轰杀成渣。

  一个是全力突击,另一个则是全力拦阻,以至于双方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让战斗陷入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只见在斗场之中,鸣剑子全力挥动巨型雷鸣剑,打出无数黑色的剑芒,形成一道数百丈方圆的牢笼,伴随着恐怖的雷鸣声,紧紧的困住一道血色流光。

  双方谁都不敢有丝毫松懈,因为生死就在一线之间。血杀脱困而出,扑到鸣剑子身上,鸣剑子就死定了。

  而血杀要是出不去牢笼,那么早晚都会被恐怖的雷音活活震死在里面。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自然要压榨出自己的所有力量,可以说是连吃奶的劲都用出来了。

  但是可惜,所有强不可久,越是出全力,那么越是消耗巨大,持续的时间也就越短。

  即便是他们这个层次的强大修士,也不可能长时间维持无节制的全力出手,仅仅也就一炷香的功夫,他们就都累了,法力消耗巨大,神识也是一样,浑身疲惫不堪,汗如雨下。

  终于,他们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很可能没等杀掉对手,自己就先被活活累死了。

  于是乎,为了打破这个平衡,两个人便不约而同的拿出了最后的杀招。

  血杀拿出一件八阶的血珠法宝,直接将自己的八成精血注入其中,才终于将其启动,仅此一项,他就至少减损了一半的修为,不过,只要杀掉鸣剑子,那么他不仅不会亏,反而还有的赚。

  而那个血珠也没有让他失望,直接就形成一道血色护盾,愣是护着血杀强行突破了雷鸣剑的防线,几乎都来到了鸣剑子的面前。

  而鸣剑子也同样了狠,张嘴就吐出了一口精血,落到雷鸣剑上,将其威力成倍提升,然后便是开天一剑,狠狠斩杀过去。

  巨大的雷鸣剑和血珠形成的护盾狠狠碰撞在一起,当即便轰得一声引了恐怖了爆炸。

  当其冲的血杀顿时惨叫一声,整个身躯瞬间就崩溃了。

  而鸣剑子也没得好下场,被巨大的力量炸得吐血倒飞,浑身经脉碎裂了不知道多少。

  而这还不算玩,就在鸣剑子遭遇重创的时候,一道细小的血芒却如同毒蛇一般突然出现在他旁边,然后便直接窜进了他的身体里。

  原来,那血杀却是技高一筹,竟然借着法宝碰撞引的爆炸,使出了一招移花接木,表面上的确是身躯崩溃,彻底碎裂。

  但是血杀修炼了《血神经》之后,身躯已经变成了一团脓血,外部形态并不重要。

  虽然爆炸的可怕力量,的确重创了他,甚至于掉了他大半的身躯,可他还是有一缕最强大的本命精血成功逃出牢笼,趁着鸣剑子重创的机会,钻进了他的身躯。

  如此一来,血杀便几乎算是笑道了最后,只要再给他一点时间,他便可以掠夺走属于鸣剑子的一切,包括修为和精血。

  而一旦成功,血杀就会补足所有损失,甚至可能还会更进一步。

  但是可惜,鸣剑子却不是那种甘心受死的人。在察觉到自己中招之后,这家伙也真是够狠,二话没说,直接就引爆了身上穿着的七阶战甲

  众人就听见轰得一声,鸣剑子便当场炸开,七阶法宝的自爆可是非常可怕的,冲击波甚至覆盖了方圆十里范围。

  身处爆炸中心的鸣剑子,当即便粉身碎骨,尸骨无存。当然,同样消失的,还有已经成功侵入他身躯的血杀

  这两个阴险狡诈的家伙,竟然最终同归于尽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